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四十章:逗逼属性的君臣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最终,织田义信的决定还是被家臣们接受了,虽然有些不愿,但织田义信和竹中重治他们说得确实没错,一个家臣如果势力接近主公的话,那绝对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竹中重治后面说得那句话,以如今织田家的强大,10几万石的领地很难获得吗?

    最少在前田庆次他们看来,不难。你看伊势国整整5、60万石,还不是几个月就拿下来了?

    “嗯,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我准备搞一个学院。”织田义信说着,就将学院的具体情况和家臣们说了一番。

    不过相比起织田信长和上泉信纲等人的疑问多多,前田庆次他们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当然了,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想法,比如说竹中重治还有加藤段藏,一个多智,一个非常了解这些道道的忍者,自然明白学院的出现将是一个对武士家族冲击非常大的事情。

    不过他们看到李华梅并没有开口的模样,就知道这件事情李华梅肯定已经知道并且支持。于是,他们也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口不言。对于李华梅,他们还是非常钦佩的。如果李华梅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问题,那么基本就不会出现超过掌控的情况。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如今织田家的发展实在太顺利了,顺利到竹中重治等这些生性谨慎的人也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不过也难怪,毕竟伊势数十万石的地方,就这么轻松的被织田义信拿了下来,就算竹中重治他们再怎么谨慎,也不可能没有些许得意自豪之情。

    “对了,等待所有事情处理完了,我会封赏一下你们。”织田义信看到众人都同意后,忽然一脸才想起来的模样讪笑着说道。

    “哦耶!主公您终于想起来封赏我们了!”前田庆次夸张的叫到,“我还以为主公早就忘了这件事情呢。”

    “是啊,我记得我们好像是什么官职来着?侍大将?”岛左近一脸苦思模样的自言自语着。

    “是足轻大将!”白木行久淡淡的说道。

    “我擦,我怎么看到一股浓密的怨气在聚集?”织田义信搞怪的说道,随后看到众人看向自己那闪烁着光芒的眼神,终于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原来不是只有那古野一块地方嘛,后来虽然拿到了四个郡,但马上就要去打伊势,所以我就想干脆打下来之后再封赏……哈……哈哈……绝对不是忘记了!”织田义信摸着后脑勺一脸尴尬的笑道。

    “不是故意忘记的吗?那为什么属下到现在连足轻大将的身份都没有呢?”李华梅闻言,目光炯炯的看着织田义信。

    “属下似乎也没有呢。”竹中重治见状,也跑来参上一脚。话说,在织田义信的麾下,竹中重治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轻松和自在,这是在斋藤龙兴的麾下从未有过的感受。

    在这里,竹中重治不需要去考虑家臣们的斗争,也不需要考虑织田义信到底在想些什么,更加不用担心织田义信喜欢或不喜欢自己做什么。唯一需要做的,就只是将织田义信交代下来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在以前,竹中重治还不明白为什么织田义信的家臣团能够如此的齐心,但现在,他明白了。君臣之间如果在平时能够仿佛像是朋友兄弟一般的相处,而在需要的时候,又能够非常明确自己的身份,那么这种情况下,又有什么能够阻挡织田义信他们呢?

    不过不得不提的是,织田义信这种情况在这个乱世之中绝对是独一份的,因为就好像织田信长和前田利家他们一般,当身份不同了,人与人之间自然而然的就会产生隔阂。连织田信长这位不走寻常路的大名都如此,其他人更加不用说了。

    或许,只有织田义信这种没有任何架子的穿越者,才能够给他的家臣团带来这种气氛吧。当然,他的家臣团恐怕也是这个乱世之中的独一份。

    性格跳脱喜欢凑热闹更喜欢制造热闹的新一代倾奇者前田庆次,面瘫少言的白木行久,天天琢磨着怎么打仗的军事狂热者岛左近,再加上李华梅这些织田义信的女人。当织田义信的重臣绝大部分是这些人的时候,那么后来的家臣就算想要搞什么鬼,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而这时,最后一个补刀的人也站了出来,“属下也没有呢,主公不会让属下只有一个武士身份来统治志摩国吧?九鬼家的那些家臣地位都比属下高呢!”大祝鹤一脸好笑的说道。

    “你们……你们……”织田义信指着众人一脸手足无措的模样,看上去相当的滑稽。

    就在这时,李华梅又跳了出来,“主公,属下觉得只封赏我们似乎不太够哦,还应该补偿这么多年我们为你白出力的事情。嘻嘻,一人补偿几万贯怎么样?”

    李华梅刚说完,织田义信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似乎是晕倒了?见状,大祝鹤顿时不满的对李华梅抱怨着,“李大人,你怎么能够和主公谈钱呢?谁不知道主公可是很小气的……”

    “大祝大人,在下错了,嘻嘻,应该让主公补偿别的~”李华梅嬉笑着说道。

    而这时,织田义信忽然又站了起来,口中嚷嚷着,“啊,对了,我得去找主公。”随后,就瞬间消失在评定间内。好吧,如果他再不跑的话,天晓得这两个丫头会说出什么东西来。

    而在一旁,竹中重治等人却已经快笑得喘不过来气了。哪怕是加藤段藏这位性格古怪的忍者,也“桀桀”的怪笑个不停。好吧,事实证明二逼这种行为,是会传染的。

    嘛,当织田义信再次来到岐阜城的时候,看到了织田信长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没办法,如果去掉往返的时间,那织田义信几乎是回到大河内城之后,就立刻跑了回来。

    “你小子,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啊?”织田信长懒洋洋躺在浓姬的大腿上随意的问道。这段时间他可是难得的悠闲,事情都已经摊派下去了,伊势国又被织田义信拿了下来。导致目前唯一需要做的,貌似就是等到上洛的时机来到而已。

    “嘿嘿,我这不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嘛~”织田义信说着,就打算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只是话到嘴边,他忽然又犹豫了。

    嘛,倒不是因为织田义信忽然又不打算将尾张四郡还给织田信长了,之所以犹豫,却是因为他忽然想到如果这么做的话,会不会让织田信长心里不舒服?

    说实话,如果换做织田义信是织田信长的话,自己将其当作是亲兄弟的人如果跑来将自己赐给他的领地还回来,还美其名曰怕这个怕那个。那么织田义信绝对不会感叹这个兄弟多么善解人意,而会认为这个人压根就没把自己当兄弟。

    毕竟兄弟之间,哪里有那么多的讲究?而虽然织田信长和织田义信名义上是君臣,但不是兄弟却比兄弟还亲,看看他们从以前到如今的那些故事,有多少是君臣之间能够存在的?

    所以,织田义信不敢说了,最起码在找到一个能够让自己也接受的理由才说。“妈的,早知道应该先想理由再来的。”织田义信心中无奈的想着。

    看着织田义信一脸犹豫的模样,织田信长和浓姬狐疑的对视了一眼,要知道从以前到现在,织田义信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模样的说。

    随后织田信长努了努嘴,浓姬顿时开口问道,“霸王丸,你小子搞什么鬼呢?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啊,一脸犹豫的模样,难道是担心我们不答应?”

    说着,浓姬顿时娇哼道,“义信,看来你小子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啊……要知道当年……”浓姬说着说着,就开始数落起织田义信曾经的那些糗事。

    闻言,织田义信顿时露出了一副苦瓜脸,“阿浓你别这么说嘛,我说就是了。”织田义信说着,脑子飞快的开始转动,一边想一边说着,“那个……兄长啊……你看……我已经拿下了伊势国……”

    话刚说到这里,织田信长就打断了织田义信的话,“让我来猜猜,你是不是想说,把尾张四郡还给我?但是话到嘴边,又怕被我责骂?”织田信长目光炯炯的看着织田义信沉声说道。

    “啊……”织田义信闻言,顿时傻眼的看着织田信长,他咋都想不明白自己话还没有说出口,竟然就已经被织田信长猜透了。

    看到织田义信的模样,织田信长顿时一拍案几愤怒的站起身来大喊道,“在你心中我是那种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