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七十五章:不正常的松永久秀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当阴阳师这个身份出来后,所有人心中的质疑全都灰飞烟灭了,剩下的只有对织田义信的无限崇拜。毕竟,自己的主公竟然能够收一名阴阳师为家臣,这说出去多有面子啊?!更别说这位阴阳师还是晴明的子孙了。

    尤其,当众人得知果心居士还在朝廷的时候是从三位的高官以及朝廷的阴阳头后,一个个更是恭敬的不得了。当然了,这倒不是说前田庆次等人畏惧权势什么的,毕竟如今的朝廷也没有什么权势可言。他们之所以如此的恭敬,却是因为果心居士是真正的博学之人。哈?他们咋知道的?嘛,阴阳头不博学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前面也提过了,这个时代实行的是愚民政策,只是实际上,绝大部分的武士也并不比平民号多少。因为在这个时代,书籍永远是被僧侣、公卿以及那些大势力所掌握。寻常武士想要获得书籍,那么就只能向僧侣公卿购买或者找商人碰碰运气了。

    所以,绝大部分武士可能自己并不懂得太多的知识,但他们对文化人却都是非常的敬重。而阴阳师,不提那些怪力乱神的传说,单单他们的学识,恐怕也只有那些得道高僧能够比拟了。

    对于他们的态度,织田义信虽然略感惊讶,但很快就明白了原因,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学院做大起来。

    在奈良町外休息一晚,织田义信就率军前往信贵山城准备和松永久秀汇合。不得不说,织田义信平定大和国之旅实在是太轻松了,甚至连仗都没有怎么打过。而和他们相比,织田主力部队可就忙碌的多了。

    虽然在攻略六角家的时候,因为提前拉拢了蒲生家等家族,使得六角父子直接弃城逃跑。不过织田信长在等候足利义昭到来的同时,派遣柴田胜家和丹羽长秀二人分别率军攻打三好家的胜龙寺城和芥川城。

    这两座城距离京都都非常的近,虽然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上洛,但织田信长也不会放着这么明显的漏洞不管。

    这一战,算是织田家和三好家的第一次交锋,近畿内外无数豪族势力都翘首以待着,均想看看这新旧霸主的第一次交手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来。可惜,所有人都失望了。

    4月15日,面对柴田胜家和丹羽长秀的猛攻,不管是胜龙寺城的岩成友通,还是芥川城的三好长逸和三好政康,均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虽然勉强守住了城砦,但面对织田家的围攻,似乎所有人都能看到这场战争最终的结果。

    与此同时,一直处于半旅游状态的织田义信终于快要抵达信贵山城了。

    “主公,前方有一骑正在向我军靠近,看旗帜,应该是松永家的使者。”加藤段藏出现在织田义信的身边低声说道。

    “哦?难道是来责怪我军太墨迹了?”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好吧,他何止是墨迹?从伊势到信贵山城,几乎没打一仗,却愣是走了10天。这种速度,任何人心中恐怕都会不爽吧?

    虽然织田义信并不惧怕松永久秀借此搞什么鬼,但他并不是什么蛮不讲理之人,对于松永久秀也没有什么恶感,所以在听到加藤段藏的话后,他就开始琢磨到时候怎么解释这件事情了。

    不多时,一骑就出现在了织田军的前方,待靠近时,那名武士停下来后,就直接翻身下马拜倒在织田义信的面前大声说道,“在下松永家家督松永久秀嫡长子松永久通,拜见织田大人!”

    “尼玛,用不用这样啊?!”织田义信心中无比的蛋疼,本来他心中就有愧,结果松永久秀竟然还派他嫡长子远远的来迎接他,更是施了这种大礼。

    “哎呀,快快请起~不用如此客气啊~”织田义信下马走上前将松永久通扶了起来,“松永大人实在是太客气了,实在不知道让我该如何是好啊。”

    “父亲大人说了,织田大人率军前来支援本家,就是对本家有大恩。而且父亲大人平时就非常的推崇织田大人……”松永久通起身之后就是一顿迷汤灌了下来。好吧,不管是真话假话,最起码织田义信听得是相当的舒坦。

    所谓马匹,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同样一句话,如果由一名名声显赫的人口中说出,那肯定和隔壁张三口中说出大大的不同。就好像松永久通的这番话,如果是松永久通自己说的,那织田义信压根就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但出自松永久秀之口,那就不一样了。

    毕竟,松永久秀虽然干了相当不得了的大事,但怎么说也是闻名天下之人。他的马匹,可是自带相当高的加成呢。

    随着松永久通的引领,织田义信很快就率军来到了信贵山城前。

    “这个老狐狸,还真是……”织田义信无语的看着站在城外的松永久秀以及其身后的众多家臣们,心中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虽然说做戏做全套,但织田义信还是对于松永久秀这么夸张的礼遇有些无法接受,他可不觉得自己值得松永久秀如此来对待自己。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天晓得这位天下极恶这么做是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不过,织田义信显然是忘记了自己如今的声望了。织田家的战神,无敌于天下的修罗殿下,虽然许许多多的人不承认,但却依然已经传遍了天下。毕竟,他的那些传说实在让人惊艳和难以置信了。

    话说回来,织田义信并不认识松永久秀,但却并不妨碍他认出这位大神。毕竟在这种时候,又有哪位不知死活的家伙敢站在他的前面呢?不得不说,他的长相完全颠覆了织田义信心中那刀疤脸的形象。

    待得走到约莫10米左右的距离,松永久秀大笑着迎了上来。“织田大人一路辛苦了,在下先告个罪,此次织田大人率军平定大和国,在下却未能尽一点微薄之力,实在让在下无比汗颜。所以在下准备了一场酒宴以示赔罪,希望织田大人大人有大量,不要责怪在下才是啊~”

    “尼玛,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织田义信无语的想着。没办法,松永久秀的态度已经不用客气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卑微啊!嘛,如果对方是某个地方小豪族,有这种态度自然不足为奇。在之前平定伊势的路上,织田义信不晓得见过多少了。

    可松永久秀是这种小人物吗?不是!而且非但不是,人家还是刺杀了将军,烧毁了东大寺这座有800多年历史的寺院的天下第一大恶人。这种人在面对织田义信时竟然表现的如此卑微,如果织田义信真的觉得是理所应当,那他这些年真的是白活了。

    于是织田义信急忙翻身下马,走到松永久秀的面前客气的笑道,“松永大人万万不要如此,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同僚了,大家共同为主公效力,如此客气岂不生分?”

    “哈哈~织田大人这么说,实在让在下倍感荣耀啊~里面请!”松永久秀大笑道。

    进入宅邸之后,果然如松永久秀所言,酒宴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松永久秀请织田义信坐上首位,对此,织田义信倒也没有推辞。毕竟以他的身份和松永久秀的降臣身份,他坐上首位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织田义信的所有重臣均参加了这次的宴会,而且不过松永久秀除去主宴之外,还在偏厅准备了几个小桌,柳生宗严等人就在那边吃着酒宴。同时,松永久秀还派遣了自己的一名家臣负责招呼他们,自己则带着松永久通留在主宴上招待着织田义信。

    虽然织田义信还想不明白松永久秀到底想要干什么,但他不得不承认,松永久秀这么一搞,实在刷了他不少的好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松永久秀忽然对织田义信恭声说道,“织田大人,在下有一些事情想向大人您请教,不知道大人您……”

    “终于来了吗?”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同时嘴上轻笑着应道,“呵呵,松永大人实在太客气了,帮助新加入的同僚熟悉本家的情况,是所有老家臣应该做的事情嘛~”

    “如此,就先多谢织田大人了。”松永久秀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织田义信见状,示意李华梅等人先行回去休息,就直接跟着松永久秀离开了。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想要搞什么鬼?!”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