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八十六章:劝降甲贺众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不得不说,如今不管是伴长信还是多罗尾光俊,都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理由很简单,内部问题被望月千代女发现了,这让他们在这场谈判上处于绝对的下风。因为一旦两位因降服之后的地位争夺起来,那么最终受害的,只会是自己和甲贺众。

    毕竟他们如果要战胜对方,在降服之后依然做主甲贺众的话,那么必然要抛出一些属于自己或者其他上忍的利益。可如果这么做的话,自己的损失暂且不提,其他上忍又会同意吗?如果他们因此闹出什么事情的话,最终肯定是自己倒霉。

    嗯?既然如此,那为何两人不拒绝呢?嘛,这也很简单,因为如果他们其中一人拒绝,而另外一人却同意的话,自己岂不是死得很冤?

    而且严格说来,从织田家上洛成功之后,伴长信和多罗尾光俊就都有了降服的想法。甲贺众从很久以前就和伊贺众不一样,因为领地小,家族多,他们不得不为了生存,不断依附在某某大名麾下。

    从最早的细川、三好到现在的六角,甲贺众总是不断的随着局势的变化而选择着自己的主家。而如今,在织田家上洛成功之后,显然,又到了甲贺众变更主家的时候了。

    嘛,虽然这么说来,似乎有些让人不耻,但对于甲贺众来说,又有什么比生存下去更加重要的事情呢?虽然他们也拥有属于自己的领地,但甲贺郡区区数万石的产出,又能够供养多少人呢?更别说忍者了。

    更加重要的是,甲贺众虽然号称和伊贺众齐名,但实际上从忍者数量到各种资源,他们根本和伊贺众没有办法比拟。之所以拥有如此的名气,不过是因为他一直跟随着近畿统治者,自然名气很大了。当然,历代甲贺众的头目,实力都是非常的高绝。

    所以,伊贺众凭借着自身的实力以及绝对有利的地形,可以不理会那些大名,但甲贺众,就没有这个底气了。而之所以在织田家上洛后他们并没有立即投靠,一方面是想织田家主动派人前来,毕竟这种事情,被动的那方总是有些条件可以讲的嘛。另外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多罗尾光俊和伴长信两方势力正对抗的正激烈呢,哪有功夫理会其他事情。

    结果,就造成了如今这个尴尬的局面。为了自身的利益,两人谁也不愿意先开口,只能保持沉默。可偏偏,这么沉默下去,似乎也不是一个办法。

    嗯?既然如此,为何两人不将望月千代女杀死?以他们的手段,虽然弄成其是被三好或者其他敌对势力杀死的情景,恐怕也不是很难吧?如此一来,就可以拖延一下时间,尽快找办法解决内部问题。

    嘛,两人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可问题是,来人不是普通的武士,而是望月一族的忍者,而且在伴长信和多罗尾光俊两人的判断下,望月千代女的实力虽然没有他们强,但也不会逊色太多。这种忍者,会在一个多林多山的地方被敌对势力的残党杀死?说出去谁会信呢?!

    届时,甲贺众不但得不到想要的时间,更会引来灭族之祸。虽然甲贺众没有望月千代女的资料,但他们却有织田义信的资料。像望月千代女这么一个大美人,不但是家臣而且还是忍者,织田义信会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吗?显然不可能!

    沉默了片刻,看够好戏的望月千代女开口打破了沉默,“两位,这么沉默下去,似乎也不是个办法吧?不如先听在下一言如何?”

    闻言,伴长信和多罗尾光俊连忙应道,“望月大人请讲。”

    “相信不用在下多言,两位应该也能了解甲贺众和本家之间的差距。之所以本家并没有像对待三好家那样立刻出兵,只不过是因为本家殿下考虑到甲贺众的特殊性,所以希望能够将你们收入麾下。”望月千代女沉声说道。

    说完,看着依然沉默的两人,望月千代女再次说道,“不久前,本家殿下将收服甲贺、伊贺两大忍者众的任务交给了在下的主公……”说道这里,望月千代女停了一下,看了一眼多罗尾光俊两人。果然,在他们两人的脸上,她看到了她想看到的表情。恐慌……和畏惧!

    人的名树的影,织田义信能够闯出如今这个修罗殿下的称号,肯定不可能光靠吹。何况忍者的主业就是收集情报,哪怕六角父子没有下达这么一个命令,对于周边诸国势力的调查,也是他们必须做的事情。而织田义信的情报,在他们这里可不要太多的说。

    有些人,越是了解你就会感到越发的恐惧,这句话用来形容织田义信真的一点都不过分。在甲贺众调查的情报中,织田义信拥有无敌的武勇,麾下部队更是所向披靡。而且最重要的是,织田义信对于敌人,似乎从来就没有什么太多的耐心。

    三河一向一揆、攻略伊势、再到平定大和国,织田义信对于不愿意降服的敌人,从来都只有一个对策,杀。这种敌人,如何不让多罗尾光俊两人感到畏惧?尤其他们也非常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织田义信的对手。

    心中充满了得意和自豪,望月千代女此时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现在的感觉了。虽然她对于甲贺众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望月一族被赶出甲贺众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呢。可从小就在家族备受欺压的环境中长大的望月千代女,显然非常享受如今这种欺压别人的感觉。

    要知道如今她面对的,可是天下两贺之一的甲贺忍者众啊。“难怪费南德大人和竹中大人那么喜欢去劝降别人,原来感觉这么好……”望月千代女心中暗想着。

    不过,她并没有得意太久,因为一名出色的忍者总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两位,在下并不是想要威胁你们,不过如果两位拒绝了这次的劝降,那么主公是不会再给你们第二次机会的。”望月千代女冷声说道。

    “这……”多罗尾光俊和伴长信闻言,顿时一脸的无奈,“有这么劝降的吗?”两人心中悲催的想着。只是形势比人强,两人面对强势的望月千代女,或者说是其背后的织田义信,却也没有别的选择。

    多罗尾光俊两人对视了一眼,均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嘛,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了。毕竟甲贺众又不是没有换过主家,在灭族和降服这两个仅有的条件选择下,其实并不怎么费脑筋。

    就在这时,伴长信忽然说道,“望月大人,在下从心里愿意降服织田家,不过甲贺众的情况比较特殊,像如此重大的决定,必须召集所有上忍一同决定才可以……”

    “嗯?!”多罗尾光俊一脸诧异的看着伴长信,不懂其为何这么简单就同意了。“此时望月千代女还没有说降服之后织田家打算如何对待我们,伴长信这个老狐狸为什么就直接答应了?”多罗尾光俊脸色难堪的想着。

    不过,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他太久,只听望月千代女冲着伴长信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还请伴上忍派人将他们请过来。不过在下的主公说了,只接受甲贺众的无条件降服……”

    “这个自然!自然!”伴长信应了一声,随后就消失在了房间内。而一旁的多罗尾光俊听到两人的对话,顿时醒悟过来。

    “妈的,果然是老狐狸,猜到织田义信肯定不会让我们讲条件,所以干脆就直接降服了。”多罗尾光俊想着,就打算起身起来。

    他已经完全猜透伴长信的想法了,就算直接降服,总比被灭族强。而且甲贺众中,肯定有些上忍对六角家是死忠的,这种人正好可以让伴长信刷些功绩出来。如果到时候多罗尾光俊的人再跳出来试图袭击望月千代女,那就再好不过了。

    只是,多罗尾光俊刚起身,就被望月千代女喊住了,“多罗尾头目,还请留步,在下有一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闻言,多罗尾光俊也只得重新坐了下来说道,“望月大人请讲。”

    “在下看伴上忍和多罗尾头目,似乎有些矛盾……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头目这个位置呢?”望月千代女相当直接的问道。

    “不错,伴上忍一直希望在下能够退位,将头目的位置还给他。”多罗尾光俊也很光棍。或许是知道此时再去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干脆就向望月千代女解释起来,

    闻言,望月千代女顿时笑道,“既然如此,多罗尾头目不如率领族人投靠在下的主公如何?”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