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九十三章:各方反应
    ♂,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最终,鹤千代还是被织田义信要走了,织田信长自然不可能真的耍赖,只是他对于织田义信那一句“此子与我有缘”非常的不满,认为这完全就是不讲理的明抢行为。对此,织田信长表示了严重的抗议。

    可惜,织田义信可懒得理会织田信长抗不抗议,直接就带着小正太鹤千代闪人了。不过,鹤千代毕竟年纪还小,所以织田义信直接将他塞给了吉。

    “吉,他叫鹤千代,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小弟了。”织田义信摸着吉的秀笑道。

    “是。请叔父放心,吉一定会努力帮助鹤千代融入这里的。”吉娇声说道。

    另外一边。

    “你好,我叫坊丸,11岁。”

    “你好,我叫鹤千代,1o岁。”

    两个小鬼互相自我介绍着,然后……就沉默的站在一边不做声了。没办法,坊丸天性就很很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其父的死给他打击到了。而鹤千代嘛,本来他就有一种这个年龄不具备的成熟,更别说突然换了一个环境,怎么可能跳脱的起来?

    随后,吉又和织田义信汇报了这段时间其和坊丸的修业成果后,就准备带着两人离开了。

    “哟,有了新小弟,就忘记了我这个叔父的好了?”织田义信见状调侃着。同时,他的心中也充满了古怪。要知道在之前,吉见到他的时候可都是粘着不放的说,咋今天看起来这么的奇怪?

    其实吉刚才的表现和坊丸或者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吉什么时候在见到织田义信的时候这么正常过?尤其那说话的语气,如果不看人的话,织田义信还会以为是哪家的小公主呢。

    闻言,吉看着织田义信笑道,“吉当然不会忘记,但就是因为如此,吉才要更加的努力,不然又如何成为叔父大人的家臣呢?”

    “呃……”织田义信闻言,看着吉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不晓得为啥,忽然觉得脑袋很痛。他如何听不出吉话中的意思,显然是依然没有放弃成为他的女人这个想法。而且不但没有放弃,看模样,似乎还变得更加坚定了。

    “奶奶的,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怎么了解吉的情况,咋就变成这样了呢?”织田义信看着吉那坚定的眼神郁闷的想着。

    而看到织田义信愁眉苦脸的模样,吉却笑了,“叔父大人,您等着看吧,吉一定会成为您身边最重要的那个女人!”吉握了握小拳头说着,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别愣着,要走了。”坊丸推了推身旁还在愣的鹤千代,就跟着吉离开了。

    而鹤千代反应过来时,连忙大喊着,“等等我啊!”同时飞快的追了上去。

    “尼玛,看来这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啊……”织田义信心中无奈的想着。

    他对于吉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感情,可看吉那个样子,似乎也很难改变她的想法。“要不将她送回岐阜?”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

    呆在大阪城和织田义信等人一起生活,虽然当初是织田义信的意思,不过如今早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实际上当初离开那古野的时候,谁都没有去想吉要不要返回岐阜,直接就帮她收拾行李就过来了。仿佛,她本来就是这个家庭中的一份子一样。

    不过,这个念头在织田义信的脑海中出现不到一秒钟,就被他直接甩到外太空了。他是不晓得这么做织田信长和浓姬会怎么说,但他却知道,吉肯定会恨死自己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织田义信自己都觉得,如果这么做的话,他自己都无法原谅他自己。

    想了半天,他也没有想到什么好主意,只能无奈的放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吧。”织田义信如此安慰着自己,只是,他咋就不明白,就是因为他总是这样想事情,才会让这件事情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5月,今井宗久代表界町会合十人众献上了献金两万贯,同时又以私人的身份献上了名茶器松岛。而对此,织田信长自然大喜,不但任命今井宗久为界町的调停人和监督者,更是暗示他不久之后,织田家就会改变税收政策。

    5月1o日,织田信长将柴田胜家转封至观音寺城,同时将丹羽长秀转封到了佐和山城。两大重臣全部被转封到了近江附近,让家中许多家臣隐隐察觉,织田信长似乎有了移居的想法。

    不过,那显然是之后的事情了。随着时间的过去,织田上洛的消息传遍了天下。无数豪雄为之震惊,顺便感慨三好家的无能。

    甲斐。

    “织田家上洛成功了吗?”武田信玄淡淡的说道,完全听不出他到底是高兴还是其他什么情绪。

    “是!不过奇怪的是,将军却只封赏了织田信长界町、草津町、大津町派遣代官的权利而已。”内藤昌丰沉声说道。

    “呵呵,这有什么奇怪的,肯定是织田信长那小子不接受将军其他的封赏。”武田信玄闻言笑道。

    “有赏赐却不要?真是古怪的家伙。”山县昌景自言自语道。

    对此,武田信玄并没有解释,但他心中却在暗暗警惕着,“为了不受到将军的制约而拒绝了官职吗?织田信长的野心看来并不仅仅只是上洛而已……”

    想到此,武田信玄忽然对武藤喜兵卫说道,“喜兵卫,你前往京都一趟,替我拜会一下将军,同时告诉他,武田家一直都是幕府的忠臣!”

    闻言,武藤喜兵卫看了武田信玄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属下明白了。”

    随后,武田信玄看向内藤昌丰问道,“上杉家那边的情况如何?”

    “自从其从川中岛撤退后,就一直没有动静。”

    “这样啊……”武田信玄闻言想了想后,说出了一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话来,“派人去告诉幸隆,让他负责和上杉家议和!只要上杉家同意,本家可以让出越中!”

    “什么?!”闻言,所有人全都震惊的看着武田信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一切。

    “主公!不可啊!本家和上杉家乃是死敌,有怎么能……”马场信房连忙劝道,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武田信玄打断了。

    “乱世之中,只有利益,没有死敌!”武田信玄环视着众人大声说道,“继续和上杉家为敌,对于如今和今川、北条同时开战的本家非常不利。而且未来本家的唯一目标,就只有消灭今川家。为此,只能和上杉家议和!”

    说完,不待众人开口,武田信玄再次说道,“本家第一次和上杉家作战时,已经统治甲斐一国,同时攻下了信浓。而那个时候,织田家不过只是尾张下四郡一个小势力而已。如今整整过去了13年,本家的势力依然只有甲信两国,而织田家呢?坐拥美浓、尾张、三河、伊势以及近畿绝大部分领地……”

    闻言,所有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再也没有人提出反对的意见了。毕竟他们也明白,如果继续同时和上杉、北条、今川开战的话,那么最好的结果,就是成为织田家的附庸吧。

    骏府城。

    “父亲大人,您知道吗?织田信长上洛成功了。”今川氏真看着今川义元的牌位低喃着。

    “父亲大人,昔日那强大的三好家,在织田家的1o万大军面前,几乎是不战自溃。如果其来进攻本家的话,孩儿又该如何抵挡呢?”今川氏真低声问道。

    月山富田城外。

    昔日这座天下闻名的坚城,此时正被毛利大军团团包围着。从去年到现在,毛利大军足足将这座坚持围困了一年多的时间。如今,在毛利元就亲自施计,让尼子家家督尼子义久杀死了重臣宇山久幸父子后,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已经69岁高龄的毛利元就坐在本阵之中,遥望着不远处的月山富田城,心中不断回忆着自己于尼子家之间的事情。在得知破城在即后,他就亲自来到了这里。因为他希望用他的双眼,看到自家的部队攻破月山富田城的画面,就好像当初攻破大内家的本城且山城一样。

    “主公……”一个声音将毛利元就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通良啊……有什么事情吗?”毛利元就淡淡的问道。

    “是,刚才得到情报,织田家已经击败三好家,扶持足利义昭成为新任将军,正式成为了近畿的新霸主。”口羽通良沉声说道。

    “哦?那个尾张大傻瓜吗?”毛利元就闻言淡淡的说道,眼神中却一下子从涣散变得锐利起来。这一刻,他不再是陷于回忆中的老人,而是西国之雄,毛利元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