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七十章:果心居士
    ♂,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本来,织田义信以为这间寺院的外观已经相当破旧了,但当他随着那人步入其中后,才发现自己低估了这里的破烂程度。

    正殿之中,一尊看不出是谁的佛像歪歪斜斜的倒在香案前,上面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不过最显眼的,恐怕还是那断首之处。是的,这尊可怜的佛像的脑袋不晓得飞哪去了。

    “我说,这佛像看起来挺惨的呢,你就这么将它放在这不管?”织田义信古怪的问道。在他的印象中,见到的绝大部分的人就算不信佛,对于佛也是相当的尊敬。当然了,织田信长那小子绝对是个例外。

    虽然消失的脑袋可能弄不回来,但好歹也帮他擦洗一下嘛~

    闻言,那人冷笑的撇了一眼那可怜的佛像,用鄙夷的口吻说道,“管了啊,它的脑袋就是被我砍下来拿去换钱的。至于剩下的,正准备过几天再拿去卖。”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无语了,他怎么都不明白眼前之人竟然对佛没有半点的敬畏。要知道这里可是10人里面有9人超级迷信,一人很迷信的古代啊,而且更是几乎全民皆佛徒的日本战国时代!竟然有人完全对佛无视甚至是鄙夷?

    “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那人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淡淡的说道,“虽然你的外貌是千年难得一遇的极品,但我对于众道并没有什么兴趣……”

    “我……”一句话,顿时将织田义信噎得哑口无言,最后只能无奈的嘟囔着,“什么鬼众道,你全家才对众道感兴趣呢。哼,一个词就能联想到那种恶心的事情,你的思想也够污的。”

    虽然织田义信的嘟囔声并不大,而且寺院本身又非常的宁静。但那人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一路向偏殿走去。

    撇了撇嘴,织田义信紧随在其身后,进入偏殿,织田义信顿时眼前一亮,因为这里并没有外面那样的破旧杂乱,而是非常整齐的摆放着许许多多的事务。不过最让织田义信瞩目的,却是墙上挂着的一件奇怪的衣服。有些类似那些公卿们的服侍,却又有些不同。

    “随便坐吧,寒舍有些简陋,还望修罗殿下莫怪……”那人说着,不晓得从哪里拿出一副茶具就开始泡起了茶。

    织田义信随意的坐在他的面前,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心中的疑惑越来越盛。“从他的身法上来看,虽然不同于忍术和武技,但却非常的高明。可从那件衣服来看,此人肯定和京都的公卿有关。”想着,织田义信转头又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衣服,“不过话说回来,这身衣服为什么觉得很眼熟呢?”

    “怎么?那件衣服看起来很奇怪吗?”那人一边泡着茶,一边问道。

    “嗯,是挺怪异的。难道是今年新款的公卿服饰?”织田义信歪着脑袋问道。

    “新款?”那人闻言忍不住笑道,“修罗殿下的用词倒是挺有意思,不过如今朝廷有多穷,恐怕也不用我来告诉您吧,怎么可能还有功夫制作什么新款服饰呢?”

    “呃……”闻言,织田义信忽然搔着头有些尴尬的说道,“能不能别叫我修罗殿下,听起来怪怪的……而且,我似乎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缓缓将泡好的茶推到织田义信的面前,“您可以叫我果心,这是我现在的名字……”那人,哦,果心淡然的说道。

    “果心?”织田义信闻言诧异的看着果心,显然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面前这名看上去眉清目秀的家伙竟然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忍者。

    说起来,当初织田义信就好奇的询问过加藤段藏和望月千代女,可这两人均表示压根就没有听过果心这个姓氏或者名字。不过对此,织田义信也没有在意,因为当初之所以询问,也不过是因为加藤段藏的出现,让他刚好想起了果心这个人。毕竟,整个战国时代出名的忍者,也就那么几个而已。

    “呵呵,其实这只是我如今的一个称号而已,果心居士,并不是真的姓名。”果心看到织田义信诧异的表情,以为他是对这个名字感到奇怪,笑着解释着。“而我的原名……”果心犹豫了一下后,才一脸平淡的说道,“名为土御门有修。”

    “土御门?”织田义信听到这个名字后,顺口就问道,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哈……哈……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土御门家后裔啊……失敬失敬……”

    看到织田义信那毫无演技的表演,果心都不知道该感叹自己的家族竟然衰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好,还是感叹织田义信的脸皮竟然这么厚好。

    尴尬的气氛开始凝聚,不过好在,果心却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见他干咳了两声,随即对织田义信笑道,“土御门一族已经衰败很久了,哪怕之前我还在朝廷当差时,也是身居御所之内。所以织田大人没有听过这个姓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啊……哈哈……其实我这个人很少关心朝廷大事,别说贵家族了,就算是关白大人的家族,我也不是很清楚。”织田义信打着哈哈说道。

    “呵呵,幕府大权旁落,更别说是朝廷了。”果心不屑的说道。

    “呃……看样子,你似乎对朝廷很不满?”织田义信说完,又看了看四周,一拍脑袋说道,“你是因此而从朝廷离职,到此来隐居的?”

    闻言,果心轻笑道,“是,也不是,不知道织田大人是否听说过阴阳师?”

    “听说过。”织田义信下意识的应道,随即忽然瞪大了双眼,一脸震惊同时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果心,“难道你是阴阳师?”

    见状,果心忍不住笑道,“不错,不过织田大人的反应是不是太过分了?阴阳师如今虽然已经彻底的没落,但在许多地方还是有存在的。”

    只是很遗憾,织田义信压根就没有听果心的解释,而是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不断发问着,“那你会阴阳术法吗?会招式神吗?听说你们是专门对付妖怪的,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怪。”

    见状,果心再次无言了,同时心中疑惑起来,不过,他还是很礼貌的回答着织田义信的问题。“织田大人,其实如今的神官和巫女,就是昔日阴阳师的变种,所以他们会什么,我就会什么,只不过比他们更高深而已。”

    说完,果心忍不住笑道,“至于阴阳术法、式神什么的,都是民间传说而已。阴阳师倒是有封印妖怪的行为,但其实更多的也只是一个仪式而已。”

    “哈?这样啊……”织田义信闻言,忍不住失望的嘀咕着。好吧,难道他真的希望阴阳师像小说、动漫中那样各种术法式神?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武士还有的活?

    见状,果心给织田义信讲解了一番阴阳师的职责,嘛,一般来说,阴阳师主要的工作是通过观看星宿和卜卦来预测吉凶,并负责各种祭奠的祭祀活动。不过因为自古就传下来的各种传说,于是阴阳师也得负责斩妖除魔的事情,除此之外,因为是在朝廷中任职,还得懂得如何和那些公卿们打交道。所以,茶道、和歌、汉诗、乐器乃至那些风雅之事,都得熟悉一二。

    “啧啧……真是苦逼的职业啊……那你为啥不干了呢?”织田义信顺口问道。他正听故事听得入迷,倒也没有在意自己的语气,而果心似乎也不怎么在意这种事,闻言,只是淡淡的说道。

    “正如织田大人您刚才所言,我对朝廷实在太过于失望了。”说着,果心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异常的无奈,“如今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所有势力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发动战争。而对此,朝廷根本就毫不在意,他们只关心有没有势力来献贡金。”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说着,忽然古怪的看着果心,“难道你有其他的想法?”

    “难道织田大人不觉得,此时是朝廷夺回武家政权的最好机会吗?”果心有些激动的说道。

    “呃……”听到果心的话,织田义信顿时就愣住了。

    而果心似乎被这件事情扯开了话匣子,也没有理会织田义信,自顾自的不断说道,“幕府大权旁落,正是朝廷将权利从幕府手中夺回的大好机会。可朝廷却丝毫没有想过这件事情,除了向诸势力要钱,就是每天沉迷在那些无用的茶会、歌会上面……”

    看着滔滔不绝的果心,织田义信忽然想到,“我来这里,似乎不是为了听他扯这些玩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