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九十四章:学院的小发现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

    以下正文

    大阪城外的学院之中,织田义信站在屋外,静静的看着屋内阿松不断教导着孩童们各种知识。

    “学校啊真是怀念呢”织田义信触景生情,不自觉的想起自己当初上学的日子来。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每次想起当初上学时的情景,织田义信总是黯然神伤,因为他觉得自己上学的时候,那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唉,记得当时,既没有泡过妞,也没有打过架,也就上课睡觉或者逃逃课而已”织田义信心中不断碎碎念着。呃这小子简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到了下课时间了。嘛,学院的上课模式,基本都是织田义信参照自己上学的时候那种模式修改的。只不过比自己那个时候,更长更久了点。

    上六天休一天,每天上半个时辰的课休息一刻钟。从早上8时上到下午17时。不过显然,对于这些学生而言,可不会像织田义信那时不断抱怨上课多辛苦。看看他们在下课时依然捧着书卷不断翻阅,或者两三人在一起不断讨论着上课内容的情况,就知道他们对于这些知识的狂热了。

    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这些学生中,除了奇妙丸等少数几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么全面的教育。要知道就算是武士,也不一定能够获得很好的教育。毕竟不是每个家族,都拥有非常多的藏书和很有空的老师。

    而这里就完全不同了,对于织田义信来说,他非常明白教育的重要性。所以他在建设学院之初,就通过丽璐购买了大量的各种书籍,同时还找伊势神宫、热田神宫以及许多寺院抄录了许多书籍,甚至请这些神官、僧侣来给这群孩童讲课。

    嘛,如果是一般人,那群自视甚高的神官僧侣自然不会理会,但织田义信显然不一样的说。不但不敢使脸色,甚至还主动派遣弟子前来教学。毕竟,虽然他们都是出世之人,但到头来,却也不可能和俗世免去纠葛。

    “主公”阿松走出房间,就看到了织田义信。

    “怎么样阿松,教了这么久,有没有什么想法?比如需要添加什么设施,或者其他什么的。”织田义信笑问道。

    闻言,阿松摇了摇头,“主公,如今这一切已经非常好了,属下知道主公非常重视教育,不过过犹不及,尤其是教育,需要更加耐心一点才行。”

    “好哇,到教师当上瘾了是吧?竟然敢教训起我来了?”织田义信捏了捏阿松的脸蛋坏笑道。

    “属下哪有”阿松羞红着脸扭捏着说道,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房间里面,似乎在担心被自己的学生看到。

    看到阿松这诱人的模样,本来只是顺手而为的织田义信顿时起了戏弄之心,只见他一把抱住阿松,就不断上下其手着。而阿松在挣扎未果后,也只能死死捂着嘴任由织田义信使坏,同时一边瞄着屋内。让她庆幸的是,屋内的学生们似乎仍然沉醉于知识的海洋中,丝毫没有离开的迹象。

    不过织田义信倒也没有太过分,没一会就放开了阿松。又和其聊了一会后,织田义信就打算离开,却被阿松叫住了。

    “主公,属下在教学之中,发现有一名学生天赋非常不错”阿松低声说道,“属下询问了一下,发现他虽然是武士,但其家族一直都名声不显,家族中也没有出过什么知名的武士。”

    闻言,织田义信一脸蛋疼的看着阿松,“阿松,你这是让我挖兄长的墙角?”

    阿松眨了眨眼睛,看着织田义信娇笑道,“主公您到处建设这所学院,难道就没有这个想法吗?”

    “是有没错,可问题是我刚刚才挖过来一个啊!”织田义信无奈的想着。不过,阿松的话倒也是没错,因为他确实在建设学院的时候,就有了挖墙脚的想法。毕竟不断是太阁还是信野,织田家的人才那可是相当的多。

    所以想了下,织田义信还是问道,“哪一个?”

    “就是那个孩子。”阿松指着房间内的一名孩童说道,“他叫做菊千代,乃是美浓堀家家督堀秀重之子。今年13岁,不单单聪慧过人,而且武艺也相当不错,并且对内政外交军事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堀家堀秀重?难道是堀秀政?”织田义信想了想,就想到了这位老兄。说起来,对于这位老兄其实织田义信的印象并不深,因为这个人的出场时间并不是织田义信喜欢玩的年代。所以每次要不然就是统一全国时他还没有出生,不然就是出生时织田义信麾下已经无数的各种90的牛逼家臣了,对于一个四维80多点的人自然不怎么看得上。

    而之所以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织田义信能够想起来,却是因为这小子的名字挺特殊的,尤其他的姓织田义信还总是叫错,查了几遍后,也就记住了这么个人了。

    想到此,织田义信忽然有个疑问,“阿松,这小子都13岁了,怎么还没有元服?”

    闻言,阿松轻笑道,“说起来也是好笑,他的父亲正准备帮助其元服时,正好主公您准备创办学院。您也知道,第一批的学生中,可是有奇妙丸呢”

    “原来如此,那老小子倒是想得挺好。”织田义信轻笑道,随即让阿松将菊千代叫了过来。

    “见过织田大人!”菊千代有些畏惧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在织田家,所有人都知道织田义信是一个很随和或者说很随便的人,可偏偏,对于织田义信,除了他幼时的那些兄弟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敢对其无礼,全部都是毕恭毕敬小心翼翼的,似乎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就会惹来恐怖的祸事。

    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正所谓高处不胜寒,并不是说每一位身居高位的人总是散发着生人勿进熟人勿扰的气场,而是绝大部分的人面对他们时,都会不自觉的变得拘束起来。

    “你叫做菊千代是吗?”织田义信摸了摸菊千代的脑袋笑道,“以后愿意成为我的家臣吗?”

    “小子愿意!”菊千代闻言,立刻兴奋的应道。正如阿松所言,菊千代来学院的目的本来就有些不纯,如今虽然没能达到最初的目的,但显然,成为织田义信的麾下,怎么想,似乎也不会比成为织田家未来少主的陪臣来的差。

    “嗯,等到放假了,就和你的父亲说一下,相信殿下也不会反对的。”织田义信轻笑道。好吧,这小子还是怕了,让堀家父子去找织田信长,到时候织田信长就算有什么不爽,那也怪不到他的头上。

    岐阜城。

    “哈?堀家?”织田信长闻言,歪着脑袋看着身旁的浓姬。可惜,浓姬却还了他一个“我也不晓得”的眼神。没办法,堀家世世代代虽然都是武士出身,可偏偏就没有一人能够崭露头角的,从土歧、斋藤到现在,堀家就守着那么一亩三分地,也怪不得别人不知道他。

    看到浓姬也不清楚,织田信长下意识的就打算答应,不过马上他就反应了过来,看着那名小姓问道,“你刚才是说,堀家的家督希望他的嫡长子成为谁的家臣?”

    “是织田大人,据说织田大人闲时去学院看了看,觉得那名孩子和他很是有缘,所以当即就想将其收为家臣。不过因为堀家乃是殿下的家臣,所以他就让堀家家督堀秀重前来请示殿下。”那名小姓沉声说道。

    “有缘”织田信长听到这个词后,额头顿时冒起了青筋,“有缘个屁啊!义信那个混蛋!一天到晚就知道挖我的墙角!”织田信长不爽的骂道。

    “嘻嘻,谁让你这个家督没有早些下手呢”浓姬颇为幸灾乐祸着。

    “哼!”织田信长冷哼一声,显然对于浓姬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很是不满。可偏偏,他又无话可说,毕竟如果不是织田义信这么一说,他根本连堀家是干嘛的都不知道。

    想了想,织田信长最后还是无奈的答应了,“和他有缘就有缘吧,这个混蛋。去告诉那个堀秀重,就说我同意了。另外让其转告义信那小子,就说让他赶快将学院的规模扩大,别天天盯着我这里挖墙脚!”

    “是!”

    待小姓离去,浓姬看着织田信长娇笑着,“吉法师,你说如果这么下去的话,十年之后,这个学院能够给本家提供多少的人才呢?”

    “嘿嘿,谁知道呢?反正是很多!很多!”织田信长肯定的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