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四十三章:松平家康的担忧
    下一页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对于学院的出现,众人几乎没有任何反对的意见,而更是因为名额的激动起来。等到评定解散后,无数人围着织田义信就开始推荐起自家的小鬼来。

    这种情况,显然让织田义信有些措手不及,毕竟他原本以为这些人会反对学院的建立,毕竟从织田信长、上泉信纲到李华梅,他们几乎都是这么一个意见。为此,他还准备了许多理由来说服这些家臣。

    不过仔细想想,织田义信倒是也能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如此踊跃的原因,嘛,毕竟织田信长已经说了,奇妙丸也会来学院读书。

    奇妙丸是谁?那可是织田信长的嫡长子,织田家的继承人!如果能够让自己的子嗣和其一同学习的话,那不就可以成为奇妙丸的幼时玩伴的吗?

    看看如今织田家的重臣之中,织田义信、丹羽长秀都是织田信长的幼时玩伴。嘛,或许织田义信的本事无人能及,但丹羽长秀却是最好的例子。再往下看,前田利家、佐佐成政也都是织田家的中坚力量,哪怕是河尻秀隆这些小弟级的人物,如今也开始崭露头角。

    如此一来,那些家臣们又如何不会疯狂呢?只要能将自家的子嗣送入学院中,学习?显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只要能够和奇妙丸打好关系,那么未来的仕途还需要犯愁吗?

    不过对此,织田义信自然早有准备,因为当他知道织田信长准备将奇妙丸送入学院之后,就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一茬。所以,他直接表明关于学院弟子的人选,需要经过一系列的考试才可以。

    对此,虽然众人有些微词,不过也只能接受这么一个结果。毕竟织田义信也说了,学院第一期收人是有限制的,豪族武士的子嗣15人,平民子嗣5人。而且,诸人对于这个人数莫名的敏感,因为在他们看来,20个人,当奇妙丸继承家督之后,刚刚好可以成为他的班底家臣。毕竟,等到奇妙丸继承家督的时候,织田家的地盘已经不晓得有多大了,20个人,只少不多。

    所以在随后,他们又开始想方设法询问关于那所谓考试的题目来。不过对此,织田义信自然不会说出来了,“诸位大人,你们放心吧,绝对不会是什么很难的题目,哪怕连字都不认识,只要会听说话,就有可能考过。”一番话,终于将众人打发走了,也让织田义信长舒了一口气。

    “早知道这么简单,当初何必自寻烦恼?”织田义信心中又是得意又是无奈的想着。

    当然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学院的建立可能带来的危害。不过这些人大多都是家中重臣,对于他们来说,如今唯一的目标是那国主之位,至于地方上面的争夺,他们已经懒得去在意了。

    毕竟,只要当上国主,就算出现了什么出色的平民武士,那也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而且,他们从这个学院之后,还察觉到了织田信长对于争霸天下的坚定决心。毕竟,如果只是单纯为了更好的统治现有的领地,根本不需要什么学院来培养人才。

    和织田信长打了个招呼,织田义信就准备离开。说起来,虽然他和那些家臣们说自己要对想要入学的弟子进行考试,可相关的考题,他可是一题都没有想出来。而且说实话,关于学院的具体运行方式,他也是没有想太细。所以他准备赶快回去,和阿松等人仔细商讨一下关于学院的问题。

    在前世,织田义信是处丨女座的,虽然在许多方面并不像是处丨女座的人,但有些地方,却非常附和这个星座的特质,那就是当他们想要做好某件事情的时候,就会尽可能的将它做到完美。

    不过当织田义信刚离开天守时,却发现松平家康站在门口,看他的模样,似乎是在等待着自己?

    “怎么了家康?有什么事吗?”织田义信随口问道。

    “许久没有看到父亲大人,孩儿甚是想念。”松平家康恭声说道,“如今三河在主公和父亲大人的帮助下,已经和以前大为不同,如果父亲大人有空的话……”

    闻言,织田义信诧异的看了松平家康一眼,不过也没有多想就直接应道,“没问题,那我们这就走吧。”

    抵达三河,一行人一边向冈崎城前进,松平家康一边介绍着三河的现状。不得不说,松平家康是真的很有能力,在短短的2年间,就将三河从原来的贫穷破败发展到如今的欣欣向荣,只靠织田家援助的那点钱财,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家康,你干的很好,相信不久之后,松平家就能够在你的带领下,走上昔日你祖父也未曾达到的盛况了!”织田义信赞叹道。

    “父亲大人过誉了。”松平家康平静的应道,表情看上去却不怎么开心。

    见状,织田义信虽然奇怪,却也没有询问,毕竟松平家康请他来三河,肯定是有些什么事情要问他,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先行询问呢?

    来到冈崎城,松平家康就将织田义信引入了一间密室之中,“说吧,有什么事情?”织田义信随口问道。

    “父亲大人,是这样的,今年您主动将尾张四郡交还给主公……那个……”松平家康结结巴巴的说着,虽然没有说出具体的问题,但也足够织田义信弄明白他的想法了。

    “原来你小子是担心这件事情啊……”织田义信好笑的看着松平家康说道,“放心吧,兄长大人并没有打你三河的主意,你小子不用担心这些。”

    说完,织田义信忽然露出了严肃的表情看着松平家康,“不过你也不能听了这话就放松自己,你必须知道,兄长大人只喜欢那些充满上进心,能够为本家创造价值的家臣。如果你只能守着三河这一亩三分地的话,那么相信用不了多久,兄长大人就会开始考虑你到底适不适合做三河的主人了。”

    闻言,松平家康慌忙说道,“请父亲大人放心,孩儿从来没有放弃过为本家立功的想法。不光光是孩儿,孩儿麾下的家臣们也都等不及上阵杀敌了。”

    “嗯,那就好。”织田义信点了点头后,忽然看着松平家康笑道,“或许用不了多久,松平家立功的机会就来了。届时,希望你可不要给本家丢人啊。如果能够立下大功,相信你成为国主之日,也不会太远。”

    “请父亲大人放心!孩儿知晓!待到本家上洛时,三河儿郎一定会奋勇杀敌,不给本家和父亲大人丢人!”松平家康恭敬的说道。不过他以为织田义信所言,乃是上洛的事情,却不知道织田义信指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不过,织田义信也懒得解释,毕竟那件事情天晓得什么时候发生。

    松平家康在彻底放下心来后,话匣子就关不上了,不断向织田义信讨教治理地方以及行军打仗的问题。那架势,俨然是把织田义信当作老师了?

    而织田义信自然也是知无不言,虽然以前曾经很讨厌松平家康,不过这么多年下来,那点讨厌早就被他抛得一干二净了。虽然并不是真的将松平家康当作儿子,但在织田义信的心中,松平家康确实是一个他愿意帮助的对象。

    嗯……主要还是因为松平家康这些年来,确确实实将他当作父亲在对待着,而且织田义信还心中有愧。

    入夜,松平家康为织田义信举办了隆重的宴会,酒井忠次等一干松平家重臣均来作陪。而从他们对织田义信恭敬的态度上,不难看出织田义信此时在松平家的影响力。

    也不知道是因为解开了心结还是因为织田义信给松平家康描绘了美好的前景,松平家康竟然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宅邸后,直接叫来於万,和织田义信回味了一遍昔日的三人行。

    待到织田义信离开房间时,早已经是深夜了。不过,还没有睡的,显然不止他一个人。

    “你还没睡呢?”织田义信看着站在庭院中似乎在赏月的濑名,好笑的问道。

    “是啊,睡不着,所以出来透透气。”濑名淡淡的说道,语调平淡略带着恭敬。

    闻言,织田义信忽然走上前去,一把将濑名搂入怀中,一边摸着她那因为生完孩子而变得更加丰满的,一边好笑的问道,“怎么?怪我没来看你吗?”

    “奴怎么敢怪主人呢?”听到织田义信的话,濑名有些幽怨的娇嗔着,“这不是担心被人发现嘛~”

    “嘿嘿,放心吧,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织田义信yin笑着,在濑名的上狠狠捏了一把。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