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九十二章:此子与我有缘
    ♂,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交出手中的月票、推荐票以及各种各种吧!^_^

    以下正文

    美浓,岐阜城。

    “你就是伴长信?”织田信长坐在上首淡淡的看着跪在下方的伴长信。

    “小人正是!”伴长信有些紧张的说道,虽然来的时候就已经幻想过拜见织田信长时的各种情况,但真的见到了织田信长,那种让他有些不寒而栗的威压还是让他很是措手不及。

    “真是怪物一般的君臣啊……”伴长信心中惊恐的想着。早先在见到织田义信的时候,伴长信就被织田义信所震惊住了,因为他直到见到织田义信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存在。

    这一点是相当不可思议的,因为忍者本来就非常善于发现隐藏起来的人,更别说伴长信这种高手了。随后,伴长信更是诧异的发现,织田义信给他的感觉,竟然和那些毫无威胁的普通平民一样。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就是织田义信的实力,早已经超出伴长信的感知范围了。而要知道,就算是昔日冢原卜传,也不曾给伴长信如此的感觉。

    正想着,织田信长的声音将他拉了回来。“从今天起,你和你的手下就是我直属的忍者众了。”织田信长淡淡的说道。

    “是!”伴长信闻言立刻应道。随后,织田信长就让他退下了。

    “真是想不到啊,甲贺众就这么简单的降服了,本来我还以为会和你来一场忍术大战呢~”织田信长看着织田义信笑道。

    “切,就算有,也是我单方面虐他们好吗?”织田义信自吹自擂着,随后,他又向织田信长报告了多罗尾光俊的事情。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不爽的说道,“这小子太糊涂了,难道我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吗?!真是……搞得便宜了你小子。”呃……织田信长不爽的点是在最后那句话吗?

    “嘿嘿,没办法,谁让我长得帅呢?”织田义信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脸得瑟的说道,“而且还有一件事情,今井宗久他们通过丽璐来找我了。”

    “哦?他们找你了?怎么,想让你帮他们说说好话?好多省点钱?”织田信长点燃了一根雪茄,一边抽着,一边笑问到。“怎么样?你小子肯定趁机敲了他们不少钱财吧?”织田信长闻言大笑道。

    “喂喂,我是那种人吗?”织田义信没好气的反驳道。

    “难道不是吗?”织田信长斜着眼看着织田义信,用表情肯定的告诉了织田义信答案。

    看到瞒不过去,织田义信点了一根雪茄,一脸得意的说道,“恭喜你,你猜对了!一杆名为日本号的名枪。正好左近一直没有什么好枪,就给他了。”

    “……”织田信长闻言,久久无语,半响后,才无奈的说道,“你小子的脸皮是越来越厚的了啊。不但拿了人家的东西,还这么直白的告诉我,这样真的好吗?”

    “切,有啥不好的?不要白不要嘛~”织田义信撇了撇嘴说道,“反正好听话我也帮他们说,至于你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贱人啊!”织田信长看着织田义信那一脸理所应当的模样,憋了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行了,你小子别扯这些没用的了。我就不相信你真的打算将现在的交易税一直执行下去。”织田义信深吸了一口雪茄,看着织田信长轻笑着说道。

    闻言,织田信长也没有否认,反而好奇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怎么,你这笨蛋难道又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听到这话织田义信顿时就不乐意了,“什么叫做笨蛋?我只是不怎么喜欢动脑子而已……”织田义信为自己辩解着。不过显然,他的话根本不可能改变织田信长对他的看法,这一点他也深知。所以他只是嘟囔了这么一句,就说起了自己的想法。好吧,其实也不全是他自己的,还有一些丽璐对于交易税的看法。

    “我觉得,目前的交易税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不公平。虽然看起来都是只收一成,但各个行业的收入本来就不同,对于利润高的行业,一成或许没有什么,但对于利润低的,很可能这一成就让他们没钱赚了,最终,只会造成物价的提高。”织田义信侃侃而谈着。

    闻言,织田信长轻笑道,“说得不错,看来你确实成长了非常多呢。那你说说,应该怎么做比较好?”

    看着织田信长那一脸揶揄的表情,织田义信顿时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不是有想法了?干嘛还要问我啊?”不过虽然这么说,但织田义信还是回答道,“按照行业来区分是最基本的,比如首饰这种成本比较低的,完全可以收高一些。而诸如米、盐这种生活基本需求品,我觉得可以低一些……”

    织田义信蛋疼的搜刮着脑中所有和商业税收有关的东西,可惜上辈子他对于这玩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甚至他连最基本的个人所得税都不知道如何去计算。不过还好,织田信长可是这方面的高手,很快,新的税收体系就在他不断的推敲中逐渐成型。

    不过,真正能够执行的税收政令显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搞定,还需要仔细琢磨一番才可以。所以织田信长也只是将脑中的想法大概整理了一番后,就停了下来。

    随后,两人又聊了一番后,织田义信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我想要个人。”

    “要人?怎么?你小子现在还缺家臣吗?”织田信长闻言古怪的问道。

    “那倒不是,不过是在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孩,觉得相当不错呢~”织田义信随口乱扯着。

    “哦?让你都觉得不错?谁啊?”织田信长更加古怪了。

    “是一个名叫鹤千代的孩子,乃是作为普省家的人质被送过来的。”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蒲生家的人质?”织田信长闻言回想着,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织田义信说得是哪个孩子。毕竟当时除了近江的诸多家族外,还有近畿的许多家族也送来了人质,他又怎么可能一个个的看过去呢?

    所以,织田信长也没有细想,直接就点头说道,“既然你觉得不错,那就送你了。来人,去把蒲生家的人质带过来。”他也知道织田义信特别喜欢年纪幼小的孩子,像其如今的家臣中,很多都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所以,他也没有多想,就直接答应了。

    “嘿~谢啦~”织田义信随口说道,倒也没有什么激动的情绪,毕竟此时名将什么的,已经对他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如果不是今天碰上了,他还真想不起来这么一个人来。不过,既然碰上了,那就没有道理不要,是不?

    不多时,小姓就带着一名孩童快步走了进来。

    “蒲生家鹤千代,见过织田殿下,见过织田大人!”鹤千代拜伏在地上恭敬的说道。声音不亢不卑,抬起头来,表情镇定,看不出任何的慌乱。

    “不错!不错!你今年多大了?”织田信长见状赞叹了一声后问道。

    “回殿下,小子今年10岁了。”鹤千代恭声说道。

    “10岁了吗?真是不错的孩子啊~不过10岁,就能够如此的沉稳……”织田信长闻言再次赞叹着。要知道以如今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的声威,一般的家臣看到他们经常连大气都不敢乱喘,就好像之前的伴长信一样,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不小心做错什么,惹得两人生气。

    而随后,织田信长更是考校了一番鹤千代,结果更是让织田信长满意。虽然有些地方鹤千代回答的很是幼稚,但绝大部分的问题,他回答的都非常的不错。尤其让织田信长欣赏的一点是,鹤千代回答的那些,很多都是他自己思考的,而非别人教的。

    “真是一个好孩子啊!不如……”织田信长刚想说些什么,一旁的织田义信连忙阻拦道,“喂喂,我怎么觉得你要说一番很危险的言论呢?刚才可是说好了,鹤千代归我了!”

    闻言,织田信长却露出了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反问道,“哈?有吗?”

    “当……然……有……了……”织田义信咬牙切齿的说道。虽然他对于名将什么的,已经没有刚来的时候那般狂热,可就算如此,他也不可能让到手的名将给飞了吧?

    “你记错了,当时我只是随口应了一声而已。”织田信长决定耍无赖了。他倒也不是真的要和织田义信抢鹤千代,只不过想逗逗织田义信罢了。

    “不行,你明明答应了!而且,此子与我有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