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三十七章:嘴欠的下场
    ♂,

    本书首发,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时间,一晃就到了11月底。

    这一段时间,织田义信一直都很清闲,在得到了他的提醒后,宁宁已经可以自行搞定每一期的内容了。而安土宝钞的流通情况也非常喜人,当然了,对于织田义信来说,最重要的是兑换安土宝钞的人越来越多了。

    加上佐渡那边不断将金银源源不断的运过来,使得每次织田义信看到收集的金银时,都会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不过,为了聚集更多的金银,伊势许多地方,比如大阪城的建造,几乎全部处于瘫痪的地步。不过对此,织田义信认为都是值得的。

    于是,闲来无事的织田义信每天不是陪陪阿市她们,就是检查一下太郎等人的修业。顺便,也享受一下很久没有享受过的天伦之乐。老实说织田义信其实是很讨厌小鬼的,因为在前世碰到的绝大部分小鬼,都是相当的顽劣淘气。

    可太郎他们……嘛,也不知道是教育的太好还是因为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太郎等人给织田义信的感觉,完全不像是小孩子。有些时候,织田义信都会觉得是不是阿市她们太严格了?让这些小鬼头都没有童年了。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所有武士的童年都是如此。哪怕他当初和织田信长等人鬼混的时候,其实绝大部分的时间,也是在看着他们修业……好吧,只是看着他们而已,谁让织田义信本身武艺就秒杀他们呢?而又对文化课没有半点的兴趣。

    陪了几天小鬼头,织田义信又腻味了,毕竟天天看着小鬼们不断修炼武艺和学习文化课,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毕竟织田义信本身也不是什么富有教育精神的人,所以,织田义信决定去京都转一转。

    “宁宁、庆次、行久,这里就暂时交给你们了,我去京都那边看看场地弄得如何了。”织田义信随意的吩咐了一下,就骑着黑丸带着舞和千手向京都方向驶去。

    好吧,因为舞和千手的再三抗议,织田义信终于不再总是丢下她们到处乱跑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织田义信实力太强了呢?两女与其说是保护织田义信的忍者,不如说是暖床和打下手的存在吧?

    不过显然,两女可不会在乎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她们只知道自己是负责保护织田义信的忍者,如果总是被晾在一边,那简直就是耻辱的说。毕竟如今织田义信麾下的忍者,可不像之前那么少了。

    不过一天的时间,织田义信就抵达了京都,来到正在修建的场地,正好看到李华梅和竹中重治正拿着图纸不断指挥着工人干活呢。

    “主公!”李华梅和竹中重治看到织田义信连忙上前施礼。

    “嗯~看起来似乎还像那么一回事呃~”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此时经过快两个月的建设,比武会场已经接近于完工状态。用石头铺成的场地,周边按照织田义信的要求,搭建好了平民、武士、公卿贵族以及参赛人员的区域。

    而且虽然织田义信没有说,但竹中重治和李华梅却充分考虑到观战人员可能众多,所以在各个区域按照前后用木板增加了高度,使得就算坐在后方,也一样能够看到场地中的情况。

    巡视了一圈后,织田义信笑道,“不错~不错~你们干的很好!抓紧时间,等全部弄好了之后,外观什么的也弄一下。毕竟是向天下人展现本家的实力,可不能过于寒酸了。”

    “是!”

    回到京都,织田义信在街道上随意的晃悠着,好不容易来一次京都,自然不能这么快就回去了。只是逛了两下,他就觉得无聊了。

    “算了,还是去看看房子她们吧~”织田义信想着,就准备找个理由支开舞和千手。好吧,织田义信将万里小路房子三女上了并让她们怀孕的消息谁都没有告诉。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走漏风声,虽然不是信不过其他人,但显然,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的事情,才能够叫做秘密。

    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织田大人,怎么来了京都,也不和在下知会一声啊?”闻声,织田义信转头看去,不是明智光秀和村井贞胜是谁?

    “哟,你们两个,怎么不去干活却在这街上闲逛啊?难道贞胜你也跟光秀这小子学会偷懒了?”织田义信大笑道。

    “好你个义信,什么叫做跟我学的?难道就不能是村井大人把我带坏的?”明智光秀听到织田义信的话顿时笑骂道。而一旁的村井贞胜则站在一旁装着透明人,对于明智光秀的话理也不理,显然不希望织田义信将战火烧到他的身上。

    虽然不是和织田信长等人从小一起玩起来的,但在织田信长继承家督后,就一直跟随织田信长的村井贞胜可非常清楚,织田义信那张嘴究竟有多么的厉害。

    不过,当村井贞胜听到织田义信为明智光秀起了“想太多的金桔头”这么一个外号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实在是太合适了!

    明智光秀听到织田义信当着他的面直接把这个外号叫出来,顿时气得直想将织田义信狠狠的揍一顿。只是当他听到织田义信下一句话的时候,立刻就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却是因为织田义信听到村井贞胜的笑声后,毫不客气的将战火转移到了村井贞胜的身上。

    “闷骚的色狼大叔,你别笑得那么猥琐好不好啊!”织田义信一脸鄙夷的看着村井贞胜说道。

    “我……”村井贞胜被织田义信这句话顿时堵得哑口无言,而一旁,明智光秀在心疼村井贞胜的同时,却也露出了一脸赞同的表情。和村井贞胜一同担任京都奉行的这段日子里,他可是非常了解村井贞胜究竟有多么的闷骚和好色。

    至于大叔?咳咳……说起来,村井贞胜的年纪并不比织田义信他们大多少,但长相嘛~呃,怎么说呢?确实比同龄人要稍微长得那么着急一些些。

    最终,村井贞胜和明智光秀无奈的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随后立即转移着话题。因为他们清楚,要是再不转移话题的话,天晓得织田义信会把他们损成什么样子呢。

    “咳咳!”明智光秀干咳了两声后问道,“织田大人,此次您前来京都,可是有什么要事?”

    闻言,织田义信虽然还没有过足嘴瘾,但还是回答道,“没啥,不过就是来看看比武大会的场地准备的如何了。”

    “原来如此。”两人应了一声后,随后对视了一眼,顿时露出了一副在织田义信看来异常猥琐诈的笑容说道,“我二人正要去看刚刚来京表演歌舞的巫女团,不知织田大人您是否有兴趣呢?”

    “巫女团?”织田义信闻言楞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巫女组团跑出来表演歌舞的。一般来说,不过随即他就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算了吧,我对那种东西实在欣赏不来。”

    织田义信这倒不是找理由,而是他真的对于这个时代的日本歌舞接受不能。毕竟那种拿个折扇不断在那走来走去的表演,织田义信是真心看不懂啊。

    实际上就算是织田信长表演的【敦盛】他都看不太懂,不过因为这首实在太熟了,除了在前世就看了许多遍,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因为织田信长的原因,给了【敦盛】极大的加成。所以虽然还是看不太懂,但最少,织田义信倒也还能看得下去,甚至跳得还不错。

    好吧,主要还是因为织田信长这家伙之前一直逼织田义信学习,因为在他看来,织田义信这么优秀的外貌不学习跳舞实在太浪费了。

    闻言,明智光秀和村井贞胜顿时露出了一个早就明白的表情,随即走到了织田义信的左右两边,一边架着织田义信往前走一边怪笑道,“放心吧~听说这次的表演和以往的很不同呢~保证你会很感兴趣的~”

    “喂喂!不带这样的啊!”织田义信悲催的喊着,毫无诚意的挣扎了两下,嘛……自然是没有挣脱开。毕竟他也清楚,这两个混蛋绝对是打算用这个来报复刚才斗嘴败给自己的事情。只不过……织田义信只要一想到要坐在那边傻看着那种无趣表演一个多时辰,就觉得前方一片黯淡。

    “唉……早知道就不这么嘴欠了……”织田义信心中不断懊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