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二十三章:剑宫与天下第一比武大会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隔天,织田义信就将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找来,将自己想得差不多的方法说了一遍。

    “剑宫?”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嘀咕着这个名字。

    “不错,剑宫!一个集教学、流派传承、流派鉴定、剑客评级的绝对中立组织!”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闻言,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并没有开口,只是安静的等待着织田义信的下文。

    见状,织田义信立刻解释起来。“我的想法是这样,剑宫作为一个绝对中立的组织,除了保护流派的传承之外,还将对所有流派进行鉴定,只有得到我们承认的流派,才算是真正的流派。如果得不到承认,那就表示这个流派的招数绝大部分都和已经存在的流派相差不大。”

    “除了流派之外,剑宫还会对所有的剑客进行级别鉴定!只有确实在剑术上拥有一定实力的人,并且加入了被剑宫承认的流派,才可以称为剑客,其他人均不予与承认。同时,给剑客的实力分级,初步我觉得可以分为剑客、剑豪、大剑豪。剑豪的实力要在彦四郎或者宗严那种程度,大剑豪则是像信纲或者冢原大人这般。”织田义信不断说着。

    “另外,剑宫还会对所有承认的流派、剑客以及所有剑招奥义进行排名。最后,剑宫会在全国开设道场,道场内只会教导诸多长老研究出来的基础剑术。学成之后,该弟子可以主动申请,或者由道场师范进行推荐,到剑宫所在来加入某流派学习进阶剑术。届时,其才能够被称为剑客。”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听完织田义信的话,虽然其中很多东西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并不是太了解,但依然被听到的内容给震惊了,“这……这是不是太……”冢原卜传摇了摇头,憋了半天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而上泉信纲同样如此,他摇头苦笑着,“织田大人,您这作风是不是太过于霸道了?”

    好吧,自古以来,所有流派的创建其实都很简单,那就是自己立个名号!嗯,就是这么简单轻松。当然了,一般情况下,敢这么做的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毕竟你成立了流派后,如果只是自娱自乐,那么倒还好,但如果传出去的话,自然就会有人找上门来。

    前面也提到了,这个时代的流派传承其实是很困难的,所以在很多时候,流派与流派之间,对于弟子资源的争夺是非常惨烈的。如果两个流派所在同一个地方,那么用不了多久,就会发生一场恶战。胜者,将得到该地方大部分的弟子资源,而败者,就算侥幸活了下来,也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而就算那个地方只有一个流派,但等你名声大了之后,也一样会有其他剑客或者流派,为了得到更大的名声前来挑战。

    可如今织田义信倒好,直接就把以前的这一切都给否了,你想成为剑客?来得到我的承认吧。你想创立流派?来得到我的承认吧。你想得到获得排名?来得到我的承认吧。

    是的,只有得到了剑宫的承认,流派才算是流派,剑客才算是剑客,如果得不到,你什么都不是。怎么说呢?如果不是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已经被织田义信拉拢了过来,他们听到这种说法,绝对会被气得七窍生烟。

    天底下竟然会有这么霸道的组织?上泉信纲和冢原卜传都已经能够想到,当剑宫将这些话放出去后,会引来多么巨大的声讨。

    “织田大人,如果您这番话传出去的话,恐怕我们三人每天除了面对无数的挑战之外,是不用干别的了。”冢原卜传苦笑道。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笑道,“冢原大人不用担心,对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了解决办法。”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狐疑的对视了一眼,表情显然有些不太相信织田义信的话。毕竟身为剑客,而且还是资深的剑客,他们可是非常了解剑客都是多么的自负。想要让他们心服口服,那可不是太容易的事情。

    就好像昔日上泉信纲遇到冢原卜传一样,同样也是开始不服气,最终被冢原卜传击败后,才跟随其学艺,而柳生宗严拜师上泉信纲前也同样是先行挑战。

    “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织田义信轻笑着吐出了这么一个词。

    “天下第一比武大会?”上泉信纲和冢原卜传对视了一样,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不错!就是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颇为激动的说道,“我准备借助本家、朝廷、幕府的力量,来举办这一场天下第一比武大会!不限流派,不限兵器甚至不限性别。只要你敢来参加,就会让你报名!”

    “自古一来,孰强孰弱除非是碰到一起比一场,不然的话,绝大部分人都只能依靠道听途说。就算有些人想要去寻找其他人挑战,那也需要碰运气。所以我觉得,不如举办一场比武大会,让所有人一起来比一比,这么一来,到底谁才是天下第一,不就一清二楚了吗?”织田义信笑道。

    “如此一来,织田大人自然能够获得天下第一的名号,届时再提出剑宫的提议,相信就算反对的人依然有很多,但最少也不不敢明着反对。”冢原卜传反应过来后笑道。

    闻言,上泉信纲也点了点头,“不错,而且再加上织田家、朝廷、幕府,四者联合起来的话,就算其他流派或者剑客不愿意,也无法阻挡剑宫的成立和规矩的颁布。”

    “就是这样~”织田义信掏出雪茄给上泉信纲两人递去,点燃后再次说道,“而且从在那之后,在平民的心中,剑宫将成为剑道的代表。届时我们不断开设道场,自然而然就能将剑宫才是剑道唯一的正统这种想法,深深的刻在所有平民的心中。”

    说着,看了一眼两人说道,“而且,我们还可以先拉拢一些人,信纲还有冢原大人你们弟子那么多,相信这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请织田大人放心!”两人闻言,恭敬的说道。在听了织田义信的话后,冢原卜传两人再也没有任何疑问了。

    毕竟,织田义信的先天优势实在太大了,他自身就拥有无敌于天下的实力,而且今年也才27岁。同时,织田家如今已经是称霸近畿的霸主,织田义信则是织田家的战神。再加上如果朝廷和幕府同时出面,足以产生让任何人都生不出拒绝的想法。毕竟,织田家、幕府、朝廷加起来的话,对于小小的流派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了。

    听到两人的话,织田义信满意的点了点头,只要有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的相助,他对于这件事情的成功就充满了百分百的信心。因为他实在想不出,集结了他、冢原卜传、上泉信纲、织田家、幕府、朝廷而搞出来的剑宫,在这个国家有什么失败的可能。

    “另外,对于剑宫内职务的分级,暂时就定为弟子、护法、长老和宫主。长老为每个流派的传人担任,护法则通过进行比试来挑选,暂时定为四人吧。至于宫主,则由所有长老投票推举。”织田义信继续说道。

    对此,上泉信纲和冢原卜传自然没有任何意见,而随后,织田义信又规定了剑宫的统一服饰等问题,两人依然没有任何想法。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织田大人,这些其实您自己做主就行了,就算和我们说,我们也提不出任何意见啊。”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苦笑道。

    如今新阴流就是统一了服饰,规矩也都是织田义信定下来的,对此,上泉信纲虽然感受到了各种方便,但如果让他来修改某条规矩,他是真的有心无力。并不是说织田义信制定的规矩完美无缺,而是对他来说,与其想这些无聊事,还不如研究研究新的剑术呢。

    三人又聊了一会,基本上还是织田义信在说,冢原卜传两人在听。忽然,织田义信转头对上泉信纲笑道,“信纲,说起来,如果剑宫成立的话,当初对你的承诺就食言了……”

    闻言,上泉信纲立刻说道,“织田大人说得哪里话,剑宫的成立,对整个剑道都有天大的好处。信纲又岂能为了一己私利而拒绝此事呢?”顿了顿,上泉信纲再次说道,“而且,在下有信心,就算所有的流派同在一个,新阴流依然会成为天下最强的流派!”

    “哈哈!信纲!说得好!”冢原卜传大笑道,“说得老头子我都有点想再次收徒了呢~”

    “嘿嘿,冢原大人,您就安心养老吧~”上泉信纲调笑道。啧啧,看来和织田义信接触久的人,总会变得有些没大没小。如果是以前的话,上泉信纲哪里敢和冢原卜传如此说话?

    不过对此,冢原卜传倒也不以为意,只是大笑道,“哈哈,老头子可还没有老呢!信纲,到时候我们比比如何?”

    闻言,上泉信纲只能无奈讨饶道,“冢原大人,您要真想收徒的话,恐怕除了织田大人外,没有任何人能够竞争过您啊。”

    “是啊,如果织田大人愿意收徒的话,飞天御剑流才是当世最强流派啊!”冢原卜传闻言赞同道。

    “哈哈~两位这么夸我,我可是会骄傲的~”织田义信大笑道,“不过,飞天御剑流也并非没有传人,我那兄长的长女吉,就已经学会了飞天御剑流的大部分剑术。”

    闻言,上泉信纲顿时惊疑的看着织田义信,“吉公主?她已经学会了飞天御剑流的剑术?!”

    “不错~不过这些年来,吉一直在学习其他方面的知识,所以信纲你不知情倒也正常。”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闻言,上泉信纲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想不到啊,吉竟然能够学会飞天御剑流。”嘛,上泉信纲倒不是看不起吉,主要是飞天御剑流是一个相当要求身体素质的剑术,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学习的。而吉不但年纪还小,更还是一个女孩子。

    “哈哈~天才嘛~”织田义信大笑着,随后再次将话题转回到剑宫上面。

    “关于剑宫的问题,我还有一些想法。比如,设立排行榜,分为剑客、流派、奥义,以此来刺激所有剑客和流派不断变强。”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闻言,上泉信纲和冢原卜传连连摇头,“如此一来,是不是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矛盾?”

    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如果真的排了出来,恐怕会有一大堆人不服。就好像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一个气宗剑宗谁更强的问题,都能让华山派差点被自己人搞得灭门。

    只是对于上泉信纲两人的担忧,织田义信却嗤之以鼻,“两位,如果排在上面的流派或者剑客,连挑战都会觉得惧怕,那么只能说明两个问题,我们指定的排行榜有问题,这个流派或者剑客并没有具备强者之心。”

    顿了顿,织田义信再次说道,“当然了,排行榜一旦出现,挑战自然不可避免,但只要我们给出相应的渠道,而不让他们私下随便乱比的话,自然就可以解决了。”

    “织田大人的意思是……天下第一比武大会?”上泉信纲两人齐声问道。

    “不错~这么隆重热闹的大会,如果只比一次的话,未免也太过浪费了。”织田义信笑道,“我个人觉得,以比武大会可以弄个四年一比。这么一来,也给那些失败的人一些时间提升。”

    闻言,上泉信纲忽然提出了一个问题,“织田大人,比武大会来解决一切问题,听起来似乎很不错。但这么一来,也会产生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比。”

    上泉信纲说着,就将自己之前在道场中遇到的一件事情说了出来,“记得那一次,我去京都的道场检查情况,正好碰到弟子们在互相比试武艺。本来,获得最终胜利的弟子我认为是最强的,但败于另外一人手里的弟子却提出要和他再比一场。而最种,那位获得最终胜利的弟子,败于了这位提出挑战的弟子手里。”

    嘛,上泉信纲的话简单来说,就是甲赢了乙,乙赢了丙,但丙却赢了甲。如此一来,谁又是最强呢?

    这个问题,许多时候是完全无解的,毕竟很多事物本身就是相生相克。

    不过对此,织田义信倒是想得很简单。“弄个排位战就好了,当我们排出名次后,如果有人觉得不服,可以挑战名次上的任何一人。如果有许多人要挑战的话,则先让他们自己比出胜负来。”

    顿了顿,织田义信再次补充道,“不过为了预防没完没了的比试,我们可以给排位挑战定个价格,比如挑战一次10贯钱。钱不够,可以用名刀抵押。赢了,全部归还。输了,全归被挑战者。”

    “这……如果没钱又没有名刀呢?”冢原卜传问完,自己到先是乐了。

    “哈哈~那就再等4年嘛~”织田义信同样笑道,“而且有些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不是吗?”

    闻言,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点了点头。

    见状,织田义信再次说道,“另外,为了让剑宫不沦为某个势力的刀,必须定下规矩,剑宫永远不会倾向于任何势力。同时剑宫弟子也不得将势力之间的仇怨带入到剑宫中来。毕竟许多流派都是效力于各个大名,如果不立下规矩,恐怕自己人倒是天天打个没完。”

    “不错,是要有这么一个规矩。”上泉信纲两人连连点头。

    见两人同意,织田义信再次说道,“同时,如果两人或者两个流派之间有私人仇怨的话,可以请人来剑宫地位高的人来进行调解。比如冢原大人或者信纲你,如果调解无效,可以申请比斗或者生死斗。但如果是生死斗,则双方不得是流派的最后传人。必须先找到弟子将流派传承下去后,再进行生死斗。”

    闻言,两人再次连连点头,看来他们两个又进入了插不上话的节奏了。随后,两人再次商议了一番,织田义信就前往岐阜城向织田信长汇报此事了。

    “剑宫?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织田义信沉吟着,同时抽出一根雪茄点了起来。半响后,织田信长看着织田义信说道,“说说看,这么做对本家有什么好处?我想了半天,似乎除了扩大本家的影响力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好处。”

    “但问题来了,论影响力,就算不弄这些,本家依然是如今天下聚焦的中心。而通过剑宫来提升领地平民的平均武力,新阴流也完全可以做到。”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一直以来,织田信长对于织田义信几乎是百依百顺,在许多不知情的人心中,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早已经超出了兄弟或者君臣之情。嗯……哪怕是那些喜欢玩众道的好基友,恐怕也比不上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之前的感情。

    可实际上,织田信长从来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奇怪的,因为织田义信提出的每一个建议,织田信长都能从中发现对织田家有利的事情。而如果没有利的,同样会拒绝。实际上织田义信胡闹一样的提议是很多的,只不过和织田信长掰着掰着,就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有利的建议,然后被织田信长不断修正修正着,就通过了。

    对于织田信长的疑问,织田义信自然早有准备,因为他同样知道,织田信长对自己的信任并不是凭空来的,而是他各种值得采纳的意见换来的。

    “其实并不单单只有这些好处而已。”织田义信沉声说道,“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并没有限制身份什么的,所以本家完全可以派出许多武士来参加。我相信以利家他们的武勇,还是能够取得不错的战绩。到时候,他们的名气就能够很轻松的打出来。”

    顿了顿,织田义信再次说道,“一名武名在外的武士,在战场上发挥出来的作用,相信不用我多说,兄长您也应该清楚。而且通过举办这种大会,也可以让本家与幕府、朝廷之间的关系让世人所知晓。毕竟,表面上的功夫只要做得好,谁又会知道背地里是什么样子呢?”

    看着织田义信一脸揶揄的表情,织田信长没好气的笑骂道,“就你小子鬼主意多,那剑宫呢?我怎么不觉得它的存在能有什么好处?”

    听到这话,织田义信顿时笑道,“兄长大人,您觉得如果剑宫建在伊势的话,那么伊势国懂得剑术的人会有多少?”

    “呃,肯定很多吧?但我之前也说了,新阴流也同样能够做到这一点。”织田信长晃了晃脑袋说道。

    “不错,新阴流确实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剑宫却可以做得更好!毕竟剑宫真的按照我想象中的那样成立,那么就将拥有许多的流派。虽然这些流派不可能全都呆在伊势,但肯定会留下许多人。而这些人,总不好意思让我们养着他们吧?到时候随便把他们安排到伊势的道场内,这样一来,道场多了,学习剑术的人也自然就多了。”织田义信越说越兴奋。

    顿了顿,织田义信再次说道。“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剑宫一旦成立,必然会成为天下所有剑客向往的地方。不管是来挑战的,还是想拜师的,肯定都得来伊势吧?而这些人中,多少人是没有主家的呢?另外,这些人总得吃喝拉撒吧……”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就无语了,“你小子,是不是算计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