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六十二章:开场很重要
    本书首发,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不得不说,在得到了伊贺、甲贺两家忍者众的臣服后,织田家在谍报方面已经足以秒杀任何的一家势力了。当他们想要针对某一处进行侦查时,除非是那种完全禁止进出的城砦,不然很难得不到想要的情报。更别说,他们侦查的还是自己的地盘了。

    所以当织田义信派人展开侦查时,区区数天,各个势力抵达近畿的名单就被飞快的统计起来,包括他们来了多少人,住在哪里,全部都写在了纸上,最终送到了织田义信的手中。

    织田信长看着手中的这份名单,不知道为何,他忽然冒出来一个疯狂的想法,“啧啧,如果我们将这些人全都暗杀掉的话……”

    “那我们就会被全天下联合起来干掉。”织田义信没好气的接道。

    闻言,织田信长不爽的嘀咕着,“我还不知道吗?你以为都像你这个笨蛋一样,做事全凭冲动?”

    “喂喂,你不会以为我没有听到吧?”织田义信大声抗议着。

    “切,难道我说错了?”织田信长鄙夷的看了织田义信一眼,非常不屑的说道。

    两人胡闹了一阵,就开始讨论起即将举办的比武大会,嘛,此时场地已经接近完工,就剩下后期的装饰工作了。但显然,天下第一比武大会作为织田家向天下展现实力的地方,又怎么可能只有比武大会这么一个项目呢?

    “朝廷和幕府的人选已经出来了,山科言继和细川藤孝。”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对于这两个人选,织田义信自然没有任何的意外,事实上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谁能够担当此任呢?好吧,朝廷那边其实有很多人可以担任,但愿不愿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嗯,那阅兵仪式呢?”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问道。

    “基本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不过你那边我是没有去理会,到时候可别出了岔子。”织田信长怪笑道。从语气上判断,他似乎很期待织田义信能够掉链子?

    不过显然,织田义信是不可能给织田信长嘲笑他的机会的。“放心吧,我那边根本就不需要准备,随时拉出来,都能秒杀你们那群渣渣。”织田义信大言不惭的说道,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有多么的群嘲?

    “最好是如此!不过你口中的那群渣渣,应该不包括我麾下的赤黑备众吧……”织田信长神色不善的瞪着织田义信,如果他敢点头的话,那么织田信长是不会介意给他穿穿小鞋的。

    “哈……哈……当然不包括了~”织田义信讪笑道,他倒是完全把织田信长的赤黑备众给无视了。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赤黑备众在织田义信看来,与其说是部队,不如说是家臣预备队更加的恰当。因为赤黑备众的成员,基本上在做了一定的时间后,就会变成织田信长的家臣。

    而既然是正式的家臣,那么实力自然就不用多说了。除了织田义信的死神众之外,可以说整个织田家没有任何一支部队能够和赤黑备众匹敌。毕竟,武士和普通的足轻,那是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的说。

    “哼哼!”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织田信长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吧,看来他对于织田义信口中,将其他人的直系部队说成是渣渣,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唉,如果这番对话被柴田胜家他们听到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伤心到落泪呢?谁知道呢?反正这也是事实嘛~当然了,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口中的那些渣渣部队,并不包括旗本部队,毕竟旗本严格来说,也是属于家臣预备役。

    扯了一会有的没的,织田信长两人终于将话题重新扯回到了正题上。

    “我最近收了一名叫做阿国的家臣你知道吧?”织田义信随口问道。

    “知道,味道相当不错吧?我可是听光秀他们说了,她跳起舞来可是相当的迷人呢~”织田信长一脸猥琐的看着织田义信笑道。

    “擦,那个总是想太多的大嘴巴金桔头!”织田义信闻言,顿时不爽的给明智光秀的外号更新了一下。不过,抱怨了一番后,他再次说道,“我说得就是关于舞蹈的问题,我觉得在阅兵仪式,朝廷、幕府还有本家致词之后,可以让阿国她们表演一下节目。”

    “歌舞升平,明国人总会用这个词来修饰太平盛世。而我让阿国表演歌舞,也是为了展现这一点。”织田义信沉声说道,“阅兵仪式,向天下人展现本家的实力,也告诉他们,本家拥有保护他们如今和平生活的实力!幕府、朝廷的致词,表示本家的行为代表着朝廷和幕府,乃是天下正统。而歌舞,则让天下人知道,在本家的统治下,平民们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嗯……倒是挺不错的~”织田信长摸着下巴,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就这么定了,不过阿国她们的表演,如果不行的话……”织田信长话没有说完,只是给了织田义信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放心,有我亲自认证过的,错不了!”织田义信拍着胸口保证道。只是,他似乎完全没有弄懂织田信长的意思。

    “就是只有你认证我才担心啊!谁不知道你只会欣赏那种充满色情的舞蹈?”织田信长小声嘀咕着,只是那音量,就算站在门口也能清楚的听清每一个字。

    可惜,对于织田信长的话,织田义信虽然不爽,却完全无法反驳。谁让他不懂得欣赏舞蹈这件事情,在织田家中早已经算不上秘密了呢?

    离开岐阜城,织田义信就再次前往京都。如今天下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他自然要亲自在京都坐镇了。不光是他,此时基本上他的所有家臣,都已经从各地赶了过来。比如虾夷的岛左近、费南德、上泉秀元等人,佐渡的井伊直虎等人。

    虽然这么做可能会有些风险,不过毕竟佐渡还有九鬼嘉隆他们,而札幌那边,有蒂雅坐镇,也不太需要担心什么。

    说起来,织田信长虽然得知上杉谦信和武田胜赖都在京都,但他并没有立刻前往。一方面是因为他确实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另一方面,一听到他们抵达京都,织田信长如果就眼巴巴的跑过去,岂不是很掉价?要知道他们可完全没有通知织田信长的说。

    所以,身为好面子星人的织田信长,自然要装足了范儿才行。他先是命令明智光秀和村井贞胜前往拜会上杉谦信和武田胜赖,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他们来京都了。

    “上杉殿下/武田大人,本家主公已经虽然知晓阁下的到来,不过因为本家主公事务太多,暂时无暇招待殿下/大人,所以先派在下前来向您道个歉。同时本家主公也说了,如果殿下/大人您有任何的需求,只要本家能够做到,一定会满足您的。另外,贵方在京都的一切花销,由本家全出了。”明智光秀和村井贞胜对上杉谦信、武田胜赖如此说道。

    好吧,先是表明自己已经知道他们在京都了,同时又说明自己很忙,忙得没空见他们。最后,表示你们有啥想要的尽管提,咱不差钱!好吧,论装逼,织田义信真心比不上织田信长啊!

    不过织田义信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知道了,他也懒得理会,因为此时,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呢。

    织田义信于京都的宅邸中,阿国和她的歌舞团正在表演着歌舞,而织田义信的身旁,坐着细川藤孝、山科言继、加藤段藏、前田庆次、白木行久五人。

    一曲舞毕,织田义信顿时好奇的问道,“诸位,这支舞蹈表演的如何?”

    “好!实在是太好了!”山科言继当先说道,“织田大人,如果方便的话,不知道能不能请阿国大人她们前往御所,为天皇陛下献舞呢?”

    “呵呵,那自然是我等的荣幸,不过为天皇陛下献舞,却马虎不得,待此间事了,我会让阿国她们细心准备数月,编排出最好的节目。”织田义信闻言笑道。

    “哈哈~那我就期待着了!”山科言继闻言大笑道。

    而山科言继之后,细川藤孝等人也纷纷开口赞扬着。好吧,他们就是织田义信请来的评委,因为他自己实在是对普通类歌舞完全没想法,只能找别人来参谋了。而这五人,山科言继和细川藤孝代表公卿和武家贵族,前田庆次是武士,白木行久是剑客,加藤段藏是忍者。他们五人,应该能够代表绝大部分的眼光吧?嘛,最少织田义信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