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六十四章:织田上洛 4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观音寺城,面对织田家的大军,这座近江最为坚固的名城,此时却城门大开,以蒲生定秀为首的六角家家臣们则站在门口等待着。

    “真是想不到,这等坚城竟然一战都没打就拿下了……”织田信长看着观音寺城淡淡的说道。

    而一旁,浅井长政也唏嘘不已,曾几何时,六角家还是浅井家噩梦一般的存在。而如今,在强大的织田家面前,他们甚至连交战的勇气都没有。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本家绝对不能与织田家为敌!”浅井长政看着观音寺城低声说道。

    闻言,浅井家诸人纷纷低下了头。有一丝羞愧,又有一丝畏惧。说起来,当初织田家要和浅井家联姻,众人虽然并没有反对,但在他们的心中,织田家是属于高攀的,虽然当时两家的实力,恐怕还是织田家要强上那么一点。

    但对于浅井家的诸人来说,浅井家乃是名门望族。嘛,据说他们的先祖乃是京都贵族三条实雅的长子三条公纲。当然了,这个据说,是据浅井家的人所说。

    不过,除了这一点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因为他们地处近江。近江是哪里?近畿!所以自然而然的,他们在看地方豪族的时候,不免会高人一等,虽然畿内看近畿的人和京都看畿内的人也是这么一个德行。

    而如今……织田家显然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

    大军缓缓开到织田家城门前,哪怕已经降服了,看到眼前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军,蒲生定秀等人依然心有余悸。

    或许是为了缓解这种情绪,也或许是为了增加自己在织田信长心中的印象。蒲生定秀待织田军再次停了下来后,立刻就抢先迎了上去。好吧,这些六角家家臣们的心思还挺一致的嘛。不过说起来,应该称他们为六角家旧臣了。

    “织田大人,在下乃是近江豪族蒲生一族的族长蒲生定秀。”蒲生定秀恭敬的说道,“六角父子不识大义,为了一己之私对抗织田大人的上洛大军,我等虽然曾经苦劝过,但他父子二人一意孤行……”

    “好了,他们人现在在哪里?”织田信长打断了蒲生定秀的长篇大论。

    闻言,蒲生定秀立刻说道,“六角父子二人问得织田大人率大军前来,早已经吓破了胆子,前几天趁夜从秘道中逃脱,已然不知去向。”

    “不知去向?”织田信长看着蒲生定秀,虽然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却让蒲生定秀倍感慌乱。

    “是的,六角父子是从暗道中逃走的,并在临走是破坏了暗道,我等也不知道那暗道到底通往何处。不过根据在下的猜测,很有可能是逃往甲贺郡了,在那里,有甲贺忍者众帮助他们。”蒲生定秀连忙解释着。

    “甲贺忍者众嘛……”织田信长嘀咕着,对于这个名词他并不陌生,虽然忍者众从来都是神神秘秘的,但甲贺忍者众却是和伊贺忍者众齐名,并称为天下最强的两大忍者众。当然了,忍者众一向神神秘秘的,所以他们到底是不是天下最强没人知道。

    两个在黑暗中行走的忍者众会如此出名,并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真惊天下的事情,或者强得诸多势力不得不注意这两家,而是因为这两家和其他忍者众完全不同。

    一般的忍者众,基本上是属于某个势力或者某个人家奴一般的存在。直到势力灭亡或者忍者众灭亡,他们也不会改换门庭。比如昔日跟随斋藤道三的耳次,就为斋藤道三训练了一支忍者部队。虽然并没有起名字,但他们确实也能被称为忍者众。而在斋藤道三死后,耳次和他麾下的忍者也跟着全部战死。

    用生命诠释忍者的存在,这才是一般忍者众的样子。但伊贺和甲贺这两家忍者,却完全不同。因为严格说来,他们并不是单纯的忍者,而是以国人众或者地方豪族的形势生存在这个乱世之中。唯一的区别,只在于这些豪族们会忍术而已。

    所以他们也和其他地方的豪族一样,不断更换着主家。甲贺忍者先后在细川、三好、六角家仕官。而伊贺忍者就比较特殊一点,他们更像是雇佣军,谁给钱谁就是老大。不过曾经是伊贺忍者众头目的服部家,却跑去出仕了将军家,如今,则在三河的松平家。

    “如果有甲贺忍者的帮助,倒是有些麻烦呢……”织田信长低声自语着。虽然这些忍者也拥有领地,但他们的作战方式却依然和忍者相同。比起正面交锋,他们更加擅长刺杀和偷袭。而甲贺郡和伊贺国均是多山多林的地方,完全不适合大军进攻。

    想到此,织田信长对蒲生定秀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先不用理会六角父子了。以后你们就作为本家的家臣继续努力吧,嗯,记得将人质送过来。”说完这句话,织田信长就率军入城了。到织田信长的话,蒲生定秀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入城之后,织田信长立刻派人返回美浓,通知足利义昭尽快上洛。足利义昭并没有跟随大军前来,毕竟在织田信长的预想中,六角家虽然衰落了,但不管怎么想,也不可能想得到六角父子竟然直接就跑了,导致所有六角家臣不得不降服。

    所以,足利义昭以及准备好的上洛队伍并没有呆在大军的身边。虽然织田信长并不认为有什么势力能够阻挡自己上洛,但足利义昭的身份毕竟太过于重要了,万一出现点什么岔子,织田信长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与此同时,越后春日山城。

    “呵呵,8万大军,织田家的实力竟然这么强?”上杉谦信看着手中的情报怪声怪调的说道。

    “主公,据说织田家执行了一种名为预备兵役的政令,利用武士身份为诱饵,让领地的青壮年强制成为织田家的足轻。”直江景纲闻言说道。

    “哦?预备兵役?”上杉谦信闻言嘀咕着,“倒是有点意思啊。”

    听到上杉谦信的自语,直江景纲连忙说道,“主公,本家形势和织田家大不一样,如果轻易改变政令,很可能会再次引来叛乱。而且随意给与那些平民们武士身份……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乱来了!”

    “呵呵,如果这种乱来能够让本家也能多出数万大军,那么给与他们武士的身份又能如何?”上杉谦信冷笑着说道。不过说完,上杉谦信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这种政策确实如你所言,很难在本家实施。织田家能够成功,是因为织田信长一手将织田家从尾张下四郡的小豪族变成了如今的强大势力,而且织田家的战神织田义信,又是织田信长的妹夫。他们两人联手,根本不用担心麾下那些豪族们反对。”

    “主公……其实本庄大人他们……”直江景纲闻言,想要安慰一番上杉谦信,但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此时,大宝寺家和本庄家的叛乱已经被平定,虽然上杉谦信有心杀鸡儆猴,不过碍于两家的势力,却也只能接受他们的降服。

    “想要反叛的人,总是能够找到反叛的理由……”上杉谦信轻声说道,随后不待直江景纲开口,就转移了话题,“如今织田家已经出兵上洛,那么本家也是时候出兵了。”

    “是!”

    相模,小田原城。

    “孩儿无能……”北条氏政拜伏在北条氏康的面前惭愧的说道。

    因为武田信玄的谋略,里间家再次攻入上总国,而奉命率军迎敌的北条氏政,在三船山惨败给里间家。不单单自己差点丢了性命,更是折了太田家家督太田氏资。自从出了名震天下的太田道灌之后,太田家在关东的影响力就一直延续到今天。可以说有太田家的支持和没有太田家的支持,北条家在关东的统治完全是两回事。

    所以,虽然三船山合战北条家损失了2000多人马,但实际上战死的太田氏资,才是北条家最大的损失。

    “算了,这点损失本家还是承受的起。”北条氏康似乎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只是平静的说道。但越是如此,北条氏政就越是恐惧,因为北条氏康愤怒到极致的时候,就是如此的平静。

    “另外,让氏房去岩付城继承太田家,太田家就算灭亡,也不能在我们的麾下灭亡。”北条氏康依旧平淡的说道。

    “是!”北条氏政闻言立刻应道,虽然不舍自己的爱子,但如今他却丝毫不敢说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最后……”北条氏康看了看依然拜伏在自己面前的北条氏政,最终无奈的叹息道,“你带5000人马去进攻武藏吧,别再让我失望了。”

    “是!”

    待北条氏政离去,北条氏康缓缓站起身来,只是刚站起来,忽然打了个趔趄。重新站稳,北条氏康缓缓走到了展望台前,看着下方的小田原城,忽然心生感慨。

    “越后的龙一直没有娶妻生子,甲斐的老虎虽然有个不错的嫡长子,却切腹自尽了。而我这头相模的狮子,却生了一只猫……”

    “织田信秀啊,虽然我从来就没见过你,但我真的很羡慕你啊,能有一个比你出色这么多的儿子……”北条氏康望着天空感慨着。这一刻,他不再是叱咤关东的雄狮,只是一名哀叹后代不争的老父。

    上杉家出兵信浓,北条家出兵武藏,这两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骏河武田信玄的手上。

    “呵呵,上杉家!北条家!你们倒是真会选时候啊!”武田信玄望着前方那被围攻了许多天,但依然固若金汤横山城无奈的嘀咕着。

    他并没有愤怒得失去理智,事实上这件事情早就在他的意料之内。因为如果换做是他的话,也会选择在织田家上洛之时出兵。因为织田家一旦上洛,一旦武田家这边遇到了麻烦,仅凭松平家的部队,根本不可能快速攻下远江,跑来骏河支援的。

    而且,如果织田家没有上洛的话,甚至可以从美浓直接支援信浓,虽然那条路很不好走,但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下,依然还是能够让部队通行的。

    回过神来,武田信玄扫视了一眼众人,发现他们全都在看着自己。显然对于如今这个局势,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武田信玄自己呢?也充满了犹豫。撤退?实在不甘心!虽然没有损失多少部队,但准备了这么久,还赔上了自己的信誉、嫡长子和重臣,却只是来骏河逛一圈就回去了?这让武田信玄如何甘心呢?

    可继续打?武田信玄实在是拿面前的横山城有些没办法。虽然他很清楚,只要一直这么围攻下去,肯定能够攻下横山城。但这个时间到底是多久?半个月?一个月?武田信玄心里实在没底。

    打野战,他武田信玄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可攻城……

    “报!”一声响亮的喊声打破了军帐内的安静,一名传令兵快步跑了进来,“殿下,松平家送来的书信!”

    “松平家?!”武田信玄闻言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劈手接过书信,却迟迟没有打开来看。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松平家的人呢?!”武田信玄厉声问道。

    “是松平家的忍者,将书信送给小人后,就离开了。”传令兵大声说道。

    闻言,武田信玄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粗暴的拆开信,但没看两眼,武田信玄就愤怒的将信给撕碎了。

    “撤……军……”武田信玄咬牙切齿的从嘴缝中蹦出这两个字,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军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