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六十二章:织田上洛 2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织田义信对于柳生宗严还是相当熟悉的,毕竟在太阁5中,这小子就是5大主角之一。哪怕织田义信对他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却也很难不熟悉。

    “原来是你啊,信纲曾经提起过你,说你是一个难得的剑术天才呢~”织田义信笑道。

    “上泉大人过誉了,在下只不过是一名稍微强一些的剑客而已。”柳生宗严恭声说道。

    “呵,这小子倒是有点意思。”织田义信闻言心中暗道。柳生宗严说上泉信纲过誉了,可却承认自己稍微强一些,织田义信可不觉得柳生宗严口中的强一些,是和那些平民做比较。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莫非是他的家臣?”织田义信随口问道。

    “织田大人,在下的领地柳生庄不久前再次被筒井家夺去,本想投靠松永大人时,洽闻织田家挥军上洛,所以特意带领族人再次等候,望织田大人收留。”柳生宗严恭敬的说道。

    “哦?想成为我的家臣?”织田义信诧异的看着柳生宗严,他本来还以为柳生宗严是希望自己帮他夺回柳生庄的说。想了想,织田义信再次问道,“呃,柳生庄毕竟地处大和国,而本家已经将大和国交给了松永大人。如果你想要夺回领地,应该去找松永大人才是。”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柳生宗严连忙解释道,“织田大人,在下确实是希望成为织田大人的家臣。领地乃是身外之物,在下只希望能够在织田大人的身边,看一看剑道的尽头究竟是怎样的光景。”

    自从织田义信先后击败了冢原卜传和上泉信纲后,其俨然已经成为了天下第一剑客。嘛,之所以还不是剑圣,却是因为织田义信除了那两次战绩之外,实在没有其他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了。要知道冢原卜传之所以能够成为剑圣,不单单是因为他在年轻时打遍天下无敌手,更重要的是他拥有无数的弟子,而那些弟子如今也大多成为了著名的剑豪。

    “呵呵,剑道的尽头嘛~”织田义信闻言轻笑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子的呢~”

    织田义信并不是在客气,而是他真的是这么认为的。虽然自从和冢原卜传交手之后,他的实力就开始停滞不前了,但他依然相信,自己只是遇到了瓶颈而已。一旦打破这个瓶颈,那么他将踏入一个可能从来没有人踏入过的境界。

    嗯……好吧,这小子前世武侠、动漫什么的看太多了。

    只是织田义信的这番话,似乎更让柳生宗严佩服,实际上前田庆次等人听了这番话后,也是相当有感触。或许,这就是武痴的通病?

    不过织田义信似乎也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说太多,只见他摆了摆手,示意柳生宗严起身,随后轻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你为家臣吧。嗯,就任命你为本家的足轻大将,俸禄500石。”

    “多谢主公!”柳生宗严闻言激动的说道。本来他听到足轻大将这个身份时还有些不满,不过在听到俸禄之后,所有的不满全部消失了。500石啊,柳生庄的领地似乎也就这么点吧?

    随意的点了点头,织田义信转头对望月千代女示意了一下,其连忙将大和国的地图拿了出来。

    嘛,这个时代的地图还是相当简陋的,不过却也不妨碍织田义信使用。只见他随手一划,然后对本多忠胜说道,“这是你的进攻路线。”然后又划了一下,再对榊原康政说道,“这是你的进攻路线。”

    说完,织田义信拍了拍手笑道,“那么,你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届时谁先抵达奈良,就算他赢了。”

    “奈良?”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古怪的看了织田义信一眼,不过也不没有多问,互相挑衅的看了一眼后,就率军离去了。随后,织田义信则率领大军从另外一个方向向奈良前进。

    “主公,为何前往信贵山城反而去奈良呢?”李华梅好奇的问道。按照常理,此时应该先行前往信贵山城和松永久秀汇合才是。

    “没啥意思~”织田义信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奈良乃是昔日旧都,不去看看岂不是白来了?”

    闻言,李华梅顿时白了他一眼,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她也明白,此次出征大和,无非只是走一个形势而已。作战?李华梅真的不知道大和国有哪个豪族敢和织田家为敌。在她的心中,此次上洛唯一的敌人,就只有三好家而已。

    织田义信选择的是最快最大的道路,一路上自然有许多城砦。不过正如李华梅所想,所有豪族基本都是望风而降,直到抵达了大平尾城。

    “哟呵,竟然没有出城降服?”织田义信见状轻佻的吹了个口哨。

    “主公,是否先进行劝降?”费南德恭声问道。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大笑道,“费南德,你小子都快成劝降专业户了。”

    “嘿嘿,劝降比较简单嘛~”费南德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搔了搔脑袋不好意思的笑道。

    “我可不是在夸奖你啊……”织田义信无奈的想着。

    不过,他并没有同意费南德的提议,“本家上洛之前,已经发出了告示,既然对方看到我军到来并没有立刻出城降服,那么也不需要给他们第二次机会。给别人的机会多了,留给自己的机会就少了……”织田义信淡淡的说道,随后转头扫视了一眼众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井伊直虎的身上。

    “直虎,交给你了,3000人够吗?”织田义信淡淡的问道。

    “1000足以!”井伊直虎闻言立刻说道,随即点了兵马就向大平尾城杀去。

    “主公,这大平尾城的家督岩阪亮太乃是大和国出名的猛将,麾下有精兵百多人,是不是……”柳生宗严见状,小声的提醒道。

    闻言,织田义信缓缓摇了摇头,正待要说些什么时,却听到身旁听到一阵惊呼声,转头看去,却发现井伊直虎竟然已经杀上了城墙。

    只见大平尾城墙上,井伊直虎手持大刀左右冲杀,完全没有一合之众。不多时,就已经率领织田军杀入了城内,打开了城门。

    见状,柳生宗严顿时目瞪口呆,他虽然一直听闻织田义信麾下的部队强大,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强到这个份上。在大和国诸多豪族中已经算的上强豪的岩阪家竟然就这么被打败了?

    这时,身前忽然传来调笑声,“主公,你竟然给直虎妹妹开小灶,这可不行啊……”

    “呵呵,这可真的冤枉我了,直虎的武艺本来就很强,而且身体素质、剑术天赋也不逊于任何人。”织田义信闻言笑道。

    他倒不是胡说,本来他对于井伊直虎,只以为是被当成武士培养的女人而已。毕竟她如果真的很强的话,怎么会被小野道好要挟呢?不过后来在指点她武艺的时候才发现,井伊直虎可不是武艺还行,而是非常的强。甚至,从井伊直虎的身上,织田义信能联想到另外一个二次元的女人,纲手。

    天生怪力,让井伊直虎凭借蛮力就能够击败数名足轻,而之所以被小野道好要挟,只不过是因为小野道好找机会抓住了虎松而已。可就算如此,小野道好也不得不将井伊直虎四肢全部用粗绳绑住。

    而如今,在织田义信的调教下,虽然比不上前田庆次等人,但几乎能够和岛左近一较高下了。

    “哼!我不管,你也要给属下想想办法,属下也想体验一把这种一步杀一人的感觉。”李华梅娇哼着说道。

    “好好好~晚些时候,我慢慢教你~”织田义信怪声怪调说着,顿时引来李华梅一阵娇嗔。

    见状,柳生宗严顿时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虽然早就听说织田义信非常好色,但这大庭广众之下就和女人打情骂俏……只是看到身边人都一脸正常的模样,柳生宗严最终还是决定当作没看到。

    半刻钟不到,井伊直虎就拎着大平尾城的城主岩阪亮太走了回来。见状,织田义信顿时大笑道,“哈哈,不愧是我的巴御前,这架势~”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井伊直虎忽然变得羞涩起来,一把将岩阪亮太丢到织田义信的面前,然后就躲到李华梅的身后藏了起来。

    “这丫头……”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随意的瞥了一眼跪在面前一脸目瞪口呆的岩阪亮太,“看样子,似乎还没有从被女人击败的噩梦中醒来吗?”织田义信暗想着。

    看到织田义信不说话,一旁的竹中重治低声说道,“主公,是否要饶过此人呢?”

    闻言,织田义信回过神来,看了竹中重治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重治,我这不需要拐弯抹角的说话。”

    听到此言,竹中重治却也没有尴尬或者恐慌,只是笑着退了回去。见状,织田义信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下令道,“岩阪亮太不识天时,竟然帮助逆贼三好对抗帮助将军夺回政权的本家,传令下去,大平尾城内,男人全部处死,女性作为军妓。而大平尾城,烧了吧。”

    闻言,一旁那些早已经降服的大和豪族们心中不免大呼侥幸。本来他们还不太懂织田义信之前那番话的意思,如今看来,如果不是他们降服的快,恐怕他们的命运,也将和岩阪一族一样了。

    只是就在这时,前田庆次忽然站出来说道,“主公!”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前田庆次。

    严格说来,这个时代屠城烧城的事情真心不算少,嘛,或许也和这个时代城砦实在太多有些关系。武田信玄、上杉谦信、毛利元就或者其他那些大名,就没有没干过这种事情的主。有的呢,则是为了警告其他势力。有些,则单纯为了泄愤,比如武田信玄同学,经常因为攻打一座城n久打不下来,最终打下后直接屠城泄愤。呃……好吧,真的不是在黑谁。

    不过不管怎么说,屠城什么的,终究是过于残暴的事情。虽然织田义信这么做,在众人的眼中是为了警告那些还没有臣服的大和豪族们。但毕竟,屠城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只是……当君主的命令下达后,哪怕这个命令再怎么离谱,身为家臣唯一要做的不是去质疑主公,而是去执行,这才是一名武士应有的本分。

    所以当前田庆次站出来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不赞同织田义信屠城心中都捏了一把冷汗,而站在前田庆次身边的白木行久更是伸手要把前田庆次拉回来。

    织田义信看着前田庆次,脸上并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可就是这么平淡的模样,却让所有人恐慌不已。竹中重治开口就打算劝说什么,却被李华梅给拉住了。看着李华梅摇头示意,竹中重治脸色极速变换着,最终只能无奈的叹息起来。

    刚才,织田义信并不是和谁在商量,而是直接下的命令。俗话说得好,金口一开,岂有改变的道理?这并不是说主君的命令都是正确的,而是因为如果主君的命令都能够被质疑而更改,那是不是表示以后所有人也能够这么质疑呢?

    一次、两次,在许多次被质疑或者更改后,那么主君的威严将彻底扫地。到时候,他又怎么去统领家臣们呢?而这,就是李华梅制止竹中重治的原因,也是为什么竹中重治最后闭口不言的理由。

    “庆次啊,有什么问题吗?”织田义信带着一丝疑问问道。

    闻言,白木行久连忙偷偷的踢了前田庆次两脚,示意他赶快顺着台阶下去。只是,前田庆次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白木行久的好意。

    “行久,你小子踢我干嘛?”前田庆次依然还是那么大咧咧的模样,气得白木行久直想拔刀砍人。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