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六十八章:莫名的感觉
    ♂,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上杉谦信撤军了,甚至主动将部队散开,让诹访胜赖轻易的和真田幸隆的部队汇合。对此,诹访胜赖一脸莫名其妙,但真田幸隆却一眼就看穿了上杉谦信的想法。

    如今虽然是骏越相联盟对抗武田家,可实际上,不管是今川、上杉还是北条家,都不想和武田家硬碰硬。毕竟,有谁愿意自己在损失巨大的情况下,好处却全被别人占据了呢?而且严格说来,上杉家不管是和北条还是今川,都是只有仇怨没有友谊。如此一来,自然更加不会卖多大力气了。

    当然了,如果武田信玄没有返回甲斐的话,那上杉谦信倒是不会介意趁机消弱一下武田家的实力。

    “哼!只想占便宜却不愿意付出,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真田幸隆不屑的想着,不过,如果换做他是上杉谦信的话,恐怕会做得更绝吧?

    “真田大人……”诹访胜赖有些畏缩的走到真田幸隆面前知了一声。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可能会成为家督继承人而对真田幸隆使什么脸色,因为对于真田幸隆这种让其父亲都敬佩的智者,他有的只有敬畏。

    而且事实上,这件事情就是他自己的不对。不听将令私自出击,放在任何时代都是重罪的说。

    “诹访大人……”真田幸隆看着诹访胜赖,虽然心中有一大堆的气想要出,但看到他浑身浴血的模样,真田幸隆到嘴边的话却有吞回了肚子里。“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不会和主公说的。”

    “多谢真田大人!”诹访胜赖闻言,顿时激动的道谢着。他最怕真田幸隆将这件事情告诉他父亲了。嘛,一阵臭骂是小,万一因此让他的家督继承人身份飞了,那就亏大发了。

    真田幸隆又安慰了一番诹访胜赖后,就将这里的事情汇报给了武田信玄,不过在他的口中,诹访胜赖变成了他计划中的一环。至于武田信玄会不会责怪?真田幸隆自然不会担心,理由?上杉家撤退了,不是吗?

    而武田信玄在收到这封信后,确实没有去责怪任何一个人,而是在休息了一天后,直接出兵武藏,去对付攻势越来越凶猛的北条家了。

    与此同时。

    大和国,织田义信虽然行军速度非常慢,但最终,还是抵达了奈良。

    “哟,忠胜、康政,你们两个谁先到的?”织田义信看着等候在奈良町前的两人随口问道。不过就算不问,从本多忠胜那得意的表情上,织田义信也能猜到结果。

    “好了,你们两个小子,还有其他人都给我记住,胜不骄败不馁,方为名将之资!”织田义信随口剽窃着不知道是哪位先人的话。

    正待进町,李华梅却拦住了织田义信,“主公,我们这两万大军就这么停在奈良町,似乎有些不太好吧?”

    闻言,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想了想,“无妨,反正只是逛逛而已。你们也休息一下吧~华梅,你们不是很久没有逛街了吗?”

    闻言,李华梅等人诧异的看着织田义信。在她们的心中,织田义信做事一直都是非常有目的性的,比如前往某个地方,绝对是因为需要他去那边做什么事情,或者那里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前往。

    而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织田义信只会呆在家中或者某个女人的身边,根本不可能主动提出要逛街。

    不过,众女并没有多问什么,因为既然织田义信没说,那就表示他并不想或者没有想好要怎么和她们说。于是,众女随即就带着几名死神众进入了奈良町,看架势,她们似乎想要买不少东西啊……

    “嗯……其他人就原地驻扎吧,想进町看看或者买东西的话,随便,不过别给町民添麻烦。我进去随便转转,入夜前回来。”织田义信说着,就径直走进了奈良。见状,众人互视了一眼后,也只能带着大军找地方驻扎起来。

    不过在织田义信离开后,前田庆次却有些闲不住了,他将柳生宗严叫了过来,询问其这附近有趣的事情。

    对此,柳生宗严自然知无不言,说到最后,他提到在奈良有一名高手的存在。

    “此人名叫宝藏院胤荣,曾经跟随过数十名师傅学习武艺。不过,他最擅长的还是枪术,宝藏院流主要学习的就是枪术。而且,他使用的还是一把名为镰枪的古怪兵器。”柳生宗严沉声说道。

    “哦?那和你相比,谁更强些?”听到柳生宗严的话,前田庆次顿时来了兴趣。他的所有修为都在枪术上,如今听闻竟然有以枪术创立流派的人,怎么可能不感兴趣呢?

    “嗯……殊死搏斗倒是不好说,不过平时切磋,却是宝藏院大人更强一些。”柳生宗严闻言,有些别扭的说道。嘛,承认自己比别人差,对于柳生宗严来说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尤其他才刚刚出仕织田家。

    “哈,那还等什么?快带我去!”前田庆次到没有想那么多,直接抓着柳生宗严就让他带路。“行久,这里就交给你啦~”前田庆次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带着柳生宗严跑了。

    “这个混蛋……”白木行久面无表情的骂了一声,却也只能接下前田庆次丢下的担子,带人寻找可以驻扎的地方。

    奈良,古称平城京,乃是日本的旧都,日本的奈良时代,说得就是平城京这段时期。和京都一样,奈良也是仿造唐朝的长安建造的。虽然如今京城变成了京都,但奈良依然保留了许多灿烂的文化遗产,而许多在京都混不下去的公卿,也喜欢来到这里居住。

    同时,就和京都一样,虽然处在饱受战火的近畿,但战争对于奈良的影响同样比其他地方要小的很多。或许是因为曾经是京城的身份,让许多势力在交战的时候,会不自觉的避开这里吧。

    在这里,随处都可以感受到艺术的气息,就好像在界町随处都能闻到铜臭味一样,地方的特色使得这里成为了艺术家的乐土,几乎随便几步,就能看到卖画卖字的人。好吧,艺术家也要吃饭的,是不?

    同时,在奈良的周边,还有许许多多的寺院,松永久秀烧的东大寺,就是其中之一。而唐招提寺,可能是其中最为著名的寺院之一了,因为这座寺院是昔日鉴真和尚东渡日本后建造的,传说这里还珍藏着其从唐朝带来的佛经。

    可惜,对于眼前的这一切值得去了解的事情,织田义信全部都无视了,他漫无目的的在奈良闲逛着,眼神涣散,似乎正在想着事情。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觉得一定要来这里呢?”织田义信心中古怪的想着。

    自从进入大和国后,他的内心就莫名的多了一个想法,去奈良。而且这个想法随着离奈良越来越近,也变得越发强烈起来。说起来,这完全就是莫名其妙甚至有些恐怖的事情,不过织田义信仗着自己的武艺,倒也没有多想,直接就奔奈良来了。

    只是当他抵达奈良后,心中那强烈的想法瞬间就消失了。就仿佛游戏中的地图指示一般,当你来到地方后,就只能靠自己去寻找np了。

    在街道上不断漫步着,织田义信却丝毫找不到自己来此的理由。所见的,只有面露恐惧以及好奇的町民们。好吧,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外面还停着2万大军呢。

    就在这时,织田义信忽然看到了一个人,织田义信不认识他,但不知道为何,他心中隐隐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他之所以来此,就是为了这个人。

    只是就在织田义信刚刚看到那个人时,那个人却瞬间消失了,就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而且在织田义信的脑海中,也完全想不起那个人的模样来。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只会觉得自己看错了。但织田义信是什么人?击败冢原卜传、上泉信纲的强大剑客,自从出仕以来,就未曾遭遇一败的最强武士。以他的实力,又怎么可能会被轻易骗到呢?

    所以在看到其消失后,织田义信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跟了过去。当然了,作为周围人目光的焦点却忽然消失在眼前,这么神奇的事情会引起什么骚乱呢?嘛,这显然不是织田义信会去操心的事情。

    不多时,织田义信就追上了那道怎么也看不清的身影,他正站在距离织田义信约百米左右的位置。在看到织田义信后,又瞬间消失了,看上去,似乎是在引诱织田义信?

    “呵呵,有意思啊,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玩把戏!”织田义信心中暗想着,再次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