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五十八章:帮直虎报仇
    下一页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伊势国大阪城。

    “哦?小野道好抓来了?”织田义信听到汇报后,顿时笑道,“带上来吧。嗯……把直虎也叫来。”

    不多时,数名死神众就压着小野道好及其十数名家臣来到了织田义信的面前。一进来,不待织田义信开口,小野道好就直接跪了下来大声哭喊着,“织田大人饶命啊!小人可从未做过对不起织田家的事情,而且此次松平大人进攻远江,小人也立刻就降服了……”

    可惜,他的话听在织田义信的耳中,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吵。

    “把他们的嘴给堵上。”织田义信撇了撇嘴命令道。随即,死神众就不晓得从哪里弄出了布条将小野道好以及他的家臣们的嘴巴全部堵上了。

    对此,小野道好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反抗,老老实实的任由死神众施为,而他的那些家臣也同样如此。嗯?就没有有血性的武士吗?有,不过在路上就自杀了……

    又等了会,井伊直虎快步走了过来。这段日子,她依然在和李华梅等人处理着大阪城规划的问题。不得不说,这可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工程。

    “主公。”井伊直虎恭敬的说道,眼角一扫,猛然就看到跪在地上的小野道好等人。

    “主公,他……他是……”井伊直虎有些激动的问着。虽然小野道好跪伏在地上看不清面貌,但仅凭他的背影,井伊直虎就将其认了出来。或许就应了那句话,化成骨灰也能认得出来。毕竟,小野道好对于井伊直虎的伤害,就算是血海深仇恐怕都难以形容。

    “呵呵,你才的没错,他就是小野道好,那些人则是他的家臣们。”织田义信笑道,随后站起身来走到了井伊直虎的身边轻声说道,“呐,我之前答应过你,一会帮助你报仇,其次会帮你复兴井伊家。”

    说着,织田义信摸了摸井伊直虎的俏脸笑道,“现在,人交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一句话,就将一旁的小野道好吓坏了,井伊直虎会怎么对他?嘛,他是真的不知道,但他却能够确定,被一刀砍死都算是痛快了。可惜,此时他们的手脚早已经被绑住了,走路虽然不成问题,但想要逃跑,却是千难万难。而且,就算没有被绑住,难道他们就跑的掉吗?

    听到织田义信的话,井伊直虎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主公,您的恩情,属下一生也难以报答……”

    “傻瓜……”织田义信好笑的帮井伊直虎擦了擦眼泪,“一生不行,下辈子再接着报嘛~而且,不要在仇人面前流泪哦~”

    “是!”井伊直虎闻言,胡乱的擦了擦泪水,随后看着织田义信哽咽的说道,“主公,属下希望让虎松过来。”

    “呃……”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就有些无语了。“虎松今年才5岁,这样似乎不太好吧?”

    “主公,虎松才是井伊家真正的继承人。如果他连在这种情况下手刃仇敌的能力都没有,那就证明他根本没有成为武士的资格。早些看出来,也免得以后做出让主公蒙羞的事情。”虎松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妹,这也太狠了吧?”织田义信无奈的想着,不过看到直虎那认真的表情,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井伊直虎不会做出妥协。想了想,最终也只能同意下来。毕竟,井伊直虎说得虽然有些极端,但确实也有些道理。而且,织田义信对于历史上的德川四天王之一,还是颇有信心的。

    很快,虎松就被带了过来。“虎松见过织田大人,见过母亲大人。”

    不过5岁的他,或许是因为常年苦练的原因,身体长得比同龄的孩子都要壮实许多,虎头虎脑的,看起来煞是可爱。

    让虎松起身,井伊直虎就指着小野道好等人说道,“虎松,还记得当初娘和你说过的仇人吗?他就是小野道好,而这些人,则是他的家臣们。现在,娘将杀死他们的任务,交给你了!”

    井伊直虎说完,就将腰间的佩刀丢给了虎松。虎松捡起太刀后,并没有立刻行动,而是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织田义信。

    “这小子,也太早熟了吧?”织田义信看着虎松那充满激动的眼神,心中颇为诧异的想着。如果他5岁的时候被自己的母亲让自己杀人的话,嘛,就算知道对方是有着深仇大恨的仇人,估计最先想得还是能不能不让自己来。

    可虎松呢?似乎对此没有任何疑问,反而对于能够亲手杀掉这些人感到非常的激动。而且就算如此,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先行请示织田义信,这是一个5岁的小鬼头应有的表现吗?

    不过虽然诧异,但织田义信对于虎松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嗯,他们就交给你了。”

    “多谢织田大人!”虎松闻言,拜伏在织田义信的面前激动的说道。随后,他缓缓走向了小野道好,就在织田义信以为他会和小野道好废话一番的时候,就看到虎松将太刀拔出,狠狠的向小野道好的脖子处看去。

    “噗!”

    “咚!”

    被斩断的身体,血流如注一般的喷洒着,掉落在地上的脑袋,鼓溜溜的滚了两圈,最终停了下来。

    看着小野道好的尸体,井伊直虎终于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大哭起来。见状,织田义信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搂入怀中,有了依靠的她,哭得更加大声了。

    只是就在这时,又传来一声脑袋被砍断的声音,两人循声看去,却发现虎松又斩杀了一名小野道好的家臣,正缓缓走向第三人。

    “虎松!住手!”井伊直虎见状,也顾不得眼角的泪花还没有摸去,焦急的阻止了虎松。

    “嗯?怎么了?”织田义信古怪的看着井伊直虎问道,而那边虎松却也同样疑惑的看了过来。

    “主公,虽然他们是小野道好的家臣,有些甚至是井伊家原来的家臣,但那些年却也没有做过太多对不起井伊家的事情。所以属下希望,让他们重新回归井伊家。”井伊直虎此言一出,那些小野道好的家臣顿时激动的拜伏在地上不蹲呜咽着。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不过估计也是感激井伊直虎的饶命之恩,顺便表明自己会绝对忠诚云云吧。

    闻言,织田义信到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是井伊家的家事,井伊直虎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办?何况对于这些人的生死,织田义信本来就完全不在意,只要井伊直虎开心就行了。所以他直接点头应道,“嘛,我说过,这些人都交给你处理了,所以你是杀了他们还是饶了他们,我都不会管的。”

    “多谢主公。”井伊直虎闻言说道,随后看向依然拿着太刀站在人群中的虎松说道,“虎松,回来吧。”

    只是面对井伊直虎的话,虎松却没有动,反而充满疑惑的问道,“母亲大人,既然他们曾经背叛过,为什么还要绕过他们?”

    “问得好!”织田义信心中暗赞着。嘛,他从来都不相信背叛过的人,会懂得什么叫做忠诚。不过很遗憾,他身边的人似乎都是那种喜欢给别人机会的人,比如从来学不会乖的织田信长,就是最喜欢饶恕那些曾经背叛自己的烂好人了。

    呃……把未来的大魔王叫做烂好人,似乎有些怪怪的呢。

    只是,面对虎松的质疑,井伊直虎并没有像织田义信想的那样的解释为什么,而是……只见井伊直虎腰一掐手一指,音调提了八度高,“虎松!”然后虎松就灰溜溜的走到了井伊直虎的身边,“母亲大人,孩儿错了……”

    可惜,面对虎松的认错,井伊直虎却完全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教训。织田义信听了半天,基本可以将井伊直虎的话总结为一点,“你不听话,就是对不起我的养育之恩,对不起织田义信的栽培之情,对不起父亲的在天之灵,对不起井伊家的列祖列宗。”

    “我擦,真不愧是当妈的啊……”织田义信心中无奈的想着,不知道为何,井伊直虎这番话,让织田义信想起了前世自己母亲教训自己时候的样子,也是这样喜欢上纲上线。

    回过神来,看到井伊直虎还在不断的碎碎念,织田义信只能无奈的插嘴说道,“直虎,差不多行了,虎松毕竟是个孩子嘛~”

    闻言,井伊直虎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织田义信就在她的身边,顿时就羞红了脸,不过还是对虎松念叨着,“看在主公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回去将武士守则抄写10遍。”

    “……”织田义信无语了。

    “是……”虎松沉默的应着。

    虎松带着小野道好的那些家臣离去了,这时井伊直虎才一脸娇羞的缩在织田义信的怀中,头都不敢冒出来,似乎是想起刚才那副颇为泼辣的模样了?

    见状,织田义信自然也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只是双手不断在井伊直虎的身上游走着,含着井伊直虎的耳垂坏笑的问道,“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报答我了呢?”

    闻言,井伊直虎俏脸更加绯红,但还是乖乖的跪了下来。

    岐阜城天守阁。

    织田信长坐在首位注视着下方的男人,一双鹰目透露着阵阵杀意。但对此,坐于下方的男人却依然只是恭敬的坐在那里,面带着笑意,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织田信长的杀意一般。

    良久,织田信长忽然大笑起来,“哈哈,真是想不到啊。刺杀了前将军的天下极恶竟然孤身一人来到这里,难道你不知道就在不久前,本家才刚刚宣布要帮助新将军上洛,并为前将军复仇的宣言吗?”

    说着,织田信长摇头晃脑的笑道,“而你,松永久秀,可就在我的铲除名单之中呢~”

    闻言,松永久秀却只是轻笑着应道,“在下自然听说了,而且就是因为听说了此事,才前来拜会织田殿下。”

    “想来试试我的刀是否锋利吗?”织田信长闻言,冷笑着问道。

    松永久秀摇了摇头,“只是想看看织田殿下的器量,是不是足以成为天下人。”

    “哈哈哈哈!”听到松永久秀的话,织田信长再次大笑起来,随后突然站了起来,走到松永久秀的面前缓缓蹲下,直视着松永久秀的双眼冷声说道,“很好,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

    说完,织田信长站起来俯视着松永久秀淡淡的说道,“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回织田殿下,在下昔日帮助三好三人众刺杀将军,是因为他实在太弱了……”松永久秀抬头看着织田信长朗声说道,“一名弱者,是没有资格统治天下的。被我们除掉,就是最好的证明,一个连自己都无法保住的将军,又有什么资格保住他的天下呢?”

    闻言,织田信长冷笑着问道,“哦?照你这么说,你如今认为本家强大,所以就选择降服本家。那如果以后有其他实力强过本家呢?那你是不是又会降服于他?”

    听到织田信长的话,松永久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点头承认了,“不错,在下只会降服于强者,如果日后织田家失势,那么在下自然不会继续做织田家的家臣。”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织田信长听到松永久秀的话疯狂大笑着,半响后,回到位置上重新坐了下来。眼睛扫了一下面前摆着的两样东西笑问道,“这两样,一件事传说中的九十九发茄子,另一件则是名刀吉光吧?”

    “正是!”

    “好,我同意了,从今以后,你就是大和国的国主了。我会派人告诉义信,让他帮助你的。”织田信长大声说道。

    “多谢主公!”松永久秀拜伏在地恭声喊道。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