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四十八章:上杉家发生的一件事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当早川回到家中时,已经临近黄昏。泡了一壶茶,早川缓缓来到了今川氏真的书房前,“殿下……”早川缓缓喊着。她回来并没有询问今川氏真在哪里,因为她很清楚,在这个时间,今川氏真只可能在书房之中,自从继任家督以来,今川氏真在这里待的时间,比其他地方加起来还要多。

    “是早川啊,进来吧……”今川氏真疲倦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缓缓拉开门走了进去,待下人离去后,早川淡淡的说道,“殿下,您的白发似乎又多了呢。”语气平淡的仿佛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

    “呵呵,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毕竟如今本家的情况你也很清楚。”今川氏真头也没抬的笑道,“比起我来,你不也是一样吗?为了本家不断在骏府和小田原之间奔波,有时候想想,可是相当对不起你啊……”

    “呵呵,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早川闻言轻笑着。她和今川氏真之间,如今早已经没有了感情,或者说原本也没有什么感情。

    毕竟他们之间,不过只是单纯的政治婚姻罢了。再加上那个时候今川氏真天天在女人丛中游弋,这种情况下,两人的关系如果很好的话,织田义信那小子也不会占了那么大的便宜了。

    不过,虽然没什么感情,但这并不会妨碍两人之间的交流。因为不管是今川氏真还是早川,都希望今川家能够重新崛起!而早川之所以这么想,自然是被寿桂尼所影响的。

    自从来到今川家后,没多久早川就因缘际会的拜入了寿桂尼的门下,不但得到了其的真传,而且还得到了太原雪斋的指点。这等恩情,可以说是早川这一生都无以为报的。

    对于早川的这种态度,今川氏真早已经习以为常,所以他也没有在意,只是轻笑着转移了话题,“奶奶都说了些什么?”

    闻言,早川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寿桂尼的想法说了一遍。说完,早川似乎担心今川氏真发怒,所以又补充道,“老师的想法我觉得很好,毕竟织田家如今的目标只有上洛,而本家虽然和其有深仇大恨,但此一时彼一时……”

    “和织田家议和……”今川氏真喃喃低语着,语气平淡,倒是听不出有没有生气。

    不过看到今川氏真沉默的样子,早川还是继续劝说着,“不错,在老师看来,虽然织田家和武田家联姻,但所谓的也不过只是为了替上洛做准备而已。而且老师也说了,她相信织田家的有识之人一定能够看出,一旦武田家消灭了本家,下一个目标肯定是织田家……”

    闻言,今川氏真哑然失笑,看着早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怎么?看你的模样,似乎是担心我在生气?”

    对此,早川却也没有否认,“不错,织田家和本家乃是世仇,从父亲大人和织田信秀,再到桶狭间,尤其松平家又降服了织田家。两家之间的仇恨,让我担心你被蒙蔽了眼睛。”

    “我有那么不堪吗?”今川氏真苦笑道,“如今我都快被武田家给压得喘不过来气了,如果有能够帮助我减压的方法,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说完,今川氏真看着早川沉声说道,“不过,通过濑名去请求织田义信,恐怕不会那么顺利。”犹豫了一下,今川氏真摇了摇头说道,“这样,我写两封书信,届时分别交给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

    “这……”早川闻言愣住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川氏真竟然会做出这种选择。

    虽然寿桂尼让早川去见织田义信,但却是以寿桂尼的私人身份而不是今川家的使者。如此做,就是为了保住今川氏真的颜面。

    见状,今川氏真轻笑道,“如果是我刚继承家督那会,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不过这些年来,我深深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你把头抬得再高,如果最终失败了,终究也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弱者而已……”

    闻言,早川沉默了,直到今川氏真将书信写完,她才幽幽的说道,“如果你以前也能够如此的话,恐怕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哈哈~我也想不到啊~”今川氏真闻言大笑道,他却以为早川所指的是继承家督时,领内大量豪族家臣背离的事情。

    听到今川氏真的自嘲,早川掩嘴轻笑着,不过随即再次变得严肃起来,“老师除了这件事情之外,还说了一件事情。”

    “哦?是何事情?”今川氏真好奇的问道,早川刚才那关于织田家的想法,就是今川氏真未曾想过的,难道还有什么对抗武田家的策略?

    “嗯,老师打算撮合北条、上杉的同盟。”早川沉声说道。

    “北条和上杉?”今川氏真喃喃自语着,随后猛地坐下来在地图上不断查探起来。半响后,他忽然仰头大笑起来,“奶奶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够想出这等办法。如果一旦达成,武田家就将变成瓮中之鳖。”

    “殿下,千万不能小视武田信玄,就算真的达成了同盟,恐怕武田信玄也有破局的办法。”早川闻言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今川氏真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待早川离去后,今川氏真又重新坐回到了案几前,兴奋看着眼前的地图暗想着,“如果织田家保持中立的话,而北条和上杉家能够达成同盟的话,那么武田信玄想要破局,又该如何做呢?”想着,他的目光在地图上游弋了一会,放在了越后和关东两个地方。

    在得到了今川氏真的同意后,早川就于隔天乘船前往了伊势。而就在今川家为了对抗武田家,决定和织田家议和的时候,越后国的春日山城中,也有一个人在想着织田家的事情。或者严格说来,是织田义信的事情。

    “世间竟然有如此神勇之人,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啊。”一名体型高大壮硕的人坐在首位上感叹道。只是让人古怪的是,他的脸上,蒙着一张白布,将整个脸都遮住了,只有一双眼睛露了出来。而他的声音,也非常的沙哑难听。

    这个人,就是上杉家家督,被誉为越后之龙,乱世军神的人,上杉谦信!

    “确实如此,不过根据属下的调查,这份情报没有任何的水分。而且虽然说是数个月,但如果去掉中间修养的时间,伊势各地几乎都是一战而定。北田家更是打都没打,直接就降服了。”一名老者轻笑着说道,他乃是上杉家三代重臣直江景纲。

    “我还听说其先后击败会冢原卜传、上泉信纲等强大的剑客?”上杉谦信笑问道,眼神之中,透露着异常好奇的光泽。

    “不错,这件事情虽然很多人不信,但却是冢原殿下和上泉信纲信口所言,所以应该不是假的。而且根据情报,已经逝世的将军殿下也败于织田义信之手。”直江景纲笑道。

    “嗯……”上杉谦信闻言点了点头,“这么说来,织田家很快就会上洛了?”

    “这到不一定,如今足利义秋依然还在越前朝仓家居住,似乎比起强势崛起的织田家,足利义秋更加希望朝仓家帮助其上洛。”直江景纲闻言冷笑着,听得出,他对于足利义秋这些人可没有任何的好感。

    “呵呵,从这一点就能看出那足利义秋根本就没有身为将军的才能,唉……可惜了他的出身啊……”上杉谦信笑道。好吧,不是说上杉谦信是忠君爱国的主吗?这么讽刺足利义秋这位幕府接班人,真的没有问题吗?

    就在这时,一名小姓匆匆走了过来,“主公,宇佐美大人称抱病在身,无法前来,还请主公恕罪。”

    此言一出,屋内的温度瞬间就仿佛降到了冰点一般。虽然看不到上杉谦信的表情,但从他那充满杀意的眼神中,菊能够明白此时他有多么的愤怒了。而一旁,直江景纲也变得沉默起来。

    “呵呵,很好……宇佐美大人竟然生病了,看来我需要去看看他才行啊……”上杉谦信冷声说道。

    “主公……”直江景纲闻言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却被上杉谦信充满冷意的眼神给制止了。

    “景纲,直江家一直都是本家重臣,我希望以后……也是一样。”上杉谦信冷声说道。

    “直江家定然誓死效忠主公!”直江景纲闻言,连忙大声说道。

    “很好!回去准备一下吧。”上杉谦信闻言笑道,随后对小姓命令道,“传令下去,所有部队家臣立刻整队集合,一起去看望一下我那重病的老师吧~”

    “是!”

    琵琶岛城。

    宇佐美定满站在城墙上遥望着春日山城方向沉默着。

    “父亲大人,这样真的好吗?主公是不会相信的。”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宇佐美定满的身后,面带愁苦的说道。他是宇佐美定满的嫡长子宇佐美定长。

    “呵呵,主公当然不会相信了。”说着,宇佐美定满转头看着他的儿子笑道,“其他人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离开!”宇佐美定长恭声说道,随后又带着不解问道,“父亲大人,孩儿有一事不解,请父亲大人解惑。”

    话还没有说完,宇佐美定满就轻笑着说道,“你是想问,虽然我和主公多有争吵,但我为了主公和主家也算是立下了许多功劳,为什么我会认为主公会对本家赶尽杀绝吗?”

    宇佐美定长闻言沉默着,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父亲。

    “你不懂,不过也不需要懂。”宇佐美定满看着某个方向淡淡的说道,“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们,而是如果你们知道了,那么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下午2时,上杉谦信统帅部队1000人抵达琵琶岛城,这些人乃是他和直江景纲的直系部队。随即,在宣读了宇佐美定满的数项罪名以及其谋反的证据后,立刻挥军攻城。

    说起来,虽然宇佐美家的部队满打满算不过600多人,但凭借世代经营的琵琶岛城,而且上杉谦信也不过只带了1000人的情况下,理应也能坚守一段时间,但不过一个时辰左右,就被上杉谦信攻破了。

    只是,攻破城砦的上杉谦信却并没有任何高兴的表情,好吧,在脸被白布完全遮住,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情况下想得知的他的表情,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呢。

    上杉谦信在进城后,并没有理会诸人,而是大踏步向城主宅邸走去。进到房间内,就看到宇佐美定满身穿白衣默默的坐在屋内,面前,摆着一个短刀。

    挥了挥手后沉声说道,“所有人离开房间10米之外,任何胆敢靠近之人,不问身份、缘由,立斩!”。闻言,虽然直江景纲示意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危险,不过还是在上杉谦信那不满的表情下乖乖离去。

    待所有人离去,上杉谦信这才坐在了宇佐美定满的面前,直勾勾的看着他。而宇佐美定满也同样看着上杉谦信笑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上杉谦信忽然冷笑道,“宇佐美大人,您当初选择了我,是否有想过今天的事情呢?”上杉谦信的语气充满着嘲讽和鄙夷。

    “确实,我和政景大人都失策了呢~”宇佐美定满闻言,自嘲的笑道。

    “那么,看在刚刚你并没有说破一切的份上,说出你的遗言吧。”上杉谦信闻言,淡淡的说道。

    “请主公放过宇佐美一族的人,属下从来没有将那件事情告诉过他们,所以就算他们活着,也不会对主公您产生任何的威胁。”宇佐美定满深深拜伏在上杉谦信的面前,低声哀求着。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