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七十九章:战国版青梅煮酒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12??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吃过晚餐,织田义信就来到了织田信长的房间。

    “光秀那小子怎么样了?”织田信长喝着小酒叼着雪茄,一脸惬意的说道。上洛成功,让他此时的心情无比的舒爽。虽然他也知道,在上洛之后,才是织田家真正困难的时刻。不过显然,这个时候理应放松一下才对。

    织田义信曾经对他说过劳逸结合的理论,虽然那不过是织田义信为了不干活扯出来的歪理,但在织田信长看来,刨去织田义信那些扯淡的话,还是有许多可取的地方的。

    闻言,织田义信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怎么办?迷茫着呗。唉,以前咋就看不出来这小子这么容易迷茫呢?”

    “那是因为你之前和他相遇的时候,他还在蝮蛇的麾下呢。”织田信长闻言笑道,“光秀是个难得的人才,但却顶多只是治世之能臣,而不是乱世之枭雄!如果不能当臣,那么他自然就会感觉无法适从。”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织田义信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说,你小子自从听到这两句话后,怎么就那么喜欢用呢?”说完,他又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你觉得还有谁算是乱世之枭雄?”

    “怎么?你小子想和我青梅煮酒论枭雄?”织田信长闻言大笑道,但眼中却露出了浓浓的兴趣。

    “你小子三国看多了吧?而且是英雄不是枭雄!”织田义信无语的看着织田信长。自从织田信长不晓得从哪里掏出了一本三国演义后,几乎每天都要翻上那么一两遍。

    “怎么?!你小子不情愿?!”织田信长见状,顿时撸起袖子瞪着织田义信,显然有一种你要是敢不配合演出,就给你一顿好果子尝尝。

    “好吧好吧……”见状,织田义信只能无奈的应了一声,随后回忆了一下台词,又想了想能够提出来的人物,随即一板一眼的说道,“甲信武田家,赤备闻名天下,名臣数不胜数,应该算得上是枭雄。”

    好吧,虽然织田义信很想变成英雄,可看到织田信长那模样,也只能默默的改了台词。

    “哼哼,那头老虎如今能不能打下骏河都不知道呢,而且其毫无信誉,这些年来几乎全靠甲斐金山支撑着军备,用不了多时,都不用别人去攻打,就会自己灭亡了。”织田信长摇头晃脑的说道。

    “擦,不应该是冢中枯骨吗?”织田义信无语的看着织田信长,不过想了想,他还是继续念叨着,“越后上杉,身为关东管领,家督上杉谦信更是天下人为之叹服的军神。应该,算得上枭雄吧?”

    “切,上杉谦信虽然总是打着大义的旗号,可这些年做的那些事情……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罢了。而且其虽然是关东管领,但与北条家结盟后,关东群雄只要不傻,就不可能继续跟着上杉家。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啊……”织田信长喝了一口酒后,痛快的说道。

    “那相模北条,自北条早云一代开始经营关东,如今大有一统关东的势头,当为枭雄!”织田义信闻言,撇了撇嘴后说道。

    “哈哈!一个遇到强敌就只会所在乌龟壳里的家伙,算得了什么枭雄?!”织田信长闻言大笑道。

    “那……西国毛利,不过数万石的领地起家,周围强敌环绕,更有大内、尼子双雄鼎立。而现如今,其已经消灭了大内家,尼子家也犹如风中残烛,毛利家更是将势力延伸到了九州和四国,当是枭雄!”织田义信想了想说道。

    “嗯,毛利元就确实是枭雄之姿,不过却算不上当世之枭雄,其年岁已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逝世,已经是过时之人了。”织田信长点了点头,但还是否认了织田义信的说法。

    闻言,织田义信无奈的看着织田信长,“那你说如今天下,谁人算得上当世之枭雄?”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织田信长顿时得意的站了起来,拿出腰间折扇“唰!”的一声打开。

    “天下大乱……群雄并起……”织田信长用一种能剧的腔调唱着,“但要数当世之枭雄……”随着唱词,织田信长身子微侧,左手在前五指张开,持折扇的手在后,看着织田义信大声唱到,“当然是要数我织田信长……莫属了!”

    “你妹!”织田义信一口酒直接就喷在了织田信长的身上,“我说,你那乱改的唱词是什么鬼啊?!这个姑且不谈,按照青梅煮酒的台词,最后的世之枭雄人选不应该是你和我吗?我呢?!我呢?!”织田义信大声抱怨着,显然对于织田信长不按照常理出牌很是不忿。

    “你?”织田信长擦了擦身上的酒渍,一脸不屑的说道,“你算哪门子的枭雄?”说着,织田信长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后不屑的看着织田义信鄙夷道,“不单单算不上枭雄,而且连治世之能臣也算不上。”

    “哈?!”织田义信撸起袖子脸色不善的看着织田信长,显然这小子如果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绝对不会介意让其见识一下自己竞争乱世枭雄或者治世能臣的资本。

    只是,看到织田义信的模样,织田信长却只是一脸无所谓的坐下来,一边吞云吐雾着,一边鄙夷的看着织田义信问道,“那你自己说,你算的上枭雄吗?”

    “这……似乎算不上吧……”织田义信想了想,摇了摇头。虽然他并不是很理解枭雄这个词的定义,不过参考一下那些被冠上枭雄名号的大神们,哪个不是割据一方图谋天下的主?而织田义信呢?他可完全没有真正考虑过这些。

    嗯?外海那些事情?嘛,那不过是织田义信随着本能去做的事情,他自己虽然想过去会一会欧罗巴的海上强国,但显然,那也不过只是想想而已。如同织田信长这样有计划有目标的去争霸天下的行为,织田义信可是从来没有的说。他更多的,只是随着本能,又一茬想一茬罢了。

    “那你算是治世能臣吗?”织田信长再次问道。

    “算不上。”这一次,织田义信连想都不用想了,毕竟在他看来,治世能臣怎么也得是内政达人吧?而他如今虽然能够处理一些事务,但如果没有李华梅等人的辅助,那估计一个伊势国,就能让织田义信崩溃了。

    “这不就结了?”织田信长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

    “擦!还真是如此!”织田义信无语的抱着脑袋,显然这个试试有些打击到他了。

    只是,还没等织田信长看够笑话,织田义信却又摇了摇头,一脸不爽的看着织田信长说道,“或许我确实两个都不是,但我却知道,我能够成为另外一种人。”

    “什……什么人?”织田信长紧张的问道,他从织田义信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

    “那就是将世之枭雄按在地上狂揍的人!”织田义信大吼一声,直接就扑向了织田信长。

    “别打脸啊!”织田信长顿时惨叫起来,可惨叫声还未消失,眼眶就中了织田义信一拳。

    “我要告诉阿浓!”织田信长见状,立刻搬出了大靠山。

    “哼!不打脸就不打脸!”织田义信闻言,收回了只距离织田信长另一只眼眶不到1厘米的拳头,随后就在织田信长的身上一顿乱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衣衫不整的重新做好,再次喝酒抽烟扯起蛋来。如果不是织田信长黑了一只眼眶,恐怕被人看到的话,别人还会以为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除了君臣、兄长妹夫之外,还有另外一层不为人知的亲密关系呢。

    “对了,之前进攻六角家的时候,六角父子逃入了甲贺。”织田信长抽了一口雪茄后,淡淡的说道。

    “甲贺?那个和伊贺齐名的忍者之乡?”织田义信闻言应道。

    “不错。”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六角父子肯定不会甘心六角家这么灭亡,不过甲贺郡的地形多山多林,又是忍者聚集之地,派大军去进攻,事倍功半不说,还很有可能失败。”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应道,“不错,那种地形最为适合忍者作战。”说道这里,织田义信看向织田信长,“你是打算让我去进攻甲贺?”

    “不错,你虽然以武艺闻名天下,但我可知道你小子的忍术比我麾下的那些忍者加起来都强。这种事情,你不去谁去?”织田信长喝了口酒,理所当然的说道。

    “嗯,那倒也是。”织田义信也没有否认,在他看来,进攻甲贺的话,舍他其谁?不过,在听了织田信长的话后,织田义信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既然要进攻甲贺的话,干脆伊贺国也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