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一十四章:塞拉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火然.|ranen`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织田义信虽然没有坐过这艘船,不过和其同一类型的船到也坐过好几次,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船长的舱室,径直推门进去了。

    船长室并不大,但很是整洁,一张普通的单人床,旁边的案几摆着一本圣经。却也不知道是费洛伊斯的助手有意留下还是忘记了拿。

    不过显然,这和织田义信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将怀中的女黑奴直接丢到了床上,就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女黑奴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织田义信,显然,她不可能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即将要对她做什么事情。

    “嘿嘿,别怕,我会很温柔的~”织田义信见状无耻的笑道,一边缓缓靠近着女黑奴。只是当他刚刚靠近她时,就看到女黑奴双手猛地挥向了他。

    “啪!”的一声,织田义信轻松的抓住了女黑奴的手腕,“身为奴隶,却向主人挥刀相向,你这样可是非常不好的呢~”织田义信把玩着手中的小刀,看着女黑奴笑道。

    其实织田义信早就发现了这名女黑奴的小动作,只不过他却想知道,对方只是为了自保,还是试图刺杀他。如果是前者,那就无所谓了。而如果是后者,那么费洛伊斯或者他的副手最少有一个人有问题。

    不过结果显示,这真的只是这名女黑奴真的就是单纯的自保而已。虽然织田义信不晓得这个女黑奴究竟是怎么随身带着这把短刀一直没有被发现,但织田义信却从她的动作上发现,这名女黑奴真的是完全没有任何武力值的普通女人。

    “啪!”的一声,只见织田义信手指轻轻一动,就将这把短刀折成了两截。如此实力,顿时吓得那名女黑奴面无人色。她紧闭着双眼,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落,双手死死的护在胸前,口中不断念叨着什么。

    见状,织田义信非但没有任何的负罪感,反而升起了调戏之意。好吧,或许是因为在这个乱世生活久了,自然而然的也养成了弱肉强食的心态?嗯……或许弱肉强食本来就是人类的本能而已。只不过当人类没有那个实力的时候,自然没有办法激发这种心态了。

    说起来,看看各种网游之中,不也是弱肉强食吗?呃……似乎跑太远了。

    “你叫塞拉是吗?你在这种时候,不觉得求我比求你的那个什么神灵更加的管用而且实际吗?”织田义信怪笑着,口中说着一种隐晦难懂的语言。此时,他终于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了,大航海4中,主角之一,银发瑞典军官赫德拉姆·柏格斯统剧情中的女主。

    不过因为时间实在太过于久远,而且织田义信对于那小子复杂的名字实在感到无力,所以他根本就记不起那小子的名字了。不过这也不能怪织田义信,毕竟这个名字……确实相当不利于记忆呢。

    在织田义信的前世有一个公知,掌握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话织田义信也记不得到底是自己的老师说得,还是后来网上哪个段子手说的。不过最少,如今织田义信却觉得,真正能够走遍天下的,是那些掌握多种语言的家伙。

    就好像如今,本来满脸绝望,身体发颤,不断祈求神灵的女黑奴在听到织田义信这番话后,顿时瞪大了那双美丽的眼睛看着织田义信。身子也不抖了,眼泪也不滴了,神灵也不理会了,或许此时神灵他老人家正准备回应她的祈求呢?

    只是,就在织田义信等着塞拉震惊的询问自己为何能够听得懂她的话时,却听到她一脸虔诚的感谢着她的那位神灵。似乎塞莱同学将织田义信为何懂得她们民族的语言这件事情,归到了神灵的头上?

    好吧,这倒是省了织田义信解释的功夫。说起来,他也真心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好。嗯?既然如此,他还敢随便乱说?嘛,怎么说呢?反正塞拉在织田义信看来,就是一个奴隶而已,面对奴隶,有什么需要害怕的吗?

    只是,也不晓得塞拉是太过于兴奋还是她们民族的感谢词就是这么长,念叨了半天竟然还没完没了的。结果,等不及的织田义信直接伸出手去,一把将塞拉胸前丰满的酥胸抓在手里把玩着。

    几乎刚碰到,织田义信就感到塞拉的身体猛地变得僵硬起来。随后,他就看到塞拉一脸恐慌的看着织田义信,看来是反应过来此时并不是继续感谢神灵的时候。

    “怎么了?小美人?刚才不是还在感谢你的神灵吗?其实你可以继续感谢它的~”织田义信怪笑道。

    “求求您……放了我吧……”塞拉楚楚可怜的哀求着,她并没有挣扎,而是任由织田义信的手在自己身上肆意施为着。因为她很清楚,她是不可能逃得掉的。先不提织田义信刚才折断她手中短刀的本事会不会让她挣脱开来,就算逃到了甲板上,那些海员是她能够对付的吗?而且此时船可是在茫茫大海上,她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嘿嘿,终于求我了吧~”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开心的说道,在这种剧情中,被欺负的女人如果不求饶,那岂不是很坑爹?

    “说吧,我凭什么放过你?”织田义信戏虐的看着她问道,“而且,就算放过你之后,你又能去哪里呢?在这里到处都是战乱,你人生地不熟,而且语言也不通。恐怕到最后,你不是死在哪个角落,就是被谁抓走继续当奴隶吧~”

    嘛,织田义信这番话倒也没有说谎,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更别提地位非常低下的女人了。为什么那些武士之妻才失去了家族的庇护后都会选择出家?因为如果不出家的话,没有靠山的她们下场通常都会非常的凄惨。而出家之后……毕竟在这个时代,佛教的影响力和威慑力还是非常大的。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塞拉沉默了,因为她明白织田义信说得很对,就算织田义信放了她,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她又怎么生存下去呢?想着想着,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怎么?想回家吗?”织田义信躺到了床上,将塞拉搂入怀中一边上下齐手着,一边怪笑着问道。虽然关于塞拉的剧情织田义信早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不过想当然的,被抓的奴隶有哪个不想回家的呢?

    只是,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塞拉却摇了摇头,语气绝望的说道,“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哦?”织田义信闻言,有些被唤起了封尘的记忆。“塞拉在大4中似乎是被灭国了?好像还是个公主?”想到这里,织田义信微微的摇了摇头,“这些管我什么事,享受美人才是最重要的。”

    随即,织田义信翻身将塞拉压在了身下,“好了,无聊的对话先暂停吧,让我们做一些男主人和女奴之间应该做的事情吧。”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塞拉并没有哭闹挣扎,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一个女人被抓起来当作奴隶后,她的下场是如何呢?任何人都会明白,塞拉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一阵剧烈的疼痛传达到了塞拉的脑海中,但她却强忍着没有出声。此时,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于是,织田义信不断将塞拉摆成各种姿势,但塞拉却如同一具尸体一样,任由织田义信施为。虽然因为织田义信的手法,身体不断传来让她悲愤欲绝的快感,但她依然强咬着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啧啧,真是古怪的女人……”织田义信看着塞拉如此模样,摇头称奇着。在他看来,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要不就是各种拼死抵抗,不然就是想办法寻死。可塞拉却没有选择这两项,这如何不让织田义信奇怪?要知道他一直注意着塞拉的嘴巴,一旦她想要咬舌的话,他就会第一时间阻止她。

    对于这种自尽行为,织田义信可是见过很多次的,毕竟在伊势的时候,灭族那么多,抓的奴隶也相当不少,总有那么几个想要咬舌自尽的。不过也因此,织田义信才发现其实咬舌头本身是死不了人的,之所以会死,不过是因为失血过多或者血液、断舌堵住了气管罢了。

    好吧,跑题了。

    看着塞拉一直死死咬着嘴唇不想发出声音,织田义信忽然抓过一块布强塞到了塞拉的嘴里。“既然不想出声,那就堵住吧,别把嘴唇要坏了~这么性感的嘴唇,我可还没有品尝呢~”织田义信坏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