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四十八章:不要随便欺负小萝莉
    本书首发,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最近评论区好冷清哦,大家都出来冒个泡嘛~说说自己的想法啥的。

    以下正文

    京都的繁华街道,两方人马剑拔弩张,气氛好不凝重。

    巨汉和大汉并肩而站,死死的瞪着吉,刚才那嬉皮笑脸的模样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小鬼,就算你是织田家的人,我也不回原谅你的!”大汉恶狠狠地喊道。

    而那名巨汉就更加直白了,“臭丫头,等下大爷我一定会好好的教育一下你,让你记住应该怎么和大人说话!”再说到教育的时候,这名巨汉挺了挺胯部,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准备进行怎样的教育。

    “无耻!”无数躲在角落里看戏的吃瓜群众纷纷在心中暗想着。显然在那两名相貌丑陋猥琐的大汉以及吉这么娇笑可爱的少女之间,吃瓜群众在心底还是向着吉的。虽然,严格说来这两个大汉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吉出言不逊丝毫不给两人台阶下的原因。

    而坐在楼上,北田具教听到两人的话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倒不是因为他们对吉出言不逊,而是因为两人不单剑术不行,言行更是彻底在侮辱剑客这个称号。

    不过作为当事人的吉,在听到两人的猥亵话语后,却并没有动怒,只是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缓缓走向了两人。“义父大人曾经说过,大部分的垃圾废话总是很多的,本来我还不信,不过看到你们,我信了……”

    “混蛋!”听到吉再次说他们是垃圾,两名大汉再也忍耐不住,大吼一声,就直接冲向了吉。而吉就这么站在原地,冷笑着看着两人,那两把闪烁着寒光的大太刀在她眼中似乎完全不存在一般。

    而吉的身后,不管是坊丸还是其他死神见此情景,只是平静的站在原地,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的担心?

    不过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就在两把太刀距离吉不到半米之时,就看到吉忽然消失在了两人的眼前,随后,就听到“噗!”的一声,两颗脑袋就这么飞了出去。

    “噗通!”两具无头尸体重重的摔在地面上,但吉依然仿佛没有看到一般,只是看着前方似乎被吓傻的一群人淡淡的说道,“全部抓起来,胆敢反抗者,就地格杀!”

    “是!”死神众闻言,立刻领命上前。而那些小弟见状,却也没有逃跑,只是一脸恐惧的跪在地上求饶着。看来,他们已经被吉吓傻了?

    吉离去后,在一旁看戏许久的京都巡逻小队,连忙走了出来开始清理尸体和血迹。不多时,这条街道似乎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如果不是已经全都跑出来的吃瓜观众们正在津津有味的讨论着刚才那一幕的话,那么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死人了他们还能津津有味的讨论?难道他们刚才就没有被那血腥的一幕所吓到?当然……没有了。这个时代可是乱世之秋,死人?太平常了好吗?尸体?去野外随便晃两圈就能看到了。

    说起来,或许是因为乱世吧?也或者许多人觉得不吉利。对于路边看到的尸体,许多人的选择都是无视,只有少部分才会顺手将其掩埋。好吧,跑题了。

    酒屋二楼,北田具教看着看着吉离去的方向,心中忽然间感慨万千,“想不到一个10岁的小丫头竟然拥有如此实力,真不知道是织田殿下调教的好,还是其本身就拥有此等惊人的天赋……”

    想着想着,北田具教忽然想到了一个让他很悲催的问题,“我在这个年纪,似乎……”好吧,北田具教完全不敢在想下去了,不然的话,他的自信会被很轻易的一扫而空。俗话说得好,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北田具教显然还想舒舒服服的多活几年~

    京都街头的这一幕,区区数天之内,在京都周围的许多町镇不断上演着。因为织田义信下达了死命令,所以前田庆次等人完全没有留手,任何胆敢反抗的人,全部都被就地格杀。短短时间内,就有十数人被杀死。数十人被关押了起来。

    如此作法,自然引来了许多前来参加比武的人不满。可对此,前田庆次等人只是搬出织田义信那有些坑爹的理由,扰民!对此,众人自然不甘心,只是对此,前田庆次等人只说织田义信过几天会在京都那边会见所有前来比武的人,届时会给他们一个说法。

    京都。

    某个宅邸之内。

    “呵呵,真有意思,我对织田义信越来越好奇了~”一名身穿白色武士服,脸上却用一块面纱遮得严严实实的人轻声笑道。

    “主公,织田义信如此做,恐怕会引起那些参加比武的人强烈不满,如果织田义信处理不当的话,很容易引起他们的反弹。”一名长得很是清秀的男人恭声说道。

    “呵呵,你觉得可能吗?”那人闻言再次笑道。随后不等男子开口,其就笑道,“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看到的那些人不过都是一些稍微懂点剑术就以为天下之间他最强的傻瓜罢了,真正的高手,可都不知道在哪里看戏呢~”

    说罢,那人又转头看向身边一名巨汉笑道,“贞兴,这一次,本家的威名可就靠你了哦~”

    “放心吧!主公!属下一定不会辱没本家的!”被叫做贞兴的巨汉大声说道。那嗓门,犹如金钟一般,着实是相当响亮呢。

    闻言,那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不过也不用太勉强,毕竟这一次恐怕全天下的剑豪大半都会来此,输给他们,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是!”

    正如那人所言,实际上此时在京都以及周边的町镇中,已经有数不清的高手存在了。他们自然知道织田义信下达的命令,不过对此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反应。虽然他们也觉得织田义信有些霸道,但也只是如此而已。

    好吧,说白了,就是织田义信的这份告示对于真正的高手而言,根本就无所谓。因为绝大部分的高手在这段时间里,基本都呆在房间中静修中。他们来的时候,大多都是想要凑凑热闹,同时也有那么一分期待。

    热闹,是因为千百年来,可从来没有人举办过类似的大会。尤其,这还是击败了冢原卜传的织田义信所举办。哪怕可以见识一下织田义信是否真如传说中那么强,也算是不枉此行了。而期待,自然是因为织田义信在宣传中将这次大会写成了日本武道的巅峰盛会,巅峰?那怎么能够少得了高手呢?而对一名高手来说,最想要的,不就是和高手过招吗?

    虽然在刚来的时候,他们还有些失望,因为满大街看到的,全是一群类似被吉干掉的那种打着剑客的名号,实际上却和混混没什么区别的垃圾。不过随着高手的陆续到来,他们在对这一次的比武大会充满期待的同时,也开始生出紧张之感。

    毕竟这么多的高手,就算拿不到天下无双之剑圣的名号,最少也不能丢人吧?所以他们都选择将自己关在房中,一边调整自己的状态,一边不断回忆自己这些年来的修业和比试。争取在大会开始的那一刻,自己能够展现出最强的状态。

    这一点,是织田义信完全没有想到的,因为严格说来,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剑客。毕竟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剑客的修业,一身本事天生就有,然后和冢原卜传比试了一下,就升到了满级。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一个网游,人家辛辛苦苦练级打装备,可织田义信这小子却天生就满属性满技能,随便晃悠一下就得到了一把攻击max的神兵,然后打了一次人生第一个boss,嘿,满级了。这种人如果能够了解那些天天练级刷装备的人的想法,那才叫奇了怪呢。

    京都,比武大会的场地之中,织田义信站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前方不远处,是密密麻麻上千名从各地赶来的参赛者。这,自然不是因为比武大会要开始了,而是因为织田义信要和他们说些事情。对此,就连那些依然还在闭关的高手们都出现了。没办法,谁让织田义信的名头实在太响了呢?

    看着下面的诸人,织田义信干咳了两声之后,环视着众人平淡的说道,“我知道,这些天因为我立下的规矩,很多人感到不满,甚至还有人说织田家仗势欺人……”

    闻言,下面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织田义信的下文,可就在这时,一声巨响响起了来。“不错!难道你们织田家不是仗势欺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