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四百零一章:藤林保丰VS多罗尾光俊
    ♂,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果然,这才是我想要的剧情啊!”织田义信看着伊贺众一脸震惊的表情,心中别提有多么爽了。不过显然,这种时候他可不能露出我就是故意要震撼你们的样子,只见他轻声笑道,“那么,开始吧,别让大家就等了。”

    看到织田义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表情,百地三太夫等人的表情变得更加凝重了,而场上的藤林保丰此时也回过神来,将牌子直接套在了脖子上。虽然织田义信刚才的手法让他很是震惊,但显然,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击败眼前这个男人。

    看到藤林保丰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多罗尾光俊沉声说道,“自从之前那一战后,已经过去了20年呢……”

    “是啊……整整20年啊……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你啊……”藤林保丰看着多罗尾光俊应道,那深沉的语气,让人浮想翩翩的话,好吧,最少织田义信彻底想歪了。

    “孙六,那个……光俊和对面那个藤林保丰……是不是有一些那个之类的故事?”织田义信叫来鹈饲孙六低声问道。

    “那个之类的故事?”鹈饲孙六一脸莫名的看着织田义信,显然他完全听不懂织田义信在问什么。不过随后在看到织田义信那一脸猥琐的表情后,鹈饲孙六顿时满额头都是冷汗。

    “主公,绝对不是那个之类的故事!”鹈饲孙六坚定的说道。随后,或许生怕织田义信再问出一些其他让他难以回答的问题,鹈饲孙六直接就给织田义信解释起来。

    嘛,其实说来,也不过是一个很狗血的剧情而已,那个时候才22岁的多罗尾光俊在执行一个任务的时候,碰到了一名少女,然后就深深的爱上了她。而偏偏,藤林保丰也同样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碰到了这名少女,好死不死也爱上了她。

    是的,他们两人执行的是同样的任务,均是刺杀一个家族的家督,而那个女人,就是那名家督之女。

    “我擦,这么狗血的故事?”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无语了,他记得一般这种剧情,只有前世的琼瑶奶奶才敢这么写吧?

    不过,显然比起此时场中,藤林保丰两人在那边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嘲讽,这边的八卦消息才更加让织田义信喜欢。好吧,其实不只是织田义信,鹈饲孙六转头看去,却发现前田庆次这个织田义信麾下的八卦王子当仁不让的挤在了最前排。

    “身为忍者,收集情报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望月千代女低声说道。喂喂,自己人的情报也要收集吗?

    “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作为我研究阴阳术的素材……”果心如此辩解着。我去,这种狗血剧情也能用来研究阴阳术?那前世那些天天沉迷于韩剧的女人岂不是都能升仙了?

    “我本来就站在这里……”白木行久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君臣啊……”鹈饲孙六心中无奈的想着,随即就飞快的说了起来。没办法,如今这种场面,如果不说的话,显然自己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而且,这件事情在伊贺和甲贺也算是公开的秘密了,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话说,在织田义信想来,按照这种剧情,一般来说会有一个人跳反,放弃任务转而保护这名家督,随后换取这名女人的芳心。不过显然,织田义信想错了。

    “主公,忍者虽然并不是不能放弃任务,但那全是因为出现了无法完成任务的因素,比如敌人实在太强等等。”鹈饲孙六急忙说道。

    “这样啊,那是为什么呢?”织田义信催促着。

    随后,在鹈饲孙六的解释下,织田义信得知了一个更加狗血的狗血故事。

    怎么说呢?多罗尾光俊和藤林保丰都不想放弃任务,但是如果自己杀死了任务目标,那名女子肯定就和自己无缘了,所以他们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嫁祸!

    在侦查地形时,两人均发现了对方,也同时发现对方的目标也是那名家督。如果按照忍者之间的潜规则,如果完成任务的困难度不大,则双方各凭本事抢夺。如果任务难度比较大,则双方会联合起来优先完成任务。

    而这一次,难度并不大,但两人却没有进行抢夺,反而都隐藏起来试图让对方先杀死任务目标,然后自己在以英雄的角色出现,最终抱得美人归。

    可惜,这个目的显然无法达成,见状,两人又同时起了坏心思,那就是想办法将对方暴露出来。结果,显而易见,互相拆台的两人最终全部暴露了,无奈之下只能先杀死这名可怜的家督。而那名女子呢?又好死不死的看到了两人。

    “那个女人最后怎样?”听到最后,织田义信忍不住问道。是两人为了不被暴光而杀死自己心爱的女人呢?还是什么都没做直接走了呢?

    “这……”鹈饲孙六闻言,有些蛋疼的说道,“两人同时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只不过多罗尾大人报的是伊贺众藤林保丰,而藤林保丰报的则是甲贺众多罗尾光俊。”说完,他又补充道,“因为两人都是双方这些年来最强的新人,所以均知道对方的情报。”

    “两人都没有杀那个女人,不过后来据说,为了保住家族,那名女子嫁给了另外一个家族的嫡长子。”

    “真是……”织田义信等人听完之后,均无语了。是应该说这两人同样的傻呢?还是同样的二呢?

    “擦,如果是我的话,先把女人抢过来啊,任务目标什么的,管他去死啊。”织田义信心中鄙夷的想着,随后抬头向场中看去。不看还好,一眼看去,织田义信差点想一刀砍死多罗尾光俊。因为在场中,这两位顶尖的忍者竟然依然对视而立,不断对骂着,不时揭一揭对方的老底。

    好吧,天晓得明明是两个忍者众的人,为啥能够知道对方这么多的秘密呢?难道这就是忍者收集情报的真正实力?

    而另外一边,百地三太夫等人也是一脸蛋疼的看着场中,显然对于事情变成这样的发展,他们也是没有想到,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劝阻。

    这时,织田义信和百地三太夫互相对视了一眼,均看出了对方眼中透露的讯息,“和我无关!”

    就在众人都不知道怎么收场的时候,忽然场中情况剧变,只见多罗尾光俊和藤林保丰正对骂得欢腾,忽然两人同时将手中的短刀甩向了对方。随即,又同时甩出了一连串的手里剑。而目标,竟然都是对方脖子上的那块木牌。

    “卑鄙!”

    “无耻!”

    两人躲过对方的攻击后同时骂道。

    “尼玛,你们两个是在干屁啊?”两边的围观群众心中同时想着。如果不是此战实在是事关重大,而且虽然没有提出来,但显然,这种1v1的比试是绝对不允许其他人上前的或者中途换人的。不然的话,恐怕两边早就将这两个丢人丢到家的家伙抓回去了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围观群众的怒火,接下来多罗尾光俊和藤林保丰终于不再扯淡了,两人脚下一点,就向对方冲了过去,手中短刀划过一条刁钻的弧线,就像对方脖子砍去。与此同时,原本空着的手也多了一把苦无,向着对方的木牌就丢了过去。

    “这两个家伙串通好的?怎么招式都一模一样?闹呢?”织田义信心中愤慨的想着。他并没有见识过这个时代的忍者单挑,但怎么想,也不可能两人怎么打都是一模一样的套路吧?

    不过,不得不说两人打的是相当的精彩,忍者的武技和武士有很大的区别,那就是因为为了方便携带,他们的武器大多非常的短小,也就造成了他们的武技也得配合武器来修炼。所谓一寸短一寸险,双方在极小的空间中不断你来我往着,稍有不慎,显然就不止是木牌会破坏了。

    可惜,在已经彻底想歪的织田义信眼中,两人就是在玩套路,绝对的套路!尤其是看到时间所剩无几后更是如此。“这两个混蛋不会真的因恨生爱,玩起了相杀相爱的把戏吧?”

    “妈的,等比斗结束后,就将这两个混蛋安排在一个房间里,以后出任务也让他们两个一组!”织田义信充满恶意的想着。呃……这小子这么想,是不是太嚣张了?这还没赢呢。

    “时间到!”就在这时,岛左近和另外一名伊贺众的忍者同时喊道。却是为了防止有人做手脚,由他们两人同时去看管那个沙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