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八十三章:明智光秀的顿悟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13??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今天就这一章,6k长文。嘛,懒得分章了~囧

    以下正文

    织田义信在御所之内春风得意,另外一个人,则为了心中的迷茫苦恼不已。

    “兄长!嫂子!我回来了!”话音一落,一名身形高大长得颇为俊秀的男子就走了进来,却是明智光秀的弟弟明智秀满。“嗯……好香啊,嫂子又做什么好吃的了?”明智秀满闻着屋内的香味,瞬间跑到了厨房,只是刚伸手,就被熙子一把将他的手打掉了。

    “都说了多少次了,你现在已经是夫君麾下的家臣了,是一名真正的武士,不要总像个小孩子似的。”熙子无奈的看着一脸馋样的明智秀满,可惜,明智秀满同学的目光依然聚集在锅里的美食上。

    “再忍一下吧,等你大哥回来就开饭。”熙子白了明智秀满一眼说道。

    “嗯?兄长还没有回来吗?”明智秀满闻言古怪的问道,此时早已经临近黄昏,按照道理,明智光秀应该早就回来了才对。

    “他说有些事情想不通,想要出去走走。”熙子叹息着。

    “想不通?”

    “嗯。”熙子点了点头,“或许是因为这一年连续换了三个主公吧……”明智光秀并没有和熙子以及明智秀满说过自己的烦恼,不过天天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多多少少也能猜得到一点。虽然,这一点距离真相,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闻言,明智秀满搔了搔脑袋,“这有啥想不通的?织田殿下乃稀世明君,成为他的家臣,兄长的才能才会有用武之地啊。”

    “这么说,你很看好织田殿下?”熙子闻言问道。

    “呃……不应该算是我看好吧?这不明摆着呢吗?织田家在织田殿下的统帅下,从区区尾张一地成为了现在天下间最强大的势力。不管怎么说,都比那有眼无珠的朝仓义景和那傲慢的将军强多了吧?”明智秀满嘀咕着。

    好吧,对于朝仓义景和足利义昭,明智秀满可是充满了怨念的说。毕竟在他的眼中,这两位根本就没有给他的兄长明智光秀施展才华的机会。而织田信长呢?这才加入织田家多久,织田信长就任命明智光秀为京都守备的长官。就算明智秀满并不懂得什么政治,却也明白这个位置的重要性。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明智秀满的偶像织田义信,是织田信长的家臣。嘛,从一介忍者的养子最终成为织田家头号家臣,坐拥伊势一国的封地,被天下称为修罗的无双武士,无论是战争还是个人比试,均未尝一败。只要想想,明智秀满就激动的不能自已。

    闻言,熙子点了点头,“既然如此,等下你兄长回来后,你就劝劝他。”

    听到熙子的话,明智秀满顿时缩了缩脖子,“嫂子,算了吧,我哪里敢劝兄长大人啊……”

    闻言,熙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可怎么办啊……”

    嵯峨野,一座不起眼的小寺院。这里的主持妙鸯师太坐在走廊处,正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聊着天。那名老人看样子60岁左右,但从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听起来,身子骨相当的不错,他不断灌着酒,却丝毫不见醉意。

    “妙鸯师太,一位自称是明智十兵卫光秀的武士想要见您。”一名尼姑快步走过来低声说道。

    闻言,妙鸯师太还没有开口,那个老人倒是笑道,“哦?是十兵卫那小子?我记得……他现在应该是织田家的家臣了吧?”

    “呵呵,您倒是还没有糊涂啊~”妙鸯师太闻言笑道。

    “哈哈,那是当然了!我可是赤兵卫大爷!”赤兵卫大笑道。

    不一会,明智光秀就缓缓走了过来,他错愕的看着赤兵卫,随后连忙快步走了过来,“明智光秀见过赤兵卫大人!”说完,又对妙鸯师太恭敬的说道,“见过大师。”

    “哈哈,什么大人不大人的?现在我不过就是一个隐居在此的老头子而已。”赤兵卫闻言大笑道。

    “那么明智大人,不知您找老尼这个出家人,有何要事呢?”妙鸯师太倒是直奔主题,虽然明智光秀算是她的子侄辈,不过早已经远离红尘的她,却也不希望红尘俗世太过于干扰她。

    闻言,明智光秀连忙将自己的苦恼说了一番。好吧,他是真的有些钻进死胡同出不来了,只好前来求助了。妙鸯师太未出家前名为万阿,乃是斋藤道三前往美浓之前的妻子。而赤兵卫,更是斋藤道三身边的重臣,可以说是看着明智光秀长大的,对于他们,明智光秀自然不需要隐瞒什么。

    只是,听完明智光秀的话,妙鸯师太还没有说话,赤兵卫却再次大笑起来。

    “十兵卫啊,这就叫做聪明人的烦恼!”赤兵卫笑道,灌了一大口酒后说道,“昔日主公曾经说过,你小子不适合成为大名,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闻言,明智光秀楞了一下,显然没想过斋藤道三竟然曾经这么评价过他。不得不说,这对于依然没有对继承斋藤道三梦想和野心的明智光秀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看着明智光秀那微微颤抖的身子,赤兵卫怪笑道,“怎么,不甘心?”

    沉默……半响之后,明智光秀才恭声说道,“没有什么甘心不甘心的,主公确实没有说错。自从离开美浓已经数年,但在下依然还是一事无成,从这一点看,在下确实没有成为大名的才能。”

    只是,听到明智光秀的话,赤兵卫却不断的晃着脑袋,“不对,你说得完全不对!”

    “十兵卫,论学识武艺,就算比起信长他们,你也不会逊色多少。”赤兵卫说着又灌了一口酒,斜着眼睛看着明智光秀问道,“既然如此,你知道主公为何依然说你没有成为大名的才能吗?”

    “这……”明智光秀被赤兵卫的话有些绕晕了,只能无奈的说道,“还请赤兵卫大人解惑。”

    而一旁,妙鸯师太也帮腔道,“赤兵卫,你这老头子就别再绕来绕去的了,在这样的话,老尼可就要……”

    话还没有说完,赤兵卫顿时慌张的说道,“老板娘,您现在可是出家人啊,怎么还能威胁人呢?!”啧啧,看他那表情,显然有什么小辫子被妙鸯师太抓在了手里。至于老板娘……嘛,却因为赤兵卫当年一起和斋藤道三在妙鸯师太的油店干活,只不过斋藤道三干着干着,就变成了老板……

    闻言,妙鸯师太掩嘴轻笑道,“呵呵,出家人自然不能威胁别人,赤兵卫你又不是外人,想当年你在老尼的店里……”

    “啊……哈哈哈……”看到妙鸯师太似乎打算掀老底,赤兵卫连忙干笑了两声,立刻转移了话题。

    “十兵卫,其实你也不用不服气,主公之所以这么说,却是因为其早就看穿你,根本就没有一颗霸者的心!”说到最后,赤兵卫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霸者的心……”明智光秀看着赤兵卫低声念叨着,隐约有了一丝明悟。

    “不错,霸者的心!”赤兵卫吧唧了一下嘴,随后搔了搔头有些尴尬的说道,“不过老实说,我也不晓得主公这所谓的霸者之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以前虽然我曾经好几次追问过,但他就只是不说。还说就算和我说了,也只会让我徒增烦恼而已。”

    “呵呵,那你这不是白说了吗?”妙鸯师太闻言笑道。

    “哈哈~是吗?”赤兵卫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摇了摇头,妙鸯师太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或许这些年来,对于赤兵卫老不正经的性格,她也早就习惯了吧。随后,她转头看向站在那边心事重重的明智光秀轻声说道,“明智大人,虽然老尼不懂得武士的世界,但却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庄九郎大哥的事情。或许,你听过这些之后,可能会有所领悟。”

    妙鸯师太口中的庄九郎大哥,就是斋藤道三出仕斋藤家前的名字。或许是因为斋藤道三最终也没能旅履行和妙鸯师太的承诺,又或许是因为其他的一些事情,总之,他完全不承认斋藤道三就是她的庄九郎大哥。

    闻言,明智光秀连忙说道,“师太请讲。”

    “怎么说呢?老尼虽然不知道那斋藤道三究竟对于霸者之心是怎么解释的,但在老尼的眼中,庄九郎大哥却是一个只要坚定了目标,就绝对不会放弃的人。”妙鸯师太低声说着,她抬头看着天空,脸上满是怀念的神色,或许她虽然出家了,但从始至终,都无法忘记那位在她生命中,占据着所有地位的男人吧。

    “老尼刚刚认识庄九郎大哥时,他还不过只是一介浪人。后来成为了老尼的丈夫后,虽然他在经商方面有着罕见的才能,但却从来没有忘记他最早的梦想……后来虽然因为某些事情,他从美浓又回到了京都,但他依然没有对自己梦想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妙鸯师太缓缓说着,“拥有绝对不会动摇的信念,或许这就是庄九郎大哥所言的霸者之心吧……”

    “绝对不会动摇的信念嘛……”明智光秀不断的念叨着这句话,忽然想起曾经听说过的一件事情。那还是浓姬出嫁之前,因为斋藤道三有意思和织田家联姻,所以派耳次前往查探织田信长的情况。

    不久后,耳次回报,将织田信长的各种傻瓜行为说了一番,还说织田信长经常念叨着,自己未来会成为统治天下的男人。那个时候,所有听到的人都当作是一个笑话,他自己也是如此,都认为尾张的大傻瓜果然名不虚传。可斋藤道三闻言后却没有笑,只是淡淡的说道,最少,他敢将这个想法说出来……

    如今回想一下,织田信长当时在说出这个梦想时,在尾张也肯定受到了许多的嘲笑。如果当时他不能坚持,而是因为诸人的嘲笑最终选择向现实妥协放弃自己的梦想,那么他还有可能会有如今的成就吗?

    “或许,只是我太过于软弱,总是无法坚持下来吧……”明智光秀心中暗想着。

    这时,赤兵卫走到明智光秀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光秀啊,其实你小子也不用天天纠结这个纠结那个。这世间许多事情,又怎么可能全都由得你呢?就好像主公他,虽然他天天都将天下挂在嘴边,可实际上最终他也不过只是拿下了美浓一国而已。”

    说到这里,他忽然感叹的叹道,“再看看织田信长那小子,如今已经上洛成功,天下,似乎已经在向他招手了。真是……不服老不行啊~”说着,赤兵卫再次灌了一口酒。那落寞的表情,似乎在感叹岁月催人老,再厉害的人,终究还是会被时代淘汰。

    可惜,他的这个逼装得很失败,因为他忘记了,旁边有一个随时会吐槽的妙鸯师太在。

    “赤兵卫啊,老尼记得你从以前到现在,就从来没有过行的时候吧?虽然老尼不知道你在美浓的情形,不过在老尼的店里,你似乎除了吃饭吃得多之外,可没有那件事情能够做得好的呢~”妙鸯师太说到最后,忍不住掩嘴轻笑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老板娘,我哪里除了吃饭多就不会其他的了?”赤兵卫闻言,顿时大声为自己辩解着。可惜,憋了半天,他也没说出自己还会干啥。最后,他只得苦笑道,“老板娘,您就饶了老头子我吧。”

    说完,他似乎生怕妙鸯师太又说些什么,连忙看向明智光秀说道,“十兵卫啊,人生在世,有很多时候,不如糊涂一点的好。因为人太聪明了,很多时候只会像你这样自找麻烦。”顿了顿,赤兵卫又灌了口酒叹道,“对于你的事情,老头子也帮不了你太多。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点建议。”

    “赤兵卫大人请讲。”

    “如今你身为织田家的重臣,听说织田殿下还让你负责京都的守备。这不单是信任你,也是你的一个好机会。努力发挥出自己的才华,让天下人知道并记住你明智光秀。到那个时候,你再去考虑自己的梦想也不迟。”赤兵卫大笑道。“而且说不定到了那个时候,你的烦恼早已经消失了呢~”

    闻言,明智光秀浑身一震,连忙恭声说道,“多谢赤兵卫大人指点。”

    好吧,虽然赤兵卫的话并没有解决明智光秀的迷惑,但却着实让他清醒了过来。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对于未来和自身的迷茫,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心情处理京都防务的事情。如果这么下去的话,不说什么梦想和野心了,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织田信长换下来了。

    明智光秀一直认为自己拥有天下少有的才能,如果因为自己的心态问题做不好织田信长派下的任务而被撤换。那么别人怎么想、织田信长会怎么处置他暂且不说,单单他自己,就无法原谅自己,甚至会成为他一生都无法原谅的耻辱。

    看着明智光秀离去的背影,赤兵卫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的小辈们,可是真不让人省心啊。”

    “哦?那赤兵卫大人您当年……”妙鸯师太意有所指的看着赤兵卫拉着长腔。

    “哈哈!老头子又说错话了!”赤兵卫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摇了摇头,妙鸯师太没有理会赤兵卫的搞怪,反而看着天空淡淡的说道,“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天下能够在织田家的治理下,重归和平呢。”

    “是吗?”赤兵卫应了一声,同样抬头看着天空感叹着,“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主公是最开心的了,毕竟……织田殿下可是主公钦点的继承人啊……”

    “继承人?”妙鸯师太闻言,看了一眼赤兵卫,随后又转头看了看天空,用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低喃着,“庄九郎大哥还是这么喜欢说大话呢~”

    闻言,赤兵卫楞了一下,随后恍然大笑道,“哈哈!还真是呢!嘿嘿,等我再见到他的死后,一定要将这句话告诉他!”

    入夜,明智光秀在京都的居所。

    吃完饭后,明智光秀就开始看起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没有心情去看得京都防备汇报,不远处,熙子一边洗着碗筷,一边看着明智秀满那边。

    “快去!”熙子用嘴型示意着明智秀满。

    “可是……”明智秀满显然不是太愿意去劝说明智光秀,毕竟在平时,他对于他这位族兄可是相当畏惧的说。

    “快去!”熙子这次加上了眼神威慑。好吧,一边是敬畏的兄长兼主公,一边是管饭的嫂子,明智秀满最怕谁呢?嗯……这一点似乎毫无疑问的说。犹豫了一下,明智秀满就磨磨蹭蹭的向明智光秀走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明智光秀转头看来,就看到明智秀满那一脸犹豫的模样,顿时笑道,“修满,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兄长我啊?”

    说着,不待明智秀满开口,明智光秀就自顾自的说道,“嗯……是不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说起来,你今年已经31岁了吧……唉,都是因为愚兄,导致你到现在都未娶妻生子,叔父若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估计会骂死我吧?”

    明智光秀自嘲着,随后拍了拍明智秀满的肩膀笑道,“说吧,是哪家的姑娘?只要不是公卿的女儿,其他的兄长都会努力帮你促成的!”

    “这……”明智秀满长大了嘴巴,一脸悲催的看着明智光秀,他怎么都想不到事情竟然会这么发展。“我明明是来劝说兄长的啊,怎么如今反而被逼婚了呢?”明智秀满心中在嚎叫着。

    作为织田义信的粉丝之一,明智秀满也同样喜欢流连于花丛之中,对于结婚这件事,一直都没有太多的想法。好吧,主要是这位老兄一直觉得结婚的话,他以后就很难这么自由了。其实,这也不算是个例,比如织田义信麾下的前田庆次,也是到现在都没有结婚的主。

    见状,明智修满连忙转头看向熙子,希望自己的这位嫂子能够救自己脱离苦海。可惜,熙子听到明智光秀的话,竟然直接跳反了,“秀满,你兄长说得对!你也老大不小了,不早点结婚生子,又怎么对得起你的父亲呢?”

    开了话头,这对兄嫂顿时围着明智秀满就是一顿唠叨,而明智秀满却是哭都哭不出来,“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最后,明智光秀看到明智秀满似乎真的没有看上哪家姑娘,直接说道,“这样吧,熙子,你是女人家,这方面也比较擅长一些,帮秀满挑一下。选好了,我负责上门提亲。”

    “放心吧夫君,我肯定给秀满找一个最好的妻子,免得他天天出去喝花酒。”熙子娇笑道,哪里还有之前愁眉苦脸的模样。

    倒不是熙子忘记了一开始的目的,只不过他从明智光秀和明智秀满之间的对话中,忽然发现自己的夫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迷茫。既然如此,她自然不会再让明智秀满帮忙劝说了。虽然她不知道明智光秀是因为什么才想通的,不过既然想通了,那就让它直接过去好了。

    于是,明智秀满就这么简单的被卖了。可怜的他直到躺,还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亲爱的嫂子会突然间跳反。当然了,他更多的还是在怀念和向自己美好的过去告别,因为他看得出来,自己的兄长和嫂子,这一次可是玩真的。

    隔天,明智光秀一大早就出门了,浪费了几天的时间,明智光秀要在今天将它们全都补回来!虽然自己的梦想和野心依然没有着落,但明智光秀却已经决定先做好眼前的事情。

    “赤兵卫大人说得对,如果连眼前之事都做不好,又有什么资格去想未来的事情呢?”明智光秀心中暗想着,“不如,先定一个小目标,成为本家的国主,然后再去考虑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