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五十四章:如此试探
    ♂,

    本书,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这一夜,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对于濑名竟然做出如此举动,织田义信是又好气又好笑。所以,他就在厨房之中,和早川狠狠的惩罚了濑名。只是让织田义信有些诧异的是,早川这位睿智文雅的奇女子,竟然有女王的气质。

    各种p1ay学得那叫一个快,而且立刻就能运用到实际当中。“你这样的话,让我这个当老师的很没有成就感啊~”织田义信抱着早川那秀长的双腿,一边疯狂进攻着,一边抱怨着。

    或许对于所有的老师而言,一个太过于聪明的弟子总是不太受欢迎的。毕竟你随便教一点东西,结果弟子就很随便的学会了,而且还能更加随便的举一反三。那种挫败感,可不是一般的高呢。

    “那你不喜欢吗?”早川靠在织田义信的怀中,一手搂着织田义信的脖子,一手持着不晓得从哪里找来的皮鞭。一边享受着织田义信的征伐,一边看着被绑在柱子上,正一脸红潮看着自己这边的濑名。

    “呵呵,怎么会不喜欢呢~”织田义信坏笑着,随即展开了更加猛烈的攻势。

    而濑名看着眼前男女的疯狂攻守,眼中除了满满的之外,还有达成了报复的快感。虽然织田义信和早川显然是早就有了奸情,但对于濑名来说,她才不会在乎到底是不是因为她才会这样的,她只知道,今川氏真的正室夫人,和织田义信有一腿。而这,就足够了。

    所以濑名不但对织田义信和早换的惩罚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主动侍奉起两人。

    “你这丫头,满意了吧?”当激情过后,织田义信看着濑名没好气的问道。

    “嗯~”濑名虚弱的点了点头,然后用脸颊蹭了蹭织田义信的胸膛说道,“主人,奴只是一时没忍住而已。虽然奴不懂政治,但却也听家康说过很多次,目前织田家和今川家并不准备开战。”

    “你啊……”织田义信没好气的又拍了拍濑名的翘臀,“以后不准再想报仇的事情了,好好帮我养儿子。”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濑名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知道了~主人~”

    隔天,三人醒来后又开始了盘场大战,当然了,这场战争肯定是织田义信这个色狼挑起来的。不过这一次,因为有所顾忌,所以濑名在吃完午餐后,就独自离开的织田义信的宅邸,返回自己所在的宅邸了。

    而早川就没有这种顾忌了,她疯狂的和织田义信对攻着,似乎想要征服眼前的这个男人。不过她完全找错了对手,面对织田义信的强大武力,早川最终能够做的,也只有臣服而已。

    待一切风平浪静后,早川忽然问道,“织田大人,织田家到底怎么看待今川家呢?”

    闻言,织田义信楞了一下,随后好笑的说道,“看来你之前和濑名所言的事情,倒也不是假的呢~”

    看到早川没有回答,织田义信想了想后说道,“你可以放心,如果今川家不主动挑衅本家的话,那么本家暂时不会攻打今川家。其实你应该也猜得出来,对于本家来说,今川家在骏河,可比武田家在骏河要强得多。”

    闻言,早川无奈的笑道,“想不到当初东海道的霸主,如今已经沦为了缓冲地带了。”

    听到早川的哀叹,织田义信轻轻的捏了捏她的丰满笑道,“这不是很正常吗?从古至今,又有哪个势力能够千秋万代呢?不过我可以保证,不管最后是否会和今川家敌对,我都不会让今川家灭亡的。”

    可惜,对于织田义信的话,早川丝毫没有任何的领情,“你当然不会让它灭亡了,别和我说你不知道如今今川家的少主,就是我和你的孩子。”

    闻言,织田义信尴尬的笑了笑,无言以对。

    见状,早川忽然狡狯的笑道,“如果松平家和我那夫君知道,他们即以厚望的少主都不是自己的孩子,你说会如何?”

    “你威胁我?”织田义信看着早川,猛地挺了一下腰,顿时就让早川娇呼起来。

    “我……我哪敢威胁你啊……”早川娇喘的白了织田义信一眼。

    “哼哼!这还差不多。”织田义信满意的哼哧了两声,随后摸了摸她的秀笑道,“放心吧,我不会骗你的。”

    “嗯……”早川点了点头。

    又温存了一会,早川这才离去。看着她消失的背影,织田义信心中颇为无奈,因为他完全不清楚早川是否真的相信了他的话。

    毫无疑问,早川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所以织田义信丝毫不担心早川会做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因为如果那样的话,最倒霉的还是今川家。但织田义信心中真的希望今川家和织田义信能够保持如今的和平状态,因为他不希望再出现织田包围网了。

    虽然如今的织田家很强大,而且在历史上织田家包围网的起人足利义昭也被控制在了二条城内。但织田义信相信,一旦织田家开始向四周出击,周围的大名就算没有足利义昭这么一个名义领袖,也会自的联合起来共同对抗织田家。

    届时,如果没有今川家的话,那不就要面对武田家了吗?虽然如今的织田义信对于武田家根本没有什么畏惧之情,但如果能够减少强敌的话,为什么不去做呢?

    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织田义信忽然站了起来,“啧啧,我想这些无聊的事情干嘛?这种烦人的事情,自有兄长去操心,我还是好好的搞定这次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吧~”

    随着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开始时间越来越近,京都之中聚集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只是这种情况下,却没有如明智光秀和村井贞胜两人所想的那般,变得更加的混乱。反而所有参赛者都变得异常低调起来,就连走在街上,都不会到处乱瞄。

    “织田大人,想不到你那么简单粗暴的方式,竟然真的将这群人跟震住了啊~”村井贞胜敬佩的说道。在他听到织田义信在比武大会场地玩出的戏码时,差点没晕过去。因为在他看来,这完全就是火上加油的行为。

    “呵呵,这就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们就算再混蛋,还能比得上织田大人?”明智光秀轻笑道。

    “喂喂,你小子是不是又想和我斗嘴啊?”织田义信面色不善的瞪了一眼明智光秀,顿时就让他蔫吧了。

    对于村井贞胜的叹服,织田义信照单全收,但他却很清楚,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并不完全是他的功劳。而之所以会如此,却是因为在这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大人物出现在了京都,怎么说呢?你从二楼往下面丢石子,可能打中1o个人中,就有2个是某某地方的剑豪,另外2人是某某势力的武士,还会有一个神神秘秘的忍者。

    毕竟,织田义信可从来没有禁止在野外进行比武的说,万一不小心得罪了某位大人物,那死了都没有地方说理去。毕竟被织田义信欺负,还能说织田义信仗势欺人,可被其他人杀死呢?

    京都街道上。

    “这里就是京都吗?完全不是我们那种破地方能够比拟的呢~好像一直住在这里哦~”一名1o多岁的少年兴奋的喊道。

    “咳咳!老四,你能不能小点声,搞得我们就好像是从乡下来的乡巴佬一样。”在少年的身旁,一名3o多岁的壮汉尴尬的提醒道。他已经现周围有不少人看过来了,饶是他一直都以稳重果敢著称,也觉得脸皮热热的。

    闻言,少年不屑的嘀咕着,“我们本来就是乡下来的乡巴佬啊!”

    一句话,直接把壮汉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那名少年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飞快的跑向前去。见状,壮汉也只能无奈的快步跟上,“唉,作孽啊!如果当初没有心软答应带老四来的话,估计我现在已经在享受京都的美酒了。”

    不远处。

    山中幸盛死死的盯着面前之人,眼神中散着无尽的怒火和仇恨。而对面那人,却只是挂着轻松的笑容,似乎完全没有将山中幸盛放在眼里。不过,比起他那轻松的模样,他背后那大大的家纹却更加吸引人们的眼球。

    一横下面有三点,正是刚刚消灭了尼子家,成为了西国霸主的毛利家家纹。

    “吉……川……元……春……”山中幸盛几乎从牙缝之中蹦出了这么四个字。

    “不错,是我~好久不见了呢~”吉川元春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