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六十九章:奇怪的男人
    ♂,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奈良町,一道身影在房上、墙角、人群中飞快的闪过,在他的后面,织田义信紧紧的跟着他的身影。只是跟得越久,织田义信心中就越发震惊。对于自己的速度,织田义信可是一直都非常有信心的,可如今虽然并没有出全力,而且对方似乎也比自己熟悉地形,但也不可能一点距离都无法缩短。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织田义信总觉得对方移动的方式很奇怪,既不像是武士也不像是忍者,那种看起来悠闲自得却又异常快速的画风,反而有些像是高武世界里面才会出现的东西。

    “啧,这又不是高武世界,哪来的什么瞬移。”织田义信心吐槽了一下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后,随后看着前面依然模糊的身影不爽的嘀咕着,“小子,你算是惹怒我了……”话音一落,就看到织田义信猛地加快速度,周围的一切障碍仿佛就像是不存在一般,片刻间,两人之间的距离就急速拉进着。

    “怎么可能?!”前方那人感受到织田义信忽然提速后顿时露出了极度震惊的表情。就在刚才,他还在感叹织田义信速度之快,竟然能够逼出自己的全力。可如今,在看到织田义信再次提速后,他忽然有一种这辈子都活在了狗身上的哀叹。

    只是刚刚感叹完,这个人就猛地停了下来,因为就在他愣神的数秒钟,织田义信竟然来到了他的前方挡住了去路。

    “我说,你这个古怪的家伙引诱我来此有什么目的?”织田义信看着眼前这人,直接拔出太刀指着对方不爽的说道。而此时,他也终于看清了此人的相貌。他长得很是清秀,虽然应该不是和年轻,却也猜不到大概的岁数。穿着一身很是干净朴素的和服,腰间插着一把折扇。怎么看,似乎都不像是武士、剑客或者忍者。

    “我引诱你?”来人闻言古怪的看着织田义信,顿时没好气的说道,“明明是你一直在追着我吧?”单从语气上听,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啊。

    “哈?!”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他用太刀指了指周围,语带嘲讽的说道,“别和我说这里还是刚才那地方……”

    闻言,那人却依然理直气壮的说道,“确实,我们是离开刚才那个地方很远的距离。但是……你不追我能跑吗?!”

    “你不跑我能追吗?!”

    “你那么快的速度向我冲过来,我能不跑吗?!”

    “你如果没做亏心事的话,怎么会觉得我是在追你?!”

    “%#%#……*&*%&……%&#!#”

    “#!#¥*!*¥……#&%¥#!”

    好吧,刚才还在你追我跑的两个人,如今却为了这件事情理论起来了,虽然他们的那些话听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织田义信忽然停下了辩论,从腰间解下酒壶大口大口喝了起来。喝完之后,他还得瑟的贱笑道,“真是好酒啊~爽!”好吧,却是他在喝酒时,用余光瞄到了对面的男人不自觉的咽着口水,显然他也因为说了太多的废话口渴了。

    只是很遗憾,面对织田义信的挑衅,他却无可奈何,因为他根本就没带水出来。于是,他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织田义信不断大口灌着酒,那飘来的酒香让他的口水更多了。嘛,这是丽璐手下的酒窖最新酿制的酒,市面上根本没得卖。因为刚刚酿好,就直接被织田信长等人瓜分了。

    又吞了几次口水,那人似乎终于忍受不了了,“给我喝点!”他急促的喊道。

    “哈?凭啥啊?难道凭你长得丑啊?”织田义信斜着眼看着那人怪声怪调的问道。

    闻言,那人差点气背过去,从小到大,他走到那里都是公认的帅哥一枚,就算如今上了年纪,那也是成熟帅气的大叔啊!不过,他终究是一个有修养,有内涵,有道德,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所以他深深的喘了口气后,直接就转身离去了。

    见状,织田义信一个闪身再次挡在了那人面前说道,“想走?!今天你小子不把话说清楚的话,哪都别想去!”

    听到织田义信这番话,那人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又恢复了一脸平淡的模样,“在下其实只是听说织田家的修罗战神到了奈良,所以特意来瞻仰一下传说中的人物。如果因此而引起修罗殿下什么误会的话,在下在这里向您道歉。”

    好吧,虽然他的语气压根就听不出什么歉意,但他这番话说得确实是……嘛,最少织田义信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告诉了所有人他已经原谅了眼前这个家伙了。

    只是那人刚才离去时,织田义信却再次挡在了他的面前。

    “织田大人,不知还有何贵干?!”那人脸色阴冷的看着织田义信,语气变了,称呼变了,表情变了,手也伸入了怀中。

    不过,织田义信却丝毫没有在意这人的反应,只是淡淡的问道,“我在进入大和国时,就一直觉得要来奈良一趟,但我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我自己的想法。所以……”织田义信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他已经看到,在听到自己的话后,对面那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呵呵,看来确实是你小子搞的鬼了。”织田义信见状,举起太刀指着那人笑道,“那么,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的理由无法说服我的话,那么……”说着,他看了看那人伸入怀中的手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忍者还是武士或者是剑客,但不管你是谁,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闻言,那人愣神的看着织田义信,也不知道是被织田义信这自信的模样震住了,还是在想其他的事情。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面露古怪的神色看着织田义信说道,“既然如此,跟我来吧。”

    说着,他就转身向町外走去。见状,织田义信也不怕他有什么后手,直接就跟了上去。不多时,两人就离开了奈良町,向着一处深山走去。

    一边走,织田义信一边四下打量着,“看样子你似乎挺穷的啊,竟然住在这种深山老林里。”

    “……”那人闻言,并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是被织田义信的话给噎住了,还是压根就不屑回答。

    随着越发深入,周围的树木变得更加高耸,茂密的枝叶挡住了阳光,使得环境显得有些昏暗,不知名的鸟兽不时传来一阵阵叫声,配合眼下的场景,颇有一丝恐怖片开头的味道。

    当然了,这些自然吓不倒织田义信同学了,虽然他前世比较怕恐怖片,不过如今……嘛,或许这就叫做艺高人胆大吧?

    “我说,还没到吗?这也太深了吧?”织田义信不爽的嚷嚷着。

    “怕了?那就趁早回去吧?”那人冷笑着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冷哼一声,随手掏出一支雪茄抽了起来。

    那人古怪的看了一眼吞云吐雾的织田义信,显然对于雪茄很是好奇。不过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一支闷头走着。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前方出现了一座有些破旧的寺院。奈良附近寺院非常多,虽然大名们在这里开战时会不自觉的小心一些,但这种位处町外的寺院,却也有不少被殃及了鱼池。

    看着眼前这座破旧的寺院,织田义信摇头晃脑的嘀咕着,“看来我还真没有说错,你小子还真是穷啊……”

    闻言,或许是因为到了自己的地盘,那人终于不再沉默了,“乱世之中,许多人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相比起来,我最少有吃有住。”

    “呃……”织田义信闻言,却也不知道该说些啥,最终,愣愣的说了一句,“嘛,如果你小子等下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倒是可以收留你。”

    “哈……哈……”那人闻言古怪的笑道,也不知道是在嘲讽织田义信,还是有着其他的意思。

    踏入寺院的大门,织田义信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氛改变了。虽然寺院还是那个破旧的寺院,深山老林依然还是昏暗幽静,但不知为何,当他踏入这间寺院时,却感觉这间寺院和外面的世界已经隔离开了一般。

    “啧啧,我忽然发现你小子不是一般的诡异啊,难道是传说中的妖怪?”织田义信古怪的问道。

    “妖怪?如果真有什么妖怪的话,我倒是真想见识一下。”顿了顿,那人转头看了一眼织田义信,带着古怪的语气说道,“而且比起我来,你不觉得你更像是妖怪吗?”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无话可说,因为这种说法他已经听过无数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