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通知:关于防盗
    在战国时代里,有那么几个人物很让山田正村不喜欢。简单来说,就是占便宜的猴子,老不死的乌龟和脑袋坏掉的秃子。

    前面也提到过,秃子就是明智光秀,讨厌他是因为他在本能寺发神经一样的谋反了,不但断送了自己的性命,也让织田信长即将到手的江山拱手相让。

    乌龟,则是德川家康,之所以讨厌他,是因为山田政村觉得这家伙特别没本事,但就是抱住了大腿。在换了三个大腿后,自己终于成为大腿了,最后取得了天下。

    而猴子,则是羽柴秀吉,也就是后来的丰臣秀吉。在这三人中,他却是山田政村最讨厌的。是的,就是讨厌,比不喜欢更甚。

    怎么说呢?其实开始的时候,山田政村还是挺喜欢他的,毕竟他是真正的平民出身,依靠自身的努力最终爬到了天下人的位置,完全就是励志故事的代表人物嘛。尤其第一次接触日本战国时代历史是通过游戏的山田政村,自然对那些能力高的武士很有好感了。

    而当玩上太阁立志传后,这个好感度达到了最高。毕竟这游戏开始的时候,完全就是以羽柴秀吉为主角的游戏,怎么可能会有黑点?

    可随着了解日本历史越多,山田政村就对羽柴秀吉的感官越差。好色,善妒,残暴,自大……等等一系列的缺点,在他成为天下人后通通暴露了出来。尤其,他不断是本能寺后的最大赢家,更有各种阴谋论说他才是本能寺的幕后黑手。

    于是……好吧,山田政村其实是一个立场很不坚定的人。

    不过,此时的山田政村已经不是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的他了,那时候,他还会恶整一下竹千代,而现在,他不想去做那么无聊的事情了,毕竟,这只猴子现在根本没干什么坏事不是吗?

    “一定要让这只猴子从内心深处惧怕我才行……”山田政村如此想着。哦,对了,猴子的本名叫做藤吉郎,都忘记说了。咳咳!

    只是,暂时他也不晓得到底怎么让藤吉郎惧怕自己,所以这件事情暂时也只能是遇到的时候,欺负一下他而已。呃,这和之前竹千代的时候有什么两样吗?

    1555年,这一年,后奈良天皇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秀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将用了23年的年号天文,改成了弘治。不过看起来,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呃,也不能说是没用,最少所有书籍、情报等需要说明时间的时候,不得不改成弘治x年。

    4月,春暖大地,花开遍野,大自然的景色实在美不胜收。但在这个时代,人们显然并没有太多欣赏美的眼光。因为春耕基本已经结束,所以在这个时间段基本都是大规模用兵的时期。不过也不知道为啥,今川家并没有如同织田信长猜想的那般进攻尾张,相反,骏河、远江、三河均没有任何的出兵迹象。

    不过,织田信长并没有因此而掉以轻心,依然传令所有家臣做好军备,以防今川家。

    而山田政村呢?嘛,随着时间的推移,大祝鹤、李华梅和山田政村的关系已经算是众所皆知了。对此,阿市虽然有些不满,但在山田政村一通“正室要有度量”云云的忽悠下,还是很大度的接受了两女。

    至于山田政村认为最大的阻碍杨希恩,反倒是没有什么反对,只是请求山田政村能够按照明国的习俗,在洞房之前不要吃掉李华梅。

    对此,山田政村自然不会不答应了。反正在他看来,不进行最后那一步不就好了,于是,除了那一步,他和李华梅基本上其他姿势都已经玩了个遍。对于无赖而且无耻的山田政村,单纯的李华梅真心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某天。

    “主人,浓姬夫人有请。”於大低声汇报着,面前,山田政村难得的正在修炼着剑术。好吧,说起来也算他自找苦吃,在一次不要脸的要求李华梅和大祝鹤一起侍奉自己时,被两女板着面孔给教训了,“身为主公,就应该以身作则,岂能沉迷在温柔乡中?”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阿市的大力赞成,于是乎,山田政村倒霉了。原本还能进行的白日宣淫如今彻底没了戏,无奈的他只能拿起太刀耍一耍,以浪费一点旺盛的精力。

    “嗯?阿浓找我?”山田政村古怪的想着,随后冷汗就下来了,“难道阿市那个小妮子找阿浓告状了?”一想到这个可能,山田政村就无法淡定了。因为一直以来,他就对浓姬这个参杂着爱慕、尊敬的女人没有半点的办法。

    “嗯……帮我挑几件礼物带上。”山田政村想了想,觉得还是带点礼物前去,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嘛,拿了礼物,浓姬总不会过于凶狠的教训自己吧?

    织田信长的宅邸。

    山田政村一脸紧张的坐在一边,手边放着一壶酒,但他却完全没有碰过。虽然此时浓姬正在看着自己给她准备的那些礼物,但山田政村总觉得,屋内的气氛似乎不太对啊。

    “呵呵,还是霸王丸你有心啊,我可是一直都想买这间店的布呢~亏你记得我喜欢什么颜色的。吉法师已经好久没有给我买过礼物了。”浓姬娇笑的说道。

    “哈……哈~”山田政村讪笑着,背上却已经全湿了,倒不是因为这些礼物全是於大准备的,自己根本就不晓得浓姬喜欢的东西、颜色是什么,而是因为浓姬露出的笑容和说得话,怎么看起来那么渗人呢?

    只是,不晓得为啥,正在山田政村因为气氛过于尴尬而不知道怎么办时,浓姬突然掩面哭了起来,一下子,山田政村就傻了,“这尼玛演得是哪一出啊?!”

    “阿浓!你别哭啊!这要是被人看到……”来不及细想,山田政村手足无措的劝说着,可却不敢靠近浓姬身边2米之内。没办法,这种时候如果再靠过去,万一被人发现了,那跳进木曾川也tmd洗不清啊。

    浓姬哭了半天,在山田政村各种保证劝说下,才稍微抬起头来小声问道,“你真的会帮我?”

    “那当然了!”山田政村拍着胸口保证着,“阿浓!是不是吉法师那混蛋欺负你了?!和我说,我帮你教训他!”山田政村正气盎然的说道。别人怕织田信长,他才不怕呢!

    “那好,我告诉你……”浓姬笑道,依然是那动人的笑容,哪有半点哭泣的模样。这番模样,顿时让山田政村明白过来,自己被浓姬算计了。可事到如今,他还能怎么办?

    只是在听完浓姬的解释后,山田政村的脸瞬间就垮下来了,因为这件事情对他来说真心只有一个想法,“坑爹!”

    “那个……阿浓……你真的认为吉法师在外面……咳咳……有女人?”山田政村结结巴巴的问道,一方面确实是这件事情太过于震惊,另外一方面,他却是有些疑惑。

    疑惑什么?疑惑为什么织田信长要瞒着浓姬。男人在外面有女人,放在前世叫做外遇,很不好的行为。可在这个三妻四妾很正常的年代,算什么?什么都算不上,或者说一个大名没有几个女人才叫稀奇呢。

    尤其如今浓姬在结婚到现在依然没有生孕,这对于织田家来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事实上平手政秀等人已经开始着手为织田信长物色妾室人选了。所以现在,织田信长想要纳妾,呵呵,那完全就是一路绿灯,不可能有任何阻碍的说。

    “如果真有什么阻碍的话……”山田政村想着想着,看向浓姬的眼神就有些不自然了。

    “啪!”还是那熟悉的折扇,还是那熟悉的声音。山田政村欲哭无泪的抱着脑袋看着浓姬和她手上的那把折扇,“这技能tm还能传给别人的?!”

    “我是那种无良妒妇吗?!”浓姬瞪着一双妖媚的眼睛看着山田政村,手中折扇不断在山田政村的脑袋上比比划划。显然,山田政村只要一个回答不对,下场肯定是十分凄惨的。

    山田政村岂是那种轻易就被威逼利诱的人?于是他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走到浓姬的身边,双手往她的肩膀一放,“嘿嘿,当然不是了,阿浓你是全天下最大度最贤惠的正室夫人了!”山田政村一脸猥琐的讪笑着,一边讨好的给浓姬按摩着肩膀。

    “哼!这还差不多!”浓姬娇哼一声,算是放过了山田政村。

    “听着,我并不在乎吉法师有没有其他女人,我在乎的是他为什么有了女人不带回来!”浓姬一脸正色的对山田政村说道。“我自认为对吉法师很了解,而且和他的关系也很融洽幸福,所以我不希望……”

    浓姬并没有明说什么,但事到如今如果山田政村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话,那真心活该被打了。

    “明白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一定会调查清楚的!”山田政村装作严肃的模样点头应道。不过除了折扇的威胁外,山田政村也确实对这件事情充满了好奇。

    “对了,千万不要让吉法师知道这件事情!得到结果后,先回来告诉我,我在考虑下一步怎么做。”浓姬叮嘱着,对此,山田政村自然点头应是。

    在接到浓姬的任务后,山田政村就开始着手调查起来,不过到底怎么调查,山田政村心中还真心没谱,毕竟他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不是谁生下来就是当侦探的料。而且这件事情还涉及到织田信长家庭隐私,也不可能跑去询问别人。

    于是,在思考了半天后,山田政村最终决定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跟踪!嘛,电视里的侦探一般开始的时候不都是这么干的吗?而且山田政村还有这方面的本钱,要知道他的忍术可是继承自太阁系统的说,虽然没有影分身术这种bug的存在,但跟踪一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只是山田政村似乎忘记了他已经多少年没有用过忍术了?虽然是直接继承的技艺,但长时间不用的话,难免会生疏的说。而且说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山田政村的影响,织田信长这个时期的武艺,竟然相当不错。好几次,山田政村都差点就要被其察觉到了。

    “这样尼玛不行啊……”山田政村失败了几次后,立刻就开始总结起来,随后的几天,他终于开始不断的修炼起忍术的熟练度。

    不得不说,山田政村的忍者金手指真心被他荒废了很久很久,除了在武艺上面的身法或者技法之外。所以这一次,他硬生生用了十多天的时间,才算是将自己的忍术彻底熟悉。好吧,本来这些玩意他就已经会了。

    接下来的日子,尾行,偷窥,窃听,山田政村几乎将所有想到的方式都用上了。凭借高超的忍术,织田信长和护卫在他身边的那些忍者根本发现不了山田政村。这一点在让山田政村得意的同时,也不禁有些佩服自己,“都说有超人的能力时,人类就会管不住自己的野心,哼哼,咱这不是很轻松的就压制住了吗?”

    一边得意的想着,山田政村一边继续观察着屋内情形。嗯,这是山田政村的宅邸,此时在屋内,李华梅正在洗澡中。

    咳咳!当然了,为了防止织田信长秋后算账的悲剧,而且对于自己身边的人,山田政村也确实不想做过界。所以山田政村一旦发现织田信长会面的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个女人,就立刻闪人。嘛,毕竟他可是织田信长的家臣,做的太过到时候谁能保得住他?

    只是,又过了十多天,山田政村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难道阿浓感觉错了?”山田政村疑惑的想着,随后,他就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外,“怎么可能呢?女人的第六感可是超级准确的,肯定是我漏了什么!”想到这里,山田政村忽然觉得自己是时候提高一下侦探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