<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七十章:小寺家的君臣情
    ").src="//.js?cdnversion="+.gethours;

    以下正文

    织田义信召见小寺孝高的原因其实并不难猜,因为除了招其为家臣之外,小寺孝高根本想不到有其他的原因。毕竟,他不过只是小寺家的近侍而已,家族黑田氏更是不过才刚刚稳定下来的弱小家族。

    哈?通过小寺孝高去和小寺政职商谈盟约一事?好吧,或许有这么一个可能,但在小寺孝高的眼中,织田义信根本不可能有和小寺家联络的想法。因为以织田家的势力,真的想和小寺家进行什么外交,直接过去找小寺政职完全更加的快捷方便。

    “没错~就是这么一个目的。”织田义信叼着雪茄看着小寺孝高问道,“那么,你的想法如何?愿意成为我的家臣吗?”

    闻言,小寺孝高沉默了,说实话,织田义信的招揽他非常非常的动心。毕竟,如今织田家的势力有目共睹,而织田义信在织田家的地位,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成为他的家臣,怎么想,似乎都比如今作为小寺家家督的近侍要强不知道多少倍。

    “很抱歉,织田大人,在下的主公对在下恩重如山,在下实在不忍心……”小寺孝高犹豫了片刻后,看着织田义信恭声说道。随后似乎生怕织田义信以为这是自己找的借口,直接将小寺政职对他的好详细的说了一遍。

    小寺孝高本名黑田孝高,乃是黑田家家督黑田职隆之子。在播磨,黑田家的势力是非常弱小的,因为黑田家的祖上并不是什么名门贵族,所以直到1545年时,因为小寺家家督小寺则职将本城移居到了御着城,黑田家家督黑田职隆才成为了姬路城的城代。

    也是从那个时候,黑田家才算是过上了稳定的日子。在这个时代,没有领地的武士,基本上都是下级武士,生活那都是相当贫苦的说。就好像当初的浅野长胜一样,只能住在城下町的小木房中,如果没有在战争中立下功劳的话,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

    不过就算如今成为了姬路城的城代,实际上黑田家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直到1561年,路过姬路城的小寺政职对小寺孝高非常的赏识,将其收为了近侍。不但给了他八十石的俸禄,不久后又将小寺这个姓氏赐给了他。而如今,5年过去了,小寺孝高已经成为了小寺家的侍大将。

    如果小寺孝高真的有建立相应的功勋,如此快的升官速度也着实让人咋舌。好吧,虽然当初织田义信升为侍大将的速度更快,但毕竟那战功是实打实在战场上拿下的,而且还是让人无话可说的大功。另外,当时织田信长刚刚继承家督,也急需提拔一些他能够真正信任的家臣。

    但小寺孝高显然没有这些功绩,能够一路被提升为侍大将,除了小寺政职对宠爱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理由。好吧,很多时候,这么一个理由就非常足够了。

    这么一位主公,稍微有点忠义之心的家臣,都不可能会背叛,更别说小寺孝高本身也是非常忠义之人。

    “这样啊,那实在太遗憾了……”织田义信叹道。虽然他确实很想得到小寺孝高,不过听到小寺孝高这么说,那他还能说什么呢?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小寺职政对小寺孝高的宠信,让他想到了织田信长对待自己时,似乎也是这个样子呢。

    “实在非常抱歉!”小寺孝高再次道歉着。没办法,他是绝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让织田义信敌视黑田家或者小寺家的。

    好吧,如果他的这个想法被织田义信知道的话,恐怕会直接出兵播磨吧?要知道织田义信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大度的人呢。嗯……他到底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没什么,身为武士,最为重要的就是忠诚!就算你答应成为我的家臣,日后我得知了这件事情后,也会疏远你的。”织田义信笑着说道。好吧,如今他除了这些好听的话之外,还能说啥呢?

    说白了,谁让他是黑牛呢?这个时代最牛逼的军师之一,如果换做别人,织田义信会有这种好脸色吗?嗯……其实还是会的,毕竟作为名将收集控,能收的人,尽量不放过是织田义信的宗旨。这一次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嘛~

    “只是不知道,我和猴子那小子谁的速度会比较快呢?”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

    休息了一天,诸人就返回了自己的居所,不过长宗我部元亲、最上义光以及佐竹义重却留了下来。

    “长宗我部元亲留下来,应该是和织田大人准备进攻四国有关,但最上大人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织田大人准备在上杉家的边上安个棋子?”佐竹义重看到长宗我部元亲两人依然没有离开,心中顿时猜想着。

    只是对他来说,就算是想破了头,他也想象不出织田义信为什么那么看好最上义光。虽然经过和他的交谈,佐竹义重也发现最上义光确实颇有才干。但天下之大,有才能的武士多了去了,为什么织田义信就独独选择了最上义光呢?在他看来,织田义信直接和伊达家联络不是更方便吗?

    不过显然,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在乎的,只是织田义信什么时候能够帮他引荐给织田信长。同时,还有他对于北条家以及关东群雄的态度。

    京都,比武大会的场地。

    前来和上杉谦信、武田胜赖等人会面的织田信长,在会面结束后找到了织田义信,让其和他一起去看看比武大会的场地。毕竟如今这个大会已经彻底改变了初衷,所以织田信长虽然很相信织田义信,但还是忍不住亲自来看一看。

    “殿下,主公,因为参加大会的人实在太多了,属下私自做主,在比武大会的场地边上,又紧急制作了几个简易的高台。”竹中重治指着周边那十五个用木头搭建的高台说道。

    “嗯,干的不错,我也确实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织田义信点了点头,有些后怕的说道。

    好吧,他还真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如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的话,到时候1000多的参赛者却只有一个比武台子,那要比到什么时候?“啧啧,如果到了过年的时候还没有比完,那笑话可就大了。”

    而一旁,织田信长也赞赏道,“不错!做事情能够根据实地情况主动做出改变,重治你在义信的麾下,实在是太浪费人才了!”

    “喂喂,你这话什么意思啊?重治可是我的家臣,你可别起坏心思啊!”织田义信警惕的看着织田信长说道。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没好气的笑骂道,“你这个混蛋,还有脸说?当初是谁死皮赖脸的找我要人的?而且铃木家和长宗我部家是怎么回事?!还有那最上义光!你小子是不是打算将所有优秀的人才全都收入麾下?”

    “哦?这么说兄长您觉得你如今的家臣比不上臣弟的家臣喽?”织田义信闻言,斜着眼看着织田信长,随后转头看着身旁的明智光秀和村井贞胜坏笑道。

    “你这张嘴啊,可真是吃不了亏!”织田信长闻言无奈的笑道。

    “嘿嘿,亏有什么好吃的?我才不爱吃那玩意呢”织田义信闻言笑道,这点毛毛雨,哪里能够穿透的了他的厚脸皮?

    忽然,织田义信想到一件事情,转头问向身后的宁宁,“宁宁,我们本来预定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闻言宁宁愣了一下,随即答道,“定在12月20日,本来预计一天之内比完,不过如今看来,似乎不太可能。”

    “嗯……”织田义信闻言沉吟着,片刻后,他转头看向织田信长沉声说道,“兄长,我觉得比武大会的规则应该改一改,分为预赛和决赛。预赛改成12月21、22、23日三天,把人平均分到每个台子上,最终剩下的两人晋级决赛,这段期间,比武大会专用的场地则不要使用。”

    “而决赛除了晋级的30人,再加上2名特例晋级的选手,分别是我和冢原大人,相信不会有人反对的。”织田义信继续说道。

    “另外……将报名结束的日子定在18日。19日空出来,进行阅兵等仪式。24和25日也空出来,让参赛的选手休息。26日进行32进16的比武,27日则是16进8,28日8进4,29日4进2,30日进行最终比武。31日,进行比武的颁奖仪式。”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ad_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