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六十一章:织田上洛 1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织田军的行军速度并不快,倒不是没办法快的起来,而是织田信长并不打算让部队跑太快。而实际上,不光光织田信长这边不快,织田义信那边的速度也同样慢的可以。之所以这样,却是织田义信提出来的主意。

    “兄长,本家率领如此大军上洛,相信畿内诸多势力肯定异常恐慌,只需要给他们一些时间,足以让他们倒戈到我们这边来。”织田义信当时是这么说得。

    对此,织田信长想了想就同意了。虽然用兵之道,总是讲究兵贵神速。但如今这个情况,织田家根本不需要去追求什么速度。所需要做的,只是尽情的展现织田家的强大,让天下间的所有势力全部都看到。

    8日,近江和美浓的边境。

    织田军和浅井军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不知道为什么,海北纲亲等人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阵担忧,“如果此时织田家忽然翻脸的话……”想到这里,众人就不敢再想下去了,因为他们发现,一旦织田家翻脸,浅井家绝对逃不过覆灭的命运。要知道此次为了迎接织田家,浅井家上上下下所有重臣可是全都来了。

    不过,这件事情显然是他们瞎操心了,或者说只是看到织田军的恐怖数量后,自然而然产生的恐惧感而已。

    当双方距离差不多50米左右时,织田信长高举右手,随后织田军就停了下来。翻身下马,织田信长就这么一摇一晃的向浅井军走去。

    见状,浅井长政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下马快步迎了过去。说起来,织田信长和浅井长政虽然是姻亲,但却从来没有见过。嘛,这也是这个时代普遍的一个现象。所以在行走时,两人不断打量着对方。只不过织田信长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而浅井长政,虽然掩饰的很好,但不时还是会有一丝狂热和崇拜从眼中散发出来。

    “织……兄长大人!”浅井长政来到织田信长的面前时,一时嘴快差点就叫做称呼,好在他及时反应过来更正了称呼,不然天晓得织田信长会怎么想。

    “长政啊……”织田信长看着浅井长政开口淡淡的说道。

    “臣弟在!”浅井长政连忙应道,那副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说是看到偶像的狂热粉丝也不为过。不过说起来,浅井长政还真的就是织田信长的粉丝,当初将自己名字中的通字改成长,也是因为如此。嘛,虽然面对家臣时,他并不是这么说的就是了。

    从桶狭间一战初次听闻织田信长开始,织田信长的每一次胜利,都不断鼓舞着浅井长政继续努力着。让他在沮丧中不会泄气,在失败中不会绝望。呃……虽然不能说织田信长是浅井长政生命中的指明灯,不过却也相去不远。

    说起来,浅井长政还打算复制织田信长颁布的【织田家领内法度】,可惜在浅井家,许多事情根本不是他这个家督能够一言堂的。因为浅井家是合议制的,嘛,说白了,就是任何事情,都必须经过家督以及诸多重臣的共同商议并认同后,才能够实施。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浅井久政那么容易就让位给浅井长政的原因,因为他根本没办法对抗诸家臣。所以哪怕浅井长政获得了诸多重臣的支持,但如果他实行的政令损害到了诸人的利益,那么虽然他是家督,但依然没有任何办法将命令执行下去。

    实际上,这也是如今大部分大名家的通病,包括之前的织田家也是如此。大名就好像一个强大的盟主一样,如果不将加盟家族的利益保证好,那么这个盟主分分钟就会被干掉。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从应仁之乱开始,战国时代进行了100多年,依然看不到半点统一的希望。

    好吧,跑题了,扯回来。

    织田信长仔细的打量着浅井长政,年轻帅气的外表,看上去纯真无暇的眼神,那副虽然强行忍耐却依然被织田信长发现的崇拜和狂热。织田信长很难相信,这些东西会在一名大名的身上看到,而且这位大名,还是被世人所称赞的明君。

    不过不得不说,看到浅井长政在自己面前毕恭毕敬的模样,织田信长的内心是相当的舒爽的。只是同时,他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织田义信那小子,“唉,可惜义信那小子就不懂的什么叫做尊敬长辈。”织田信长心中暗自感叹着。随后,就下定了决心,“嗯,等到在京都汇合后,我就让义信那个混蛋好好看看长政这小子是怎么做妹夫的。”

    想到此,织田信长就开口说道,“妹夫能够率兵支援本家,实在让我欣慰啊~”

    “兄长大人客气了,以贵方的势力,就算没有本家的帮助,三好叛逆也绝对不是贵方的对手。所以臣弟还想感谢兄长大人您,让本家能够跟随您参与到此等大事之中!”浅井长政闻言,连忙恭声应道。

    “哈哈!说得好!届时你就随我一同去拜会将军吧。”织田信长闻言大笑道。

    站在远处,海北纲亲等人虽然听不清织田信长和浅井长政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看到他们言谈正欢的模样,终于放下了心来。

    没办法,虽然在不久后,海北纲亲等人就明白自己心中所想根本就是不着边的事情,但面对如此大军,他们的心中又如何不紧张呢?虽然如今这心又重新落了地,但恐怕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向往常那样,只是当织田家为一个相互利用的姻亲同盟了。

    这边织田信长率军与浅井长政汇合,那边,织田义信也率军正式进入了大和国。

    “主公,前方就是菅野城。”望月千代女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城砦说道。

    “呃……”织田信长看了看那所谓的菅野城,和寻常领地上的那种城砦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瞬间,织田义信本来那还算高涨的心情瞬间就落到了谷底。

    在以前,织田义信逢战必然当先,那个时候的织田义信,才不管什么大战小战,对于战争可谓是充满了激情,仿佛在他面前不是一个个生命,而是能够升级的经验一眼。呃……好吧,严格说来,那些敌人虽然不是经验,但却是一个个行走的功勋,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织田义信又怎么爬到今天这个地位呢?

    可如今,或许是因为看过的多了,经历的广了。面对这种小破城砦,织田义信实在没有亲自率军攻打的心情了。好吧,实际上当初攻打伊势的时候,织田义信就已经隐约有了这种感觉,直到攻下伊势国后,他彻底对寻常的战争失去了兴趣。

    不过,这显然不是因为织田义信矫情了,只不过是到了一定的地位后,自然而然会有的感觉罢了。纵观历史名将,有哪个是大战小战一个不拉的去打?

    于是,织田义信转过头看着众人,搔了搔脑袋说道,“说起来,我们是不是应该任命个先锋什么的?”

    话音刚落,前田庆次就兴奋的跳了出来大声说道,“主公!先锋这个位置,请交给属下吧!”

    不过显然,和前田庆次想法相同的人,可是相当不少呢。

    “主公,属下请战!”白木行久和岛左近异口同声的说道。

    只是他们刚说完,一旁又有两人窜了出来齐声喊道,“主公,前田等三位大人贵为本家家老,德高望重劳苦功高。怎么能出任区区一个先锋呢?还是交给在下吧!”说完,这二人一脸不满的瞪着对方,似乎是再怪对方和自己抢功劳。好吧,这两个家伙不是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是谁?

    见状,另外一边的数人默默的收回了踏出的脚步,不过还是一脸热切的看着织田义信,希望其能够将先锋这个差事交给他们。

    看到这种情况,织田义信顿时大笑道,“哈哈!庆次、行久、左近,看来你们三个也成了老家伙啦~”

    闻言,岛左近轻笑着说道,“确实,应该让位给年轻人啦~嗯……先锋。”

    “不过他们目前的才能,也只能打打先锋而已。”白木行久面无表情的说道。

    而前田庆次则是走过去狠狠的在两人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如果你们连这个破城都打不下来的话,看我怎么修理你们!”

    好吧,这三位深受织田义信荼毒的家伙,看来也学会了揶揄人了。不过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压根就没有在意,他们现在所想的,只有先锋这个位置到底落在谁的身上。

    说起来,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虽然一直跟着前田庆次等人学习,但作战风格却大不相同。本多忠胜作战勇猛,逢战必然一马当先,和前田庆次极为相似。不过他却也是粗中有细,岛左近的行军布阵以及白木行久的冷静也都学的不错。

    而榊原康政呢?比起本多忠胜来说,武勇稍微差一些,或许也是因为如此,他几乎将岛左近的本事全都学会了。

    这两人挑个先锋,换做其他的君主,可能会从很多角度去考虑最终选择其中一人,但对于织田义信来说,他才懒得考虑这么多呢。

    “很好,既然如此,那么先锋之位就交给你们两个了。”织田义信大咧咧的说道。随即,就直接下达了命令。

    “忠胜,命你为左先峰,丸目长惠为副将,统军3000。”

    “康政,命你为右先锋,上泉秀元为副将,统军3000。”

    “你二人分别从前后方进攻菅野城,谁先攻入城内,谁是首功!”织田义信说完,就转头对其他人笑道,“我们呢,就呆在这里看戏吧~”

    “是!”众人闻言齐声应道。

    这真的是来打仗的吗?怎么看起来和郊游差不多?而且织田义信这么想就算了,为什么其他人也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竹中重治,你不是最冷静沉稳的吗?李华梅,你不是从来都是小心谨慎的吗?怎么都不出来劝阻织田义信呢?

    好吧,或许此次上洛,对于织田家的诸人来说,真的就和郊游没什么区别。当然了,竹中重治等人没有出言相劝,或许是认为织田义信此举是希望趁此机会,可以好好锻炼一下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两人。

    只是,就在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两人气势汹汹的整队完毕,准备向菅野城发起进攻时,却发现菅野城的城门忽然开了,十数人手无寸铁的匆匆向这边赶来。

    “哼!”本多忠胜和榊原康政见状,顿时不满的冷哼一声,随后重新回到了队伍中,显然,他们对于功劳就这么飞了非常的不满。

    好吧,他们觉得对方是来降服的,而事实上呢?嘛,对方也只能是来降服的。

    “呵呵,这些家伙,选择的倒是挺快……”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此次攻打大和国,他压根就没有派人劝降,而是直接就率军杀了过来。因为在他看来,当初织田信长向近畿以及周边发出告示时,已经算是一种劝降方式了。

    “在下菅野城城主菅野广忠,拜见织田大人。”菅野广忠说着,直接就带人拜倒在了织田义信的面前。

    “哦,起来吧。”织田义信淡淡的应道,他懒得问对方为什么降服这种无聊的问题,甚至都懒得去理会对方。在他看来,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根本就不需要浪费他的口舌。

    只是在菅野广忠等人起身后,一名穿着普通的男人却走到的织田义信的面前再次拜倒,“柳生一族族长柳生宗严见过织田大人!”

    “哦?”织田义信闻言,终于将那漫不经心的态度收了回来,“你就是柳生宗严?”

    “正是在下。”男人恭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