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八十四章:猴子和秃子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将军御所。

    木下秀吉正一脸无聊的表情靠坐在走廊上,他成为将军家与织田家之间的联系人,已经有几天了。本来,他幻想过可能会发生的各种情况以及应对方式,也有过各种的担忧,可现实……却让他无比的蛋疼。

    因为……不但他所想所担忧的事情没有一件发生,甚至……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好吧,这几天来,足利义昭几乎天天往朝廷御所里面跑,每天不是和天皇在商讨什么,就是和公卿们进行各种风雅聚会。而这种情况,木下秀吉显然是不可能跟去的说。以至于这段时间一来,他几乎天天都呆在将军的御所中无所事事。

    另外,各种电视中那些拿木下秀吉身份做文章,试图赶木下秀吉离开的狗血事情,如今也并没有出现。嘛,其实也不难理解,毕竟木下秀吉就算身份再怎么低微,那也是代表着织田家的使者。如果将其赶走的话,那不是在打织田信长的脸吗?

    就算那些久居御所的公卿们脑子再怎么不正常,也不可能不明白织田信长如今的地位和势力吧?更别说织田家现在可是朝廷和幕府最大的金主。

    “唉……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算被主公责骂也要拒绝这个差事……”木下秀吉嘴里碎碎念着。嘛,他当然知道织田信长派他前来的目的,自然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传个话而已,监视足利义昭这位新任将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可如今……

    “无聊啊……”木下秀吉叹了口气。

    虽然在成为武士后,他跳脱的性格已经改变了很多,但……这整天无所事事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要知道在尾张或者美浓的时候,虽然他地位不高,但可每天都非常忙碌的说。木棉秀吉,就是他创下来的名号,更是被誉为米五郎左的接班人。嗯?米五郎左是谁?丹羽长秀!

    好吧,这所谓的接班人,不过是一群想要讨好织田义信的家臣们弄出来的噱头而已。嗯?讨好织田义信为啥会去捧木下秀吉?很简单,他们都是平民出身啊。而且据某个小道消息传,织田义信似乎在木下秀吉刚刚加入织田家时,有特别照顾过。

    嘛,传闻,从来就是这么一点点的传开,从真变假再到离谱。可偏偏,还是有人会去信。好吧,扯远了。

    就在木下秀吉一脸无聊的望天时,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明智大人?您怎么来了?”木下秀吉热情的说道。

    “木下大人,我是前来拜会细川大人的。”明智光秀客气的说道。虽然他的地位似乎比木下秀吉高,但其对于其他同僚却依然非常的客气。不得不说,单就素养着一块,明智光秀礼仪素养这一块,明智光秀完全可以成为所有武士的楷模。

    “原来如此,不过您来得不巧,细川大人和将军殿下前去拜会天皇陛下了。”木下秀吉笑道。

    “这样啊,那可真是遗憾。”明智光秀笑道,随后古怪的看着木下秀吉问道,“木下大人,我听您的腔调,似乎……”

    闻言,木下秀吉顿时尴尬的搔了搔脑袋,“哈哈~只是觉得有趣,所以就学了两句。”他自然不可能说实话,因为他是对自己的身份感到自卑,所以才学习的京都腔,希望能够让自己显得不那么低贱。

    说起来,虽然因为织田义信的出现,织田家的诸人并没有对同是平民身份的木下秀吉如同历史上那般的鄙夷。但偶尔流露的轻视之意,却还是存在的。毕竟,木下秀吉和织田义信相差的实在太大了。

    织田义信从小就是织田信长的跟班,在其还没有继承家督之时就已经跟随在其身边了,所以从地位上来说,织田义信在织田家家臣中,虽然不是资格最老的,但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在他的上面。

    而最重要的,则是织田义信所有的功勋都是通过战争获取的。武士最为崇拜的是什么人?自然是在战场上勇猛无敌的无双猛将了!而且织田义信不单单在战场上所向无敌,单挑的剑术,他也先后击败了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等知名剑客。如此战绩,就算没有成为织田家的一门众,也无人敢小看他。

    可木下秀吉,那就差了许多了,除去功绩基本是依靠内政所得,唯一一次战争上面的功劳,还被许多人认为其只是走了好运。而最重要的是……好吧,木下秀吉长得太丑了……虽然这不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但许多时候,同样的事情,织田义信去做和木下秀吉去做,众人绝对是两种评价。

    深深的看了木下秀吉一眼,明智光秀很容易就猜到了他的想法,毕竟关于木下秀吉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不过,明智光秀并没有说破,反而坐在了木下秀吉的身旁笑道,“既然如此,木下大人,不如我们两个用京都腔交流一番如何?正好我也在学习呢~”

    闻言,木下秀吉顿时大喜,“真的吗?在下一直都觉得学得不太像,如果能得到明智大人的指点,那是再好不过了。”

    笑了笑,明智光秀就坐下来和木下秀吉用京都腔交流起来。开始,还是一些日常琐事,不过随后就慢慢深入到了织田家的内政军事外交等方面,毕竟他们是武士,话题很难离得开这些。

    随着交谈的深入,明智光秀忽然发现木下秀吉对于政务和外交有着相当独特的理解。他说得很多地方,明智光秀自己都未曾想过。顿时,明智光秀就对木下秀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可是很清楚木下秀吉的出身,一介平民,没有道理懂得这么多啊。

    两人越聊越开心,越聊越投缘,良久之后,明智光秀绝对在将军御所这里闲聊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就邀请木下秀吉去喝酒。对此,木下秀吉自然不会不同意了,要知道他可是非常难得才碰到这么一位愿意和自己聊这么久的人。

    与此同时,甲贺郡小川城。

    “织田家的使者?”多罗尾光俊闻言冷笑道,“难道织田信长觉得我们甲贺忍者会以为畏惧其势力,而将主公父子交出去吗?”

    “是啊,忍者岂能因为惧怕敌人的势力而背叛主家?头目,不如将这使者挖去双眼、砍去双手送还给织田家如何?让那暴发户明白,我们甲贺忍者的决心!”一名脸上拥有数道刀疤的男人冷声说道。他名叫鹈饲孙六,乃是甲贺忍者众中的上忍之一。

    说起来,一般家族的忍者集团很少有很明确的分级,基本上就是一个头目带着一群的手下,人在多点,也就任命一个小队长而已。而甲贺和伊贺却不是如此,他们有着很严格的分级制度,除了头目之外,还有上忍、中忍以及下忍。

    下忍,自然是忍者众中最为底层的人了,他们多数实力不济,有些则是因为太过于年轻或者没有立下什么功勋。这类人,一般只是执行一些简单的侦查任务。

    中忍,则是经验丰富或者实力高超的忍者,这些人主要执行所有困难甚至是危险的任务。而不管对于甲贺还是伊贺众,为数众多中忍都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中坚力量。甚至可以说,每一个中忍拉出去,都可以作为一方大名的忍者头目。在忍者圈中有这么一句话,一个强大的忍者,不一定是中忍。但一名中忍,却一定是一名强大的忍者。由此可见,中忍的实力了。

    而上忍,实际上和中忍的实力并不一定谁更高一些,因为上忍只有各家家族的族长才能够担任。而同理,头目也只会在上忍中产生。所以向甲贺众有五十三家家族,所以就有五十三名上忍。当然了,其中肯定有些人的实力比不上中忍,但规矩,就是如此。

    听到鹈饲孙六的话,另外一名上忍附和道,“我觉得孙六说得对,而且不单单要告诉织田信长我们的决心,还得给他一个教训,让他再也不敢小看我们甲贺众!”又一名上忍开口说道,他名为杉谷善住坊。

    “呵呵,怎么?老哥你打算出马?”闻言,鹈饲孙六笑道。杉谷善住坊乃是一名铁炮达人,据说能够用铁炮射落天上的飞鸟。

    “好了,我想,我们还是先见一见这位使者吧……”多罗尾光俊淡淡的说道。

    “头目?!”鹈饲孙六和杉谷善住坊闻言诧异的看着多罗尾光俊,显然他们有些不理解自家头目的行为。

    “放心吧,我自有打算……”多罗尾光俊摆了摆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