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七十四章:庆次也会拉人了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织田义信在那边人财两得,可谓是春风得意。呃……似乎听起来怪怪的。而另外一边,前田庆次则和宝藏院胤荣谈笑正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当柳生宗严带着前田庆次见过宝藏院胤荣后,还没有来记得说出来意,那边宝藏院胤荣就易经双眼放光的看着前田庆次,提出想与其比试的要求。

    嘛,据说高手与高手之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应,就算未曾交手也不相识,却依然能够知晓对方大概的水平。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在柳生宗严的见证下,两人与宝藏院的庭院中不断你来我往着,一个时辰之后,却也没有分出个胜负。

    严格说起来,这两人都没有全力以赴,因为两人的枪术均是大开大合霸道无比,不过前田庆次的枪法霸道中多了一丝狂暴,宝藏院胤荣的枪法中,霸道中多了一丝阴柔。但不管如何,如果两人想要分出个胜负,不下杀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这种比试,又怎么可能下杀手呢?

    “唉,真是想不到啊,前田大人年纪轻轻,枪术却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实在让我这老家伙汗颜啊。”宝藏院胤荣灌了一碗酒后感叹的说道。

    “哈哈,宝藏院大师可千万不要这么说,不然被我家主公听到后,肯定会狠狠教训我的。”前田庆次闻言,大笑着应道。最然嘴巴客气,但他的表情,怎么看起来那么得意呢?

    “主公?莫非是击败了冢原殿下和上泉大人,人称修罗的织田义信织田殿下?”宝藏院胤荣双眼放光的看着前田庆次,整个人忽然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话说,这一两年来,也不知道是三河一向宗的造谣终于生效了,还是因为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消息本来就有很大的延迟性。总之,直到最近一段时间,修罗之名才正式成为了织田义信的称号。当然了,所谓修罗,是诸如诹访胜赖或者敬服织田义信的人所称呼,而那些敌视织田义信之人,则称呼其阿修罗。

    虽然织田义信长得绝对和丑陋沾不上边,但在这些人的口中,织田义信的内心却是相当的丑恶毒辣。

    不过严格来说,如今天下间真正敌视织田义信的,恐怕也没多少吧?当然了,未来的不久,估计就会变得非常之多了。

    “正是!”前田庆次一提到织田义信,眼神中就透露出狂热的光芒。

    “请恕在下冒昧,不知道修罗殿下的武艺和前田大人您比……”宝藏院胤荣闻言顿时激动的问道。

    “呃……在下的武艺和主公是完全没得比的。”听到宝藏院胤荣的话,前田庆次刚才的得意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说实话,在下也不知道主公有多强,因为以在下这些年在主公身边的感觉,除了冢原殿下之外,似乎还没有人能够逼出主公的全力。至于平时在下和主公之间的比试……嗯,在下能撑多久,那只能看主公想要在下撑多久了。”前田庆次说到最后,再次露出了一脸狂热和神往的模样。

    “真的这么强?”宝藏院胤荣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前田庆次,显然对于前田庆次的话有些难以接受。

    而一旁,柳生宗严同样也很难相信前田庆次的话。虽然他已经是织田义信的家臣,但关于织田义信的武艺,毕竟也只是传闻而已。织田义信虽然击败了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但最多也就是比他们两人强一些。能够像对付三岁小儿那般对付前田庆次?他们实在很难相信,毕竟前田庆次的武艺,他们之前可都亲眼看到了。

    看到两人的模样,前田庆次就知道他们不相信,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而不满,因为他也能够明白他们的想法。所以前田庆次看着柳生宗严笑道,“宗严你不用着急,按照主公的习惯,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够见识到了……”

    “那是再好不过了!”柳生宗严兴奋的说道,对他来说,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剑术和家族了,而就是为了这两样,他才拒绝了松永久秀的招揽,转而出仕织田义信。

    闻言,前田庆次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只可惜柳生宗严此时还在想和织田义信比试的事情,压根就没有看到。随后,前田庆次又转头看向宝藏院胤荣,“宝藏院大师,不知道您愿意出仕本家吗?相信以您的武艺,主公肯定会重用您的。”

    闻言,宝藏院淡淡的笑道,“和尚我虽然生性好武,但却也没有出仕的想法。唯一所愿,只是希望能够将自己创造的宝藏院流枪术发扬光大。”

    “原来如此……那在下会将此事转告给主公,如果主公对此感兴趣的话,相信一定能够帮助大师完成这个愿望。”说着,似乎怕宝藏院胤荣不相信,连忙再次说道,“相信大师您肯定知道上泉大人的新阴流吧?如今新阴流已经在各地开设了4、5间道场,弟子数量更是达到了百多人。而这些,都是主公想出来的主意。”

    好吧,看得出来,前田庆次对宝藏院胤荣是相当有好感的,或许是因为他的枪法很对前田庆次的脾气?

    闻言,宝藏院胤荣连忙道谢着,“如此,就多谢前田大人了!”新阴流如今的盛况他自然听说过,在这个时代完全可以说得上是奇迹。毕竟如今大部分的流派传承,都是依靠游历收徒的方式。并不是没有人想过开设道场的问题,但实力不济的,开设道场会被各种人来找麻烦,而实力强大的,却又会被地方势力给盯上。再加上最重要的金钱问题,如果没有织田义信的帮助,根本不可能达到如今新阴流这种地步。

    又过了片刻,前田庆次就起身告辞,待到出门前,宝藏院胤荣忽然叫住了前田庆次,“前田大人,和尚我虽然没有出仕的想法,不过却有一名不错的弟子想要推荐给织田大人。”说着,就唤来了一名少年。

    一眼看去,前田庆次就觉得这小子非常的顺眼。怎么说呢?那满脸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怎么瞅,都和自己小时候很像。

    “前田大人,此子名为可儿才藏,是美浓人氏,很小的时候就随我学习宝藏院流枪术,如今虽然才12岁,却已经是我的诸多弟子当作最强的人。”宝藏院胤荣拉着可儿才藏笑道。

    闻言,前田庆次顿时大笑道,“哈哈,本家主公可是最喜欢才藏这种有天赋的孩子了。请大师放心,才藏跟了本家主公,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那就多谢前田大人了。”宝藏院胤荣说道。

    返回部队所在的位置,看到前田庆次带了个小鬼回来,白木行久顿时投来了古怪的眼神。

    “他是可儿才藏,是宝藏院大师的弟子,准备推荐给主公。”前田庆次被白木行久看得直发毛,连忙解释道。

    “原来如此……”白木行久闻言点了点头,又看了眼可儿才藏后,就不再多言。倒是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两人将有些紧张的可儿才藏拉到了一边,也不知道在嘀咕着啥子。

    好吧,虽然可儿才藏刚才在宝藏院的时候表现的相当淡定,但一个12岁的小鬼,忽然看到两万大军,恐怕再怎么也不可能淡定的了吧?

    直到快入夜的时候,织田义信才带着果心赶了回来。

    一出现,望月千代女就有些哀怨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主公,您怎么去这么久啊?”

    嘛,虽然望月千代女被织田义信任命为女忍的头目,主要负责训练女忍。不过在出征的时候,她唯一的任务就是随侍在织田义信的身旁,暗中保护织田义信。虽然以织田义信的实力,似乎也不需要人保护,不过毕竟是职责所在。所以,不难想象织田义信让望月千代女不用跟着他,自己跑去瞎转悠后,望月千代女有多么的郁闷了。

    “哈哈~以后不会了~”织田义信打着哈哈,随即就转换了话题,“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果心居士,现在已经是我的家臣,同时也是本家的家老,兼阴阳头。”

    好吧,一个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忽然成为了家老,众人心中怎么可能服气?只是就在他们一肚子疑问的时候,就被织田义信最后一句话给震住了。

    “阴阳头?难道这位……这位大人是……”前田庆次等人震惊的看着果心。

    “不错,他是一名阴阳师,而且是上一任土御门家的家督,昔日晴明殿下的子孙!”织田义信昂着头,一脸得瑟的大声炫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