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二十五章:私札的好处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好吧,不愧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织田信长对于织田义信的性格实在是太了解了。怎么说呢?织田义信这小子就是绝对不吃亏的主,无论任何事情,他都必须占便宜!而且还得占很大的便宜!

    当然了,织田义信并不是万恶的奴隶主,只要他能够占到天大的便宜,他并不介意其他人也得到很多的好处。呃……等等,这小子貌似就是奴隶主耶,而且还是很大的奴隶主……咳咳!咱说的是心灵!织田义信的内心绝对是真善美的!这一点,你不得不相信!

    对于织田信长的话,织田义信并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非常的引以为傲。“身为本家重臣,如果不能做出为本家带来天大的好处,那么怎么坐稳这个位置呢?”

    看到织田义信那一副无耻的嘴脸,织田信长撇了撇嘴,决定立刻跳到正式的话题。不然的话,天晓得织田义信会说多少自吹自擂的屁话。

    “行了,废话少说,说说这东西能为本家带来什么好处?”织田信长点燃了一根雪茄抽了起来。

    只是听到织田信长的话,织田义信忽然一脸装逼的说道,“兄长大人,难道你就猜不到什么吗?以您对金钱的狂热,又早就知道私札的存在,不可能没有任何的想法啊~难道……”织田义信说道最后,脸上露出了一副说不出来的表情,但显然,接下来从他嘴里,是不可能吐出什么好话的。

    所以,织田信长很明智的立刻打断了织田义信的话头,“少给我废话,我有想法又如何?没想法又如何?!现在是我在问你!老老实实把你的想法都说出来!”织田信长不爽的说道。

    “切,小气……”织田义信嘟囔着,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兄长,私札的优点很明显,它便于携带,易于保管,有利于交易。而且制造的本钱比起铜钱来说,更是便宜非常多。”织田义信不断说道。

    “另外,私札比起铜钱来,更难伪造。毕竟只是一张纸,只要我们将防止伪造的标记做得复杂难懂就可以了。”织田义信说着,眼神中忽然发出了一阵精光,“而且最重要的时,通过发行私札,可以从民间换回大量的铜钱、金银。有了这些,我们可以用来和其他势力进行其他交易。但实际上,这些钱却并不是从我们头上出的。”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忍不住侧目的看着织田义信,“你小子,这想法实在是太……”织田信长憋了半天,终于还是将那个棒字吞回了肚子里。他可不希望因为他的话让织田义信再次得意起来。

    不过,织田义信提到的最后一点,确实让织田信长非常的动心。因为如果真的在如今织田家的领地中全面推行私札,并且确实的被平民们接受,那么织田家能够得到的铜钱、金银数量那可是非常恐怖的。要知道尾张、美浓、近畿可以说是整个日本最为富裕的地方,尤其是近畿,拥有的财富数不胜数。

    虽然表面上,这些钱只是平民们放在织田家这里的,但如果私札能够平平顺顺的执行下去,那么这些平民会将私札再次兑换会沉重的铜钱、金银吗?显然不可能!如此一来,织田家就等于用了一堆纸,从平民的手中得到了大量的真金白银。

    想到这里,织田信长忽然怪笑的看着织田义信,“我记得,阿歌特商会似乎就在和其他国家进行货币买卖呢~”

    “不错,确实如此,而且其中的比例,可是非常诱人的~”织田义信爽快的承认道,对于织田信长,他实在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而且根据丽璐的情报,明国那边已经在商议解除海禁一事,这么一来,本家完全可以先行准备好大量的金银,等到明国海禁解除后,立刻前往明国兑换铜钱。”

    说着,织田义信露出了一个极度兴奋的表情,“据说,明国那边一两金子,可以兑换10贯钱呢!”

    “真的?!”织田信长闻言,立刻露出了同样兴奋的表情。好吧,他也没办法不兴奋,要知道在日本,一两金子能够兑换多少铜钱呢?1.5贯!其中差了多少倍?啧啧,如果量大的话,这一来一回简直能够抵得上整个近畿的石高了。

    嗯?这么夸张的比例,难道在以往就没有任何势力发现吗?嗯……怎么说呢?还真的没有!因为在很早以前,日本和明国之间都是通过朝贡的方式进行的,而这种方式是很少会涉及到金钱的。

    通常情况下,是日本将本国的金银、特产运到明国,然后从明国换回大量的茶叶、丝绸、瓷器等物。要知道这些东西在日本,可都是非常昂贵的说。如果认真算一算的话,并不比外汇差多少。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如果弄来铜钱,则可以购买很多的物资,而这些茶叶或者瓷器什么的,绝大部分还是由大名或者达官贵人们自己享受了。

    织田信长用手指不断敲打着案几,片刻后,他看着织田义信沉声说道,“对于私札,其实我也有一些想法,大部分和你差不多。不过有一点你没有提到,那就是一旦平民们习惯了私札的存在,对于本家的归附感就会更强!而且统一货币,是我很早以前就一直想做的事情了。”

    “那么……”织田义信看着织田信长眨了眨眼。

    “怎么?”

    “我觉得……”

    “你觉得?”

    “或许我们可以……”

    “或许我们怎样?”

    无论织田义信怎么暗示,织田信长就是装傻充愣不予理会。最终,织田义信只能无奈的说道,“我的想法是,在执行之后,得到的金银铜钱不如交由阿歌特商会来处理?”

    “你的意思是说,拿着属于我的钱,来帮你赚钱吗?”织田信长一脸鄙夷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

    “咳咳!不能这么说嘛,兄长您想啊,本家之中,也就只有阿歌特商会有海贸的能力吧?而且还是熟门熟路的。既然如此,又何苦再去找别的商人呢?”织田义信干咳了两声后,一脸奸笑的说道。

    “那……怎么收费呢?”织田信长貌似随意的问道,但没等织田义信开口,就看到他忽然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脸蛋骂道,“唉!我在说什么呢?义信你可是我的兄弟,怎么可能会厚颜无耻的收我钱呢?”

    “你妹啊!不收钱老子赚个屁啊!”织田义信内心在咆哮着,但表面上依然一脸阿谀的说道,“那是自然了,兄长大人和我虽然不是亲兄弟,但却比亲兄弟还亲,提钱?那也太伤感情了!”

    “嗯?”织田信长闻言,看向织田义信的目光顿时露出了警惕的神情。他本来只是想要稍微堵一堵织田义信的话,让他开口嘴巴小一点,可却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同意了!这在织田信长看来,完全是不合常理的事情!

    织田义信不爱钱,那就好像足利义昭不爱权一样,就算太阳打西边出来那也是不可能会出现的事情。

    果然,织田义信随后就露出了他贪婪的丑恶嘴脸,恬不知耻的侃侃而谈着,“不过兄长啊,虽然我和你是兄弟可以不收钱,但是!阿歌特商会帮忙运输要运费吧?那么多的金银需要人保护,得有个保护费吧?这全运了金银,导致商会无法做其他生意而造成的损失,得有个损失费吧?这和朝鲜、琉球等进行贸易,渠道都是商会开拓的,得有个渠道费吧?这……”

    “停!”织田义信还没说完,织田信长就忍不住大喊道。喊完,就看到他指着织田义信,手指和嘴唇都不断颤抖着,显然,织田义信的无耻再次刷新了底线,让织田信长颇为措手不及。

    随后,两人就仿佛斗鸡一般互相瞪着眼,那脸红脖子粗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准备要干嘛呢。

    可惜,最终还是织田信长败下了阵来。这一次,倒是和脸皮没啥关系了,因为面对如此巨额的财富,织田信长也顾不得要脸这件事情了。只是……非常悲催的是,织田信长的身体没有织田义信变态,很快,织田信长就因为脸皮抽筋脖子酸痛眼睛干涩,最终败下了阵来。

    “说吧,你小子想要多少?”织田信长垂头丧气的说道,可他的手,却不知不觉得拿起了一旁的太刀。

    “喂喂喂,好好说话,别动刀动枪的!”织田义信连忙劝道,随后,小心翼翼的提出了一个数字,“两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