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五十七章:军神上杉谦信
    本书首发,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浓烈的杀意仿佛实质一般直指织田义信,但就算如此,坐在一旁的河田长亲却也感受到了那冰冷刺骨的寒意。他满头大汗的看着上杉谦信,想要劝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不是不知道说什么,而是压根就不敢说。

    但作为直接承受全部杀意的织田义信,却只是轻笑着坐在那边,仿佛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一样。

    这种情况只持续了几个呼吸,那股杀意就消失不见了,“呵呵,修罗之名果然名不虚传。”上杉谦信淡淡的赞叹道。

    “上杉殿下过誉了……”织田义信也同样平淡的回道。

    “能够在我的杀意之下面不改色的人,天下屈指可数!就凭这一点,你就当得起修罗之名!”上杉谦信轻笑着说道。

    好吧,上杉谦信这番话好不霸气,不过人家确实也有这个资格。这一点,就算是织田义信也无法否认。不过就算无法否认,织田义信还是觉得不爽,毕竟他本身就是一名爱装逼的人,而喜欢装逼的人最讨厌的,就是另外一个人在自己面前装逼。

    “如果上杉殿下召在下来此只是为了此事的话,那么在下就告辞了。”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一个男版上杉谦信,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兴趣。如果不是为了织田家的话,他压根就懒得理会。

    不过听到织田义信的话,上杉谦信却忽然大笑起来,“哈哈,义信何必这么大的脾气呢?我只不过是好奇你怎么会想到要去占领佐渡而已,不想解释就不解释吧~”

    上杉谦信说完,不待织田义信开口,直接就岔开了话题,“我听说最近一段时间,你一直在收购奴隶?”

    闻言,织田义信忽然想起前世看到的传言,顿时问道,“怎么,难道上杉殿下有奴隶想要卖吗?”

    “唉,没办法啊,领内太多不听话的人了,我又不忍心杀死他们,可继续留在领内,他们也只会制造混乱而已。”上杉谦信一脸无奈的说道,那副模样,看得织田义信真心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男性、小白脸、圣母婊,这尼玛今天是来给我刷三观的?”织田义信无奈的想着,他怎么都想不到真正的上杉谦信竟然是这样的人,和历史上或者说传说中的那位伟光正比起来,未免也相差太大了点。

    不过虽然上杉谦信和织田义信想象中的不一样,但对于奴隶交易,他可是非常欢迎的。“上杉殿下,如果您真的有奴隶要卖的话,有多少,我要多少!”织田义信沉声说道。他真的太缺人了,不管是佐渡的金山还是虾夷的领地,都需要大量的人口去填充。

    “就等你这句话了!”上杉谦信闻言笑道。随即,两人就奴隶的价格展开了一系列的交锋。虽然织田义信是一个非常随便的男人,而上杉谦信看起来应该也是不拘小节之人,但在价格的谈判上,两人却是你争我夺,就仿佛那些市侩的商人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就价格问题达成了统一。

    “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待我回去之后,我就会让人将奴隶送去佐渡。”上杉谦信笑道,随后转头看向河田长亲,“长亲,去命人准备酒宴,我要和义信好好喝上一杯。”

    “上杉殿下……”织田义信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上杉谦信直接打断了。

    “怎么?这点面子都不给?”上杉谦信看着织田义信沉声质问着,那架势,仿佛织田义信说一个不字,就要翻脸一般。

    见状,织田义信也只能无奈的认怂,毕竟因为不喝一顿酒而得罪上杉家,怎么想都太冤枉了点。

    酒菜上来,为了尽快闪人,织田义信开始对上杉谦信发起了猛攻,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很快,地上就堆满了数十瓶空空的酒壶,可上杉谦信和织田义信却仿佛一点醉意都没有一样。

    “哈哈~之前听说义信是千杯不醉的酒神,本来我还不信,不过如今看来,传言不假啊!”上杉谦信大笑着说道。

    “上杉殿下也是好酒量,在下可是很久没有碰到能和在下如此对饮的对手了。”织田义信同样笑道。

    “干!”两位酒豪棋逢对手,也不知道喝了多久,上杉谦信忽然笑道,“如此美酒,怎能没有美人相伴?来人啊,将绫请来。”

    “绫?”织田义信闻言楞了一下,因为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呢。不一会,一名和上杉谦信长相很是相似的女人缓缓走了出来。

    “殿下,见过织田大人。”仙桃院轻声说道。

    “义信,她是我的姐姐绫。”上杉谦信随口介绍了一下,就对绫说道,“去给义信倒酒!”

    “是。”绫柔声应道,缓缓走到了织田义信的身边坐了下来。

    “她就是绫御前吗?”织田义信此时也想起来绫的身份,上杉谦信的姐姐,长尾政景的夫人,战国无双的登场人物。

    酒宴继续,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多了绫,还是上杉谦信终于有些醉了,两人谈论之事,慢慢的就开始往一个很古怪的地方偏了过去。

    “唉,我一直都不明白元服之后为什么要将头发剃掉,多丑啊?!可家中那些老顽固却总说不剃发的话没有威严,搞的我现在在正式场合总得带个帽子。”上杉谦信不满的叹道,同时挥了挥被其丢在一边的白色帽子。

    “听说是因为担心在战场上被头发遮住眼睛吧?嘿嘿,弱者嘛~事情总是比较多的~”织田义信怪笑着说道。关于发型之事,他最早也是受到了许多同僚的责怪,直到织田信长以身相挺,自己也留起了头发,那些人才闭嘴。

    “哈哈!说得好!”上杉谦信对于织田义信的话非常的赞同,随后又不知道喝了多久,上杉谦信忽然怪笑道,“或许义信你不知道,之前你在那比武会场上教训那帮废物时,我也在场呢。啧啧,本来看到你的模样,还以为你只是一个虚有其表的小白脸而已,没想到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武艺。”

    “呵呵,在下初看到上杉殿下时,也是被吓住了呢~”织田义信闻言同样笑道,却是丝毫不愿意吃亏。呃……你小子喝多了就不担心得罪上杉家了?

    不过,上杉谦信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拥有绝美的相貌,武艺又如此强大,唉,我可真是羡慕织田殿下啊~”说着,上杉谦信忽然看着织田义信笑道,“义信啊,不如你来我上杉家如何?你是织田殿下的妹婿,那我就将绫嫁给你。我这姐姐的美貌,应该不属于你如今的正室夫人吧?”

    “呃……”织田义信闻言傻傻的看着上杉谦信,显然他完全没有想到上杉谦信竟然会忽然招揽他。

    见状,上杉谦信直接端着杯子走到了织田义信的身边坐了下来,“考虑看看,如果你愿意来,你就是本家的首席家老!”

    闻言,织田义信连忙说道,“上杉殿下,兄长对在下恩重如山,在下是不会改仕其他势力的。这件事情,还请不要再提。”他现在脑子真的被上杉谦信搞晕了,就算他确实值得这个价,但你当着自己的姐姐和家臣这么说,真的好吗?

    “这样啊~那可真是可惜呢~”上杉谦信闻言,遗憾的说道,“如此美貌和武艺并存的武士,竟然不能为我所拥有……”上杉谦信目光炯炯的看着织田义信,口中念念有词。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织田义信看到上杉谦信的这番目光,背上莫名的感到一股寒意。就在这时,织田义信忽然瞄到坐在一旁的河田长亲正一脸嫉恨的看着自己。那种眼神,却又不像是嫉贤妒能的眼神,反而像是……

    “难道……”织田义信猛地打了一个寒颤,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可能。而这个想法,让织田义信再也不敢在这里待下去了。

    “上杉殿下,在下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这样啊,那实在是太可惜了,本来我还希望能够和义信你彻夜饮酒论武呢~”上杉谦信叹息着。很普通的一句话,但织田义信听到彻夜这两个字后,却再次想歪了。

    “实在是抱歉!”织田义信说着,就站了起来。

    “没事,毕竟大会即将召开,义信你肯定是很忙的。”上杉谦信笑道,随后亲自送织田义信出了大门。

    “那么,在下告辞!”

    “不送。”

    正当织田义信准备快速逃离这个地方时,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惊疑,“修……修罗殿下?!”

    循声看去,河田长亲顿时惊讶的看着来人,“武田胜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