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六十九章:只有威胁,没有利诱
    ").src="//.js?cdnversion="+.gethours;

    以下正文

    在织田义信的前世的nba中的凯尔特人球队,有一位被誉为红衣主教的主教练,每次胜利在握的时候,他都喜欢点燃一支雪茄以庆祝胜利。织田义信虽然算不上模仿他,但他也很喜欢在事情没有悬念的时候,点燃一根雪茄。因为这样做的话,能够让他本来就很愉快的心情变得更加的惬意。

    嗯?他就这么确定长宗我部元亲会答应吗?很显然,答案只有一个。在历史上,虽然长宗我部元亲因为赞岐国领地的问题和织田家的盟约有些动摇,但终究,长宗我部元亲没有那个胆子和织田家开战。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长宗我部家,早已经是四国除了织田家之外最强大的势力了。可如今呢?他不过只是土佐国里其中的一个势力而已,还不是最强的那个。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反抗织田义信呢?

    当然了,他也可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但在这个时代,任何势力的家督或者大名最优先考虑的事情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家族的延续。为了家族的延续,他们可以付出一切!甚至是血脉!对此织田义信虽然很费解,但并不妨碍他利用这一点,来进行各种威胁利诱。

    半响后,长宗我部元亲深深的看着织田义信沉声说道,“属下长宗我部元亲,见过主公!”

    长宗我部元亲的声音异常嘶哑,显然做出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嘛,这也很正常,毕竟对于他来说,此时正是他春风得意的时候。只是现实,永远都是这么残酷,对于长宗我部家来说,长宗我部元亲连续消灭了两家豪族,将自家领地扩大到了家族的鼎盛阶段,但就在此时,织田义信出现了,将他一切的幻梦全部打碎,露出了冰冷的现实。

    长宗我部元亲也想硬气一把,和织田义信拼上一拼,可一想到关于织田义信的传言,他就忍不住颤抖起来。好吧,从织田义信帮助松平家康评定三河一向一揆起,他对于那些不愿降服的势力总是杀杀杀到底。虽然这么做让他得到了许多恶名,更是有了修罗这么一个称号,但不得不说,这种名声,在劝降的时候还是蛮好用的。因为被劝降者不得不去考虑一旦他拒绝了,自己的家族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很好!元亲,或许你现在会有些不甘,不过几年之后,你会发现你做了一个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是!”长宗我部元亲低声说道,此时除了这么一个字之外,他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嗯,那么,你就暂时住在这里吧,届时我会派人和你一同返回土佐。呵呵~除了监视你之外,也会负责保护你的安全。”织田义信笑道。

    “用不用说得这么直白?”长宗我部元亲无语的想着,能把监视别人的话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恐怕也只有织田义信了吧?不过对此,长宗我部元亲并没有反对,因为……他也没有办法反对。

    长宗我部元亲离去后,织田义信就招来了铃木重秀。

    此次召见铃木重秀,唯一的目的就是招揽。铃木家的领地是著名的铁炮生产基地,对于这个基地,织田义信可是非常渴望的。要知道此时织田家的领地虽然也能制造铁炮,但产量完全无法让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满意。

    如果能够拿下纪伊国,那么最少,织田义信就不用为铁炮犯愁了。另外,如今织田家虽然统治着近畿,纪伊国的明面上也是田山高政的领地。但实际上,纪伊国的实权却是掌握在以铃木家为首的杂贺众,同样擅用铁炮的根来众等国人众的手中。

    而且虽然他们如今并没有做出对织田家有任何不利的地方,但织田义信可是非常清楚,历史上织田信长攻打本愿寺之所以打了那么久,除了本愿寺僧众不畏生死加上石山本愿寺是天下少数的坚城之外,杂贺众的帮忙也是一大原因。

    织田义信并不清楚以如今织田家的实力,面对包围网会不会像历史上那么的惊险,但他相信,提前减少一些阻碍,那是绝对错不了的。毕竟他可不敢保证如果再次发生包围网的话,那些势力还会像历史上那样各自为战。

    织田义信静静的看着铃木重秀,他在考虑应该如何劝说。和最上义光以及长宗我部元亲那种可以简单粗暴不同,劝降铃木家,织田义信必须面对一个障碍,那就是本愿寺。历史上铃木家之所以帮助本愿寺,就是因为他们都是本愿寺的信徒,而且在太阁或者信野中,他们也经常作为本愿寺的家臣出现。

    所以,如果不仔细思考的话,那么很容易适得其反。毕竟铃木重秀这个人织田义信还是很有好感的,在前世玩游戏的时候,就很喜欢用他当大将。

    铃木重秀默默的坐在织田义信的面前,脸上没有任何急躁的情绪。虽然织田义信并没有告诉他召他前来的目的,但在他看来,无非也就那么一两点。

    良久之后,织田义信忽然叹息一声,看着铃木重秀说道,“重秀啊,我想要让铃木家降服于我,可我又担心你会拒绝。你说,这可怎么办呢?”

    闻言,铃木重秀一下子就愣住了。好吧,虽然他没有怎么经历过被劝降的场合,但不管怎么想,也不会出现眼前这么一幕吧?劝降的人直接询问被劝降人怎么劝降才会答应降服?这不是在搞笑呢吗?

    愣了片刻,铃木重秀才古怪的问道,“不知道织田大人为何会觉得我会拒绝呢?”

    “哈哈,这么说你答应了?”织田义信闻言大笑道。

    “答应你妹啊!”铃木重秀心中狂骂着,但脸上不得不露出一丝勉强的微笑,“织田大人说笑了,在下只是顺着您的话向您问询而已。而且本家家督乃是在下的父亲,所以就算在下答应了,也没有什么作用啊。”

    “原来如此……”织田义信仿佛现在才明白一般,喃喃应着。随后,他忽然变得一脸严肃的模样问道,“那么你呢?你想和我为敌吗?!”

    好吧,织田义信这变脸的速度实在有点快,搞的铃木重秀着实有些方。愣了愣,铃木重秀才无奈的说道,“纪伊国乃是织田家的领地,在下则是纪伊国的国人,又怎会和织田大人为敌呢?”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笑了,“纪伊国确实是本家的领地,但如今,本家的政令却无法传达到地方!这显然是本家无法忍受的。”说着,织田义信淡淡的看着铃木重秀继续说道,“而且你们一直以雇佣兵的模式生存于这个乱世之中,那万一有一天本家的敌人出钱雇佣你们呢?”

    “那织田大人您的意思是……想让本家成为织田家的家臣?”铃木重秀小心翼翼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

    “不错,或者说,让铃木家成为我的家臣。”织田义信看着铃木重秀笑道。

    “织田大人,此事事关重大,在下必须回去和在下的父亲商议之后,才能给您答复”铃木重秀沉声说道。他这番说词,却是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的,毕竟他不是家督,这么说合情合理。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对于铃木重秀的这么一个说法,他也没有太多的反对理由。“可以,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做出让我失望的选择。这个天下,是织田家的天下!乱世,将彻底成为过去式!任何试图阻拦的势力,都会是我的敌人!”

    “在下明白!”铃木重秀闻言,连忙大声应道。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那位黑牛大神了。”看着铃木重秀离去的背影,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只是,到底要不要收他呢?这样会不会太对不起猴子了?”

    不多时,小寺孝高就来到了织田义信的面前,他和其他人所在的房间并不远,所以从走道上不时传来的脚步声中,他就明白自己肯定会被织田义信单独召见。

    “在下小寺孝高,拜见织田大人,再次为之前欺骗织田大人一事,向您道歉。”小寺孝高恭声说道。

    “呵呵,孝高啊,我听说你聪慧过人,不如猜猜我召你前来所为何事?”织田义信看着小寺孝高笑问道。

    闻言,小寺孝高看着织田义信沉声说道,“在下猜想,织田大人召在下前来,是想在下成为您的家臣!”

    ad_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