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零三章:织田义信的势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第二个上场的是白木行久,虽然第一场藤林保丰和多罗尾光俊玩了一场演技,但第二场究竟是不是自己想得那样,织田义信也不敢保证。所以,他肯定要派出自己最为信得过的家臣才行。

    前田庆次?他自然也是织田义信非常信任的家臣,但显然,这种需要稳扎稳打的情况,并不适合派前田庆次出阵。怎么说呢?前田庆次要是打疯起来,除了织田义信可真心没有人镇得住。

    而白木行久比起前田庆次,那可就稳重而且冷静的多了,织田义信相信,他的实力,足以应付任何的突发情况。

    不过,看起来伊贺众似乎真的如同织田义信之前想象的那般。只见不知火半藏一上场,就直接拒绝了更换场地,开打之后,更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压根就不靠近白木行久。

    而对方的白木行久呢?好家伙,拔出太刀后就直勾勾的看着不知火半藏,连动都不动。

    “尼玛,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织田义信捂着脸悲催的想着。虽然按照如今的情况,前面4场似乎已经不重要的,但就算如此,也不能这么玩吧?而对面,百地三太夫同样也是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显然这两人的演技已经烂到突破天际了。嗯……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要演戏。

    而随后的第三场、第四场皆是如此,天晓得织田义信是怎么忍下来的。嗯?既然双方都已经有了默契,那为什么不直接比最后一场呢?

    嗯……怎么说呢?这件事情毕竟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事情,万一自己这边提出之后被对方拒绝怎么办?这可是相当没面子,而且还降士气的事情。毕竟,如今双方还不到坦诚相见的时候。

    “时间到!”当第四场结束后,伊贺众的表情顿时变得异常严肃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决定伊贺众未来命运的时刻到了。

    “织田大人,就让老头子来领教一下修罗之威吧~”百地三太夫笑道,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场中。手一翻,一条锁镰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锁镰乃是日本忍者独有的兵器,样子嘛,差不多就是一个镰刀加上一条锁镰,同时在锁镰的另外一头,绑着一个铁球。这种兵器能远能近,能用镰刀砍人,也能用铁球远距离砸人,同时链子还能用来锁对方的兵器。可以说是相当刁钻的兵器,非一般人苦练多年无法使用。

    “哟,这种兵器倒是不多见呢~”织田义信看着百地三太夫手中的锁镰笑道。也不见他动作,一瞬间就出现在了百地三太夫对面10来米远的地方。说起来,织田义信上次看到这种兵器的时候,还是在前世玩太阁的时候呢。也不晓得是不是这个时代的忍者不喜欢这种奇门兵器,还是觉得这种兵器实在有些掉价,像织田义信麾下的忍者们竟然没有一个人用的。

    “呵呵,这把兵器可不单单是少见,而且……可是很危险的哦~”百地三太夫看着织田义信笑道,不过他的脸上,可没有任何笑意。因为就在刚才,他竟然完全看不出织田义信是怎么出过来的。唯一能够察觉到的,只有织田义信行动时那一瞬间的轨迹。

    不知不觉,百地三太夫额头上就布满了冷汗。身为忍者,比起武士来说更加清楚身法在对决是的重要性。而如今,他显然在这上面完败给了织田义信。

    握着锁镰的双手紧了紧,从这把伴随他数十年的兵器上,他得到了些许的慰藉。“织田大人,在下虽然久居伊贺,但一直都有听闻织田大人这些年闯下的赫赫声名,尤其先后击败剑圣冢原卜传殿下和新阴流的剑豪上泉大人……”

    百地三太夫不断的恭维着织田义信,当然这并不是真的想要恭维他,只不过百地三太夫需要一些时间来消除刚才织田义信的身法给他带来的影响。

    “伊贺那头目怕了……”果心淡淡的说道。

    “不错,不管是忍者还是剑客或者武士,在这种最终的对决中,废话显然是越少越好。”前田庆次附和着。

    “我只想知道他能不能逼出主公的全力。”白木行久淡淡的说道。显然他对于什么无聊的胜负根本不在意,因为在他心中,织田义信压根不可能输嘛。

    闻言,前田庆次歪着脑袋想了想,“不可能……”他颇为遗憾的说道。却并没有给一旁的柳生宗严这些不了解织田义信实力的人做什么解释。反正,一会他们就能看得到了。

    果心等人能够看出百地三太夫胆怯了,织田义信又怎么能看不出来?不过,他自然不可能好心的说些什么“不如休息一会再打”之类的屁话,毕竟这里是战场,虽然织田义信的目的是降服他们,不过在这之前,双方可是货真价实的敌对关系。

    而且……

    “如果能够用势就让伊贺众降服的话,那可实在是……”织田义信不由得想起当这件事情传出去后可能产生的结果,“肯定是非常震撼吧?”织田义信越想越觉得应该这么干,虽然他上次释放自己的势时,还是和上泉信纲比试的时候,当然了,真正全力以赴的释放,那还得追述到和冢原卜传第一次比试。

    “那么……”织田义信缓缓拔出八岐,看着百地三太夫轻声说道,“百地头目,您可要小心了……”

    话音刚落,百地三太夫就感觉从织田义信身上爆发出一种充满恐怖杀气的势来。“要来了吗?”百地三太夫死死的盯着织田义信,丝毫没有被这恐怖的势所动摇。毕竟他本身也是顶尖的强者,并非没有见过这等强悍的势。更何况忍者本来就是在刀尖上打滚的职业,也不会被那杀气给吓住。

    从古至今,拥有势的人数不胜数,只不过有的强有的弱罢了。另外,势给其他人的感受也均都不同。比如剑客的势,通常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兵器那样的锐利。而统治者的势,则会让人有一种不由自主臣服于对方的。甚至如千利休这位茶人,也同样拥有势,只不过他的势,只是让人变得更加的平静而已。

    这种东西只是当人达到某种境界后,就会自然拥有的东西。当然了,能不能收放自如,还得看那个人的境界究竟有多深了。织田义信对于势的控制或者说是认知是相当晚的,可以说和他的实力是严重不符合的,不过毕竟他是生来就这么牛逼,有啥办法呢?

    后来再和上任将军足利义辉的比试时,他第一次知道了势这么一个东西,不过当时虽然惊叹,但也没有太在意,因为在他看来,那玩意实在太虚了。就好像足利义辉那样,整的那么唬人,结果还不是被他一刀解决了?

    但在遇到了冢原卜传之后,他终于明白以前的想法有多么的天真了。虽然势这种东西依然还是虚幻的东西,但当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足以影响到现实。所以,他就开始研究起来,最后很顺利的弄出了属于自己的杀戮之势。

    嗯……很顺利?难道就没有啥通常剧情之中应该有的挫折吗?毕竟这玩意听起来似乎很高端的样子。嘛,很可惜,真的没有。织田义信在势这条路上就好像做了飞机一般,路上的障碍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说的好听点,是织田义信天赋惊人。说的难听点,嘛……谁让人家开了挂呢?

    话说回来,织田义信这恐怖的杀戮之势并没有引来众人的震惊,只是……当所有人感受到织田义信那恐怖如斯的势竟然还在飞快的增长时,顿时就傻眼了。要知道此时织田义信爆发出来的势就已经是大部分人一生别说碰触,甚至可能连从别人身上感受到的机会都没有,可如今看起来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果然,主公从来都没有使出过全力!”前田庆次兴奋的喊道。

    刚才织田义信爆发出来的势,虽然恐怖,但前田庆次等人却也不是没有见过。早在和上泉信纲比武的时候,就曾经爆发出这样充满杀气的势。但在前田庆次等人的眼中,这绝对不是织田义信的全力。毕竟昔日织田义信没有掌控势的时候,都可以击败冢原卜传,掌握了势后,又怎么可能需要用出全力才能够击败上泉信纲呢?

    “真是惊人啊……”果心站在一旁惊叹着,但他心中却莫名的有些担忧,因为织田义信的势中透露出来的杀戮气息,在他看来似乎太过于浓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