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七十一章:草薙剑被发现了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果心不断的宣泄着他的不满,嘛,天晓得他哪里冒出来的这些不满。不过从他的各种抱怨中,织田义信却得知了许多关于阴阳师的事情。

    现如今,真正正牌的阴阳师,只有在京都御所之中才有,而且还有两家,分别是贺茂家和果心这边的土御门家。这两家,都是经过了很久很久的传承。嘛,怎么说呢?说的直白点,土御门家的先祖,乃是安培晴明,而贺茂家,则是晴明的对头。

    而这位土御门有修之所以跑到这种鬼地方,则是因为其和贺茂家在争夺阴阳头这个位置时失败了。好吧,政治斗争失败后就隐姓埋名吗?简直就是玻璃心啊。

    “唉……想我堂堂土御门家……”果心说着,伸手拿起茶碗,却发现茶碗里早已经空空如也,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将茶都喝光了。

    见状,果心那清秀的脸庞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织田大人,很抱歉,让您听我唠叨了这么长时间的琐事。”

    “呵呵,居士说得哪里话,能够听到关于阴阳师的事情,在下可是很荣幸的。或许这些事情在你眼中只是琐事,但对在下而言,阴阳师可是相当神秘的存在呢。”织田义信闻言笑道,同时也换上了敬称。虽然果心已经隐居,但其毕竟曾任朝廷要职。嘛,而且别的不谈,冲着其是晴明的后代,用一声敬称也没什么的。要知道在织田义信那个时代,阴阳师可是相当火的说。

    闻言,果心笑了笑,随后换成正坐的姿态,很是正式的拜伏在织田义信的面前,“织田大人,在说正事之前,请接受在下的道歉。因为在下的鲁莽行事造成了织田大人的困扰,实在抱歉!”

    见状,织田义信急忙将果心扶了起来,“居士莫要如此。”

    起身后,果心开始解释起来,却原来他在这里隐居后,闲来无事就开始研究其先祖晴明留下的那些书卷。在听闻织田上洛后,果心不晓得哪根筋不对,忽然想预测一下未来的霸主会是谁。于是他就利用晴明留下的方法,运用卜卦以及一些仪式来推算。

    “只是按照先祖的说明,这个方法只会告诉使用者其想要知道的事情,按照使用者的水平高低,或只能知道是否存在,或只能知道是在近畿或是在关东,但却怎么都不可能让被预测的人知道……”果心皱着眉头说道。

    “阴阳师虽然世间传闻有神鬼莫测之能,但那根本就不是真的。而如今,在下进行推算却让织田大人您心生感应,甚至冥冥之中,还指引织田大人寻到此处,这……”果心说着,用一种让织田义信很不爽的眼神看着他,怎么说呢?就好像那些科学研究狂人看到了某种吸引他们的东西一般。

    打了个寒颤,织田义信干咳了两声打断了似乎陷入某种狂热的果心,“这么说来,在居士您看来,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推算而已,既然如此,您又怎么会将您的推算和我心中的感觉联系到一起的呢?”说到最后,织田义信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他生活在21世纪,但他却不是无神论者,只不过没有什么信仰罢了。所以在听到果心的说法后,他顿时就正经起来。毕竟这种玄而又玄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其他人的身上,那织田义信还能好整以暇的看看热闹什么的。但如果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嘛,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别人遇到的事都是故事,而自己身上发生的……织田义信只希望不会是一场事故。

    闻言,果心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织田义信,“其实吧……那个……”果心犹豫了两下,看到织田义信一直用很严肃的眼神看着自己后,他只能无奈的说道,“其实在下的推算失败了,什么都没有推算出来。而这种结果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不是在下自吹,而是先祖已经很明白的说明了,以在下的能力,最少可以推算出未来霸主所在的方位。”

    说完,果心再次用那种神秘的狂热表情看着织田义信,“这么一来,就只有一种答案能够说明,那就是织田大人有什么方法,能够阻止别人对你进行推算,或者说,你有什么宝物……”说到这里,果心上上下下的在织田义信身上扫视着,仿佛在找织田义信把宝物藏在哪里。

    好吧,如果说织田义信能够阻止别人对他进行推算,那打死果心他都不会相信。因为他进行的推算,可是晴明传下来的手段。而晴明的推算手段,在当时那个年代可是天下无双的!

    “喂喂,你小子如果在这样的话,小心我翻脸啊!”织田义信没好气的说道。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位果心,彻底的打破了他印象中关于果心的所有形象。

    在他印象里,果心从来都是一个长相阴险的老头子形象。当然了,在某些漫中,果心也会变成丰臀的妹纸。咳咳……只是听说而已。

    而如今呢?长得眉清目秀,正常的时候举止高雅,不正常的时候呢?一副科学怪人的模样。嗯,比如火影中的大蛇丸……呃……织田义信这是在骂果心是个变态吗?

    只是,果心对于织田义信威胁的话根本毫无反应,只见他瞪圆着双眼,死死的盯着织田义信放在身边的太刀。

    “这……这把是……”果心颤抖的说道,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惨了!”织田义信心中悲催的想着,“尼玛,我怎么就忘记这一茬了?八岐是草雉剑,这种传说中的东西,不是和果心正好对口吗?”

    “哈哈居士啊,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了,那我就不多留了,我的部下们还在等着我呢。”织田义信打着哈哈就想开溜。只是……

    “草薙剑!竟然是草薙剑!”果心惊呼着,伸手就想摸去。只是手刚伸到一半,就猛地停了下来。只见寒光毕露的八岐轻轻的贴在果心的脑门上,刀锋冲下。毫无疑问,只要织田义信稍微用一点点的力气,这位传说中的忍者,如今的阴阳师就会彻底的消失。

    “抱……抱歉……织田大人,在下突然看到如此神物,实在是非常抱歉!”果心诚恳的说道。说完,看到织田义信那依然板着的面孔,果心猛地醒悟过来,“请放心,在下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

    闻言,织田义信摇了摇头,“居士难道没有听说过吗?只有死人才能够守住秘密……”

    一句话,果心顿时冷汗淋漓。虽然织田义信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果心却从中听出了满满的杀意。而理由,他也非常清楚,事实上如果换做是他自己,他也不可能相信别人的口头之言。

    虽然三神器流传至今已经成为了传说,而且看起来,似乎除了一丝象征意义之外,也没有什么卵用。但果心相信,如果织田义信拥有草薙剑的消息被传出去后,绝对会有无数的忍者、剑客甚至是势力蜂拥而来。而一旦消息被确定,织田义信将彻底成为整个天下的敌人。

    传说昔日天照大神感叹世间疾苦,特派自己的孙子琼琼杵尊下凡,临行前,赏赐了他三件神器,分别是八尺琼勾玉,八咫镜和这把草薙剑。好吧,因为草薙剑是从八歧大蛇尾巴里抽出来的,所以被改名叫做天丛云剑。而这位琼琼杵尊,就是传说中第一任天皇的曾爷爷……

    嘛,不管传说真假,毫无疑问,三神器就代表了天皇正统。放在华夏,那可是比传国玉玺还要高级的东西。放在以前,三神器所有人都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但谁都没见过。虽然传闻草薙剑就在热田神宫,但所有去过的人都未曾目睹过实物。而如今,三神器之一的草薙剑被一个人得到了,这会引起什么样的骚动?用脚指头想也明白。

    想到此,果心脸色飞快的变换着,片刻后,一脸坚定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织田大人,在下知道您不会只凭在下的口舌就相信在下。所以,在下愿意用一件东西换取大人的信任!另外,在下愿意随侍在织田大人的身边!”

    “什么东西?”织田义信闻言好奇的问道。对于果心原因随侍在自己的身边,织田义信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就算他真的不杀果心,也必须将他控制在自己的监视范围之内。草薙剑的事情,织田义信就连阿市她们都不曾告诉,就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而东西……用一件东西来换取他的信任,总不能是什么名贵茶器吧。

    “八尺琼勾玉!”果心看着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