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一十一章:软禁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二条城。

    “什么?信长要见我?!”足利义昭看着细川藤孝,语气有些慌乱。显然,他认为是因为织田信长知道了自己给各地大名派送御教书的事情后,才过来找自己的。足利义昭并不傻,他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会让织田信长不满,毕竟之前他不过只是跳过织田信长任命了畿内守护,就引来了织田信长的责怪。

    嗯?既然清楚为什么还这么做呢?很简单,足利义昭不甘心,他不希望自己在成为将军后,却只能做一个傀儡。所以他才会一意孤行派送御教书,后果?足利义昭也不是没有想过,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织田信长的反应会这么强烈,这么的彻底。

    “从今天起,您所执行的所有将军权利,都必须先告诉秀吉,他会告诉你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同时,他也会告诉您,本家希望您怎么做。”织田信长淡淡的说道,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小事而已。

    说完,不等足利义昭开口,织田信长又再次说道,“另外,从今天起,您如果想要离开二条城,必须得到秀吉的同意。同时,也必须由其派人保护。最后,您的仆人和侍女似乎不太可靠,在下帮您又挑选了一批……”

    震惊……所有人的脸上出了震惊之外,就没有了其他的神色。从应仁之乱以来,就没有任何人敢如此限制将军,就算是细川政元、三好长庆也不敢如此。他们最多只是利用各种手段威胁将军,使他们为己所用。不然的话,足利义辉也不可能没事就纠集一帮支持他的势力和三好家进行抗争。

    可如今,织田信长做了,而且还做的非常的彻底。这如何让足利义昭和他的那些幕臣们敢相信?这何止是变了天?织田信长是要翻天啊!

    “大胆!竟敢对将军殿下如此不敬!你是想要造反吗?!”一名幕臣愤怒的大吼着,他本是流落在地方的公卿,被足利义昭提拔了上来。虽然明白织田信长势力强大,但骨子里依然看不起这些乡下的泥腿子武士。

    话音刚落,房间内就充斥了一股冰冷的杀意,直接就让那名幕臣吓得瘫坐了下来。而首位上,足利义昭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织田义信,虽然没有表现的很是不堪,但从他那颤抖的嘴唇可以看出,他也被吓得不轻。

    “义信,不得在将军殿下的面前无礼。”织田信长淡淡的说道。

    “是……”织田义信应了一声,收回了杀意。

    “那么,将军殿下,事情就这么定了,如果有任何的疑问,可以询问秀吉。”织田信长看着足利义昭沉声说道。

    说完,他就转头看着木下秀吉道,“猴子,这里就交给你了。如果出了任何问题,唯你是问!”

    “是!”木下秀吉连忙应道。

    点了点头,织田信长站起身来就直接带着人离开了。从始至终,足利义昭也没有说半句话。不过显然,他的态度已经对织田信长无所谓了。被织田义信点醒后,织田信长瞬间就改变了自己对将军的态度。一个不需要见光的傀儡而已,为何还要装那么多呢?

    离开足利义昭的府邸,织田信长转头对明智光秀说道,“光秀,和朝廷之间的联系就交给你了。我希望,朝廷对本家的态度是友善的。”

    “是!”

    彻底控制幕府,交好朝廷,如此一来,天下大义自然就被织田信长掌控在了手中。而这,才是织田信长需要,也是唯一需要朝廷和幕府的地方。

    织田信长率众离去,屋内独留足利义昭等人傻傻的坐在那边,似乎依然没有从刚才的震撼中走出来。

    好半响,足利义昭才猛地推翻了面前的案几,站起身来愤怒的大喊道,“逆贼!织田信长这是想要干什么?!造反吗?还是他想要当将军?!我才是将军!凭什么他能够这么限制我?!”

    “不错!这逆贼实在太过于无礼了!一定要讨伐他!”之前被织田义信吓到的幕臣再次跳了出来,从他那扭曲的表情来看,显然他已经对织田家尤其是织田义信恨极了。

    随后,又有数名幕臣跳出来附和道,他们都是足利义昭开幕后提拔上来的幕臣,几乎都是公卿贵族。顺便一提,而和田惟政等在近江投靠的武士们,已经逐渐被足利义昭冷落了。

    细川藤孝和和田惟政沉默的坐在一旁,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不时对视一眼,眼中满满的仅是无奈之色。虽然两人都没有料到织田信长会反应的如此强烈和极端,但他们却也早就料到足利义昭派发御教书的事情会引来织田信长的不满。

    只是可惜,他们当初怎么劝足利义昭都听不进去,最终造成了如今织田信长和足利义昭彻底的撕破脸皮。可以想象,从此以后,幕府将彻底变成织田信长的傀儡。而且,恐怕也再不会有翻身之日了。

    就在这时,足利义昭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藤孝!惟政!你们两人怎么看?!”

    闻言,细川藤孝淡淡的说道,“属下了解将军殿下的愤怒,不过,还先忍耐一下。”

    “忍耐?!你竟然让我忍耐?!我可是将军!仅次于天皇陛下的将军殿下!你竟然让我忍耐?!忍耐织田信长那个乡巴佬在我头上作威作福?!”足利义昭快步来到细川藤孝的面前,对着他就是一通咆哮。

    另外一边。

    “主公,城防已经接管完毕,另外侍女和仆人也都换成本家的人了。”蜂须贺正胜沉声说道。自从木下秀吉成为了负责幕府和织田家的联络官后,木下秀吉就给蜂须贺小六和他的弟弟木下小一郎改了名字。顺带一提,木下小一郎改名叫做了木下秀长。

    “很好,从今天起,长康,正胜,你们两人轮流负责城防。一旦将军想要去拜会公卿,立刻通知我!”木下秀吉沉声说道。

    “是!”

    “秀长,你负责记录将军所有的言行,记住,要一字不漏!”木下秀吉再次命令道。

    “是!”木下秀长说完,又有些犹豫的问道,“兄长,这么做……”

    话还没说完,木下秀吉就严厉的将木下秀长的话给打断了。“秀长,你要记住!我们能有今天,都是主公的恩赐!”

    “是!”木下秀长闻言连忙再次应道。

    入夜,和幕臣们发了一天的飙后,足利义昭才返回自己的宅邸,可刚进门,他就发现身旁的侍女竟然全部都不认识了。

    “你……你们是谁?!”足利义昭惊慌的质问着。

    “奴婢乃是织田殿下派来服侍将军殿下的。”两名侍女恭声说道。

    闻言,足利义昭猛地想起织田信长早上的那番话,“这个混蛋!竟然动作这么快?!”足利义昭咬牙切齿的嘀咕着。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毕竟两人既然是织田信长派来的,就算足利义昭怎么不爽,也无济于事。

    杀了她们?不说织田信长会不会再派四名侍女过来,而且……足利义昭能不能打得过这两名侍女,可都是未知数呢。

    细川藤孝的宅邸。

    “从今以后,恐怕我们的处境也变得微妙起来了。将军殿下明显已经对我等产生了不满。”细川藤孝淡淡的说道。

    “哼!那又如何?一个没有权利又看不清楚状况的将军,不满又能如何?”和田惟政冷哼道。他本来以为帮助足利义昭继任将军后,能够让和田家从此一步登天,却没想到最终变成了这样。

    “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细川藤孝喝了一口酒后问道。自从上洛之后,细川藤孝开始喜欢饮酒了。或许,只有酒能够让他少一些忧愁吧。

    “还能怎么办?”和田惟政喝光杯中之酒,很是无奈的说道。

    见状,细川藤孝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和田惟政和他的关系不错,但其毕竟只是普通的武士而已。

    “唉,还是再等等吧……”细川藤孝心中犹豫着。

    细川藤孝和和田惟政等人保持沉默,光凭着足利义昭和诸多幕臣们,真心想不出有什么办法破解目前的困境。好吧,实际上也不是想不出办法。几乎当天晚上,足利义昭就想到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派发御教书给各地的大名们,让他们上洛讨伐幕府的逆贼织田家。

    只是,到底如何将书信送出去,他们却没招了。因为就在隔天,一名幕臣想要离开二条城,却直接被堵了回来。

    不予放行!出都出不去,又怎么去联络其他势力呢?无奈,足利义昭只能先忍耐下来,等待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