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一十章:将军要倒霉了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火然文en`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岐阜城。

    “猴子!你说得是真的吗?!”织田信长一双鹰目死死的瞪着木下秀吉质问道。

    “猴子怎么敢欺骗主公?!”木下秀吉大声说道。

    闻言,织田信长沉默了片刻,“你先回去,暂时不用做什么事情。嗯……回去后,将光秀叫过来。”

    “是!”木下秀吉闻言应了一声,随即就立刻离去了。

    待木下秀吉离开后,织田信长又看了看书信,不由得摇头叹息着,“将军啊将军,本来还想让你多享受一会,你咋就这么急呢?”说着,织田信长唤来小姓,“去一趟大阪,把义信那小子叫过来。”

    “是!”

    3天后。

    “兄长,你叫我来干嘛啊?”织田义信还没进门就大声嚷嚷着。“哟,明智大人也在啊~”看到明智光秀,织田义信的态度端正了一些,快步走到明智光秀的身旁坐下。

    “都来了,那么我就直说了,足利义昭前段时间向各地大名派送了御教书……”织田信长看了两人一眼淡淡的说道。

    “什么?!”明智光秀闻言惊道。

    “呵呵,那位将军殿下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吗?”织田义信自然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足利义昭的速度竟然这么快,这才刚刚当上将军多久啊?

    “主公,这件事情……”明智光秀刚想说些什么,就被织田义信的干咳声打断了话头。

    “兄长大人,将军殿下虽然是天下共主,但其毕竟才当上将军数个月的时间,此前一直都是在寺院中生活。臣弟觉得,将军殿下可能并不是太适应如今的地位以及乱世的险恶。所以,臣弟建议应该推出法度暂时限制将军的权利,以免给其他逆贼可乘之机。”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闻言,织田信长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明智光秀问道,“光秀,你觉得呢?”

    好吧,如果此时明智光秀脑子还转不过来的话,那他真的不配织田信长如此看好。“属下没有意见。”

    明智光秀低声应着,他很清楚,织田义信的话是完全对自己说的。而织田信长之所以让织田义信过来,就是因为知道织田义信和他的关系不错。希望织田义信之口,给他一个台阶下。对此,明智光秀心中在感激的同时,也为足利义昭感到悲哀。

    虽然织田义信的话说得挺漂亮,但实际上,不就是夺取将军最后的权利吗?只是这种想法在他脑子中转悠了一会,就被甩出了脑海。明智光秀并不是薄情之人,但他自认已经完全报答了足利义昭的恩惠。事实上应该是足利义昭反欠他的才对,毕竟在朝仓时,就是他一直在帮助足利义昭向朝仓义景建言,同时又是他主动出使织田家,帮足利义昭得到这个强援。

    可最终呢?足利义昭为了讨好织田信长,眼睛都不眨的就将明智光秀送给了织田信长。如果明智光秀依然还对足利义昭死心塌地的话,那他就不会被织田义信笑话为“想太多的金桔头”了。

    明智光秀的态度让织田信长非常满意,说起来,织田信长本来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在历史上,他也没有和任何人商议,直接就带领家臣杀到了二条城。

    不过因为织田义信的存在,使得明智光秀多了一个“想太多的金桔头”这个名号,嘛,虽然只是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在一次聊天打屁时提及的,不过却也让织田信长留了心。谁让他非常重视人才呢?就好像在历史上,木下秀吉的夫人宁宁给织田信长写信抱怨木下秀吉花心,织田信长还会特意给其回复一样。对于人才,织田信长从来都是非常重视而且细心的。

    随后,三人就开始研究起如何限制足利义昭的权利,对此,织田义信很简单的表示,“兄长,臣弟觉得既然是限制,那么干脆就做绝一点好了。将二条城的侍卫全部撤换,身边服侍其的侍女仆人也都换成我们的人。同时,规定一下哪些情况可以离开二条城,比如朝廷内的公卿邀请之类的。但就算如此,全程也必须有我们的人跟随。”

    说完,织田信长和明智光秀目瞪口呆的看着织田义信,他们刚才还在考虑从哪一方面入手呢,比如限制足利义昭发布御教书的权利,比如什么什么的,而织田义信倒好,直接将其监视外加半软禁起来了。

    如此一来,压根就不用限制足利义昭的权利,因为他任何的权利,也没地方去使。

    “这……这是不是太……”明智光秀闻言,想了半天,最终想到了一个形容词,“太狠了点呢?如果被人知道的话,对本家不利啊……”

    而一旁,织田信长倒是在仔细思考着利弊,显然,织田义信的提议让他颇为动心。

    听到明智光秀的话,织田义信轻笑道,“有什么利不利的,虽然本家如今已经上洛,但天下并未平定,而其他的那些势力显然也不会任由被本家平定,所以不用对其他势力太报以希望。”顿了顿,织田义信再次说道。

    “兄长大人,明智大人,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曹操这个人没有?”

    “挟天子以令诸侯?”织田信长双眼放光的说道。

    “不错,那个时候,曹操也是这么做的,将汉献帝软禁在宫中,虽有皇帝之名,却无皇帝之实。本家之所以帮将军上洛,虽然和曹操所想不太一样,但为了天下能够尽早回归于和平,先暂时委屈一下将军,相信将军未来也会明白的~”织田义信厚颜无耻的说道。

    “很好,就这么办!”织田信长兴奋的说道。一直以来,织田信长就在考虑将军的问题,因为上洛扶持将军,利弊皆有。就好像当初三好家和足利义辉一样,如果双方不能够和平共处的话,那么烦人的事情可不要太多了。

    见状,织田义信看着身旁沉默不语的明智光秀顿时打趣道,“怎么了?想太多的金桔头又在想什么啊?”

    闻言,明智光秀顿时气急败坏的说道,“织田大人,不要再叫在下这个外号了!而且主公还在这里,您怎么能……”他真的很讨厌织田义信给他起的这个外号。因为……他真心反驳不了。

    “哦?那兄长大人不在的话就行了?”织田义信闻言笑道。

    而一旁的织田信长听到后,顿时大笑道,“诶,光秀你也太见外了,不要和我这么客气嘛~而且义信这小子早就和我说过了~”

    “织田大人您……”明智光秀指着织田义信,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诶诶诶,光秀啊,主公说的对,现在已经是私下场合了,不用这么拘谨嘛~而且我叫你想太多的金桔头,你也可以给我起一个外号啊~”织田义信继续调戏道。不知道为啥,他总觉得调戏明智光秀很好玩。

    或许,是因为明智光秀太老实的缘故?嗯……可能是吧。说起来,织田义信这些年的好友中,不管是织田信长,或者是老好人丹羽长秀,又或者沉默的佐佐成政,成熟起来的前田利家、池田恒兴,他们的骨子里依然还有着当年的浪荡模样。

    织田义信对他们耍流氓?他们能够瞬间变得更流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织田信长顿时表明了态度,“光秀,好好想!如果你起的好得话,我不但会奖赏你,而且推广到领地之内。”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就不乐意了,“兄长,你这是公报私仇啊!”

    “哼哼!”织田信长听到织田义信的抱怨,只是冷哼了两声。那意思,很明显,“我就是公报私仇,咋滴吧!”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明智光秀在感慨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那举世罕见的君臣情势,也暗暗在想着关于织田义信的外号。好吧,明智光秀对于织田义信的外号早就想过很多次了。因为织田义信总叫他的外号,而且每次都是在开玩笑的时候,让明智光秀想气都气不起来,所以,他也想给织田义信起一个外号用来反击。

    只是……一个老实人又能想出什么外号呢?

    “好色的义信!”

    当明智光秀绞尽脑汁想出这么一个外号后,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愣了半响后,顿时爆笑起来。

    “哈哈,义信,就这水平……还比不上我给你起的无耻战神呢。”织田信长大笑道。

    “嘿嘿,老实人嘛~也就这水平了~”织田义信捂着肚子笑道。

    “你们……”明智光秀愣愣的看着两人,最终只能无奈的叹息着,“老实人就活该被欺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