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三十四章:后续月报的内容
    本书首发,并仅支持与合作的第三方转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因为你的举动,很可能让世界上多一名作者。顺便,如果大家喜欢本书的话,请留下你的足迹,不管是月票、打赏、推荐或者是评论,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以下正文

    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安土月报、安土宝钞、教导平民识字。织田家这四连击有些势力对此很感兴趣,有些则充满了不屑,不过不管如何,时间依然在缓缓的前行。是成是败,结果总会出现的。

    大阪城。

    “主公,根据打探,平民们的识字热情越来越火热了,尤其在识字比赛之后。现在各地已经有不少人认全了月报上的汉字,属下认为,下一份可以更换另外一批汉字。”宁宁恭声说道。

    “很好!”织田义信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又说道,“不过不能太急,虽然绝大部分的人已经认全了那几百字,但我估计他们只不过是死记硬背下来的,很难活用。”

    闻言,宁宁点了点头应道,“确实如此,不过也只能让他们慢慢记了。”

    嘛,在这个时代,绝大部分的知识都是靠死记硬背,哪怕是武士教学也是如此。毕竟要学习的东西太多,而时间又太短。就好像平手政秀教导织田信长时,他也不可能天天跟着织田信长,大部分的时间里,他还是优先完成织田信秀交代下来的任务后,才有功夫来理会织田信长。不然的话,织田信长哪有那么多的机会到处捣乱?

    不过听到宁宁的话,织田义信却轻笑着摇了摇头,“呵呵,如果没有额外的动力,早晚他们会忘记这些的,所以我们需要给他们持续使用汉字的动力!”

    看着宁宁不解的神情,织田义信并没有多言,只是将安土月报拿了出来,不断在那几百个汉字中研究着。不多时,织田义信拿过纸笔就开始不断写了起来。一边写,织田义信一边歪头沉思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种情况,让宁宁非常的好奇,但碍于如今两人是处在公事上,却也只能跪伏在下面等待着。

    好半响,织田义信才放下笔,瞄了一眼伸着小脑袋探头探脑的宁宁,好笑的说道,“别忘了,拿去看吧。”说着,手一挥,那份写得满满的纸张就落入了宁宁的手中。

    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只不过两三行,宁宁的双目就顿时睁得大大的,随后露出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织田义信,语气有些颤抖的劝道,“主公……这样……不太好吧?”

    “哈哈~有什么不好的?有些时候,牺牲是在所难免的嘛,再说了,这都是为了本家嘛~”织田义信大笑道。

    “可……可……您写的这些全是别人的事情啊!”宁宁欲哭无泪的说道。

    好吧,织田义信写的不是别的,却是一些武士身上发生的趣闻。而他最熟悉的人中,趣闻最多的,自然就是小时候和织田信长他们鬼混的日子了。所以,他很不客气的将这些事情中挑选了一些出来,通过第一期月报中的那几百个汉字,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简短的故事。

    “宁宁啊,你觉得这些故事会吸引那些平民吗?”织田义信没有回答宁宁的话,而是反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闻言,宁宁楞了一下后点了点头,“武士对于平民来说,都是非常高贵的存在,更别说这些发生在殿下小时候身边的趣事了。”说完之后,宁宁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主公!问题不在这里!而是您写得这些全是前田大人、佐佐大人、丹羽大人他们的事情,却完全没有您和殿下……”

    “笨!”织田义信闻言无奈的摸着额头说道,“你觉得如果我把兄长写进去的话,他会不会来找我算账?”

    “当然会了!”宁宁毫无犹豫的点了点头。

    “就是啊,写兄长,他会找我麻烦。而写我自己,我又不想破坏我的光辉形象。如此一来,只能写利家他们喽~”织田义信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主公……您实在是……”宁宁闻言想了半天,最终憋出了一句,“实在太无耻了。”

    “嘿嘿,我还有更无耻的呢~”织田义信闻言一脸贱笑着说道,“待各地神社建成后,从收集到的情报中,可以挑出一些关于其他势力的丑闻……”

    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宁宁显然明白织田义信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是什么。“果然,论无耻天下没有人能够比得上您……”宁宁感慨的说道。

    “行了,快去吧。”织田义信轻笑着。好吧,这小子完全把无耻当作荣誉了吗?

    11月,第二期的安土月报几乎刚刚开始贩卖就被一扫而空。随即,人们就惊喜的发现,这一期的月报竟然有关于前田利家、佐佐成政等人小时候的趣闻。

    好吧,其实织田义信也没有真的写什么,不过就是前田利家小时候被谁欺负了,英明神武的织田义信同学站出来拯救了他。佐佐成政小时候被谁欺负了,英明神武的织田义信同学站出来拯救了他。丹羽长秀……池田恒兴……

    咳咳,真的不是织田义信想要写成这样,而是实在是因为就那几百字,想要写出点花来也没有办法。不过,就算如此,宁宁给织田义信的反馈也让其很满意了。

    “主公,第二期的月报非常受到平民们的欢迎,看来大家对于主公您写的那些小故事很感兴趣呢~”宁宁恭声说道。

    “呵呵,那是自然了,以后你就按照这种方法去做。嗯……本家的你可以之前派人去搜集,相信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他们还是很愿意提供的。”织田义信随口说道。至于是不是这么回事?显然不可能是!

    “义信!你这个混蛋!竟然将我们写的这么不堪?!”一声爆喝从庭院中传来,随即前田利家就气冲冲的充了起来。

    “哎呀~利家你干嘛这么生气呢?谁招惹你了吗?”织田义信一脸疑惑的看着前田利家,仿佛他是真的不知情一般。

    “你……”前田利家见状,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缓了半天,前田利家才没好气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你说!干嘛将当年的那些破事写在月报上?!”

    “呃……这件事情当年很多人都知道的好伐?所以我觉得没有什么不能写的嘛~”织田义信搔了搔头装傻充愣着,随即不等前田利家开口,又再次说道,“而且利家你也看到了,第二期的月报可是大受欢迎啊!你也知道,安土月报现在需要更快的走进人们的生活,成为他们必不可少的生活必备品,只有这样,我们真正的目的才能达到……”

    “那你可以写你自己啊!”前田利家不爽的嘀咕着,织田义信所说的他自然清楚,但……好吧,谁看到自己以前的糗事上报,还能开心以对呢?

    “哈哈~我这不是忘了吗?”织田义信打了个哈哈,随后忽然惊叫道,“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情要立刻去办,利家,以后再聊!”说着,织田义信就直接消失在了房间内。

    “你这个混蛋!”前田利家跑到门外对着空气大骂着,不过织田义信早就跑远了。

    “前田大人,您消消气~”就在这时,宁宁走过来轻声劝道。

    看着宁宁,前田利家有些狐疑的问道,“安土月报如今就是你在负责?”

    “正是……”宁宁闻言低声应道。

    “这样啊……”前田利家闻言,沉吟了一下后忽然笑道,“很好!我要爆料!”说着,前田利家就毫不客气的将织田义信小时候所有的糗事全都说了出来。

    “宁宁大人,下一期的月报,你就写这些内容吧!嘿嘿,这也是主公的意思~”前田利家奸笑着,随后就得意的离开了。

    “真是……”宁宁摇了摇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自然不会去找织田信长确认这件事情的真假,而且在她看来,也没有什么好确认的。因为前田利家的这些爆料,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写在月报上的,均是一些尾张人尽皆知的事情。

    “呵呵,不过最少,可以期待下个月主公看到这份月报后的表情了,肯定非常精彩!”宁宁娇笑着,就消失在了屋内。

    有了武士的小八卦,民众们学习汉字的热情再次空前高涨起来,或者说,这份热情就没有降低过。毕竟,这可是千载难逢学习知识的机会。以前,平民们处心积虑想要学习知识而不可得,如今只要购买一份月报就能够学习到汉字,他们又怎么会不疯狂呢?

    尤其,在学习之余,还能了解一些关于武士家的趣事~这可是从来未曾有过的事情。要知道在这个时代,有势力的武士哪个不是高高在上的?结果,前田利家等人在织田家领内的人气莫名的高涨起来,这却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