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二十二章:苦恼的义信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严格来说,织田义信在这扯了半天,其实一句有用的都没说。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说大话,说空话,完全没有任何可行性。如果坐在织田义信面前的是织田信长,肯定会送给织田义信一个鄙夷的眼神,然后让他回去好好写一份计划书再来。

    不过对于冢原卜传来说,这些完全不是问题。怎么说呢?剑客嘛……尤其像冢原卜传这种从小到大就和剑术打交道的人,基本上,对于计划这种东西都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在他们看来,做事情想要成功?信念!努力!只要有这三样,那么就肯定会成功的。至于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功,那就看个人的天赋了。

    看到冢原卜传低头沉思着,织田义信又再次说道,“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冢原大人您有没有想过,那就是以如今这种传承方式,一个流派真的能够一直传承下去吗?”

    “嗯?”冢原卜传闻言一愣,似乎没有太搞明白织田义信的意思。刚才还在说奥义的事情,怎么一下子又跳转到流派的传承问题了?

    “冢原大人,请问你本来是什么流派,如今又是什么流派呢?”织田义信淡淡的问道。

    “这……”冢原卜传闻言又愣了,不过随即他就反应了过来,“织田大人的意思是……”

    看到冢原卜传已经明白了,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正是这个问题!虽然我不太晓得这个习惯是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不过在我看来,这种事情本身对于流派的传承就是非常不利的。”

    “如果都如同冢原大人您这般,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您的剑术早已经脱离了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又比如信纲,其出自阴流,但如今他的剑术,绝大部分已经和阴流没什么关系了。”织田义信不断说道。

    “可现如今,却有太多太多的无良剑客,随意的将本流派的招数修改了两下,就自创了一个新的流派。虽然看起来这似乎是个人问题,但如果这个流派就他一个传人,那么,那个流派不就后继无人了吗?”织田义信说到最后,语气颇为感慨。

    闻言,冢原卜传点了点头,“确实如织田大人所言,如今所有的流派传承,都有这样的问题。”说着,他露出了一脸羞愧的表情自责着,“说起来,当时在下自创新当流的时候,其实和织田大人口中的那种无良剑客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都是将原本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的剑招修改了一下,再加入几招自创的剑术而已。”

    “当时,在下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周边的亲友也均对在下感到开心。虽然每次教徒时,在下也会提及新当流的出处,可传授的,却全是新当流的剑术。如此下去的话,我的那些弟子,未来肯定也会创立新的流派,长此以往,最终那些古老的流派和原本的剑术,只能存在于传说之中了。”冢原卜传摇头叹息着。

    “不错,所以我觉得,如果成立了这么一个组织,这些古老的流派就会一直流传下去。就算真的因为某些原因没有人愿意学习该流派的剑术,最少也能够作为剑道的历史不断流传下去。”织田义信沉声说道,“同时,我还打算为剑道定个规矩,对创建流派进行限制!”

    嘛,这个想法完全是顺着刚才的话冒出来的,织田义信从来都是这么不靠谱的人。不过没关系,冢原卜传已经被织田义信的话给打动了。

    “织田大人!如果有什么地方用得着在下!还请尽管吩咐!”冢原卜传激动的说道,“在下今年已经77岁了,如果能够在死之前参与到这等改变剑道命运的大事件中,那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图点什么,基本上,可以总结为以下四种,名、权、财、欲。名是名声,权为权利,财即金钱,欲则是私欲。比如美色、美食或者什么技术宅之类的。

    对于冢原卜传而言,剑道,是为了满足他的私欲,同时也为了获得名望。毕竟有谁不想出名呢?人之所以是群居生物,就是因为人多了,才能够从其他人的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满足感。呃……扯远了。

    听到冢原卜传的话,织田义信自然非常开心,大笑着说道,“有冢原大人的帮助,我想这件事情必然会成功的!届时,冢原大人必定名留青史!”织田义信这番话倒并没有违心,因为如果他目前想象中的那个组织能够真的成立的话,名留青史那都是小意思了。

    随后,织田义信就提出让冢原卜传随其一同返回伊势,然后和上泉信纲一同商议这件事情。对此,冢原卜传自然没有任何异议,当即就让他那三个儿子收拾东西。

    “织田大人,多谢了!”在冢原卜传听不到的地方,冢原彦四郎三人低声向织田义信道谢着。

    “嗯?”

    看到织田义信一脸疑惑的表情,冢原彦四郎带着羞愧的表情说道,“小人等三兄弟天资愚笨,如果不是织田大人想出此等妙法,小人等兄弟三人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父亲大人。”

    闻言,织田义信露出了传说中的神技微微一笑,不用丝毫言语,就足以让冢原彦四郎三人感受到织田义信的伟大了。

    回到伊势,织田义信一边命人为冢原卜传等人安排住所,一边派人急招上泉信纲前来。而上泉信纲再接到织田义信的传唤后,立刻就放下手边一切事务赶往了大阪。

    织田义信对其可以说有天大的恩惠,平时就算只是一些小事,上泉信纲也从来不会推却,更何况如今织田义信特意点出有要事要和上泉信纲相商,而且还有冢原卜传在场。

    “成立一个组织,以此来保护流派的奥义,并让已经存在的流派顺利的流传下去嘛……”上泉信纲听完织田义信的话后,拖着下巴沉吟着。

    “不错,现如今,现今的流派为了传承下去,许多人都选择了无限制收徒。就好像信纲你,就身兼数个流派的传承。但这种方式,无疑对流派本身是非常不好的。”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闻言,上泉信纲点了点头,很是坦然的说道,“织田大人说得不错,在下虽然身兼数个流派的传承,但在创出新阴流后,肯定会用新阴流这个名字将流派传承下去,如此一来,对于原本的那些流派,确实很不公平。”

    “不错,所以我认为是时候为剑道立下一个规矩,也为流派留下一丝希望了。”织田义信说着,露出了一副傲然的模样,“我们三人,冢原大人是当今剑圣,信纲你是当今天下第一大流派的开派宗师,而我~呵呵~所以我相信,如果我们三人一同努力,再加上本家如今的势力,成功的几率绝对不会小!”

    闻言,上泉信纲和冢原卜传却不禁苦笑起来,“织田大人,您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们了。”

    “虽然新阴流在大人您的帮助下得了一个天下第一流派的名头,但实际上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在下不过是因为得到了大人您的帮助而已。”上泉信纲苦笑着说道。

    而冢原卜传也同样连连摇头,“织田大人,在下虽然被誉为剑圣,但其实那不过是因为在下活得够久,而且运气好收了好几名名气巨大的弟子。更何况早年间在下就已经败于织田大人您,如今又是一个快要入土的老头子,恐怕并没有织田大人您想象中的那种号召力啊……”

    “这……”织田义信闻言愣了,他怎么都想不到上泉信纲两人竟然是如此看待他们自己的。是谦虚?还是实情?

    就在织田义信愣神时,上泉信纲再次说道,“织田大人,总的来说,这件事情唯一能够依靠的,就只有您的号召力了。您的剑术天下无双,更重要的是,您是织田家的战神,更被世人誉为修罗的存在。如果是您,或许能够得到许多流派的响应。”

    说完,上泉信纲表情严肃的沉吟着,“不过,就算织田大人拥有天大号召力,但想要让那些流派将本流派的奥义剑招全部都书写下来交给旁人保管……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啊。”

    闻言,织田义信和冢原卜传同时沉默起来。之前在鹿岛时,织田义信和冢原卜传就已经提到了这一点,不过两人对此都是一下就带了过去,因为这件事情乃是组织建立中最为困难的一件事情,在没有想到完全之策之前,两人显然都不要太愿意多谈,但如今,上泉信纲又将这件事情提了出来,而似乎,两人都不得不去面对这么一个难题。

    毕竟,如果这个难题不解决的话,那么所有的设想不过都只是一个笑话而已。人家连流派的招数和奥义都不愿意给你,那还谈什么传承?

    三人苦思许久,却依然找不到什么好办法。无奈,三人又一茬没一茬的又聊了两句,就各自散去。

    “究竟,该怎么让这些流派资源交出秘技和招式呢?”织田义信看着天空苦思着。不知不觉,织田义信就想到了前世看过的那些武侠小说。在这些书中,也有不少书有类似如今这样的剧情。

    “他们那个时候是怎么办到的呢?”织田义信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似乎这么做的话,就能将办法敲出来一样。就在这时,丽璐忽然前来求见。

    “主公,这是属下设计的纸钞,您看一下。”丽璐兴奋的将一张纸交给了织田义信。

    接过来,虽然织田义信现在真的没啥心情看这东西,但却不得不强打精神仔细观看起来。毕竟是他自己要求丽璐设计出来后就立刻交给他观看的,而且丽璐如此兴奋,自己又怎么能泼她冷水呢?

    不过,织田义信随便看了两眼,就发现了许多的弊端。毕竟后世用惯了纸币,对于这玩意就算没有什么研究,也能说出不少的想法来。

    “丽璐,你这设计的太没有美感了,虽然纸钞是用来花的,但我认为最少要漂亮一些,这样也能让人们潜意识的想要使用它。”织田义信不断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另外,防伪标志,也就是预防别人制作的这个图案,设计的还不够复杂,不过这也不怪你,到时候我会让果心设计一个出来,画符这种事情,他最擅长了。”

    “还有,纸钞面额的不同,样式也应该不同,如此一来,人们单凭样式就能够知道是多少钱了。同时,面额不要都这么大,要更加亲民一些。我认为,只要大量的平民都愿意使用,那些富人自然而然的也会跟着使用了。”

    织田义信嘴巴一张一合,几乎将丽璐设计的纸钞批得一无是处,但丽璐并没有生气,而是不晓得从哪里掏出一张纸来,认真的做着记录。不得不说,在钱这方面,丽璐太过于执着了。或许正因为如此,她才能赚到更多的钱吧。

    过了许久,织田义信才停止了批斗,可随即脸色就变得非常的无奈,因为被丽璐这么一搅合,原本就没有什么想法的他,脑袋更是空空如也了。好吧,也不能说是空空如也,应该说脑袋里装的,全是前世各种钞票的样式。

    见状,丽璐顿时沮丧的问道,“主公,您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属下太没用了?”看那架势,恐怕织田义信说错了一个字,丽璐就会给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女人是水做的。

    闻言,织田义信连忙将丽璐搂在怀中,“没有,我哪里会这么觉得呢?毕竟这只是你第一次设计纸钞而已。我之所以如此,只是在考虑关于流派的问题。”

    说着,织田义信就将自己的烦恼说了出来,虽然他不觉得丽璐能够提出什么好点子,但多一个想法做参考,总是不错的。反正如今他什么想法都没有,也不怕被再搅合了。

    闻言,丽璐连忙思考起来,不过丽璐又如何可能想得出什么办法呢?要知道他对于剑客的理解,还只停留在用剑作战这上面呢。不过,丽璐似乎觉得如果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的话,肯定会让织田义信不开心,所以她绞尽脑汁,最后把她的经商之道搬了出来。

    “主公,对于流派属下不是很理解,不过属下倒是可以通过商业来为主公分析一下。”丽璐沉声说道。

    “哦?说来听听~”织田义信闻言乐了。本来他觉得丽璐肯定想不出什么办法,结果现在丽璐竟然要用商业那一套进行分析?好吧,最少织田义信从来没有从这方面想过。

    “刚才听主公您的说法,奥义和剑招应该就是一个流派最为重要的东西了。那么在商业上来说,如果想要得到别人认为很宝贵不愿意割舍的东西,那么有几种办法来得到”丽璐沉声说道。

    “如主公您所言,许多流派的传人其实生活的并不好,那么我们完全可以用钱来购买。第二,主公您可以先联系一些愿意配合的流派,相信这种流派肯定会存在。许多不会做生意的人,看到别人都在卖,就算自己本来不想卖,可能也会跟风卖掉。第三,主公可以制造一种舆论,让世人认为只有将奥义和招数交给您的,才是强大的流派。”

    丽璐不断说着自己的想法,而织田义信听着听着,就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变成了认真倾听,因为他发现随着丽璐的话,自己脑中似乎出现了一个越来越明确的想法。

    待丽璐说完,织田义信轻笑着捏了捏丽璐丰满的酥胸,“不错~你的话让我有了很多的想法呢~晚上好好奖赏一下你。”

    “哼!属下才没时间接受您的赏赐呢!”丽璐闻言,冲织田义信做了一个鬼脸,随后就飞快的跑开了。

    “这个丫头~”织田义信笑着,随后起身离开了居所,却是去找李华梅了。因为他发现,多听听别人的想法,确实挺不错的。

    “让流派交出奥义和招式?”李华梅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随后无奈的嘟囔着,“主公,您又不正经了,这种事情对本家有什么好处啊!”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尴尬的讪笑道,“这不是刚好到了鹿岛,恰巧碰到冢原大人在抱怨他的三个儿子,而我又不小心冒出来这么一个想法,最后忍不住顺口说了出来嘛……”

    好吧,被李华梅这么一说,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到底如何通过这件事情来让织田家获得好处,他完全还没有任何的想法。之前冢原卜传在织田义信说出织田家和朝廷时,曾经调笑过,但那是织田义信完全就只有这么一个想法,唯一想到的,只有织田家在诸多流派的心中,地位大大的提升。

    或许这会让许多流派的传人想要出仕时选择织田家,但显然,这种好处可是相当不明显的说。当初织田义信帮助上泉信纲开道场,最终还不是为了能够让织田家的家臣、平民有机会获得上泉信纲的指点?

    就在织田义信发呆时,李华梅的声音惊醒了他,“对于流派的事情,属下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在明国有许多和流派类似的门派,他们也是将秘籍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不过一般来说,如果朝廷想要得到那些秘籍的话,只要朝廷的实力足够强大,一般不会有门派愿意冒着灭门的风险拒绝的。”

    “势力嘛……”织田义信闻言嘀咕着。

    看着织田义信一边嘀咕一边离去的模样,李华梅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又继续做着自己手边的事务来。她和织田义信可不一样,非常非常忙碌的说。

    “流派?阿市不懂耶!”阿市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茫的看着织田义信,似乎再问织田义信怎么会问她这种事情。

    “没事,不懂也随便说说嘛~说不定你哪句话就能解决我的疑惑呢?”织田义信搂着阿市笑道。

    “这样啊,那阿市就随便说说啦~”阿市闻言笑道。她当然不懂流派了,在於大将阿市强推上来后,阿市就一直努力的经营织田义信的后宫,对于其他事情几乎重来都不过问。所以她能够说的,也只有自己管理后宫的办法。

    “规矩,阿市觉得无论是什么,都要有规矩。定下严格的规矩,什么人能做什么事,什么人不能做什么事。就好像阿市是正室,所以就必须去做正室才要做的事情。而多却是女仆,就只能做女仆才能做的事情。这和感情无关,而是因为规矩就是如此。只要规矩严格定下并严格遵守,并且确实能够带来好处,那么自然而然,就会得到大家的认同了。”阿市一脸认真的说道。

    嘛,看来这些年来,阿市成长了不少啊,想当初还是什么都听於大的小女孩呢~

    “正室……规矩……”织田义信闻言再次嘀咕着,他似乎已经抓住了什么。

    在大阪城中闲逛着,织田义信漫无目的四处张望,脑袋中不断想着刚才丽璐、李华梅和阿市说的话。不知不觉,他就来到了练兵场中。

    “哈哈!康政,你小子是永远都打不赢我的!”一个嚣张的声音传入了织田义信的耳中。抬头看去,却是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这两个冤家正在比武。旁边,一大群人围着不断起哄着,显然两人不但在比武,而且肯定打了什么赌。

    “嗯?比武……打赌……”织田义信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传说中的一道光,随后,熟悉的浪荡笑容再次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