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六十三章:织田上洛 3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天籁小说.|2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织田义信静静的看着前田庆次,说实话,在下完命令之后前田庆次忽然跳了出来,织田义信如果说心里没感觉,那绝对是骗人的。不过,他倒是没有李华梅他们想得那么多,只不过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从来就没有人反对过他的决定,这种情况让他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一种自己的命令乃是真理的感觉。

    说起来,在织田家,织田义信完全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织田信长之外,没有任何人敢和织田义信平起平坐。虽然名义上织田家的笔头是林秀贞,可林秀贞如果提了什么想法遭到了织田义信的反驳,林秀贞绝对不会动怒,而是虚心听取织田义信的意见。

    而织田义信提出什么想法,基本上所有人都是一片沉默,先等织田信长话后,众人才会开口。与此同时,任何关于织田义信的封赏从来就没有任何人过问,就好像之前封织田义信为国主那样,再不合理,搁在织田义信身上照样行得通。

    实际上,如果将这些年织田义信的封赏给织田家的任何一个家臣,保准底下的人闹翻天。而之所以这样,却是因为织田义信所有的功绩都是实打实在战场上获得的。对于武士来说,有什么比战场上的功劳更加耀眼的吗?

    所以织田义信的任何一句话,哪怕只是随口乱说的,就算是织田信长也会放在心中考虑一番。虽然织田家并没有任何人提出功高震主这么一个说法,但织田家能有今天的威势,织田义信无疑可以占据四层以上的功劳。

    都说绝对的权力能够让人腐化,织田义信如今虽然算不上拥有绝对的权利,但也可以说的上生杀大权在手了。<>就好像伊势国的那些豪族们,织田义信想杀就杀,想留就留,想让他们搬哪里,就搬去哪里。从头到尾,织田信长连问都没问。

    不过虽然拥有这等权利,但织田义信并没有迷失自己的本心,变得妄自尊大、肆意妄为。之所以这样,并不是织田义信有多么的英明神武,只不过是在他自己看来,自己根本就算不上取得了什么了不起的成就。

    唐朝时代的李世民同学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虽然织田义信并不怎么喜欢李世民,甚至也对这番话不以为然,但如今的织田义信的想法,却非常符合这句话的思想。

    织田义信如今成功吗?如果按照这个时代的想法来看,自然是成功的。一名忍者的养子,如今却依然是即将上洛成功的织田家二号人物,坐拥伊势一国,良辰猛将娇妻美妾他全都有了。身为家臣,他受到主君织田义信的宠信,身为主君,他收到手下的崇拜。

    这种人如果还不算成功的话,那整个战国时代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成功的人了。

    只是在织田义信的眼中,他根本就不算是成功,甚至距离成功的道路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之所以这样,理由很简单,他是一名穿越者!而且是知道这段历史的穿越者。

    因为知道历史,所以织田义信非常的清楚,虽然因为自己的出现,织田家比历史上强大了很多,但并没有跳出历史的范畴,因为在历史上,织田家同样也击败了一个个的敌人,最终上洛成功。

    没有织田义信,织田家依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有了他,这一步也不过早了几年。这么想来,织田义信算成功吗?而且俗话说得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木下秀吉从一介平民的身份,最终成为了一统天下的太政官白,那可比织田义信如今做到的事情要艰难一万倍。而且要知道,木下秀吉可没有织田义信这么变态的金手指。

    而且自从知道丽璐的存在后,织田义信的眼光就已经从日本跳转到了整个世界,伟大的大航海时代里,织田家?日本?那是什么玩意?如此一想,织田义信又怎么可能觉得自己有多牛逼呢?

    所以,因为前田庆次突然跳出来而生出的不满,很快就消失在织田义信的脑海中。<>不过显然,其他人可不这么觉得,所以他们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前田庆次的身上,希望他千万不要说出什么惹织田义信怒的话来。

    尤其是那些刚刚降服的大和豪族们,他们自然不是为前田庆次担忧了,毕竟他们和前田庆次也不熟,其是死是活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所担忧的,却是织田义信会不会因为愤怒而牵连他们,要知道他们可是见过不少这种类似的事情。因为家臣德高望重不好下手,只能挑几个不重要的家伙来撒气。

    虽然他们是降臣,但看看岩阪家的下场,很容易就知道他们在织田义信的心中可是没有丝毫的地位。

    就在气氛凝重的几乎让所有人窒息时,前田庆次开口了,“你们怎么一个个这么严肃?之前吃坏了肚子吗?”前田庆次一脸疑惑的看着诸人问道。瞬间,凝重的气氛一扫而空。

    随后,就听到前田庆次一脸严肃的说道,“主公,忍军自从建立以来,就一直缺人,属下认为可以将那些孩子交由望月、加藤两位大人培养。以他们的本事,相信也不用担心未来他们会向本家复仇,同时也能增加忍军的人数。单单将岩阪一族的男人斩杀,女人充为军妓,并烧毁大平尾城就足以震撼大和诸多豪族了。而且……孩子是无辜的。”

    好吧,一席话,说得在场对前田庆次熟悉的诸人无不对其刮目相看。一直以来,虽然在他们心中前田庆次算不上笨蛋,但也是归类到有勇无谋那一类的。但如今,看看他的话吧,从头到尾刨去最后一句话,似乎完全是在为织田义信着想。虽然最后一句话将他内心的想法完全暴露了出来,但有了前面的铺垫,最少听起来不是那么的刺耳了。

    闻言,李华梅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前田庆次依然还是说了他想说的话,但最少,他的这种方式还算是能够让人接受的。<>不过不等李华梅他们帮忙劝说时,织田义信就开口了。

    “嗯,似乎有点道理。”织田义信闻言,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想了想转头看向加藤段藏两人,“你们两个怎么看?”

    “主公,如果是5岁以下的话,属下可以保证他们绝对不会记得以前生过什么,所以属下也赞同前田大人的提议。”加藤段藏低声说道。

    而一旁的望月千代女也同样附和着,同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主公,属下认为,单单将那些女人当作军妓有些浪费,不如都交给属下如何?”

    闻言,织田义信有些明悟,“情报?”

    “不错!”望月千代女点了点头。

    “能保证忠诚吗?”

    “请主公放心,只有属下认为合格的人,才会派出去收集情报。”望月千代女沉声说道。

    好吧,合格的派出去,那不合格的呢?虽然望月千代女没说,但显然,那些不合格的女人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不过对此,没有任何提出疑问,哪怕是同为女人的李华梅等女。因为她们都清楚,这个乱世就是这么的残忍。给敌人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大火,将大平尾城缓缓吞噬,城外,数十名女人、孩童在哭喊惨叫声中,被带回了伊势国。或许,他们的未来将一片黑暗,但在这个乱世,活下去的人才是幸福的。或许吧……

    织田义信这边毫无阻拦,而那边的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也没有遇到太多的麻烦。毕竟,大和国在经历了松永久秀和三好三人众之间的激战后,早已经羸弱不堪,甚至许多豪族是早就盼着织田军的到来了。

    4月1o日,织田、浅井联军共9万人进攻六角家的桥头堡箕作城。虽然箕作城是近江有数的坚城,虽然六角义治父子紧急又加固了许多,同时派遣家中少数忠于自己的家臣相田康太镇守。但面对敌人那恐怖的大军,还没有开战,箕作城的守军就已经没有了作战的勇气。

    任凭相田康太如何鼓舞,士气依然无法振作。最终,面对织田家的猛攻,仅仅半个时辰,箕作城就被攻陷。

    “哈哈!这一战真是让臣弟开了眼界!六角父子如果得知了这里的战况,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得晕过去呢?”浅井长政大笑道。

    “呵呵,他晕不晕过去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吾等前方,绝无敌手!”织田信长听到浅井长政的话,得意的笑道。好吧,之前织田义信曾经和织田信长提过这么一句话,当时织田信长就觉得特别霸气非常顺耳,于是就毫不犹豫的拿来用了。

    “吾等前方,绝无敌手……”浅井长政闻言,看着远方低喃着。这句话的意境,让这位一直希望复兴浅井家辉煌的年轻家督彻底迷醉了。

    11日,面对织田军的恐怖攻势和庞大的兵力,六角家家臣们纷纷选择了降服。自从六角定赖时代起,一直和近畿霸主细川、三好分庭抗礼的六角家,似乎就要走向灭亡了。

    观音寺城。

    “什么?!这是真的?!”六角义治看着面前的忍者惊恐的质问着。

    “千真万确!”忍者低声说道。

    “父亲大人,现在怎么办?!”闻言,六角义治也顾不得忍者还没有离去,直接焦急的询问着六角承祯。

    可六角承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事实上他能做的也都已经做了。向三好家求援,动员领内部队,加固各地的城防,尤其是这座观音寺城,可是已经聚集了两万大军。可以说,六角承祯一开始,心中还是有些底气的,只是看到织田军如此视若破竹一般的攻势,他那点底气又瞬间消失了。

    “唉……早知道织田家如此强大,当初直接让路就好了。”六角承祯暗自嘀咕着。如果让路,那么六角家不但不会面临如今的困境,更会成为拥护将军上洛的功臣之一。六角承祯相信,以六角家的名望,足利义昭是绝对不可能无视他们的存在。

    可如今,似乎一切都晚了。面对织田家的大军以及诸多家臣背叛的结果,六角承祯已经彻底失去了决战的底气和勇气。

    “难道要逃跑吗?”六角承祯想到这里,忽然醒悟过来,“对啊!本家完全可以率军向三好家那边撤离。他们就算不想救我们,但只要我们率军过去,难道他们还会在织田大军压境之际,和我们开战吗?到时候他们就算不想和本家一起对抗织田家也没得选择了!”

    闻言,六角义治顿时惊喜的喊道,“不错!我这就命人叫定秀他们过来。”

    就在这时,一声淡淡的话语出现在房间中。

    “没用的……”

    随着话音,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房间之中,他的出现是那么的自然,仿佛本来就站在那边一般。他就是六角家麾下的甲贺忍者众头目,多罗尾光俊。

    “光俊?难道蒲生定秀他们也……”六角承祯疑惑的看着多罗尾光俊,随后猛地反应了过来,低声惊呼道。

    “不错,蒲生定秀他们已经决定反叛,根据属下得到的情报,待织田大军到来时,他们就会将主公您擒住,作为礼物送给织田信长。”多罗尾光俊沉声说道。“此次属下前来,就是得到情报而来接应主公的。”

    “唉……”六角承祯闻言,顿时面若死灰一般,他明白,六角家,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