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五十九章:上杉谦信的明谋
    本书首发,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众道,怎么说呢?其实在最早的时候,日本并没有众道这个说法,而不过只是简单的恋童癖加同性之爱而已,基本是发生在公卿贵族之间。而随着镰仓时代武士掌权后,这种癖好在融合了武士精神后,转化为了众道。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这种行为变成了一种时尚。嘛,或许是因为公卿贵族一直都是作为时尚的引领者?反正因为这个缘故,许多大名都加入了这个行列。比如昔日的东海道巨人今川义元,为了将京都文化在骏河落地生根,他就以身作则加入了众道的行列,引领了今川家众道的风潮。

    那么,众道和普通的恋童癖、同性之爱有什么区别呢?区别很明显,那就是武士选择的对象,基本都是身边的小姓众之中,非常出色的那一位。而小姓众,那都是从家臣们的优秀子弟里挑选出来的。

    所以基本上,绝大部分大名选择进行众道的对象,在未来,也都会成为大名的左膀右臂。而这,才是众道最为核心的一环。说白了,就是通过同性之爱,让君臣之间的羁绊更加的深刻。

    身为武士,不管是和平时代还是战争时代,都免不了会遇到生死攸关的场合。这种时候,如果没有强烈的羁绊,别人又凭什么会去救你呢?忠诚,固然会有许多人,但如果能够让这份忠诚更加保险一点呢?

    事实上,仔细看看战国时代著名的众道cp,就会发现众道的好处了。织田信长的绯闻对象有前田利家,而承认的对象则是森兰丸。前田利家在被赶出织田家后,却依然滞留在尾张,不断找寻回归织田家的机会,直到桶狭间时,终于如愿以偿的回归了织田家,并且在织田义信死前,一直都是织田信长最值得信任的家臣。而森兰丸就更加不用说了,和织田信长一同死于本能寺。

    所以,众道在战国时代实在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当然了,有些人就是看不惯,比如武田胜赖同学。

    在织田义信的有意引导下,武田胜赖哗啦啦的将他知道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什么武田信玄和高坂昌信之间的爱卿啊,什么上杉谦信和河田长亲之间的传闻啊,甚至还有上杉谦信和其亲姐绫的传闻。

    好吧,毕竟是上杉家的事情,虽然武田胜赖常年呆在信浓,获取上杉家情报的及时性和真实性相对会好一些。但毕竟,也只是传闻而已。唯一能够明确的,就是河田长亲乃是上杉谦信麾下的爱将,而且人长的很是清秀。而绫虽然今年31岁,但在其夫长尾政景死后两年,依然没有改嫁。要知道按照这个时代的习俗,像绫这种身份的女人,是绝对会被再次改嫁给家中重臣的。

    当然了,织田义信还是满足了小粉丝武田胜赖的要求,不但在武艺方面给了他很多的指点,更是答应如果武田胜赖在大会上表现的出色,就送他一把名刀。

    是的,武田胜赖同学也要参加比武大会,天晓得武田信玄怎么会同意这件事情。嗯……或许他压根就不知道呢?

    隔天。

    “还请武田大人回复武田殿下,本家是真心与武田家结为同盟的。之前三河军临时从远江撤退,也只是为了支援上洛大军而已。相信这一点,武田殿下还是能够理解的。”织田义信看着武田胜赖沉声说道。

    “请织田大人放心,在下一定会将您的话转达给父亲大人的。”武田胜赖恭声说道。

    “那么不知织田大人对于今川家如何看待呢?”就在这时,武藤喜兵卫开口问道。按照情理来说,这个时候武藤喜兵卫的开口是很不符合规矩的。不过武田胜赖却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显然他也明白,以自己的程度,如果真的全面负责这件事情的话,可能被织田义信忽悠瘸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虽然武田胜赖是织田义信的脑残粉,但比起家族的利益,那显然是非常微不足道的。如果武田胜赖连这一点都无法分清的话,那武田信玄怎么可能让他成为自己的继承人?

    闻言,织田义信轻笑道,“喜兵卫,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今川家了。虽然它曾经是本家的宿敌,不过如今……”织田义信的话并没有说完,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在下明白了!”武藤喜兵卫闻言沉声说道。

    送走了武田胜赖,织田义信的表情顿时阴沉了下来,“想不到武田家、上杉家都来了京都,看来本家如今的局势,可比历史上要严峻许多啊。”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

    虽然上杉谦信亲口说只是过来凑凑热闹,顺便看看传说中的织田义信到底是什么模样。不过织田义信又怎么可能相信这种说词呢?上杉谦信身为上杉家的家督,就算不是日理万机,也不可能轻松到可以随意到处乱跑的地步。

    而武田家家督武田信玄虽然没有亲自前来,武田胜赖也很可能是真的冲着比武大会来的,但武藤喜兵卫的随行,显然是带着武田信玄的某种目的前来。

    “既然武田家和上杉家都来了,那么还有那些势力也来了呢?”织田义信掏出雪茄点燃抽了起来,“对了,早川!她是代表这今川家。呵呵,看来武田家和今川家已经成为了不死不休的敌人了……”

    随后,织田义信再次想起昨天上杉谦信的话,“上杉谦信说以他们两家如今的关系……可我记得上杉家应该是和今川、北条组成骏越相同盟共同对抗武田才对。”

    想到此,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不愧是乱世中的枭雄,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织田义信已经想明白了,上杉家和武田家肯定有什么暗中交易,而今川家显然也猜到了,所以才会跑来试探织田家的态度。而织田义信,无疑是最好的突破口。但上杉家显然和武田家也不过只是利益交易罢了,所以上杉谦信貌似随意的透露了一个讯息,让织田义信明白如今上杉家和武田家已经私下议和了。

    “可上杉谦信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织田义信古怪的想着。昨天和上杉谦信的会面,着实让织田义信对于上杉谦信所有的印象全部被破坏的一干二净。小白脸,喜好男色,和亲姐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丝毫没有所谓的正义之心。唯一附和形象的,也只有那恐怖的实力以及那180多的高大身材了。

    对于上杉谦信的这种行为,织田义信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上杉谦信不希望武田家发展的过于顺利,想让织田家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多关注一下武田家。而显然,以织田义信对于织田信长的了解,得知了这个消息后,织田信长肯定会有所动作的。

    “而如果兄长使出某些手段,难保武田信玄不会发觉,如此一来,武田家自然会更加憎恨本家……”织田义信想着想着,就明白了一个大概。只是……

    “尼玛,上杉谦信你这个统武都接近满值的人,用不用智谋也这么高啊?”织田义信无语的想着。因为他忽然发现,就算你自己明白了这一点,也很难不采取行动,因为织田家是绝对不希望看到武田家做大的。

    这,就是所谓的明谋,让织田义信就算清楚,也不得不上钩。

    “主公。”

    就在这时,舞和千手出现在织田义信的面前,将织田义信从沉思中唤了回来。

    “你们两人去通知一下在京都的诸多忍者,让他们好好寻找一下,看看除了上杉家和武田家之外,还有哪些势力抵达了京都。另外,去二条城告诉猴子,让他加强二条城的戒备!比武大会期间,不准任何人在没有本家的命令,进出二条城!”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他倒是不介意其他势力来京都参加比武大会,毕竟这更加能够达成织田家的目的。但他却不希望那些带着其他意思的势力出现,毕竟,足利义昭可一直在等待着机会呢。

    “是!”舞和千手闻言应道,随即,舞又再次说道,“主公,根据手下汇报,尼子诚久之子已经找到了。”

    “哦?找到了?能够确认身份吗?”织田义信闻言好奇的问道。

    “那人自己承认的,并向见一见主公。”舞沉声说道。

    “嗯,既然如此,就让他过来吧。另外,派人将幸盛和阿国叫来。”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