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七十七章:抵达京都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就在织田义信和松永久秀每天闲聊,等着织田信长的大军开拔时,武田家那边又有动作了。

    虽然身后安部元真的部队一直不远不近的吊着武田军,但对此武田信玄压根就没有理会,回到踯躅崎馆后,他就立刻率领大军出征武藏。至于今川家,只留下了大将马场信房负责应付。因为在他看来,今川家根本不敢进攻武田家。

    也正如武田信玄所料,朝比奈泰朝和安部元真见状并没有进攻,而是停留在一个随时可以安全撤离又能威胁到踯躅崎馆的位置呆了下来。

    19日,武田军正式抵达武藏国,开始迎击北条军。只是虽然被今川军牵制了一部分兵力,但武田信玄的野战水平着实超出他攻城水平太多太多了,尤其北条家的人数也不占有优势。

    只是很遗憾,武田信玄最终并没有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因为正当他准备一举击败北条家时,甲斐传来了急情,却是今川家再次向甲斐加派部队,马场信房见状,也不敢托大,只能派人前来汇报武田信玄。

    “呵呵,今川氏真……很好!以前真是小看你了!”武田信玄冷笑道,手中的书信直接被他捏成了一团。

    武田信玄撤军了,不过为了应付北条家,他留下了内藤昌丰和2000部队。见状,本来就已经很疲惫的北条军随即就撤离了武藏。消息传来,安部元真两人也跟着撤离甲斐回到了骏河。

    今川家胜利了?!几乎所有人全都没有想到,可仔细研究一下,却发现武田信玄输得一点也不冤。因为从头到尾,都是因为武田信玄太过于小看今川家才导致这个结果。不然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在明知上杉、北条会出兵的情况下,还敢进攻骏河呢?

    但所有人也同样知道,虽然今川家确实没有如同众人预想的那般彻底衰败,但也远远比不上今川义元的全盛时期。所以武田家第二次进攻骏河,将是迟早的事情。唯一需要猜测的,就是武田家究竟会如何搞定上杉和北条。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最少,如今武田家究竟怎么面对如今的局面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自然是织田上洛了!

    在足利义昭抵达近江后,织田信长就立刻挥军向京都进发。同时,派人传信织田义信率军前往京都。

    20日,京都。

    “那就是织田家的大军吗?”

    “听说有10多万人啊……”

    “这么多?织田家有这么强大吗?”

    无数看热闹的平民们站在街道的两旁,从京都町口直达御所前方。他们都想看看打的三好家毫无还手之力的织田家到底是什么模样,当然了,更加重要的是想看看这个新的统治者。

    “啧啧,看看这些人的眼神,完全没有把我们当作他们新的领主啊。”织田义信左顾右盼了一番,对织田信长打趣道。为了赶时间,他直接单骑前往了京都,总算在织田信长抵达京都前,与其回合。

    “呵呵,京都的主人总是在不断的更换,而且在那些人的统治下,京都的人们也从来没有真正的过上好日子。如此一来,又怎么可能会对那些领主产生什么归属感呢?”织田信长闻言笑道。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颇为感慨的说道,“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战乱,最为苦难的就是这些社会最底层的人了。”

    “哈哈,说得对!你小子,总是莫名其妙的能够说出这等至理名言来~”织田信长大笑道。

    “什么叫做莫名其妙啊?”织田义信闻言不爽的说道,“没事多看看书,尤其是明国的那些书~”

    “哈?看书?!啧啧,我还以为你小子的眼睛里只有女人呢。”织田信长闻言嗤笑道。

    一阵乱侃,终于抵达了御所,此时,山科言继早已经等候在此。

    “织田大人,足利大人,请随我来吧。”山科言继轻声说道,看向织田信长的眼神,充满了感慨。

    说起来,山科言继和织田家颇有缘分,昔日他到处奔走为朝廷募捐,就在尾张呆了数日。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还年幼的织田信长。可就算织田家击败了今川家时,他也没有想过昔日那个乡下小鬼,竟然能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闻言,织田信长看了看一旁一脸好奇的织田义信,忽然对山科言继说道,“能带个随侍进去吗?”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足利义昭和山科言继同时古怪的看着织田信长。要知道他们即将是去觐见天皇,可不是去见什么地方大名或者普通的公卿。带个随侍?这不是闹呢吗?

    只是,足利义昭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如今一切都没有成为定局,而且以后他想要统治天下还得依仗织田家的臂助。所以他默默的站在那边,装作没听到的模样。

    而山科言继则有些为难的看着织田信长,和足利义昭一样,他也不想得罪织田信长。虽然这个天下是天皇的天下,但谁都知道,天皇的日常生活可少不了地方大名的支持。如今京都已经处在了织田信长的掌控之中,虽然织田信长不可能做什么大逆不道之事,但稍微克扣或者拖延一下献金,就足够朝廷受得了。

    同时,山科言继也明白织田信长说得那个随侍是谁,想到两人的关系,山科言继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真的可以吗?”织田义信颇为激动的说道。好吧,他倒不是对天皇有什么其他感觉,完全就是好奇心在作祟。毕竟和华夏不同,日本的天皇可是非常非常神秘的说。

    “哼哼!感谢我吧!”织田信长得意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

    “切,就算你不说,我想见天皇,找个时间潜进来不就是了?”织田义信小声说道。

    闻言,织田信长歪了歪脑袋,“也是啊。”

    好吧,这两位似乎都没有将天皇放在眼里啊。

    沐浴更衣,又等待了许久,终于有不知名的人将他们带到了大殿。只是一进屋,织田义信心中就骂开了,因为屋内竟然有个大大的竹帘,直接就将两边拦了起来。虽然此时那边并没有人,但织田义信用脚指头想,也能知道根本不可能看清天皇的长相。

    “算了,还是晚上偷偷去看一眼吧。”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

    随着仪式的开始,织田义信顿时后悔跟来了,因为实在太无聊了。可偏偏,所有人都是一脸严肃的模样,搞的织田义信也只能板着脸一直看着。好在,这段仪式并不是很久,不然织田义信估计得憋死。

    离开天皇御所。

    “嘿嘿,是不是后悔了?”织田信长看着织田义信那不爽的表情嬉笑道。

    “你小子不会是知道什么,才让我一起跟来的吧?”织田义信语带威胁的问道。

    “那是当然了,所谓有难同当嘛~”织田信长哪里会在乎织田义信的这点威胁?自顾自的大笑着。

    随后,在足利义昭的御所,其以征夷大将军的身份,正式会见了织田信长两人。或许是因为织田信长之前的话,所以足利义昭并没有弄出大名觐见将军的那一套。

    “织田大人,此次多亏了您,才能让我登上将军之位。从今天起,我愿意叫你为父亲!”足利义昭感激的说道。

    “实在不敢当,这些都是在下应当做的事情!”织田信长沉声说道。

    闻言,足利义昭点了点头笑道,“您现在的役职还是尾张守护,从今天起,我封您为副将军!辅佐我一统治理天下!”

    “实在抱歉,在下尚无能力担任副将军一职,还请将军殿下任命更为合适之人担任。”织田信长恭声说道。

    一句话,顿时惊呆了屋中除了织田义信之外的所有人。好吧,严格来说,幕府中是没有副将军这么一个职位的,显然是足利义昭临时安设的。但没有不要紧,这个时候以这种情况提出来,显然,这个副将军的位置,将成为幕府之中,除去征夷大将军本身之外,最有权势的役职。

    而足利义昭显然也没有想到织田信长会拒绝,有些尴尬的看着织田信长,连忙再次说道,“那……管领如何?”足利义昭以为织田信长是觉得这个没有听过的职位不好,才拒绝的。

    “辞让!”织田信长再次说道,这次连理由都懒得给了。

    这下子,足利义昭慌了,毕竟织田信长如此大功,他可以不要,但足利义昭不能不赏啊。

    就在这时,织田信长恭声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请准许在下派遣代官前往界、大津、草津三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