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五十四章:将军的使者来了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岐阜城下,城门前负责看门的两名门卫一脸不善的表情,盯着站在城外不远处一名浪人打扮的人,“弥之助,这小子站在那边已经好久了,用不用赶他走啊?”一名门卫不爽的对另一名门卫说道。

    “算了,殿下说了,不准欺负平民。”弥之助想了想应着。

    “他似乎不像是平民啊,你看他还配着太刀呢。说不定,是哪家派来的探子。”开始的那名门卫不依不饶的说道,显然对于明智光秀一直站在不远处傻望着岐阜城这件事情很不爽。

    “谁家探子会这么蠢啊?说不定是其他势力的武士慕名而来的。你要知道,岐阜城现在可是天下有数的名城!”弥之助说着说着,开始吹嘘起来。

    对于门卫的指指点点,明智光秀没有丝毫的在意,他只是静静的遥望着岐阜城,一时之间百感千愁。当初离开的时候,他踌踔满志,自认为凭借自身的才学,定然可以取得一番成就。届时统帅大军归还,为斋藤道三报仇,同时也向他证明自己才是其真正的继承人。

    只是到如今,已经九年过去了。回顾过去,别说实现自己的野心了,单单展现自身的才学,都成为了一件异常奢侈的事情。而再看看织田信长,早已经从只有区区尾张的乡下小大名,成为了坐拥4国上百万石领地的大大名。

    “唉,如今信长已经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上洛之上,一旦成功,其就能实现连道三公都未曾实现的野心。而我……却依然没能做出什么成绩”明智光秀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岐阜城,心中叹息着。

    不过叹息过后,他的眼神再次变得坚定起来,“现在,将是我明智光秀证明自己的最后机会了!只要能够说动织田家出兵帮助殿下上洛,那么我就是幕府的功臣!随后只要帮助幕府重新夺回失去的权利,那我明智光秀之名,必当留名青史!”

    想着,明智光秀大踏步走向城门处,而随着他的举动,弥之助和另外一名门卫连忙大喊着,“此处乃是织田殿下的居城,无关人等速速离去!”

    “我乃将军派来的使者明智光秀,希望能够求见织田殿下。”明智光秀沉声说道。

    “将军?”两名门卫闻言惊疑的互视了一眼,又打量了一番明智光秀,似乎并不是很相信。不过最终,他们还是决定进去通报一声。不多时,就有小姓过来将明智光秀引了进去。

    跟着小姓向天守走去,一路所见无不让明智光秀感慨不已。这让暗中观察明智光秀的小姓颇为诧异,不过却也没有多言,埋头快步在前面引路着。

    “明智大人,主公就在顶层的展望台等您,不过上去前,还希望您能配合一下……”小姓恭敬的说道。

    “这个自然。”明智光秀会意的点了点头,将佩刀解下交给了小姓,并让其搜了一下身后,就跟着小姓向展望台走去。

    明智光秀以前见过织田信长,不过却是在正德寺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织田信长,还只是刚刚继承家督的19岁少年,拥有的领地也不过尾张下四郡罢了。而且在当时,织田信长虽然继承了家督,但内忧外患不断。

    那个时候,虽然织田信长将斋藤道三成功的唬住了,但显然,在明智光秀的眼中,那个时候的织田信长,顶多只不过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而被斋藤道三另眼看待的幸运儿而已。只是如今,第二次看到织田信长,哪怕是自傲如明智光秀也不得不承认,斋藤道三看人的眼光确实是非常的准。

    织田信长平静的坐在首位,一双鹰目不断打量着自己。就只是这么简单的举动,却让明智光秀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而这种压力他并不陌生,因为在昔日的斋藤道三身上,他也曾经感受过。

    “在我还没有找到出路时,当日的傻瓜已经成长到这般地步了吗?”明智光秀心中苦笑一声,不过毕竟早有心理准备。所以虽然沮丧,却还是恭敬的拜伏在地高声说道,

    “你就是明智光秀?”织田信长带着一丝古怪的语气问道。

    虽然不明所以,但明智光秀还是立刻恭敬的应道,“在下正是。”

    “呵呵,我知道你。”织田信长闻言轻笑道,“昔日明智家的家督,号称文武双全,深受蝮蛇的宠信。”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明智光秀闻言,淡淡的应了一声就再次恭敬的说道,“在下此次前来,却是收了将军之命。希望织田家能够帮助将军上洛,继任将军之职,讨伐叛逆,将混乱的天下重新归于幕府的统治。如此一来,幕府之幸,天下之福。而织田家,也将成为名垂青史的武家。”

    闻言,织田信长并没有应声,只是盯着明智光秀沉默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见状,明智光秀也没有发问,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织田信长开口。

    良久之后,织田信长忽然问道,“不知道将军殿下既然当初从六角家离开后,选择了朝仓家而不是本家,为何现如今又来求助于本家呢?”

    好吧,织田信长的这个问题,问得真心有些让人费解。毕竟织田家想要上洛是众所皆知的事情,而要上洛,就必须有大义的名份,如今足利义昭主动过来求助,可以说是织田信长等待已久的事情了。可织田信长这个问题,却颇有挑衅的意思。

    那语气,就好像是在说“现在知道当初选错人了吧?早干嘛去了?”如果是稍微有些倔强的人,恐怕直接就会甩袖离开了。

    不过对此,明智光秀却没有丝毫的意外,因为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毕竟,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在自己这里失败的。

    “织田殿下,实际上将军家当初之所以选择朝仓家,只是因为贵方并没有打通上洛的通道而已。那个时期,织田家并没有攻下伊势,想要上洛,肯定是走六角家最快。但六角家和贵方的姻亲浅井家一直有宿愿,如果其不愿意借道的话,很有可能会产生不必要的战争。”明智光秀沉声说道。

    “将军殿下还俗之前乃是德高望重的高僧,他实在不愿意因为他的一己私利,而引来双方的伤亡。所以将军殿下在苦思之后,决定先行求助朝仓家。毕竟朝仓家可以从若狭国直接前往京都,速度更快,也不会和其他势力产生什么冲突。”明智光秀说完,看着织田信长继续说道。

    “可惜朝仓家家督如今身体有恙,再加上加贺一向一揆时而作乱,让其根本无法立刻出兵上洛。担心三好家通过操纵朝廷再次引来天下大乱,将军殿下这才派在下前来向织田殿下求助。”说完,明智光秀拜伏在地恭声说道,“相信作为幕府的忠臣,织田殿下肯定不会拒绝将军殿下的请求。”

    闻言,织田信长顿时大笑起来,“说得好!不愧是得到蝮蛇称赞的男人!”说起来,织田信长一开始确实只是想要刁难一下明智光秀,毕竟从足利义昭在六角家的时候,他就在等候着足利义昭的求助,可一直到现在才等到。而且看起来,还是因为朝仓家不愿意帮忙才勉为其难选择了自己。

    这种情况,让一向心高气傲的织田信长如何能够顺心?不过,他也没打算真的将明智光秀给气走,待他陷入窘境时,织田信长自然会给他一个台阶下。可如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明智光秀竟然自己就找到了理由,而且还顺便捧了一下足利义昭。

    闻言,明智光秀并没有欣喜之意,只是恭声的追问道,“既然织田殿下满意在下的答复,那么不知……”

    “哈哈!当然没问题了!帮助将军上洛继位,乃是本家的荣幸,我又怎么会拒绝呢?”织田信长大笑道。

    “如此,在下就提将军殿下先谢谢织田殿下了……”明智光秀再次拜伏在地恭声说道。

    随后,织田信长就和明智光秀不断聊着军事、政务等话题。对此,已经得到了织田信长保证的明智光秀也心情大好,不断说着自己的想法。直到两个时辰后,明智光秀才拜别了织田信长,踏上返回越前的归途。

    入夜。

    “吉法师,还没有休息啊?”浓姬走到织田信长的身边柔声问道。

    “睡不着啊!”织田信长扶着展望台边上的栏杆感叹道,“上洛的机会终于来了!”

    闻言,浓姬顿时惊喜的问道,“将军那边来人了?!”

    “不错!”织田信长点了点头,随后看着浓姬笑道,“而且来的人你还认识。”

    “我认识?”浓姬好奇的看着织田信长,显然不明白将军身边会有什么人是自己认识的。

    “就是明智光秀啊,你应该记得他吧,他在蝮蛇身边可是蛮受重视的。”织田信长随口说道。

    “竟然是他?”浓姬闻言,喃喃自语着。脑海中,顿时浮现了那个总是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却从来不敢和她多说一句话的男人。

    “是啊,有印象了吧?”织田信长点了点头应道,随后好奇的看着浓姬问道,“那小子以前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闻言,浓姬顿时掩嘴娇笑着,“怎么,对他有兴趣?”

    “呵呵,今天我和他聊了一番,发现他确实如蝮蛇所言,乃是文武双全的人才!这等人才放在将军的手中,实在太过于浪费了。”织田信长看着夜色轻笑着说道。虽然已经坐拥四国,手下人才更是多不胜数,但织田信长依然对人才抱有强烈的渴望,尤其是遇到了他心仪的人才。

    只是想了想,浓姬缓缓摇了摇头,“虽然当初我和他还有义龙一同和父亲大人学习,但他平时都很沉默,和我以及义龙之间的交流并不多。”说着,浓姬歪着脑袋想了想后,说出了一个总结,“基本上,是一个很木纳、古板的家伙。”

    “是吗?”织田信长闻言古怪的看着浓姬,“但在我看来,他可是很健谈的呢。而且……我能在他的眼中看到许多人都未曾有过的东西。”

    “是什么?”浓姬闻言好奇的问道。

    “野心!”织田信长看着外面的夜色沉声说道,“并不是那种想要争霸天下的野心,而是一种希望证明自己的野心。”

    “这样啊……那倒确实是一个人才呢……”浓姬闻言点了点头说道。

    “是啊……那种眼神,我可只在极少数人的眼中看到过呢~”织田信长感叹的说道。

    数天之后。

    “织田家答应了?!”足利义昭看着明智光秀激动的问道。

    “是的!织田大人让外臣转达给殿下,一旦殿下抵达岐阜城,织田大人就会立刻进行上洛的准备,预计在1-2个月内,就可以起兵上洛了。”明智光秀沉声说道。

    “真的?!”足利义昭闻言,音调再次提高了一个八度。没办法,这么些年来,织田信长是惟一一个给足利义昭正面承诺的势力,而且还是他一直都看不起的势力,这如何不让足利义昭怀疑?

    “千真万确!”明智光秀沉声说道,并看了一眼细川藤孝。

    细川藤孝会意,立刻帮腔说道,“殿下,实际上在拿下美浓后,织田家就一直在准备上洛的事情,之前进攻伊势国,只是派遣织田义信和其本部出战而已。而如今虽然织田家和武田家联合进攻今川家,不过织田家也只是让三河的松平家独自进攻。”

    “太好了!太好了!”足利义昭激动的说道,“那我们就立刻出发吧!我已经受够了这里了!”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