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五十八章:傲娇的武田胜赖
    本书首发,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上杉谦信的宅邸门口,织田义信一脸蛋疼的站在上杉谦信的身边,他怎么都想不到事情竟然会这么巧,刚和上杉谦信会面完,就碰到了武田胜赖这位未来的武田家家督。而且在武田胜赖身边的那小子织田义信也认识,武藤喜兵卫,未来的真田昌幸。

    嘛,如果是其他时候,碰到这两个小子织田义信还是很开心的,毕竟他一直挺喜欢武藤喜兵卫的,而且武田胜赖据说还是自己的脑残粉。有这么一个重量级的脑残粉,织田义信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只是……旁边可就是上杉谦信啊!普天之下,谁不知道武田家和上杉家之间的宿怨呢?万一两家在这里打起来,那织田义信可就相当不好办的说。一面是上杉家家督,他不敢得罪,因为织田义信不想这么早就得罪上杉家。而另一边是武田家少主,却是如今织田家的盟友,虽然暗中已经阴了一次。

    正当织田义信为难时,武田胜赖开口了,“在下武田家武田胜赖,见过修罗殿下。”武田胜赖非常恭敬的向织田义信施了一礼,随后,转头看向站在那边正用一种莫名眼神看着自己的上杉谦信,犹豫了一下后,才缓缓说道,“见过上杉殿下。”

    “呵呵~是胜赖侄儿啊~许久不见,倒是有些男人味了呢~”上杉谦信轻笑着说道,只是这番话一出口,直接就让织田义信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好吧,其实这番话严格说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异议,唯一有些问题的,可能就是上杉谦信管武田胜赖叫做侄儿吧。不过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是一代人,虽然是敌对关系,但叫一声侄儿,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只是,对于心中已经隐隐有所猜测的织田义信来说,上杉谦信的这番话实在很难不让他联想到另外一个方向。

    而那边的武田胜赖,似乎也对上杉谦信不是很感冒,他冷哼一声,带着敌视情绪说道,“上杉殿下,我们之间,恐怕还没有熟悉到可以论叔侄吧?”

    “大胆!竟然敢对主公无礼?!武田胜赖,你是不是想在大会开始前,和我比试比试?”河田长亲闻言,顿时愤怒的跳了出来。

    “和你?哼!你也配?!”武田胜赖不屑的说道,“昔日你就打不过我,难道如今就能赢我吗?”武田胜赖说着,还冲着河田长亲摇了摇手指。

    如此挑衅,河田长亲如何能忍?手握着刀柄就要拔刀砍人,只是就在这时,上杉谦信开口了,“长亲?不得放肆!”

    闻言,虽然河田长亲依然一脸愤怒,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退了下去。而喝退了河田长亲,上杉谦信才看着武田胜赖笑道,“侄儿,我想我们两家的关系,如今似乎并没有那么陌生吧?还是说你能够代表那种老虎的意思?”

    “还请上杉殿下赎罪,本家少主并不是那个意思。”武藤喜兵卫不待武田胜赖开口,就站出来恭声说道。同时拉了拉武田胜赖的衣袖,“少主!”

    “哼!”武田胜赖冷哼一声,虽然没有道歉,但还是闭上了嘴巴。

    本来,织田义信以为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不过武田胜赖的态度却似乎引起了上杉谦信的不满。“唉,不听话的孩子,可不是好孩子呢~”上杉谦信摇了摇头,忽然一步踏出,那芊芊玉手转眼间就出现在了武田胜赖的脸颊上。

    “好快!”织田义信心中惊叹的想着,只凭这一手,织田义信就可以确定上杉谦信的实力绝对和上泉信纲差不多,比起前田庆次和白木行久,还要高上那么一筹。

    不过,虽然如此,但织田义信并不是不能阻止,只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上杉谦信的杀气,所以才没有行动。毕竟,武田和上杉家之间的事情,织田家还是少搀合的好。

    而一旁其他人,也同样被上杉谦信的举动给惊住了。

    “主公!”

    “上杉殿下!手下留情!”

    河田长亲和武藤喜兵卫同时喊道。

    而武田胜赖一脸恐慌的看着上杉谦信,虽然那只是一只手,但武田胜赖却莫名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武田侄儿,这么傲娇的性格,可是会不招人喜欢的呢~”上杉谦信轻笑着说道,手在武田胜赖的脸上摸了一下就收了回来。

    “尼玛……这孙子绝对是个gay!百分百!”织田义信见状心中暗想着。

    没办法,上杉谦信那表情,那语气,那动作,如果不是基佬的话,怎么可能呢?!一般男人会这么说话吗?而且从上杉谦信看向武田胜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中,织田义信就能看出这家伙绝对在打着什么让人恶寒的主意!

    正想着,上杉谦信忽然转头对织田义信说道,“织田大人,实在不好意思,我做了一些很失礼的事情。”上杉谦信所言,自然是因为刚才动手的事情,虽然并没有造成什么伤亡,但毕竟是在织田家的地盘,而且织田义信才刚刚颁布了限斗令。

    闻言,织田义信连忙应道,“上杉殿下不必如此。”随后,就转头看向武田胜赖两人说道,“武田大人既然来了,不如就让在下做东,请两位喝一杯如何?”好吧,他现在只想让这两批人赶快分开,就算要打,也不要在织田家的地盘上打嘛。

    本来,他以为还得费上一番口水才能够说服两边,但没想到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后,武田胜赖立刻就点头同意了,“修罗殿下邀请,在下怎敢拒绝?”

    “呵呵,义信你的面子,又怎能不给呢?不过既然要喝的话,不如就在我这里继续喝到天亮吧~”上杉谦信大笑道。

    “尼玛,就是要把你们分开我才要请他们喝酒的好吗?”织田义信无语的看着上杉谦信,可惜他却完全看不出上杉谦信到底是在装傻还是真的有这个想法。

    不过听到织田义信的话,上杉谦信也没有强求,只是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送诸位了。”说着,上杉谦信看着武田胜赖再次笑道,“武田侄儿,如果你还有什么其他想法的话,可以直接来找我哦~”说完,就带着河田长亲返回了宅邸。

    待上杉谦信的宅邸大门缓缓关上,武田胜赖这才小声嘀咕着,“鬼才会去找你这个变态……”说完,却又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嘴巴。好吧,看来这孩子刚才被上杉谦信吓得不轻啊。

    “那我们走吧~”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不晓得上杉谦信有没有听到这番话,不过织田义信却已经将武田胜赖定性成一个惹祸精了。“回去就让人看着这小子,不然天晓得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是!”武田胜赖闻言立刻恭敬的说道,随后就跟在织田义信的身后,仿佛一个跟班小弟一样。见状,虽然武藤喜兵卫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说,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某间酒屋之中,织田义信和武田胜赖不断喝着酒。虽然这小子喝起酒来异常的豪爽,不过酒量……显然比不上织田义信这种千杯不醉的酒豪。当然了,也可能有看到织田义信这位一直相见的偶像过于兴奋的关系吧。总之,只不过喝了一会,武田胜赖的舌头也大了,说话声也跑调了,一开始的拘谨彻底消失了。

    而武藤喜兵卫……嘛,早就趴在那边了。虽然他是打算装醉逃过此劫,但织田义信是那么好糊弄的吗?

    “胜赖啊,你刚才说上杉殿下是个变态?这是怎么回事?”织田义信看到武田胜赖醉得差不多了,终于问出了心中一直疑惑的问题。

    织田义信是因为在和上杉谦信喝酒时,发现这家伙似乎有问题,但武田胜赖只不过和上杉谦信打了一个照面,不可能发现才是。唯一的原因,就是武田胜赖知道一些织田义信所不知道的事情。

    闻言,武田胜赖冷笑了一声,相当不屑的说道,“修罗殿下,其实这事情在上杉、武田两家并不是什么新奇之事,众道!修罗殿下是否听过这个词呢?不错!上杉谦信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众道爱好者,和我那老爹一样……”说到最后,武田胜赖不自觉的将自己老爹也扯了出来,不过看他那模样,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呢。

    “果然如此!”织田义信闻言心中暗想着,随即再次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嘿嘿,修罗殿下,我告诉你哦,其实……”武田胜赖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往织田义信的面前凑了凑,看样子,他是准备爆出一个惊天大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