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六十章:小和尚慧智
    ♂

    本书,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一名看起来不过1o多岁的小和,恭敬的坐在大厅之中,上坐着织田义信,一旁,却是山中幸盛和阿国。他们两人的表情十分激动,但碍于织田义信在此,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织田义信抽着雪茄,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这个小和。本来他还没有太在意,毕竟尼子家从尼子晴久死后,还有什么人才吗?不过在看到这个小和后,他的想法改变了。虽然只这么两眼不可能看出这个小和的未来潜力,但最少,这名小和在面对自己时能够表现的如此从容,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这倒不是织田义信自吹,而是因为随着地位和名气的增加,以及自身阅历的开阔,就算织田义信并没有刻意为之,自身也依然会自然而然的散出一种上位者都会拥有的威势。别说这等小和了,就算是一般的公卿、主持,看到织田义信也会流露出一丝不自在的神情。

    可眼前这个小和,表情却非常的平淡,仿佛织田义信在他心中,不过只是一般人罢了。这种沉稳的表现,如何不让织田义信好奇呢?

    “你叫什么名字?”织田义信露出一副柔和的笑容看着小和问道。

    “回织田大人,小子出家前的幼名名为孙四郎,目前已在京都东福寺出家,主持师傅赐给小子法号慧智。”慧智脆声说道。

    “慧智?这么说你很聪明喽?”织田义信闻言好奇的问道。

    “回织田大人,小子生性愚钝,所以师傅希望借由法号,能让小子变得聪明一些。”慧智回道。

    点了点头,织田义信不再逗弄孙四郎,而是一脸严肃的问道,“那么慧智啊,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要招你前来吗?”

    此次招慧智前来,织田义信并没有让人告诉他原因,只是单纯的说织田义信想要见他。所以织田义信也没有期待慧智会回答自己,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习惯罢了。影视之中不都是这样吗?说正事之前先说句废话,引出下面的话同时,还能让对方心中担心一下。

    只是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慧智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回织田大人,小子能够引起织田大人注意的,也只有尼子族人这么一个身份。只是如今尼子家已灭,而织田家和毛利家又没有什么冲突,小子实在不知道这个身份会对织田家有什么作用。”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乐了,“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不错,我招你前来,就是因为你尼子族人的身份。”说着,转头对山中幸盛两人笑道,“你们给他说明一下吧~”

    得到织田义信的允许,山中幸盛顿时拜伏在慧智的面前,神情激动的看着慧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慧智大师,如今尼子家仅存的血脉就只剩下您了,在下求求您”山中幸盛语气激动的说着,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

    只是,面对山中幸盛如此的哀求,慧智却只是淡淡的说道,“山中大人万万不要如此,您如今已经是织田大人的家臣,而小子只不过是一个小和,又岂能用如此大礼对待小子?”

    “这……”山中幸盛闻言,顿时手足无措的呆立当场,看了看慧智,又看了看织田义信,显然没想到慧智竟然会如此回答自己。

    “呵呵,慧智,幸盛他也是一片拳拳之心嘛~其本来成为我的家臣,条件就是让我帮助复兴尼子家。如今看到了你,激动自然是难免的~对于幸盛的忠心,我可是很欣赏的~武士啊,就当如此!”织田义信笑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山中幸盛在感动的同时,也连忙向织田义信请罪道,“还请主公赎罪,属下一时激动,才做出如此不忠之事。”

    “没事没事,不要扯得这么大,一点小事而已~”织田义信无所谓的说道。随后看着慧智笑道,“慧智啊,幸盛已经将缘由解释给你听了,那你的意思呢?”

    “请恕小子无礼,小子拒绝……”慧智拜伏在织田义信的面前恭声说道。

    闻言,阿国顿时没有忍住,有些激动的说道,“慧智大师,是不是因为您还嫉恨昔日晴久公追杀之仇,如果是这样的话,在下……”阿国说到一半,忽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份,已然不再是尼子家的家臣了。如此一来,就算想要谢罪,又凭什么呢?又将织田义信置于何处呢?

    见状,织田义信顿时一阵无语,因为他现山中幸盛和阿国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这种事情,光求就求得来吗?

    不过也不能怪山中幸盛和阿国,毕竟在他们本来的想法里,最困难的事情是找到慧智,劝说其出面重建尼子家?难道他还会拒绝吗?如今看来,他们当初想的实在太简单了。

    “按照山中大人所言,如今在世的尼子族人,似乎只剩下小子和义久大人。虽然义久大人已经出家,但尼子本家还是应该由其的孩子来继承才对。小子不过是罪臣之子,又怎能当得起这等大任呢?”慧智淡淡的说道。

    “啧啧,这小子还记着恨呢。”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不过仔细想想,慧智有这种想法倒也很是正常,根据阿国之前所言,慧智才2岁的时候,就因为尼子晴久要铲除新宫党,而被乳母带着逃离了新宫古城。

    才两岁的娃娃,亲人就都被族人所杀,这种事情……好吧,或许当时他还不记事,但却也是血海深仇啊。而且直到尼子晴久死前,其也没有停止对慧智的追杀,使得慧智几乎一直过着流亡的生活。

    而今年,毛利家彻底消灭了尼子家,又派人去追杀慧智。毕竟其作为尼子家最后一个族人,显然毛利元就是不可能放过他的。如此一来,慧智对于尼子家能有什么好感呢?完全不可能有!毕竟他对于尼子家的唯一印象,就是一直在追杀自己的所谓亲族而已!

    将心比心,如果织田义信是慧智的话,看到山中幸盛和阿国如此哀求自己,就算不对尼子家的灭亡大声叫好,恐怕也会冷嘲热讽一番,反正是绝对不会给他们什么好脸色的。

    虽然当初尼子晴久明面上是中了毛利元就的计谋,才下令铲除的新宫党尼子国久父子。但实际上,就算没有毛利元就的推波助澜,尼子晴久同样不会放过尼子国久父子。毕竟尼子国久父子乃是经久时代就已经扬名西国的猛将,在尼子家地位显赫,诚久更是和西出云国众多的豪族有联姻关系。这种家臣,又怎么可能让尼子晴久放得下心来?更别说他们之间还有数不清的矛盾了。

    不过看到山中幸盛和阿国都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劝说的悲催模样,织田义信也只能亲自登场了。毕竟,既然答应了两人帮助尼子家复兴,那么最起码,得搞定家督人选吧?织田义信倒是不在意这个人选到底是谁,但目前来说,似乎除了眼前这个慧智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候选人了。

    “慧智啊,我听幸盛和阿国说过关于你的事情,也明白你的心中,依然放不下对仇恨。不过仔细想来,你所仇恨的只是尼子主家,而这个主家,已经灭亡了。而此时作为分家继承人的你,只要继承了主家,不就算是报仇了吗?”织田义信笑道。

    “这……”慧智闻言沉吟着,似乎有些心动的样子。

    而另外一边,山中幸盛和阿国感激的看着织田义信,缓缓的坐了回去。他们如今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依靠织田义信来劝说了。

    说起来,在历史上山中幸盛是成功劝说了慧智还俗,作为尼子家的家督带领他们复兴尼子家的。虽然最终失败了,但慧智最终选择了切腹自尽,可比那直接选择降服的尼子义久不知道强多少倍。而如此作为,显然慧智当时是真心希望尼子家能够复兴的。

    不过如今看来,或许当初山中幸盛能够劝说成功,只不过是因为在寺院潜修佛法数年的慧智,终于将仇恨看淡了的原因吧?而且在那个时候,山中幸盛也将尼子旧部召集了不少。

    看到慧智在沉思着,织田义信再次说道,“而且我相信,你的父亲、祖父,也不会希望你拒绝吧?毕竟,这是他们唯一能够翻案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