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二十八章:招揽曲直濑道三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得到了织田信长的同意,安土宝钞和安土月报也在进行时,那么接下来,就是为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做准备了。

    “首先需要的,就是场地!重治、华梅,你们两人在京都郊外选择一处地方建造比武场地。”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闻言,李华梅和竹中重治同时一愣,“建造?主公,比武场地直接在郊外圈一块地不久可以了吗?”李华梅疑惑的问道。

    “那怎么行呢?我们可是要把这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做得轰动天下!所以必须要单独建造才行!”织田义信摇了摇头说道。在他的记忆中,任何比武大会哪里有没场地的?圈一块地?织田义信可丢不起那个人啊!

    “这样,用石块铺成一个100平米的场地,周围建造四个区域,分别是平民观战区、武士观战去、公家观战区和选手休息区,四个区域都要有方便通行的走道。”织田义信不断说道。

    “还有,公家休息区要修建成一个个简易的房屋,毕竟天皇和将军都会来,他们可未必会希望抛头露面。而武士那边,分为一个个的凉棚。至于平民和选手那边,一个大凉棚就好了。”织田义信说着,看着两人问道,“懂了吗?”

    “这……属下明白……”李华梅两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沉声应道。虽然他们觉得这么夸张去弄一个会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必要,不过既然织田义信这么说,他们也只能如此去做了。毕竟,面子工程,是每个势力达到一定程度后都会去做的事情。

    因为这不单单是对其他势力的一种威慑,更是让领地居民归心最好的办法。其实平民真的不在乎到底是谁来统治着他们,他们只关心统治他们的人,是否有能力为他们带来和平稳定的生活,以及能够在敌对势力入侵时,保护他们。

    见状,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届时如果有什么需求,你们可以直接找明智大人或者村井大人。缺钱的话……”说到这里,织田义信忽然楞了一下,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和织田信长讨论这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筹办的资金究竟由谁来出。

    不过很显然,如果此时让织田义信再去找织田信长商讨此事的话,他是绝对不干的。毕竟为了这件事情单独跑一趟,怎么说,似乎都怪怪的。而且在他看来,这点玩意又能有几个钱?

    “就直接找丽璐拿吧~”织田义信笑道,至于丽璐那一脸肉痛的表情,直接就被织田义信给无视了。

    “另外……嗯……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其余人就继续做好自己的事情。丽璐留下,其他人散了吧。”织田义信想了想说道。

    “是!”

    众人散去,丽璐顿时就嘟起了小嘴,显然对于织田义信让阿歌特商会给天下第一比武大会买单的事情很是不满。嘛,这也不难理解,毕竟一般会赚钱的人,都比较抠门的……

    见状,织田义信顿时就乐了,“丽璐,怎么了?在生气吗?唉~本来还想告诉你一个关于赚钱的好消息呢~”

    闻言,丽璐虽然依然默不作声撅着小嘴,但眼神却忍不住瞄向了织田义信。看到织田义信在看她后,立刻就撅着小嘴转过头去了。那意思好明显是让织田义信那把消息说出来,她在看情况是不是原谅织田义信。

    不过织田义信哪里会如丽璐的愿?见状,织田义信顿时叹息道,“唉,既然丽璐你不想听,那就算了吧~可惜大把的钱财就要被兄长赚去喽~”

    “哼!什么好消息?!”丽璐闻言,忍不住出言问道,不过为了加强自己的气势,除了用一声娇声来表示自己的气愤外,丽璐顺便还拔了一下织田义信的糗事,“如果不是殿下英明神武,不屑于占主公您这个笨蛋的便宜,单单金银贸易这一块,殿下就不知道要多赚多少。”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露出了一脸蛋疼的表情,昨日和丽璐说这件事情的时候,碍于林秀贞在场,丽璐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后回到家里,他可没有少被丽璐数落。只是……这真心不能怪他啊,他哪里知道两层的利润竟然会差这么多。

    看到织田义信的表情,丽璐这才露出了一副得意的神情,“嘻嘻~笨蛋主公,说吧~什么赚钱的好消息~”

    摇了摇头,织田义信无奈的说道,“其实也没啥,既然修了场地,那么肯定不可能所有人都能参加。所以你倒时候负责卖门票,顺便还可以卖些酒水食物之类的。”

    “原来如此!”丽璐点了点头应道,对于织田义信所说的她并不陌生,因为在之前航海时,她就在塞维利亚观看过斗牛表演。织田义信所说的,和那并没有差太多,只不过一个是斗牛,一个是比武。

    看到丽璐明白了,织田义信再次说道,“另外,武士区的酒水食物好一些,也贵一些。毕竟他们有钱嘛~另外,可以制作一些纪念品来贩卖,比如娃娃啊什么的。”

    织田义信一边说着,丽璐一边记着。虽然这些听起来还比不上金银贸易的一个领头,但为商者,不能因为利小而不赚,毕竟这可是送到面前的钱,如果不赚的话,肯定会惹来财神的不满。

    待丽璐离开后,织田义信伸了个懒腰,“这段时间可真是忙碌啊,得找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才行。”织田义信嘀咕着,就起身走向屋外。呃……话说回来,这些麻烦全是他自找的吧?

    京都……

    一间药铺之后,却是一处素雅宁静的庭院。这里,是名闻天下的医师曲直濑道三经营的药铺。说起这位医师,那可是相当不得了,足利义辉、细川晴元、三好长庆,乃至朝廷的公卿们。基本上,近畿一代的权贵在生病时,首先就会想到这位医师。

    “不知织田大人特意前来,有何要事?”曲直濑道三淡然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

    对于这位一心扑在医学上面的大师来说,织田义信的身份并不足以让他高看一眼。当然了,如果织田义信愿意做他的试验品,那他的态度肯定就不一样了。嘛,谁让在曲直濑道三看来,织田义信的身体绝对和普通人大为不同,他可是听说过关于织田义信的很多传说呢。

    对于曲直濑道三的想法,织田义信自然不知,不然的话他恐怕就不会如此客客气气的坐在这边了。要知道在织田义信的心中,许多医生基本上都约等于科学怪人的说。

    “曲直濑医师,我这次前来,却是希望您能够作为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专属医师。”织田义信说着,就将关于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事情和曲直濑道三大概届时了一遍。

    “原来如此,如此盛世,在下自然不会错过……”曲直濑道三低声说道。嘛,曲直濑道三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毕竟就在京都边上,他如果拒绝的话,那完全就是故意在打织田义信的脸嘛。虽然曲直濑道三淡泊名利,但也不会故意去得罪哪方势力。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织田义信就和曲直濑道三随意的聊了起来。说起来,织田义信对于这个时代的医学,可一直都是非常感兴趣的说。当然了,他自然不是想要学医,只不过他希望能够得到厉害的医生随侍左右。

    就算他自己不生病,妻妾家臣们总不可能不生病吧?尤其是竹中重治同学,那可是非常著名的短命鬼呢。好吧,这小子完全就是想要拐人嘛。

    不过显然,如果曲直濑道三愿意出仕大名家的话,又怎么可能到现在还呆在京都呢?

    “实不相瞒,在下这些年来见过无数病人因为无法得到医师的及时救助而丧命,所以在苦思冥想之后,于前些年在此地开了一间名为启迪院的医学院,用来传授更多的弟子医学。所以……只能辜负织田大人的厚爱了……”曲直濑道三沉声说道。

    “哦?医学院?”织田义信闻言好奇的问道,他怎么都没想到曲直濑道三竟然还有这么前卫的想法呢。

    看到织田义信似乎很有兴趣,曲直濑道三顿时就给织田义信解释起来。只是听着听着,织田义信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曲直濑道三所谓的医学院,实际上和一半的收徒授艺并没有什么区别。

    见状,曲直濑道三好奇的问道,“怎么了?织田大人,是不是对在下这间医学院,有什么地方觉得不满意?”

    天照大神在上,曲直濑道三发誓他只是随口那么一问而已。因为在他看来,织田义信身为一名武士,又能对医学这方面有多少了解呢?说实话,如果不是织田义信在伊势搞了一间学院的话,曲直濑道三根本懒得和他说这么多。

    曲直濑道三的神情掩饰的很好,织田义信完全没有看出来,毕竟这小子本来也不是什么善于察言观色的主。不过就算他看出来了,估计也不会在意。毕竟,他可是非常希望能够收下曲直濑道三的说。

    所以听到曲直濑道三的话,织田义信心中嘀咕着,“就等你发问了!”随即,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曲直濑医师,虽然您的这个医学院的想法很好,可实际上比起传统的教徒授业,也不过是同时多培养了几名弟子而已。”

    闻言,曲直濑道三楞了一下,随后无奈的说道,“确实如此,但在下其实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愿意成为医师的人太少了,而这些人中,能够成为医师的人就更加的少了。”

    曲直濑道三所言,其实也是古代所有名医的苦恼的地方。日本的医学其实都是从华夏传过去的,既是中医。而这种医术想要学会,那可不是短短数年就能够搞定的。就好像当初曲直濑道三跟着田代三喜斋学医,那也是学了十数年才算是出师了。这,还是因为他在医学中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奇才。

    只是对于曲直濑道三的话,织田义信那是相当的不以为然,不过他对此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个时代受限于眼界,肯定想不出更好的教学办法。

    “曲直濑医师,其实我个人觉得您这种教学模式,虽然确实能够培养出几位名医,但对于救治整个天下间的病患,无疑是车水杯薪……”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莫非织田大人有更好的办法?”曲直濑道三闻言激动的问道。医者,理当悬壶济世。虽然不可能所有医师都有这份仁心,但任何人学医时,他的师傅不管有没有这种想法,但都会将这句话传达下去。但曲直濑道三,却是实实在在拥有这等仁心的医师。

    “当然,不过我的办法,可能和曲直濑医师您心中对医师的概念有些冲突……”织田义信预先打了一个保险。毕竟不是谁都像织田信长那般拥有极端开放的思想,完全是实用主义的终极代言人。

    这个时代的老古板,那可不是一般的说。老实说,如果织田义信不是有织田信长这么一位好兄长顶着,恐怕他也只能在战场上立立功了。毕竟他提出的绝大部分建议,都对这个时代的传统造成了或大或小的冲击。

    闻言,曲直濑道三也没有细想,直接就说道,“织田大人请尽管说,虽然在下并不是什么开宗立派的先驱,但却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老顽固。”

    得到曲直濑道三的保证,织田义信这才说道,“我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减少弟子们所学的内容!”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曲直濑道三脸色顿时大变,但还没等他开口叱责织田义信乱来,织田义信就再次说道,“曲直濑医师,我有个问题,您觉得绝大部分的病患,身患的是常见的小疾病呢?还是罕见的疑难杂症?或者是难以治愈的顽疾?”

    闻言,曲直濑道三楞了一下,随后飞快的说道,“自然是常见的小毛病了。”说完,曲直濑道三瞪大着眼睛看着织田义信,不敢置信的问道,“难道您的意思是,只教授弟子如何诊治这些常见的小疾病?”

    “不错!”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这种常见的小疾病,肯定会比治疗那些疑难杂症更加的简单,而且学习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如此一来,不就可以短时间内培养出大量的医师吗?”

    “胡闹!完全是胡闹!只懂得治疗一些小疾病的医师,又算是什么医师呢?万一病患得的是其他疾病,那岂不是还是得不到治疗?”曲直濑道三愤怒的说道。

    不过对于曲直濑道三的愤怒,织田义信显然早有心理准备。“曲直濑医师,不用这么激动,我的想法,可不单单是如此而已。”

    闻言,曲直濑道三虽然不是很想听,但多年来良好的修养还是让他缓缓平复了心情,“织田大人,如果您接下来的话还是如同刚才那般胡闹的言词。那么还是请不要说了,以免破坏在下对您的良好印象。”

    “哈哈~我还有什么良好印象呢?”织田义信闻言大笑道,“是不是胡闹,不如曲直濑医师听完再下定论如何?”

    看到曲直濑道三点了点头,织田义信笑着解释道,“刚才我所言的那些只能治疗常见小疾病的医师,不过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来,我们再培养一些专门治疗顽疾的医师。这些人需要一些天赋,但却也不是太难找。最后,则是能够治疗疑难杂症的医师,这些人,则依然像您现在这般,教授各种医学知识。”

    “如此以来,医师的数量大大的增加,届时,我们可以在每个町镇配置一名能够治疗常见疾病的医师,在一国最大的町镇中,配置一名治疗疑难杂症的医师。如此一来,绝大部分的病患都可以得到治疗。”织田义信笑道。

    听着织田义信的话,曲直濑道三陷入了沉默。片刻后,曲直濑道三就想明白织田义信的这个方法了。

    “唉,都说织田大人所想所思非一般人能够理解,今日听君一席话,果然如此啊!”曲直濑道三叹息道。

    “呃……您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织田义信郁闷的看着曲直濑道三说道。

    “哈哈~织田大人觉得是什么,那就是什么了~”曲直濑道三大笑道,这态度……似乎和刚才有些不一样呢?

    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曲直濑道三,他显然感觉到了曲直濑道三的态度有所改变,不过还不等他细想,曲直濑道三就怪笑着问道,“织田大人既然想到了这些,那么具体如何操作,恐怕心中也已经有了具体的想法吧?”

    “呃……没错!”织田义信诧异的看了一眼曲直濑道三,随即就明白这位名医已经猜到了自己的目的。“不错,我此次前来,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想要招揽曲直濑医师您~因为在我看来,以您的医术,如果一直呆在京都单单给病患看病,实在是太过于浪费了……”

    “果然如此……”曲直濑道三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还请织田大人名言,如果确实能够造福苍生,在下自然不会不同意。”

    听到曲直濑道三的话,织田义信连忙将自己想到的所有细节全部说了一遍。这里面,有他自己根据前世的情况脑补的,也又从丽璐那边听说的。毕竟这个时代,西医也在飞速成长着。

    从建立大型的医学院,到如何招收学生,再到学成之后如何分派他们。甚至还包括如何赚钱以及宣传,让更多的人前来学医。反正织田义信能够想到的,一股脑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曲直濑道三听着织田义信的话,或是点头或是摇头,表情很是严肃。显然,对于织田义信的话,他已经动心了。

    老实说织田义信的这个办法弊端并不是没有,而且还非常明显。那就是绝大部分的医师,水平都非常的低。不过正如织田义信所言,绝大部分的人,一生之中也就只会得几次常见的小疾病而已。

    而如果真有大病,那么也可以前往一国的最大町镇看病,或者直接来医学院治疗。不管怎么说,也比曲直濑道三在京都收徒教学更好一些。

    尤其,织田义信还提出一条让曲直濑道三非常动心的提议,那就是创立疾病研究院,提供金钱、药材或者其他,来供曲直濑道三研究如何治疗现有的那些不治之症。这一点,几乎是曲直濑道三无法拒绝的。毕竟要研究这些,资金、病人、药材都是个大问题。但显然,拥有阿歌特商会的织田义信,可以比曲直濑道三更加轻松的获得这些。

    “织田大人,您说服在下了!在下愿意为了天下苍生帮助您!”曲直濑道三恭声说道,随即就拜倒在了织田义信的面前。

    “哈哈~道三医师不必多礼,在下也是不想天下苍生总是饱受疾病的痛苦啊~”织田义信笑道。呃……这种话他究竟是怎么说出口的呢?

    不过不管织田义信这番话是不是为了获取曲直濑道三的好感,最少曲直濑道三同学是非常爱听的。“织田大人能有如此想法,却是天下苍生的福气啊!”曲直濑道三感慨着。

    随后,他有提到自己有一个师弟,当年一同随同田代三喜斋学习医术,如今乃是甲斐武田家的御用医师。

    “永田德本吗?”织田义信嘀咕着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啊……”

    不过虽然想不起来是谁,但既然是曲直濑道三推荐的,那肯定错不了。所以织田义信立刻让曲直濑道三给永田德本写信说明一切。至于武田家……嘛,织田义信哪里会管武田家怎么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