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六十六章:织田义信的脑残粉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砥石城。

    “父亲,上杉谦信率军8000已经抵达信浓。其先是在长沼城放火,试图引诱长沼大人出城作战,不过在看到长沼大人据城不出后,他又转道川中岛布阵。”真田信纲沉声汇报着战况。

    “嗯,命令忍者紧密监视上杉军的动向,一旦他试图攻打任何城砦,立刻回报于我!”真田幸隆点了点头说道。

    “是!”真田信纲应了一声,正待退去,忽然屋外冲进来一人,差点撞到真田信纲。仔细看去,却是他的弟弟真田昌辉。

    “昌辉,何事如此慌乱?”真田幸隆看着真田昌辉飞快的问道,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妙的预感。

    好吧,或许多智之人的预感一般都比较准确?只听真田昌辉慌乱的说道,“父亲大人,大事不好了,刚刚收到消息,胜赖公子在得知上杉军进攻信浓后,立刻就率军800出阵了,想必是想要迎击上杉军吧。”

    “什么?!”真田幸隆猛地站了起来,一脸焦急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知不知道现在已经到哪里了?!他的那些家臣为什么不拦着他?!”

    他不得不焦急,虽然当初为了掌控信浓的名门诹访家,而将这位二公子送过去当养子,但如今嫡长子武田义信切腹自尽,次子过继到海野家的海野信亲是个盲人,三子又早逝……所以很明显,排行老四的胜赖同学,自然而然就成为了顺位最高的家督继承人。

    当然了,因为武田信玄还没有正式宣布的原因,到底谁能够成为继承人还不好说,但这并不妨碍真田幸隆将诹访胜赖特殊化起来。毕竟不管怎么看,有战绩,有能力的诹访胜赖,都会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而如今,这位在真田幸隆心中即将成为家督继承人的诹访胜赖,却似乎要去迎击上杉军。嘛,虽然敌人入侵守军迎敌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关键是……人家上杉谦信可是带了8000大军过来,可你诹访胜赖不过区区800人而已……相差10倍啊!

    “根据回报,胜赖公子似乎在听到上杉军攻入信浓后就已经出兵,此时……应该快抵达川中岛了。”真田昌辉连忙应道。

    “这个混蛋!”真田幸隆闻言暗骂了一声,随后立刻下令道,“信纲,立刻整军,前往川中岛支援胜赖公子,昌辉,你立刻去传令其他城砦的守将,让他们以最快的赶到川中岛!”

    “是!”

    真田幸隆真的很不想和上杉谦信打野战,兵力不足,上杉谦信又是被誉为军神的名将,打起来,真田幸隆可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在武田信玄出兵骏河后,他就严令信浓所有豪族都不得随意出兵。可如今,诹访胜赖出兵了,但人家身份特殊,真田幸隆能做的,除了帮他擦屁股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当然了,真田幸隆这么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毕竟诹访胜赖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任家督,如果能够交好他,那么届时真田家必定会更进一步。

    川中岛,上杉军本阵。

    “主公,武田家似乎没有出兵的意思。”直江景纲低声说道。

    “知道谁是这里的大将了吗?”上杉谦信淡淡的问道。

    “根据调查,似乎是真田幸隆。”

    “是那个老狐狸啊……”上杉谦信闻言嘀咕着。

    对于真田幸隆,上杉谦信还是非常清楚的,因为其已经和上杉家交战太多次了。单单在川中岛这块地方,真田幸隆就给了上杉谦信很深的印象,而在武田家进攻武藏的时候,真田幸隆更是攻破了坚城岩摫城,让上杉家在武藏的防守越发困难。

    “主公,如果是真田幸隆的话,恐怕不会出城与我军作战,还是主动出击吧。这么拖下去,恐怕对我军不利啊……”直江景纲劝说着。

    直江景纲的话刚说完,一旁就有数名重臣附和着。在他们看来,虽然上杉谦信引诱敌军试图决战的想法很好,但如果不行的话,自然是先拿下一座城砦作为日后进攻信浓的基础了。毕竟就算这些人再怎么天真,也不认为此次进攻能够拿下整个信浓。

    闻言,上杉谦信沉默着,表情被白布所遮挡,让人无法猜透其的想法。

    就在这时,一名传令兵忽然快步冲了进来,“殿下!前方不远处发现一支武田家的部队,人数约莫在800人左右!”

    “嗯?”闻言,上杉谦信古怪的看了看传令兵,又瞅了瞅身旁的直江景纲,却发现他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

    “去看看!”上杉谦信淡淡的说道。他不相信直江景纲会骗自己,但他同时也相信真田幸隆是不可能会主动出来和自己决战,“难道有什么阴谋?”

    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军帐,遥望前方,果然有一支部队正在快速的接近这里。

    “是诹访家的家纹。”直江景纲低声说道。

    “诹访家?我记得诹访家现任家主,似乎是信玄的儿子吧?”上杉谦信闻言淡淡的问道。

    “正是,其名叫诹访胜赖,乃是武田信玄的第四子,因为武田义信自杀,据说他很有可能会成为家督继承人。”直江景纲低声说道。

    “家督继承人……”上杉谦信念叨着这个词,忽然转头看着直江景纲问道,“景纲,你觉得那老狐狸会利用诹访胜赖来做饵吗?”

    “他不敢!”直江景纲想都没想就直接说道,“真田幸隆生性求稳,这等冒险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直江景纲飞快的说道,刚说完,立刻就反应过来上杉谦信的意思,“主公您是说……”

    “呵呵,看看再说。”上杉谦信轻笑道。

    另外一边。

    诹访军飞快的向上杉军本阵靠近着,或许是为了引诱信浓豪族出兵,所以上杉谦信并没有将本阵建在容易防守的山上。

    看着和上杉军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双方只有300米左右的距离时,诹访胜赖高举长枪,示意部队停下。随后遥望着不远处的上杉军,心中暗想着,“如果是修罗殿下的话,面对这种局势会怎么做呢?”

    好吧,诹访胜赖同学是织田义信的脑残粉,不但派专人去收集那些关于织田义信的传说,更是将其参与的每一场合战都记录下来,没事就翻阅着。好吧,诹访胜赖完全是抱着瞻仰神迹的想法去看着合战记录的。

    同时,他在行为处事衣着打扮方面,都在努力的向织田义信靠拢,比如白色的羽织什么的。唯一让他比较无奈的是,他根本无法穿着普通的武士服上战场。虽然他是织田义信的脑残粉,但并不是脑残,他可是非常清楚如果那种穿着上战场的话,有多么的危险。

    当然了,这件事情也让诹访胜赖更加崇拜织田义信了,因为他可是非常清楚,织田义信参加了这么多次合战,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衣服有破损过。呃……这小子哪里找的情报员?

    “主公,现在该怎么办?”一名家臣沉声问道。他名叫灰野陽平,是一名剑术高超的剑客。诹访胜赖也想学习织田义信那般组建自己的死神众,所以将其招募后,就一直委以重任。只是很遗憾,死神众最终并没有训练出来,毕竟不是谁都是织田义信,拥有白木行久和前田庆次这种牛逼的属下。但是,他还是给武田胜赖训练出一支强大的旗本部队。

    对于诹访胜赖此次出击,其实家中诸家臣都是持反对意见的,一方面是因为真田幸隆的命令。另一方面……诹访胜赖只集结了800人,而上杉家那边却有8000人……如果没有其他人的援助,他们怎么可能赢得了对方呢?

    但灰野陽平并没有反对,虽然他也知道诹访胜赖想要出击,很有可能只是因为脑袋一热而已,根本没有想好来了之后应该怎么打。但他依然跟了过来,因为在成为诹访胜赖的家臣前,他不过是一名生活贫困的浪人剑客而已。是诹访胜赖给了他衣食无忧的生活和高人一等的地位,如此恩惠,在他看来,只有以死报之。

    听到灰野陽平的话,诹访胜赖摸了摸下巴,好吧,这也是他从织田义信那里学来的。他看着不远处的上杉军,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着,“如果是修罗殿下的话,肯定是直接冲击上杉谦信的本阵,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挡住他。只是我又能够办到这样的事情吗?”

    忽然,诹访胜赖猛地摇了摇头,紧了紧手中的长枪,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如果连我都怀疑我自己的话,那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追随修罗殿下的脚步呢?!”

    想到此,诹访胜赖举起长枪,猛地向前一指,“全军,随我冲!”喊完,诹访胜赖也不管麾下部队有没有行动,径直就策马冲向了上杉军。

    “冲啊!”灰野陽平见状大喊着,急忙跟上诹访胜赖。

    上杉军本阵。

    “嗯?那诹访胜赖竟然敢主动进攻?”上杉谦信诧异的看着前方,这位叱咤乱世十数年的军神,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率领的8000大军,竟然有人敢用区区800人冲阵。

    “这……或许是他另有准备呢?”直江景纲同样一脸疑惑的模样,显然他也不明白诹访胜赖到底在搞什么鬼。

    “周围侦查过了吗?”

    “是的,而且属下已经派了数名忍者潜伏在周围,一旦武田家有部队出现,一定会发现的。”直江景纲坚定的说道。

    “嗯……”上杉谦信闻言沉默了片刻后,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先看看这位未来可能继承武田家的小老虎,有些什么本事吧~”

    两军的距离越来越近,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但诹访胜赖此时心中却没有任何的惧怕,反而变得非常的兴奋。

    “这一战,就是我诹访胜赖的成名战!一定要让修罗殿下听到我的名字!”诹访胜赖心中想着,口中突然爆喝一声,“武田家麾下,诹访四郎胜赖来也!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开!”随即长枪一挑,打偏了袭来的长枪,随即就冲进了上杉军的阵势之中。

    只见诹访胜赖手中长枪不断挥舞,不断击倒带走一名名敌人,而跟随在他身后的武田军看到自家殿下如此勇猛,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向上杉军进攻着。

    “哟,看样子,倒是一头凶猛的小老虎呢~”上杉谦信看着前方的情况轻笑着打趣着,“不过相比他那阴险狡猾毫无信誉可言的父亲,这小子倒是更像是老虎~”

    “主公……”直江景纲闻言,张了张嘴喊了一声,最后还是无奈的闭上了嘴巴。他很想劝说上杉谦信赶紧调兵击败诹访胜赖,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好吧,谁让上杉谦信是军神呢?在打仗的方面,又有谁能够给这位大神建议呢?

    上杉谦信没有命令,上杉家的众将也只能无奈的看着诹访胜赖在自家部队中胡乱撒野,同时暗暗希望着有那个武士能够跳出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嚣张的小子。

    “报!敌军已经突破了第一阵!”

    “嗯……知道了。”上杉谦信淡淡的应了一声,眼睛依然盯着前方诹访胜赖那边。

    正当直江景纲忍不住想要劝说时,忽然听到上杉谦信轻咦一声,“景纲,诹访胜赖的旗帜……好像是字吧?”

    闻言,直江景纲无奈的说道,“主公,据说诹访胜赖非常崇拜织田家的重臣织田义信,所以在听说织田义信的旗帜是天下无双后,他就弄了一个天下第二。”说到这次,直江景纲忍不住笑了出来,“听说因为此事,他还被那头老虎臭骂了一番。”

    “织田义信……”上杉谦信喃喃自语着,眼神中,透露着一种奇怪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