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二十一章:拜会冢原卜传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关于剑道的理解,冢原卜传自然不用多说,整个日本比他了解得更加深刻的人,反正织田义信是不知道有谁。而织田义信虽然说毫无基础可言,但扛不住人家开外挂嘛。很多时候,当你一直站在顶端的时候,眼界自然而然的就开阔了。何况织田义信还有前世各种小说可以用来参考。

    同样一句话,如果是一个弱者口中说出,相信的人绝对不会太多。但如果是一个强者,没理也会脑补出三分理来。而在冢原卜传眼中,普天之下有资格和他论剑的,也只有织田义信了。

    而在一旁,舞、千手还有冢原卜传的三个儿子冢原彦四郎、彦五郎、彦六郎则坐在一旁恭敬的倾听着。虽然织田义信和冢原卜传的对谈很多地方他们并不是太听得懂,但只字片语,却已经足够让他们受益匪浅了。

    说着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将话题转移到了流派的传承问题上。

    “唉,说起来真是让人无奈,我这三个不成器的儿子均没有能够超越在下的资质。真不知道等我死后,新当流又有谁能够将其发扬光大。”冢原卜传无奈的叹息着。

    好吧,冢原卜传这么数落自己的儿子真的好吗?不过看冢原彦四郎三人那一脸羞愧的模样,显然,他们并没有因为父亲如此在外人面前贬低自己而感到气愤。有的,只是对自己无法达到自己父亲要求的愧疚。

    闻言,织田义信无语的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冢原彦四郎三人的实力其实算是很不错的了,最少不会比柳生宗严差多少。可没办法,谁让他们是冢原卜传的儿子呢?虎父犬子,并不一定是做儿子的真的有多么的差,或许只是因为当父亲的过于牛逼了。

    而这番抱怨,似乎也让冢原卜传心中的不爽和郁闷彻底解封开来,开始不断向织田义信抱怨起来。仿佛在他的眼中,他那三个儿子根本就是一无是处一样。其实严格来说,这些抱怨和织田义信说确实很是突兀。毕竟织田义信既不是新当流的弟子,也不是冢原卜传的亲戚。

    但冢原卜传和织田义信通过剑术相交,虽然相见的时间很短,却早已经成为了忘年之交。而且在他看来,织田义信不管在地位、实力上,都足以担任冢原彦四郎三人的长辈。和他说这些事情,倒也合理。

    而实际上,织田义信自己也把自己当作冢原彦四郎三人的长辈了。瞥了一眼,看到冢原彦四郎三人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模样,织田义信只能无奈的帮腔着,他生怕冢原卜传这么说下去的话,这三个老小子会不会因为羞愧而跑出去切腹。

    “冢原大人,其实彦四郎三人的实力已经算得上当世少有了。虽然未来未必能够达到你的高度,但最少,他们不会堕了新当流的威名。”织田义信笑道。

    “但愿如此吧……”冢原卜传叹息道,显然对于织田义信的话没有多少的信心。

    见状,织田义信连忙转换话题,“冢原大人,不知道彦四郎三人把一之太刀学得如何了?”

    闻言,冢原卜传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似乎不明白织田义信为何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不过他还是回道,“一之太刀乃是本流派的奥义,自古以来只能单传。昔日我将其传授给了北田大人,所以不会再传授给其他人了。”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冢原大人,这样的话,难道您就不担心这招奥义会失传吗?具教固然是剑道上面的天才,可这么一直单传下去,不可能每个弟子都拥有如此天赋。而且当今乱世,一旦出了什么意外,这等奥义岂不是就失传了?”

    “这……在下确实也疑惑过,不过此乃自古以来传下来的规矩,何况其他流派也基本都是如此……”冢原卜传犹豫着解释着。

    闻言,织田义信摇了摇头,“冢原大人,在我看来,规矩这东西,毕竟只是前人以当时的情况来制定的。如今的情况,前人难道想象过吗?肯定不可能。所以我觉得,还是将这奥义传授给彦四郎三人,哪怕他们无法领悟一之太刀的真髓,最少也能够将其一直传承下去。”

    “这……规矩不可废!”冢原卜传虽然对织田义信的话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斩钉截铁的说道。好吧,古人的顽固,在冢原卜传的身上算是彻底的体现了出来。

    闻言,织田义信心中顿时感到一阵无奈和可惜。他对于一之太刀并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当实力到达了他这种阶段的时候,很多招数其实看一眼就能大概的模拟出来了。之所以觉得可惜,是因为在他看来,以这种状态传承下去的话,一之太刀很有可能在未来失传。

    “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在不破坏规矩的情况下,将一之太刀这种奥义招式更好的传承下去就好了。”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自己开设的学院,顿时联想到了一个办法。

    “冢原大人,在下倒是想到了一个主意,在不破坏规矩的前提下,将像一之太刀这等奥义招式不断传承下去。”织田义信笑道。

    “哦?还请织田大人赐教!”冢原卜传闻言顿时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他知道如今新阴流的辉煌,全是因为织田义信昔日提出的一个主意。所以在他看来,织田义信如今想到的这个办法,肯定也是非常不错的。

    “不过这个主意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冢原大人您得百分百的信任我!”织田义信笑着说道。

    “哦?”闻言,冢原卜传古怪的看了一眼织田义信,随后试探的问道,“莫非织田大人的意思是,让在下将一之太刀的奥义教给您?如果未来北田大人无法将一之太刀传承下去的话,则由您来帮忙寻找弟子传授?”

    摇了摇头,织田义信看着冢原卜传笑道,“如果这样的话,那和您直接将一之太刀教给彦四郎三人有什么区别?”

    “我的想法是,由我、您、信纲联合成立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存在的目的,就是保证所有流派的招数不会因为各种原因失传。大概的方法就是将这些招数写下来保存在组织之中,如果流派的传承正常,那么就一直保存着。而如果发现某个流派的传人因故全部死亡,则由这个组织出面选择天赋好的孩子教导该流派的剑术。”织田义信一边想着一边解释着。

    “这……”冢原卜传瞪大着眼睛看着织田义信,怎么都想不到他想到的办法竟然是这样的。“可如此一来,万一这些记载在书面上的招数被偷,或者看守的人自己翻阅的话……”冢原卜传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所以才要您能够百分百的信任我啊,我想,您应该不会觉得我会偷看一之太刀的奥义吧?”织田义信笑问道。

    “当然不会,但……”冢原卜传摇了摇头,随后刚想说些什么,就被织田义信给打断了。

    “冢原大人,我想您之所以觉得我不会,一方面是相信在下的人品,另一方面,可能是您觉得在下的剑术已经天下无敌了吧?”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好吧,这番话说得真心是太不要脸了,尤其他面前坐着的,可是被誉为剑圣的冢原卜传。不过对此,不管是冢原卜传本人,还是他的三个儿子都没有任何的意义。理由很简单,织田义信击败了冢原卜传,而且是正面硬杠一之太刀。

    虽然有冢原卜传年纪大的原因,但输了就是输了。而且织田义信这些年的战绩,他要说自己的剑术天下无敌,恐怕还真的没有谁会反对。

    “所以,组织的头目必须是当世最强的剑客来担任,同时,再安排一些没有俗世在身,并属于不同流派的强者协同看管。相信如此一来,安全还是可以保证的。”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嗯……”冢原卜传闻言沉思着,似乎在考虑着这件事情的利弊。

    见状,织田义信再次说道,“而且,还可以联合织田家和朝廷,由他们出面作保……”

    闻言,冢原卜传古怪的看了织田义信一眼后笑道,“织田大人,您这主意,似乎并不只是单单为了流派的传承吧?”

    “不错,我确实还有一些其他的打算,不过目前也只是一个想法,还没有想到具体的方式。不过我相信,一旦成功的话,以往那些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流派没落甚至消失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织田义信自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