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四十一章:恐怖的女人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岐阜城,织田信长的宅邸中。

    织田信长暴怒的看着织田义信,表情狰狞,看上去似乎被织田义信的这个想法深深的伤害了。而一旁,浓姬的神色也不是很好看,她眼神阴冷的看着织田义信,似乎如果织田义信不能给出一个非常好的解释,那么……

    见状,织田义信顿时就傻了,“兄……兄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我……”织田义信结结巴巴说了半天,却一句话也说不清楚,显然,他已经被织田信长和浓姬的怒火给搞蒙圈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织田义信!我织田信长一直当你是兄弟,可你呢?难道我会因为你如今的势力和我差不多而猜忌你吗?!还是你根本就不相信我这个兄长?!”话从织田信长的口中仿佛机关炮一般的轰向织田义信,彻底将他还没有组织好的语言彻底炸没了,如今织田义信整个脑子空空如也,只是傻傻的看着暴怒中的织田信长,完全不知所措。

    而此时,浓姬也不由得站了起来,“霸王丸,是不是随着你势力的增长,你小子的脑子里也多了许多不该有的东西了?你觉得你的势力和本家直辖的领地差不多,可能会引来吉法师的猜忌?你是不相信你的兄长,还是不相信我这个嫂子?!”浓姬厉声质问着。

    “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啊!”织田义信傻傻的低喃着,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见状,浓姬忽然扑哧一笑,而织田信长也不知道为什么,也大笑了起来,随后更是捂着肚子做到在地上,似乎是笑得肚子痛了?

    两人的怪异反应,瞬间就让织田义信回过神来,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两人,脑中浮现了三个大字,“被耍了?”

    “你……你们……”织田义信颤抖的看着织田信长两人,语气中已经带着一丝愤怒,显然,如果他们两个再不停止笑声的话,他绝对不会介意暴走的。

    见状,织田信长两人终于渐渐停了下来,不过那表情看上去,怎么让织田义信牙痒痒的呢?“我需要一个解释!”织田义信几乎从牙缝中间挤出了这么一句话,看来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了。

    “解释?解释什么啊?”织田信长闻言,茫然的看着织田义信,然后看着浓姬一脸莫名其妙的问道。

    “这,阿浓也不知道耶。”浓姬歪着脑袋一副苦思冥想状,随后眨了眨眼,一脸迷糊的应道。

    “你……你们……实在……实在……”织田义信看着两人那副贱贱的模样,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织田义信这副模样,浓姬掩嘴娇笑道,“好了,吉法师、霸王丸,不陪你们瞎闹了,我要回去休息了~”浓姬伸了个懒腰,随后就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喂,阿浓,你就这么走了?!”见状,织田信长顿时大急,连忙焦急的喊道。可惜,浓姬闻言,只是怪笑的看着两人一眼,随后看着织田义信笑道,“记住哦,不准打脸。”说着,就扭动着小蛮腰消失在两人的眼前。

    “阿浓!”织田信长悲惨的喊着,随后,他忽然听到一阵冷笑声,颤抖的转头看去,却发现织田义信正一脸狞笑的看着他,缓缓向他这边走来。

    “那个……”织田信长见状,焦急的想了半天,最终只能无奈的叹息着,“记住啊,不准打脸。”

    “放心吧,兄长大人!”织田义信冷笑着,随后就听到一阵惨叫声从织田信长的宅邸中传出。

    外面,浓姬听着这阵惨叫声,顿时轻笑着了起来,“唉,这两个家伙,明明都是男人,怎么感情会这么好呢?”说着,对一旁一脸不知所措的侍女说道,“走吧,今天心情好,多买点东西回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惨叫声的消失,那些不晓得躲在哪里的下人们再次出现在宅邸之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而屋内,织田信长瘫坐在地上,一脸疲倦的靠在案几上,单看外表,还真的看不出刚才这小子被织田义信暴打过一顿的说。可看看他那龇牙咧嘴的模样,就知道织田义信下手可是相当狠呢。

    “哼!那是你自找的。”织田义信冷哼着应道,不过怒气却早已经消失了。“说吧,干嘛这么耍我?有意思吗?”

    “切,还不是你小子的原因?!”织田信长闻言,没好气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随后在他的解释下,织田义信顿时无语了。因为这一切的事情,全是浓姬搞出来的。

    理由?很简单,浓姬在得知织田义信攻略伊势的时候,大祝鹤、李华梅、井伊直虎都领军作战的事情后很不爽。虽然她并没有想要成为姬武士的想法,但想到自己一身的才学却只能帮织田信长管理后宫,而织田义信的女人们却一个个立着大功。

    “你也知道,女人嫉妒起来,那是相当恐怖的,所以……”织田信长龇牙咧嘴的说道。

    “所以就在你们刚才那一个对视之间,就决定要耍我?”织田义信闻言,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啊,我看到阿浓的示意,正好你小子自己送上门来的理由,就趁机帮阿浓出出气了。谁知道阿浓最后竟然连我也卖了!”织田信长郁闷的说道,“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有得罪过她啊。”

    “切,是不是你最近闲下来后,没有主动陪阿浓逛街啊?”织田义信闻言,白了织田信长一眼问道。

    “我……我这不是累了嘛,就想好好休息一下。你也知道,陪女人逛街实在是很恐怖的。”织田信长解释着,不过在知道理由后,织田信长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两个同时被耍的男人在感叹了半天女人的恐怖后,这才将话题扯回到正事上。

    “那么关于尾张四郡的事情,你什么意思?”织田义信沉声问道。

    “没问题啊,既然你不要,那就还给我喽。”织田信长一脸无所谓的看着织田义信说道,说完,还忍不住责怪起织田义信,“你小子也是的,我们什么关系,做什么事情需要那么多理由吗?别说把尾张四郡还给我了,就算你把伊势志摩两国都给我,我也不会说半个不字啊!”

    “我擦,你做梦吧你!”织田义信闻言,顿时没好气的说道,“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竟然是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切,有你小子无耻?嗯,我这样肯定是被你小子影响的!没错,都怪你!”织田信长仿佛找到了一切的根源,看着织田义信大声说道。

    尾张四郡的问题,就在两人嬉闹间轻松的解决了,不过,在嬉闹之后,织田信长忽然一脸严肃的说道,“其实就算你不提这件事,我最近也打算和你商议一下。因为在伊势国只剩下北田家的时候,家中就传出一些不好的流言。”

    “什么?真的有?”织田义信不敢相信的看着织田信长,虽然他有些担心,但也没想过真的会出现。

    “嗯,不过根据调查,只不过是一些斋藤家的残党在作怪罢了。”织田信长无所谓的说道。

    闻言,织田义信点了点头,不过还是说道,“虽然现在只是斋藤家的残党,不过如果持续下去的话,难保家臣们没有想法。”

    “不错,所以你干脆把伊势志摩两国还有阿歌特商会都交给我吧~”织田信长怪笑着说道。

    “哼!做梦吧你!”织田义信闻言没好气的说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对阿歌特商会早就眼红了。”

    对于织田义信的嘲讽织田信长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没办法,谁让丽璐这么出色呢?现在阿哥特商会的收入都快顶得上整个津岛町的收入了。”

    “切,你还是想想怎么尽快搞定上洛的事情吧?”织田义信撇了撇嘴,决定转移这个话题。

    “切,小气鬼。”织田信长见状,自然明白织田义信的意思,不过在嘟囔了一下后,他还是跟着话题走了,“这件事情我也没办法,觉庆和尚去了朝仓家之后,就一直呆在那里,我也不好派人去拜访,毕竟朝仓家是我那妹夫家族的盟友。”

    “唉,这就麻烦了。”织田义信搔了搔脑袋烦躁的说道,不过随后,他忽然白了织田信长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管这些干嘛,你自己烦恼去吧。”

    “切,没义气的家伙。”织田信长不爽的嘀咕了一句,随后对织田义信随口说道,“对了,等下别回去了,明天要开评定,正好把你的封赏和学院的事情都定下来。”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