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三百三十七章:拜访上泉信纲
    请支持正版!请以订阅的形式观看本书,亲们的支持,才是我持续下去的动力。另外跪求月票、推荐!

    以下正文

    隔天一早,织田义信并没有立刻带着阿松返回大河内城,而是前往清州城的新阴流道场。

    一进门,就看到十数名新阴流的弟子正在进行着晨练,而上泉信纲则站在一旁观看着。这些人,只有3人是由各地推荐过来的弟子,其他人均是织田家的子弟。

    “见过织田大人。”众弟子恭声说道,包括了那三名平民。对于织田义信,他们可是非常敬佩的,除了织田义信那恐怖的战绩以及在织田家的地位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织田义信击败了剑圣冢原卜传!随后,先败上泉信纲,再败北田具教。嘛,如果不是因为织田义信在没有周游列国到处去踢馆,恐怕织田义信已经成为了新的剑圣了。

    “嗯,好好练!织田家的未来,可就在你们身上了。”织田义信冲他们点了点头后,随后走到了上泉信纲的身边。

    “上泉大人,在下有些事情想和您商议一下。”织田义信恭敬的说道。

    “织田大人切莫如此客气,直接叫在下信纲就好了。您地位比在下高,剑术更是仿若神灵一般,叫在下大人,实在让在下经受不住啊……”上泉信纲苦笑道。

    很久之前,他就希望织田义信能够改口了,毕竟一个剑术比他更强的反而叫自己大人,这不是在寒碜他吗?而且要论官位的话,虽然他是伊势守,但如今伊势国可是在织田义信的手里。相信如果不是将军一直没有人继承,恐怕这个官位早就让给他了。

    看到上泉信纲态度很是坚决,织田义信也只能答应下来,“既然如此,就依信纲你吧。”织田义信点了点头说道。

    “嗯,织田大人里面请。”上泉信纲闻言,顿时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随后恭声说着,就引着织田义信来到了里屋。

    刚坐下,织田义信就直奔了主题,“信纲,在下正准备弄一间名为学院的地方,用来教导下一代学识和武艺。所以特意前来,希望信纲你可以抽出一些时间来,为他们传授武艺。”随后,织田义信又将学院的概念解释了一遍。

    闻言,上泉信纲顿时惊叹道,“如此一来,织田家恐怕再也不会缺少人才了。”说完,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过这种形式,可能会引来地方豪族的不满啊,毕竟如果平民也有进行武士修业的地方,那么这些地方豪族肯定会受到冲击。而且……”

    上泉信纲话说到一半,忽然露出了犹豫的表情,似乎在考虑什么问题。

    “信纲你是在想,如果平民获得了知识和武艺后,可能会引起什么不良的后果吧?”织田义信看到上泉信纲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

    “不错!”上泉信纲闻言,严肃的点了点头,“平民没有学习的途径,或者说想要获取这个途径千难万难,固然失去了成为武士的可能性。但正因为如此,武士的统治才能够一直延续下去。”

    “如果这些平民也拥有了武士的才能,那么他们可能就会想要得到更加附和自己才能的地位,如果得不到,他们很有可能就……而且,一旦平民们拥有了这些才能,如果在织田家上洛后要求还权于……”上泉信纲说道最后,再次说不下去了。

    好吧,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显然,上泉信纲的意思已经清楚明白的告诉了织田义信。而且这其中,确实有些是织田义信和织田信长没有想到的问题,那就是将军或者天皇的处境。

    不过也不能怪织田义信他们,毕竟将军从应仁之乱之后,就没有真正掌握过政权,而天皇……嘛,他们掌权的时代,还得追溯到源赖朝那个时代呢。

    只是,对于上泉信纲的这份担忧,织田义信却闻言大笑起来,“哈哈~信纲你似乎太想当然了。”

    “愿闻其详!”上泉信纲听到织田义信这话,却也没有生气。居住在尾张已经有段日子了,他早就听闻了关于织田义信各种版本的传说。所以他非常了解,织田义信和寻常武士到底有多么的不同。

    “信纲你这么觉得也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那些平民获得了武士的才能之后,却也得立下相应的功勋,才能够去追赶那些地方豪族。而且,平民能够获得的,也只有在学院学习这么一个途径而已。但豪族武士,却可以在回家之后,向他的长辈们继续学习。这两点,豪族武士可以说是拥有天生的优势。”织田义信轻笑着说道。

    “不错,确实如此,但如果平民真的追上了豪族武士的脚步,甚至过了他们呢?他们会甘心和平民身处同一位置吗?而且那个平民还很有可能过他们?”上泉信纲询问道。

    “呵呵,信纲啊,这个乱世,虽然身份很重要,但最终讲究的,还是实力。不然将军和天皇也不会没有任何的权利,一直需要依靠武士的资助才能存活。”织田义信轻笑道。

    说完,看到上泉信纲沉默了,织田义信再次说道,“豪族武士拥有比平民更好的资源和条件,如果这样他们还被平民武士踩在了脚底下的话,那他们应该做的不是抱怨,而是想想为什么会是如此……”

    “至于平民学习到了知识和武艺后,会不会对本家的统治产生影响……呵呵,我只能说,天下这东西,有能者居之!”织田义信看着上泉信纲轻笑着说道。

    只是织田义信说得轻松,但上泉信纲这位听者却被吓住了,“织田大人,慎言啊!”好吧,虽然织田义信似乎只是说了一句很有道理的话,但如果结合上泉信纲之前的那个问题,就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了。

    见状,织田义信轻松的摆了摆手笑道,“信纲,难道你还感应不到周围到底有没有其他人吗?”

    闻言,上泉信纲顿时有些尴尬的讪笑着,“呵呵……说得也是呢。”说着,上泉信纲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中却不爽的大骂着,“还不是被你给吓得?!”

    好吧,毕竟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陈胜吴广之流,喊出那一句著名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呃……好吧,似乎也有一位,虽然没有喊出这个口号,但确实是干着这样的事情,那就是平安时代的平将门同学。不过,他的这种行为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干掉了,更是被誉为了。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谁闲的蛋疼跑去称皇了。

    嗯……或许就是因为如此,源赖朝才想出了开幕这一招?

    不过,上泉信纲或许是真的被吓到了,所以他说完之后,就不在提及学院的弊端,而是直接问起自己应该如何去教学的事情。

    “这个我还在考虑中,毕竟现在老师和弟子的人选并没有定好,学院的地点也还在研究中。”织田义信沉声说道,“不过信纲你可以放心,如果距离远的话,那么每个月来教导一次就可以了,以后待你有合适的弟子时,也可以派他来教学。”

    “嗯,既然如此,那在下就静待织田大人的消息了。”上泉信纲闻言,恭声说道。

    离开新阴流总道场,织田义信就直接返回了大河内城。

    在北田家降服,织田义信在接管了这座城后,并没有离开返回那古野,只是解散了军队,自己却带着前田庆次等人留了下来。嘛,这么做的理由也很简单,担心北田家在他们离开之后反叛。

    毕竟北田家一仗未打就直接降服了,实力方面可是一点损失都没有。所以虽然这么做让北田家的有些家臣不满,但织田义信还是决定这么做了,而北田具教也没有表示反对,因为织田义信很清楚的和他说明了自己的担忧。

    刚进城,加藤段藏就出现在了织田义信的面前,“主公,北田大人前几天来找过您,似乎有什么要事要和您说。”

    “北田大人?北田具房?那小子找我有什么事情?”织田义信古怪的问道。

    “是北田具教大人……”加藤段藏有些无语的看着织田义信解释着。

    “哦……对了,降服之后北田家就是我的家臣,那么自然从殿下变成了大人……”织田义信自言自语了一番,随后才有些尴尬的看着加藤段藏说道,“知道了,我这就去找北田大人。”说着,就直接调转马头离去了。

    不久后,织田义信就抵达了大河内城城下町,北田一族居住的宅邸。

    “北田大人,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啊?”织田义信客气的问道。

    “主公,在下希望可以云游天下,找寻属于自己的剑道。”北田具教恭敬的说道。

    8