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二十四章:织田信长被耍了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最终,织田信长还是同意了,虽然织田义信所说的理由有些他并不怎么在意,不过其中一点,却让织田信长很是动心,那就是给世人展现织田家和幕府、朝廷的关系。

    说起来,或许是宿命吧,也或许是必然,每一任的近畿霸主都会和幕府或者朝廷产生不小的矛盾和冲突。然后就在这种不断循环的冲突中,换了一任又一任。不过仔细想想,这也很容易理解,又有谁愿意自己手中的权利被别人分走呢?

    所以,织田信长需要一种手段来展现织田家和幕府、朝廷相处得非常愉快的画面。虽然这种情况不知道能够骗得了谁,但只要能够拖延一段时间,就足以让织田家变成谁都不会惧怕的真正霸主。

    虽然目前织田家已经彻底将三好家赶出了近畿,但久经战乱的近畿需要花费大力气去恢复,才能够变成织田信长想要的样子。破坏容易建设难,从细川晴元被三好长庆放逐开始,近畿几乎就没有过过平稳的日子。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织田家想要占领近畿,恐怕没有个4、5年是不可能的了。说不定,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毕竟三好家鼎盛的时期,那可是相当恐怖的说。嗯……三好家有达到过鼎盛时期吗?这似乎是一个相当值得探讨的问题呢。

    好吧,跑题了。

    织田信长同意后,就立刻和织田义信商议起具体事宜。嘛,当然不是剑宫的相关事宜了,在织田信长看来,如果织田义信连剑宫的事情都搞不定,根本就不会有脸来找自己。所以,他和织田义信商议的却是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具体操作方式。

    “说说你的想法吧”织田信长表情严肃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相信你也知道,本家已经和将军撕破脸了。”

    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这点我自然清楚,所以在我的计划中,不管是朝廷还是幕府,真正出面的只会是山科大人和细川大人两人而已。天皇自然不用说,就算我们请他也不可能露面的,但我们可以借此将将军也隐藏起来。”

    织田义信随手拿起笔在纸上花了一个圈,“这里,是比武的会场。”随后在这个圆圈的四周花了三个圈,“这里是平民区,这里是各方势力,这里则是幕府和朝廷。”

    “相信朝廷、幕府的人都不会太喜欢被如此多的平民们看到,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投其所好,在这里建设一些临时的房屋。这么一来,他们能够看到比赛,而我们也不用担心将军那边出什么岔子。”织田义信放下笔沉声说道。

    看着织田义信画的几个圈圈,织田信长沉声问道,“你还打算请其他势力?”

    “呵呵,这不是很正常吗?天皇、将军以及近畿的霸主联合举办的活动~而且,我们也可以从前来的势力中分辨出那些势力对我们充满敌意,哪些则可以交好,甚至哪些可以直接劝降。”织田义信笑道。

    “嗯……”织田信长沉吟片刻,沉声问道,“那你准备邀请那些势力?”

    “呃……”织田义信闻言一愣,他怎么也想不到织田信长竟然问自己这个问题。虽然是他提出的这个想法,但在他看来,邀请哪家势力肯定是织田信长自己说了算的说,和他有什么关系哦。

    但既然织田信长问了,那织田义信也不能装死,反正这些势力还不是张嘴就来?“我觉得武田、今川、上杉、北条、朝仓、毛利这些都要请,至于什么波多野那些小势力,兄长你自己看着办喽~”

    啧啧,织田义信这番话如果传出去的话,绝对会给织田家惹来天大的麻烦。波多野那些是小势力?毛利这些才是大势力?好吧,毛利这些势力确实是强大的势力,但波多野这些也不会太弱啊!

    不过这也不能怪织田义信,谁让波多野这些家族在他玩游戏的时候,就是一群想灭就灭的菜鸡势力呢?

    只是你织田义信觉得波多野等势力是想灭就灭的弱鸡,但织田信长可不会这么认为。他无奈的谈了客气,揉了揉阵阵发痛的太阳,对织田义信叹道,“算了,这件事情就我来负责吧,还有和朝廷、幕府的联系也我来吧。唉,都忘记你小子眼睛长在脑袋顶上面了。”看来他终于反应过来那这件事情来问织田义信是一件多么离谱的事情了。

    “那是最好啦~如果让我去联系那些人,我可真心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来~”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嬉皮笑脸的说道。好吧,看来他还算有些自知之明嘛。嗯……明明知道自身的缺点却不改正……

    不过织田义信也不会什么都交给织田信长,“那么,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一切就由我来搞定吧。”

    闻言,织田信长没好气的瞪了织田义信一眼,“当然由你来了!不然那请你岂不是什么都不用做?”

    随后,织田义信就将关于剑宫的具体事项和织田信长说了一遍,听到一半,织田信长的脸就黑了下来。“混蛋!你小子是想让织田家成为全天下流派的公敌吗?!”

    见状,织田义信一脸讪笑着劝道,“放心啦,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好吧,织田义信就是知道织田信长会有这种反应,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说出关于剑宫的规矩和职能。所以织田信长只是觉得剑宫无非是通过强大的影响力,招揽更多的流派组建一个联盟而已。

    结果织田义信倒好,竟然玩得这么大?织田信长有一种深深的被织田义信愚弄了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让他非常非常的不爽。在他看来,从来只有他耍织田义信的份,怎么可以反被耍呢?而且如果这件事情被浓姬知道的话,肯定会被笑话很久的。

    只是,织田信长已经答应了,无论是不是被耍,既然答应了,那就是答应了。织田信长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一诺千金,但他却不喜欢失信于人。不过,他还是用非常凶狠的眼神瞪着织田义信,那态度很明显,如果织田义信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就等以后被他穿小鞋吧。

    看到织田信长那一脸不善的神色,织田义信哪能不知道这个傲娇的男人又耍小脾气了呢?不过没关系,对于织田信长异常了解的织田义信,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何况织田信长的反应早就在织田义信的预料之内。

    所以,他立刻就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解释,再加上各种保证,最终,还是让织田信长接受了这件事情。好吧,其实织田信长不接受也没办法,谁让他已经答应了呢?而且织田义信这小子最后竟然还耍起了无赖。终究,织田信长还是要脸面的人,在对抗不要脸的织田义信时,有着先天的劣势。

    随后,两人又就剑宫和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一些细节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总算将这件事情彻底的定了下来。

    “对了,还有件事情要和你说。”织田义信叼着雪茄一脸胜利笑容的看着织田信长。

    “有屁快放!就你小子屁事多!”织田信长没好气的说道,显然对于自己又在辩论中败给织田义信这件事情非常不爽。

    “嘿嘿,这件事情你肯定非常感兴趣的~”织田义信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织田信长,正是丽璐所设计的纸钞样板。

    “这是……私札?”织田信长拿着纸钞样板翻看着,“不过看起来似乎不是界町那些商人发发行的……”

    “嗯?你知道这东西?”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织田信长问道。

    “哼!你以为谁都像你吗?天天不好好研究真正有用的事情,只会琢磨一些不晓得干什么的屁事!”织田信长闻言冷哼着,顺便狠狠的鄙视了织田义信一番。

    可惜,不要脸的织田义信又哪里会在乎这个?织田信长的鄙视就仿佛空气一般,直接被织田义信无视了。“那就最好不过了,我觉得,这东西如果能够推广开来的话,对于本家拥有巨大的好处!”

    “哦?你又有什么鬼主意?”织田信长斜着眼睛看着织田义信,那副模样,似乎是在等着看织田义信怎么继续扯淡呢。

    “什么鬼主意,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懂吗?百利而无一害!”织田义信不爽的抱怨着。

    “哈哈哈哈~”织田信长闻言大笑着,半响后才没好气的说道,“利国利民我是不知道,但我肯定,这件事情对你小子绝对有天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