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七十八章:光秀同学又迷茫了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界町、大津町、草津町,这三个町镇均是近畿最为繁荣的商业町。而代官,则是幕府负责这些地方政治、商业、军事的长官。可以说,如果织田信长获得了这三个町镇的代官任命权,那么就表明这三个町镇将彻底落入织田信长的手中。

    织田家以商业起家,从织田信秀到织田信长,两任家督都非常明白金钱的重要性。所以,织田信长对于这三个町镇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嗯?既然这三个町镇在近畿,那么织田信长直接打下来不就行了?又何必搞得这么麻烦?但常年和商人打交道的织田信长很清楚,用武力能够带来的财富只是暂时的,想要长久的获得大量财富,只能通过和商人合作的方式。

    对于织田信长这个请求,足利义昭在得到了细川藤孝的保证后,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好吧,刚刚继任将军一职的足利义昭,显然并不懂得派遣代官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虽然细川藤孝给他上了很久的课,但显然,那些课程更多的,还是针对目前幕府局势来教导的。

    “呵呵,我们的将军殿下看来还挺天真的嘛,竟然还想要将本家彻底绑死在幕府上。”离开御所,织田义信就忍不住嘲讽起来。

    “看不出来,你小子越来越成熟了呢~”织田信长撇了一眼织田义信打趣道。

    “那是,毕竟我现在可是本家的战神,肯定得有战神的风范!”织田义信闻言得瑟道。

    一路回到落脚的宿屋,织田义信就将自己和松永久秀会面的情形详细的告诉了织田信长。“兄长大人,我觉得松永大人此举,是要告诉兄长您,他绝对会遵从本家的政令,不会再有二心。”

    “哦?我还以为你会认为松永久秀只是向告诉我,他的目标只有大和一国呢。”织田信长挑了挑眉笑道。

    闻言,织田义信白了织田信长一眼,没好气的应道,“我有那么笨吗?!如果松永久秀真的只想要大和一国,那他根本不需要和三好三人众翻脸。”

    “不错。”织田信长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松永久秀此人有极大的野心,所想的可不可能只有区区大和一国。”

    “既然这样,那你还同意松永久秀的降服?”织田义信闻言好奇的问道。此时可不比历史上的织田家,就算没有任何势力的帮忙,织田家上洛依然是不可阻挡。所以,根本不可能是为了减少上洛的阻碍。

    闻言,织田信长自信的大笑道,“有野心,可是好事啊!如果一个武士连向上爬的野心都没有,那他又能有什么能耐呢?”说完,织田信长忽然看了织田义信一眼,“你小子这个变态除外!”

    “一边去,我啥时候没野心了?”织田义信不满的嘀咕着,不过却也从织田信长的话中,了解到他对自己的自信。虽然他并没有直说,但话语中的潜意思,却非常直白的告诉了织田义信。如果一名主君连一个有野心的家臣都控制不了,那他也没资格去谈称霸天下了。

    随后,织田信长就招来了明智光秀、丹羽长秀和木下秀吉。

    “光秀,京都的防备和与朝廷的联系就交给你了。”

    “是!”明智光秀应了一声后,又有些疑惑的问道,“那将军那边……”

    “呵呵,不要太贪心啊。”织田信长轻笑道,随后转头看向木下秀吉,“猴子,和将军的联系就交给你了!”

    “什么?!”此言一出,包括藤吉郎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织田信长。好吧,这里当然不包括织田义信了。倒不是他知道这个人选肯定是木下秀吉,而是他压根就不在乎谁来担任这个职位。

    “这……主公,属下是不是……不太合适啊?”明智光秀尚未说话,木下秀吉就有些惶恐的说道,“属下认为,这份差事还是由明智大人一同兼任吧……”

    木下秀吉的话虽然听起来似乎有些没志气,毕竟这个差事可是非常重要的说,这小子却自己打起了退堂鼓。可严格说来,他倒也没有说错,因为出身平民的他,虽然这些年作为武士干得还不错,但显然,作为负责织田家和将军家之间联系的中间人,不管从礼仪还是身份上,木下秀吉显然不那么合适。

    闻言,织田信长直勾勾的看着木下秀吉,语气平静的问道,“这么说来,你是觉得光秀更加适合这个差事喽?”

    “哈!有好戏看了~”织田义信见状,心中顿时窃笑着。好吧,这小子是完全看热闹不怕事大啊。

    “这……这……属下……”木下秀吉显然也看出织田信长的怒火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大声说道,“属下领命!属下一定会做好这件事情的!”

    “哼!”闻言,织田信长冷哼一声,不满的说道,“猴子,你记住了,你到了那边,代表的是本家!是我!千万不要做出什么无礼之事,更加不要让本家受辱!”

    “是!”羽柴秀吉虽然不懂织田信长为什么会这么说,不过还是立刻答应了下来。

    “光秀,你有什么问题吗?”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后,随后看着明智光秀问道。

    “属下没有意义,木下大人作为将军家与本家的联络人,非常的合适。”明智光秀淡淡的说道。

    明智光秀看不出织田信长的目的吗?自然看得出来。因为织田信长刚才就已经非常直白的告诉了他们。代表织田家,代表织田信长,而且还不能让织田家受辱。可木下秀吉的身份呆在将军将,明智光秀用脚指头想都会猜到会发生些什么。要知道足利义昭在成为将军后,身边可不在只有细川藤孝那么几个人了。

    那些人可都是高高在上习惯了傲慢对人的传统公卿高家,又怎么可能给木下秀吉什么好脸色看呢?虽然明智光秀和木下秀吉并不是太熟络,但在加入织田家后,他着实将织田家上上下下的家臣们观察了一番,对于木下秀吉,明智光秀到还是比较清楚的,毕竟这个人长得很难忽视不是?

    总的来说,此人属于绝对终于织田信长的家臣,虽然刚才他表现的有些不堪,但明智光秀知道,如果将军家真的有人羞辱了织田家,那木下秀吉绝对会立刻给他们好看的说。

    “借着木下大人,以此来告诉将军殿下,就算其成为了将军,那也只是因为织田家让他成为将军吗?”明智光秀暗想着,心中忽然又开始迷茫了。

    好吧,明智光秀真的是一名非常非常容易迷茫的骚年,或者说他根本不像织田信长等人那样,拥有一个坚定的目标。

    从一开始,明智光秀的目标是跟随斋藤道三,成为一名治世之能臣。后来在斋藤道三死后,他又希望能够继承斋藤道三的梦想和野心。如今,则变成了希望成为复兴幕府的功臣。

    可以说这一路走来,明智光秀总是不断的在修改自己的人生目标,不过仔细瞅瞅,似乎都是因为现实的残酷让他发现之前定下的目标根本不可能实现,最终,他选择了逃避。

    而如今,虽然明智光秀被足利义昭抛弃了,并成为了织田信长的家臣。但他的内心,还是隐隐还是没有放弃帮助幕府复兴的念头。而如今,织田信长的话显然证明了其对幕府的态度,那就是傀儡!织田家只需要一个傀儡幕府而已。

    “光秀,你小子在想什么呢?”一个轻佻的声音将明智光秀惊醒过来,回神看去,却发现织田义信正蹲在自己的身边怪笑的看着自己。

    “主公他们呢?”明智光秀傻傻的问道。

    “早就离开了。”织田义信撇了撇嘴说道,“顺便告诉你,主公让长秀那小子负责修建二条城,作为将军的居城。”

    “哦……”明智光秀闻言,恍惚的应道。

    见状,织田义信无奈的搔了搔头,他忽然发现,明智光秀这小子竟然还没有对幕府死心。“光秀,你要明白,足利幕府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管是不是织田家,都不可能让足利幕府恢复往日的权势的。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不展露你的才能,就只有在主公的麾下才可以办到!”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明智光秀又想起了之前织田信长对他说的话,和现在织田义信说得多么的相似啊。

    看到明智光秀默不作声,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事情,说白了还是得靠自己。如果明智光秀真的绕不出这个弯子,那织田义信也无可奈何。毕竟,他可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